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逆袭之傻女无忧> 024 进宫见后
红月将这件事报给了乔淑曼,乔淑曼披了衣起身。

“就这么点事,有什么好慌的,不就是几个荷包,红月,你拿些给火儿让她去如诗那儿交差,再取了那支镂空兰花珠钗一并送去,算作歉礼。”

乔淑曼还以为有什么大事,不就是几个荷包,扔了就扔了呗,她将苏烟染揽到身前,帮她理了理乱了的发髻,添上吩咐道:“红月,你和火儿走一趟,带句话去,火儿是府中的二小姐,让徐如诗认识清楚自己的身份。”

庶女也是府里的主子,一个侍妾的地位还不足以吩咐庶女做绣活,即使是个她不喜的庶女,苏烟火的存在就是一个背叛的记号,信任的婢女爬了主子的床。

乔淑曼看着苏烟火,模样端正,素净的小脸,明眸皓齿,是个美人胚子,过了年就十三了,该给她议上一门亲事了。

苏烟火听闻乔淑曼的话,微微惊讶,乔淑曼的话无疑是在帮她,可是若是关心这个庶女,哪会一出生就不闻不问,扔在一个院子里任人欺凌?

她低敛的眼眸透着冷意,目光掠向苏烟染,一切都和她预料差不多,苏烟染是不会受到惩罚的,像苏烟染这样活在自己的世界中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却被人细心疼爱着,她有些艳羡。

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她都是得不到这样温暖的,前世因为同伴的背叛而死于敌营,上天既然给了她一次重生的机会,今生她一定活的精彩,而她早就明白只有自身的强大才是一辈子最可信的事情。

红月办完一切回到和风院,向乔淑曼汇报着刚才的事,见徐如诗憋着怒气,摆出了一张臭脸就好笑。

“夫人,奴婢觉得四小姐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来。”

红月思虑一会儿才说道,四小姐虽然是傻子,但是从来没有比她还乖巧的孩子了,从来没扔过东西,今天怎么就会把二小姐的荷包给扔河里了,虽然二小姐说的是“不小心”。

红月姨还是你好,苏烟染心里如是道,要不是这事没对她有实质伤害,她肯定拆穿苏烟火,不过能不惹事就不惹事在身上。

她还指望着过几年能够毫无存在感的离开,去江湖上玩一玩,怎么说都穿越一回,得见见真正的武林是个啥样子。

“你的意思是说火儿在撒谎?不是没这可能,但是她不过十二,那性子也软些,没这么多花花肠子。”乔淑曼不以为意的说道。

“夫人可还记得三少爷落水那次召二小姐过来,奴婢觉的她有点不一样,不怎么像他人说的那般……”

红月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劲。

“红月不用说了,谅她也没这胆子敢伤害染儿,别忘了相府是谁在当家。”乔淑曼打断红月的话,“以后莫再让染儿身边脱了人。”

“是,奴婢明白。”

“你去吩咐一下,后天我带着染儿进宫。”

她们是下午到的云苍国皇宫,随着太监走着七饶八拐的宫道,走了大概快有半个小时才到了皇后的宫殿。

苏烟染舒了口气,这路走的也太长了吧,皇上要来一趟后宫,时间一半都耗费在了走路上,怪不得是把后妃洗涮好给抬去侍寝,不过话说这里是否是这样的侍寝规矩她就不得而知了。

苏烟染跟在乔淑曼身侧,给乔淑仪见了礼。

乔淑仪比乔淑曼大了四岁,但是保养得宜,穿着庄重的宫装,一双杏眼煞是精明,脸上却是温和的笑意。

“染儿,过来,让本宫好好看看。”乔淑怡摆手让苏烟染进前去。

苏烟染没有动,而乔淑曼也没有让她去的意思,握着她的手没有松开,只道:“回禀皇后娘娘,染儿不明事理,近前去,莫要惹了皇后娘娘的不快才是。”

“淑曼,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们姐妹两个还如此见外,染儿是你女儿,也是本宫的外甥女,本宫怎么会无故生她的气。”乔淑怡故意摆出一幅生气的模样,说道:“你这样,本宫倒是要生气了。你病了这么些年,现在好生病好了,失散多年的染儿也找回来,都是喜事,难不成你把我们的姐妹情分给看淡了去?还是在怪本宫没有去参加染儿的生辰宴?”

“臣妇不敢。”乔淑曼恭敬的回道,“皇后娘娘贵为一国之母,臣妇明白您的难处,自是不能随便出宫的,这些年您的关心以及送来的珍稀药材,臣妇都心存感激,今日才来拜谢,望皇后娘娘见谅。”

说着,乔淑曼向着乔淑怡行了礼,表示感谢。

“淑曼哪,你让我说你什么好,起来吧。”乔淑怡无奈的叹了口气,从高座上走了下来,拉起乔淑曼的手,“你真的要这么生分吗?你不往这宫里来,本宫可是无聊的紧,难有说得上话的知心人。”

“多谢皇后娘娘惦记,臣妇身子大好,日后得空了就来宫里拜见皇后娘娘,皇后娘娘莫要嫌我烦就好。”乔淑曼软声回道,她本是愿意多和乔淑怡多走动的,但是念及她打着让染儿入宫的心思,她就警惕上三分。

乔淑曼还记得当今皇上当年和其余皇子争夺皇位的事,虽未有血流成河的惨状,但是内斗却是激烈,而朝中各方势力的争夺如火如荼,站对方向是极为重要的,往往都是靠着姻亲关系来取得援助,就好比当今圣上娶了她的堂姐乔淑怡取得了乔家的支持。

乔家世代为将,握有云苍国泰半军权,早已经站在了风尖浪口,她虽然对朝政不是很懂,但是却知道树大招风的道理,也知道这权利中心绝对不是好相与的。

如今现在又是另一轮的皇位之争的开始,她私心里不希望苏烟染卷进这种复杂的阴谋诡计中,可是她的夫君是当朝丞相,想避也避不开。

只是若是把染儿当做换取丞相支持的筹码,她是极不愿意的,染儿还小,又是这么个样子,怎能在波谲云诡的后宫中生存?更何况现在说这些还那么早。

------题外话------

一不小心睡着了,醒来以为已经十二点急匆匆的更了上去,原来那时才只有十一点,现在补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