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逆袭之傻女无忧> 023 谎言利用
苏烟火的声音不大,没有怨气或者怒气在里面,只是平淡的诉说,却是肃杀。

苏烟染心里一惊,苏烟火怎么没来由的和她说这些话,虽然这些话她很是赞同,但是没有要和她分享的必要吧?

不过话说回来,她进入角色果然很快,别人欺负的是已经香消玉殒的苏烟火而不是她这个穿越过来的芯子,没必要这么感同身受而同仇敌忾吧?

好吧,她这么想是有点饱汉不知饿汉饥,但是这段时间乔淑曼掌权之后,对待她很是不错的,吃穿用度上都让人重新准备了,毕竟第一次见面那会儿真的是太寒酸了。

苏烟火以前一定是个嚣张的人,这话说的很是雄心壮志,不过话又说回来,她是女主呀,能在戒备森严的相府溜出去开上一家酒楼,这能耐可不是盖的,要是没点底气也说不出这样的话来。

德聚楼,有机会一定要去尝尝鲜。

苏烟火没有再说什么,她站了起来,她警惕的环视了一下四周,单手拿过托盘,举到苏烟染的头顶。

头顶的阴影,身后的画面倒映在水面上,苏烟染的手倏地抓紧了栏杆,她的眸光一沉,凝视着水面,身体已经处于防备的状态,随时躲避。

她的脑中才划过苏烟火难道是要杀她的念头,苏烟火迅速的倾斜了手中的托盘,她还没看清是什么物件,就见其从她的面前降落,扑通两声落进了水里。

苏烟染暗暗的松了口气,只见河面漂浮着五个颜色各异的荷包,没一会儿沉入了水底。

她还没闹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听见苏烟火惊恐的“啊呀”了一声,托盘摔扔在了地上。

“四小姐……”折回来的采青听到声响,远远的不知道什么事情,急忙跑将过来。

“小妹妹,对不住了,姐姐今天不得不利用你一次,下次给你买糖吃哦。”苏烟火悄声道,在采青快要过来之时,她惊慌的喊道:“四妹妹,你怎么把荷包给扔了,这要怎么办才好?”

苏烟火的声音惊恐的仿似要哭出来似的。

苏烟染对着水面翻了个白眼,这哪是利用,分明就是栽赃陷害,不知道苏烟火这一出是为哪般?这几个荷包有什么问题?

采青跑到跟前,见苏烟火一副惊慌模样,地上摔了托盘,原本盖在上面的布也掉落在一旁,刚才她看到苏烟火拿着托盘,托盘里隆起是有东西的,此时只见托盘和布,却不见有别的东西掉落在地,她也慌了神,她只是去了个茅房不会出了什么大事了吧?

采青连忙问道:“二小姐,出什么事了?”

苏烟火指了指池塘,然后很是委屈的说道:“四妹妹刚一松手将……将大姨娘的荷包给落到了水里。”

“啊!”采青惊呼一声,连忙看向水面,可是什么都没有看到?

“都沉下去了,这可要怎么办?怎么办?”苏烟火在一旁惊慌失措的说道。

如果这是在看电视剧,苏烟染很想颁一个最佳演技奖给苏烟火,这神情这语气这动作十足的到位,可是这并不是电视剧,苏烟火到底要利用她做什么?和徐如诗有关?是想要用这件事来打击报复徐如诗?

采青是个丫鬟,拿不了任何主意,而且事关徐如诗,当下立即决定要将此事报给乔淑曼,她不敢再将苏烟染单独留着了,也没和苏烟染询问一下,抱起她,让苏烟火跟着就前往和风院。

走到半途遇到了拿着水果糕点过来的兰儿,采青急声道:“你去拿个东西怎么这么久?”

兰儿见采青抱着苏烟染行色匆匆,还跟着苏烟火,“出什么事了吗?”

“不和你说了,赶快回去吧,我也不知道是大事还是小事?”

红月坐在院子里纳着鞋底,见几人匆匆的进来,手下一乱,手指被针扎破了,她吃痛,忙塞到唇边吮吸了一下。

“采青,兰儿,何时如此慌慌张张?莫要吵醒了夫人午睡?”红月喝道,目光从两人身后的苏烟火身上掠过。

采青把苏烟染放在了地上,才慢吞吞道:“红月姨,刚才在花园里出了点事。”

“什么事?是不是四小姐出事了?”红月立即蹲下上下检查苏烟染有没有事,四小姐都是自己走的,没有要抱过的。

“红月姨,方才四小姐将二小姐送去给林姨娘的荷包扔池塘里了。”采青说道。

“什么?到底是怎么回事?”红月皱起眉头,吃惊问道。

“奴婢……奴婢也不清楚……”采青颤着音,小声说道:“奴婢去了茅房,回来就见二小姐的荷包没了。”

采青虽然听说过苏烟火不受宠,但是她进来相府就在和风院中侍候,所以对苏烟火还是恭敬的,不过也怕连累受罪,所以实话实说。

红月毕竟是府中的老人,又是乔淑曼身边的人,身份地位高上一等,府中侍妾也得礼让三分,她站了起来,将苏烟染护在身前,这才问道站在最后低着头的苏烟火,“二小姐,请你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烟火缓缓走到跟前,慢慢述说道:“前一阵子,大姨娘让我替她绣了荷包,今日绣好了正打算给大姨娘送去,在途中遇到了四妹妹和……”她看了眼采青,说道:“和这位姐姐,姐姐急着去茅房,托我照顾一下四妹妹,四妹妹许是见到了新奇,我就拿出来给四妹妹看看,然后……然后四妹妹许是不喜,松了手,荷包就落入了池塘。”

她今日从外边回来凑巧见苏烟染来了池塘边喂鱼,而她一呆就是个把时辰,她想起徐如诗让她给绣的荷包要交差了,可是她哪会绣这鬼东西,本来是想要拿外面买的荷包糊弄过去的,可是玲珑说和她以往的绣法不一样,会被看出来的,所以见到苏烟染就计上心头。

一个傻子,她觉得更应该是自闭症,利用一下帮她来解脱不失为一个好办法,而且天也助她,原本想要支走她的丫鬟的,可是他们一个个有事的自己离开了,倒是方便她行事了。

反正凭着苏烟染是备受宠爱的嫡女,乔淑曼如此相互,她肯定是不会受到责罚的,而徐如诗也没有胆子来和乔淑曼呛声,她查出这几个荷包她是打算送给和她交好的几个官太太的,如今失了约,又到了乔淑曼手中处理,徐如诗只能硬生生的吞了这口气。

呵,这是轻的,比之徐如诗的恶毒虐待,这还只是个开始。

苏烟染非常想对苏烟火竖起大拇指,这谎话编的,她是个“傻子”呀,做出这种事情来是很可能的,而且周围又没有人看到这一幕,所以这事她算是坐实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