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逆袭之傻女无忧> 031 替罪羔羊
苏烟染竟是不知道还有这么一出,这般看来苏烟火的生母还真是一个角色啊,爬了自家主子的老公的床,还害徐如诗落了胎。

她想这个丫鬟应该很有姿色,美艳不可方物才会惹得苏封另眼相开,可是有哪个女人会在自己身边留一个极其漂亮的丫鬟,那就是一个定时炸弹,尤其是不想让自己的丫鬟给苏封的乔淑曼,看红月的姿色一般,那同为陪嫁的红玉的姿色也好不到哪里去啊?

可是如果不漂亮,怎么会生出苏烟火这个“天下第一美人”呢?

她努力回想书中的内容时,情节没记起,却是记起了这个在结局里提到的称号,还有什么当世风流人物竞相拜在她石榴裙下云云如鸡肋一般的内容,毫无用处。

难道苏烟火是基因突变?

好想笑,苏烟染忍着,看着被玲珑扶出去的苏烟火的背影,谁说是个孩子就不能杀人了?虽然苏烟火是一个发生了质变的伪萝莉,但是想想陈大为那个真古人还不是五岁就想把她给灭了?

所以不能以貌取人,也不能以年龄来判断一个人,人心隔肚皮,一个人是没那么容易看透的。

不过这个翠珠被毒死的案子就这么了结了,未必也太草率了吧……

说实话,虽然有了证据,但是诚如徐如诗所说,可以是栽赃嫁祸,这样的场景不就是电视剧里从来不缺的陷害戏码吗?大宅院里的这些事还真和电视剧里演的差不多,就是不知道徐如诗是真冤枉还是假喊冤……

徐如诗是真冤枉还是假喊冤,苏烟染没想到没多久她就知道了,还是以着令人意想不到的方式。

她被人劫持了,从她的房间里被人劫持了,被人劫持到了苏烟火的院子里。

她努力维持着自己的面瘫脸,眼神空洞的看着苏烟火和坐在椅子上一派恣意潇洒的俊美少年。

他虽然穿着一套碧色的裙装,但是苏烟染肯定这是一个少年,这衣服应该是苏烟火的那个丫鬟的衣服,他们两个的身高差不多,而此时那个丫鬟正坐在炕床上绣着什么,眼神时不时的担忧的往这边看看。

黑色的长发未束,随意的披散着,从肩头流泻而下,少年长着一张漂亮的脸蛋,也许是因为年岁还不大,倒是男女莫辨,看起来有些阴柔。

他的肤色与其说是白皙不如说是苍白,好像是受了伤还未痊愈,但是唇色却是异常的绯红,微微上扬着不屑的弧度。

乍见犹如西方神话故事里的吸血鬼的模样,就差一双红色的眸子。

他的手里把玩着一颗犹如鸽子蛋般大小的夜明珠,光线忽上忽下,忽明忽暗,一直盯着瞧,眼睛都花了。

这个少年是谁?苏烟染觉得此人身上带着危险气息,仿似一条毒蛇随时都会取人性命。

方才吃过晚饭,她洗漱好回了房间,推开门,她察觉有异,但是采青已经将她带进了屋,给她脱衣服安安置上床,这期间她房间内藏着的人都未有动作。

采青吹熄了蜡烛,一关上门,他就从床榻一旁闪出,她闭着眼睛,竖起耳朵警惕着来人的动静。

她不知道这个人是谁?躲在她的房间里是做什么?她只能以不变应万变,却没想到她被劫持了。

点了穴道被这个少年扛在肩头,从窗子跃出,然后上了屋顶,御风而行,她俯瞰了相府的夜景,还看到苏封进到和风院,可是却是没人看到她被人劫走了。

几个起落,少年落了地,她知道他们并未离开相府,还在相府内。

这个少年扛着她进了屋,她怎么也没想到这是苏烟火的地。

苏烟火看到少年并不惊讶,但是看到少年扛着她却是惊讶的。

“你怎么把她弄来了?”

苏烟火语气不善,但是少年却不以为意,将她往凳子上一放,就坐到了对面,也就有了现在大眼瞪小眼的场景。

“弱水,你还嫌给我找的麻烦不够多?”苏烟火一拍桌子,一双美眸里尽是怒火,仿似要将弱水剥皮拆骨,咬牙切齿道:“我现在真得后悔救了你,就应该让你被抓了去,五马分尸最好。”

“啧啧,你这丫头看起来年纪小小,心思倒是狠辣的很,但是不好意思,世上没有后悔药,不过毒药我倒有不少,要不要给你一颗?保证你药到命除。”

弱水仰脸得意洋洋的说道,手一紧,将夜明珠握在手心里,明光从指缝里流泻而出。

“呵呵,你还是自己留着吧。”苏烟火冷笑一声,摊开手,“黄金一百两,各种毒药一瓶。”

“这是什么?”弱水眨着眼睛,不明的问道。

“我救你一命,你不该报答吗?”苏烟火理所当然的索要报酬。

弱水顿了一会儿,打了个哈欠,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懒洋洋的说道,“我不是已经报答你了吗?喏,除掉了老师找你麻烦的人,这不就是两清了。”

弱水不提还好,一提这事,苏烟火就是满肚子的气,一把揪过弱水的衣领,喝道:“你才是给我找麻烦,谁要你多管闲事的,你有没有一个作为被私藏的人的自觉?我得提防着你被人发现,你倒好,堂而皇之的在外面晒太阳,被翠珠发现了,你就一颗毒药把她放倒,你存心给我添乱!”

苏烟染眸子一紧,翠珠之死果然和苏烟火有关,虽然不是她亲手为之,但是从某种程度来讲,和她脱不了干系,既然是这个叫做弱水的少年做的,那徐如诗就是真的被冤枉了。

弱水想要打开苏烟火的手,却是用了力也没打掉,近在眼前的丽颜,眸中染着怒色,上翘的眼角,媚色更甚,他不禁看的呆了呆。

弱水的眼神让苏烟火不自在,她手一松,拍了拍手,“我的事情自己会处理,欺负我侮辱我的人我自会解决。”

弱水理了理衣领,“是啊,你找了个替罪羔羊,那个什么徐姨娘……好一个一石二鸟之计,既是除了仇人,又在主母那得了信任……这么说,我倒是帮了你一个忙……”

他们两个有没有顾及到还有一个她在啊,什么都说了出来,而且杀了人难道不是应该心怀有愧吗?怎么在两人口中就是这么理所当然,杀了个人就跟踩了个蚂蚁似的,话里话外都没当回事儿,大有自己亏了的意思。

------题外话------

写到这个情节,蓦地串联到十岁女童摔打幼童的事情,真是太可恶了,真是渣啊,一家人都是渣……愿原原早日康复

谢谢西西的钻石,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