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逆袭之傻女无忧> 042 钟声早起
第二天清晨,苏烟染是被浑厚的撞钟声给惊醒的,一下子从床铺上坐了起来。

睁开眼睛看着几乎是家徒四壁的房间,哼唧了一声,身体瞬间瘫软下来倒在床上,原来是在和尚庙啊……

透着半扇开着的窗往外看去,此时的天际应是初初破晓,淡金色的阳光如沙般洒了进来。

她起来换好衣服,穿上鞋子,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古代的发髻她不会弄,现在采青和兰儿还未过来给她洗漱,昨晚都未来得及收拾,现在房间里是连把梳子都没有。

她苏烟染以指代梳爬梳了两下,就拉开了门,清新的空气迎面扑来。

山里的空气就是新鲜,地处高处,院中乃至整个镇国寺都笼罩在浅白色的雾气之中,远处的景物隐隐约约,仿佛进入了云雾仙境,这时候如果能在房顶远观这个山头必然是一番别致的美景。

天空中有不知道什么种类的鸟儿振翅飞过,鸟鸣啾啾。

美好的一天啊,可是美好的一天都是从饿肚子开始的,昨晚吃的比较少,现在她已经饥肠辘辘了,该吃早饭了。

苏烟染听着各个房间传出来的悉悉索索或者吱呀木门推动的声音,知道丫鬟们都在做起床准备了。

红月带着几个丫鬟走过来,骤然看到坐在门外廊檐下的苏烟染吓了一跳,后退了一步,后面丫鬟手中端着的铜盆差点被打翻在地。

因为雾气弥漫的缘故,苏烟染就像是凭空出现在她的眼前一样,半长的头发披散着,她以为看到小鬼了。

苏烟染回头,对红月的惊吓不以为意,微微一笑,甜甜唤道:“红月姨,我饿了……”

红月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连忙走到苏烟染身前,将她抱站起来,担忧道:“小祖宗,你怎么在这里坐着?坐了多久了啊?”

“听到钟声起来,就出来了,刚刚坐下来。”苏烟染回道。

红月看着苏烟染被雾气濡湿的头发,摸了摸她的小脸和小手,都是一阵凉意,“四小姐,快快进屋去呆着,山里早上可是冷得很,不比在相府里,四小姐快些进屋里呆着,莫要冻病了……”

她说着,就把苏烟染抱了起来,快步走进屋里,忙让采青和兰儿进来给苏烟染梳洗,交代完之后带着人去了乔淑曼的房间。

“四小姐,你怎么不等奴婢们来了再起床?不要一个人乱跑,这里是山上,外面有老虎,有狼,你乱走的话,会被吃掉的,还有这里小姐从来都没有来过,人生地不熟,要是走丢了可是怎么好,您是要让奴婢怎么活,让夫人怎么办……”采青拿着梳子轻柔的给苏烟染梳理头发,既是恐吓又是晓之以理的说道,兰儿也在一旁附和着。

听着采青和兰儿两人唬她的话语,苏烟染忍不住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只觉好笑,她相信一出去就能碰上镇国寺的僧人,哪里也走不出去,更别提丢了。

苏烟火从她的门前走过,目光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看了她一眼,目光里的意味她没看明白,因为她转瞬就别过了头。

苏烟染莫名其妙,难道发现昨天是她给门落了锁?不会吧……

她来到乔淑曼房间的时候,乔淑曼刚穿好衣服,而苏烟火已经到了站在一旁低眉敛首的等候,她先向着乔淑曼行了礼。

乔淑曼对她可是热络非常,不会像是将苏烟火这么干巴巴的晾在一旁。

“红月告诉娘亲,染儿说饿了?”乔淑曼拉着她的手,临窗而坐,由着丫鬟给她打理长发。

既然是来镇国寺参佛祈福,都是一切从简,穿着打扮都是朴素,乔淑曼穿着浅色的衣裙,少了雍容华贵,没了金钗银饰的富贵,只余温柔慈爱不减,怎么看都是一个慈母。

苏烟染点了点头,有乔淑曼这个慈母,让她很舒服。

“马上就能吃上早膳了,染儿再忍耐一会儿,现在我们是在镇国寺中,这里不比相府,不是娘亲做主的地方,明白吗?”乔淑曼安慰道,染儿是不会发脾气的,但是她还是向她解释了一下其中的轻重,让她明白,不要在镇国寺里失了礼仪。

苏烟染继续点头,“染儿明白的,娘亲说过了。”

可是这一服母慈子顺的画面落在苏烟火眼里却是非常的刺眼,不禁冷笑。

乔淑曼和苏烟染在一起,仿似永远只有他们两个是亲人,还有一个苏慕瑾,只有她亲生的才是一家子,包括她在内的庶女庶子在她眼中根本就什么都不是。

在现代的时候说豪门的私生子女如何的受欺没地位,那现在身处古代,这种现象只重不轻,她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即使在这里,他们都是合法的子女,依然受着主母的歧视。

最迟被带进来的苏慕玿,胖嘟嘟的身子犹如一颗球般滚到了乔淑们和苏烟染身边,他乖巧的请了早安,然后一双眼睛就往屋里的桌上瞅了起来,看到没有想要的食物,立马露出了一副失望的表情,低下头,小脸一皱,鼻子一嗅一嗅,竟是受了委屈,一副要哭出来的模样。

苏烟染看到他脸颊上肥嘟嘟的两坨肉总是忍不住就想要动手捏一捏,此时就在身前,她伸出手指,在他鼓起的腮帮子一戳,“马上就有早膳吃了。”

同是吃货,苏烟染很了解苏慕玿那种心情,出声安抚这一只四岁的小萌太。

苏慕玿的表情立即亮了亮,此时,正有丫鬟端着膳食进来了,问着早膳的香味,苏慕玿看着苏烟染的表情就像是看到了救世主那般的崇拜和感激。

------题外话------

推荐友文:乱絮《boss大人,夫人来袭》http:528972。htl

慕岚清醒时是一个很理性内敛的人,然而,醉酒后的她总能让人大开眼界。

她的人生中有过三次决定命运的醉酒。

七年前失恋第一次醉酒,她强吻了一个军人大叔,大言不惭的许诺要为人家的后半生负责。

七年后第二次醉酒,她毛遂自荐,当着众人的面向一个军人求婚。

第三次醉酒,她打电话通知相亲对象明天上午九点准时到民政局扯证。

殊不知,她跨越七年三番五次“撒泼”的对象居然是同一个人。

原以为嫁给一个军人不用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却不料碰到的只是一个“伪军人”,不仅天天见,还悲催与他夜夜笙箫,受尽压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