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妃倾天下之笑倾城> 第十二章 忆如狂水终来袭
    雅沫双手托住脸,眼神放空,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

    前几天的噩梦一直萦绕着她,她的脑袋也总是像有什么东西要冲破禁锢出来,她的直觉告诉她那和她的以前有关,但那是什么呢?

    不懂……

    叶无殇看着眼前的小女人在发呆,就放下手中的药汤,手在雅沫眼前挥了挥,又轻唤了几声:小雅儿、小雅儿……

    只是雅沫还是没应他。

    于是他邪魅地笑了笑,用食指挑起了雅沫的下巴,使她的脸面对着他的,他微俯下身,慢慢贴近她的脸……

    雅沫感受到有温热的带着微微药草味的气息打到她的脸上,就赶紧把思绪拉了回来,瞳孔渐渐恢复了焦距,刚回神来就看到一张放大的脸贴着她的脸,她下意识的一巴掌拍到了他的脸上,哦不,是面具上。所以某男毫发无损,但雅沫的手却有些微红,雅沫瞪着正在那里捂着面具装可怜的某只,咬牙切齿。

    叶无殇捂着被打的脸,可怜兮兮的望着雅沫,那眼神仿佛在指控雅沫对他所做的行为,如果除去面具下哪个笑得好不邪魅的表情,雅沫肯定会上当的。但是,某人现在的表情真的很欠耶!雅沫愤愤的想到。于是有些恼怒的说道:“别跟我装可怜……”

    叶无殇听到这话,笑得无比欢乐,看着雅沫的表情,叶无殇无辜的说道:“我可是叫了小雅儿好久了,可是你都不应我。”

    雅沫一时语塞,只得作罢,又再次托腮,发起呆来。不过想来也好笑,从叶无殇开始的冷淡到现在的邪魅,雅沫已经完全适应了。

    雅沫还记得叶无殇刚刚醒来时,她正在给他上药,他一把钳住了她的手,冷冷的看着她,声音暗哑,有些低低的说道:“你是谁?”

    雅沫当时只是非常镇定的报上了自己的名字,一时之间,寂静一片……好半响,叶无殇才放开她,冷漠的看着她忙碌地给他上药,哪怕雅沫不小心碰到了他的伤口,他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仿佛那些伤不在他身上一般。想到这,雅沫都觉得有些心悸,如此一个对自己心狠的人,对别人,那更是,心狠至极。

    不过想想也是,若他不是这样,如何能在短短几年间爬到这般地位。

    十几天的接触,已让叶无殇由原先的冷淡到后来的和雅沫说几句话再到现在的邪魅了。

    雅沫因为梦的事情,有些心不在焉的在房间里待了一会,与叶无殇说了几句话后,就满怀心思的回顾府了。

    叶无殇看到雅沫这般摸样,收起了邪魅的笑容,看着雅沫离去,眼神微暗,若有所思。

    只一会儿,一个黑影从窗外进来,跪在了叶无殇的面前,抱拳恭敬的说道:“主子,属下查到了,上次您遇刺一事是七皇子指使的。”

    叶无殇听到这话,眼神冰冷,夜傲翼终于要动手了,他可真真是草木皆兵啊!“呵~”叶无殇嘴角扯出一抹冷笑,心底不屑,他果然还是查到了他的身份。

    黑衣人见到叶无殇如此,就又开口道:“属下也查到了顾雅沫的身份。”

    叶无殇听到此话,就朝黑衣人看去,寓意要他继续讲。

    黑衣人这才又开口:“顾雅沫是顾鸿章的唯一一位女儿,受尽宠爱,以前胆小怕事,懦弱无能,可自从从上次应太子邀约游湖落水醒来后就与以前大不一样了,变得端庄大方,聪慧伶俐,让顾府上下都欣喜不已。顾雅沫还建立了这家飘香楼……”

    “哦——”叶无殇挑了挑眉。大不一样了吗?又笑道:“是与常人不同,有意思……”

    叶无殇以为雅沫只是平凡女子而已,没想到竟有如此出身,却不似其他官家小姐般矫揉做作,还独自建立了飘香楼,如此胆识,如此聪慧,便是常人所不及的。再加上上次救他的那般勇气,也是一般人难以做到的。

    “主子何时离开?”黑衣人从一向严肃的主子笑了的惊讶中恢复过来,望了望床上的主子,黑发慵懒的披着,一副金色面具遮住了主子的大半张脸,原本冰冷的紫色眼眸此时却有着一丝笑意,连嘴都微微翘起,黑衣人一愣后才问道这正事上。

    叶无殇略一思索后,才回答道:“三日之后。”

    黑衣人听到后,还是没有按耐住心中的好奇,问道:“敢问主子可是喜欢顾雅沫……”

    叶无殇收起了笑容,打断了黑衣人的话,冷冷的问道:“你可是忘了无殇宫的规矩?”

    叶无殇心底不屑:爱情,不过是奢侈之品,他不屑拥有也不敢拥有,爱情,于他来说,只不过是谎言而已,他的母亲不就是……

    “属下不敢。”黑衣人恭敬地回答。

    “不敢,我看你是很敢啊,下去领赏吧!”叶无殇冷笑的说。

    “是。”说着黑衣人就向窗边走去,就在他准备离开之时,他听到了叶无殇低低的,似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只是感兴趣而已。

    黑衣人脚下一顿,遂又摇摇头,无奈的想到:主子,你还是不明白自己的心啊!天下之大,你见过的女子何其之多,容貌上乘,家世优越的更是多如牛毛,可从未见你对谁感兴趣过……

    ——

    而这边,雅沫回到府中,来到自己的院子里,坐在院里的石凳上,继续想着这几日的梦,依旧不得其解。

    突然,头一阵剧痛,雅沫只感到眼前白光一闪,脑袋里多出了许多记忆。

    许许多多的场景片段从雅沫脑中闪过,快的让雅沫抓不住。突然,一个场景放大了:

    只见一个小女孩在孤儿院里低着头孤独的坐着,一个女人过来要女孩去和其他的孩子玩,女孩却只是仰起头问:我的父母呢?

    那女人一愣,有些怜爱的看着她:乖哦,他们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不能回来,但他们一直看着你哦!

    你骗人!女孩突然大叫道:他们都跟我说了,我的父母死了,我是没人要的孩子。

    女人被吓了一跳,摇摇头,又轻抚了女孩的脑袋,安慰她……

    雅沫看完这一幕后,恍然醒悟,那女孩就是她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