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逆袭之傻女无忧> 050 红颜祸水
苏烟染淡淡的“哦”了一声,就不说话,好一会儿都没有下文,宇文弦见没人搭理了,就靠着栏杆看着来到甲板上的众人。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距离武林大会开始还有半个月左右的时间,此时来到平川城的江湖人士虽多但是并不是全部,此时在甲板上的虽然是江湖上有头有脸的人物,但是却不是最有名望的一批人物。

龙廷轲在上方正和白黎说话,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两人都是面带微笑。

宇文弦收回了目光,与其看着这混杂又闹心的场面,倒不如看看海水,看看海景,苏烟染的决定还真是明智。

“染儿,你姐过来了……”宇文弦看到相拥向着这边来的一对璧人,手肘拱了拱苏烟染趴在栏杆上的手臂,低声说道。

苏烟染一顿,一时间还没闹明白她哪里来的姐,没一会儿就想到她姐那不就是苏烟火……微微拧起了眉头,她过来这里做什么,总不至于觉得她这里的位置好过来欣赏海景的吧?

苏烟染没有动作,低垂着眼帘看着船两侧破开的水浪,澄澈的海水,在一点点的相后退去。

楚凤宁也不为所动,只是站在苏烟染身边,握着她的小手,在苏烟染抬头看她的时候,温和一笑,仿似已经到了他们身后的苏烟火和楚云清是空气。

苏烟火眸光微闪,几人明明就注意到了他们的到来,可是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她轻声唤了一声,“宁公子,宇文公子。”

宇文弦瞥了眼楚凤宁和苏烟染,见他们两人是不打算搭理的,只能自己讪讪的转身,都到面前了,难道还能装作不理,他也想啊,可是他不是小师叔和苏烟染,这样的事情还真得做不到啊。

见到一袭女装,容颜冷媚的苏烟火,差点脱口而出喊一声苏小姐,好在脑子及时的转过了弯来,“楚公子,楚夫人……”

楚云清目光一厉,看着宇文弦,这样的称呼,他认识他?

被楚云清用这般冷厉的目光打量,宇文弦大方的笑道:“楚公子无需惊讶,在下身为云苍国的一届商人,怎能不识得您这般人物,有幸见过,公子不识在下,可是在下却是识得你的。”

可见宇文弦在苏烟染和楚凤宁面前才是这样一幅怂样,而在别人面前,甚至是皇亲贵胄面前,也是端的一幅好仪态。

宇文弦毫不掩饰的表示自己知道两人的身份,“夫人也无需惊诧,在下正识得苏公子,见您和楚公子琴瑟和鸣,斗胆猜测您就是苏公子的妹妹,楚公子的夫人。”

楚云清和苏烟火两人眼中闪过一抹惊疑,不过很快的散去,宇文弦知道楚云清一点都不稀奇。

“宇文公子见笑了,贱内顽劣,之前若有不当之处,望请见谅。”楚云清说的谦卑。

“楚公子真是折煞小人了,尊夫人惊才绝艳,若不是这次见到苏公子,在下拿里会知道聚贤庄的庄主竟然是楚夫人,着实让在下惊了一般,真是巾帼不让须眉,过不了多久,宇文山庄就得给楚夫人腾地方了,楚夫人行商方式独特,前所未见。”

苏烟火眉心微蹙,宇文弦这话说的毫无错处,听着好似是奉承,可是她却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好似是被鄙视了,这位宇文公子之前她和他搭线交流,完全就是个柴米不进的,向来只有她牵着别人的鼻子走,到这里倒是变成了她不管说什么,都被他给错开话题。

现在因着知道了她的身份,倒是巴结上来了,还真是一派商人的嘴脸,只是她面上容颜不变,淡淡的微笑,恰到好处,说道:“宇文公子才是折煞本夫人,宇文山庄根深蒂固,云苍国有你这样的商场精英才是大幸,我可不敢和宇文公子争锋,只是赚点微薄利润,哪里比得上宇文公子,说来,我可也在宇文公子手底下讨生活不是……”

微薄利润,她也说得出口,她这几年没有赚上一座金山,两三座银山肯定是有了,她的微博利润买上座城都是绰绰有余。

“楚夫人说的哪里话,在下哪里知道那聚贤庄的庄主严公子是夫人您啊,”要是知道的话,他肯定要多加点租金,他每年拿出那么多的钱出来,心疼啊,能从他们身上多捞点回来都是好的,“只惯在下眼拙,竟是有眼不识颜如玉,知道严公子正是楚夫人的话,在下怎么也不敢和您在青楼约见,现在想想都有些后怕,好在有那么多朋友作陪。”

苏烟染听着此时宇文弦的巧舌如簧,嘴角勾起,抿着唇,不让笑声溢出来,这家伙其实也不是那般的缺根弦嘛,听听这话说的多么的高明,态度卑微却给人添着堵,一不小心还揭了底,是个男人都不希望妻子去青楼的吧,还是和一群男人。

感觉到身后的气息一变,显然是楚云清怒了,哈哈,一个个醋坛子,有的你们受的。

楚凤宁拍了拍苏烟染有些抖动的纤瘦肩膀,唇角勾着惑人的弧度,阿弦这事做的真是不错。

苏烟火一愣,终于知道这种不一样的感觉是什么了,那就是宇文弦的话总是透着讽刺,一开始还好,现在这话是明晃晃的讽刺了,他是在给他自己脱嫌疑,证明自己虽然和她做生意是清清白白的,可是却暗指了她这不是个女子该做的事情。

扶在她腰侧的大手一瞬间的收紧,感觉到身后人的怒气,苏烟火冷冷的瞪了一眼宇文弦,奸诈的笑面虎,只是宇文弦仍是一副庆幸的样子。

状似坦然,落落大方的说道:“本夫人可是投你所好,在宇文公子手下讨生活不易,还望请宇文公子将租金往下降个一两成,只是却不成想公子竟是个不好女色的。”

苏烟火轻声笑道,手附上楚云清的手,温软的手紧紧的握住了他的手,是安抚,是平息怒气。

楚云清知道苏烟火和他们肯定是不会发生些什么的,但是听到还是心里很不舒服,此时苏烟火主动来安抚,来服软了,他只是状似惩罚的在她的手心掐了一下,决定回去再收拾她。

苏烟火的话是在暗指他好男色?宇文弦浑身打了个颤,他最最讨厌被和男色断袖挂了钩,他明明是个堂堂正正的男子汉,此时被苏烟火这般讽刺,恨不得要杀人灭口了。

他还真得考虑了一下可行性,这里是蛟子国,要灭了她还有楚云澜楚云清一溜儿人不是难事,只要公布他们的身份就可以了,可是这样做小师叔肯定是不会允许的……

宇文弦正要开口回话过去,却闻苏烟染说道。

“不沉溺女色多好啊,这一沉溺就保不齐成了祸害了……”

苏烟染此时转过了身来,不再装隐形人了,倚在楚凤宁的身上,眉眼笑笑,看着苏烟火。

宇文弦在心中舒了口气,两人总算是有点良心,没有真得留他一个人对抗楚云清和苏烟火,还有在后边蠢蠢欲动的楚云澜和弱水,这苏烟火还真得是个祸害。

小男孩眉眼清秀,肤白细腻,玲珑大眼,乌漆漆的很是灵动,却是有一分艳丽在流动。

苏烟火此时近距离的打量起苏烟染,若是女扮男装的真得很有可能,她试图从这种笑嘻嘻的漂亮脸蛋上看出些似曾相识来,只是她对苏烟染的印象本来就很少,在相府中的日子,她在她身上没留多少心,而且孩子本就是一天一个样,变化很大,她依稀觉得有些像。

若是她是苏烟染的话,爱她如命的苏慕瑾会没有认出来?还有楚云澜,那段时间没少在苏烟染身边,她决定等会儿问问楚云澜。

楚云清看着转过身来的一大一小,刚才被人给忽视了个透的怒气没有消散,却是直线飙升起来,一开始也没甚注意两人,因着苏烟染注视,他才对他们留了点心眼。

他的目光犹如刀子一般看着楚凤宁,长得确实是俊美非常,连身为男子的他都觉得他的容貌似是仙魔一般,比之女子还要美上几分,尤其是那双眼睛,带着妖冶,看久了就会沉沦进去,天下第一公子真是当之无愧,

在楚云清的注视下,楚凤宁仍是那一抹柔和又疏离的笑容,好似对他的敌意恍若未觉,对着楚云清微微颔首,以示打招呼。

只这一瞬,楚云清就知悉此人绝不容小觑,他太淡了,淡的好似什么都不在乎,这不是一个正常人会有的,在皇家中生存的他最先要学的就是察言观色,而他的这种淡然是一种沉淀。

“红颜祸水,”宇文弦立即在一旁补充道,“染儿说的真对……”

苏烟染偷偷的睨了一眼明显是想要拍她马屁讨好她的宇文弦,宇文弦讪讪的笑,怎么能够让她只一个劲儿的膈应他,怎么也得让这些亲戚也深切感知一下来自这位的关照。

宇文弦很是兴致勃勃,苏烟染现在是对着苏烟火等人憋了一肚子的火气,现在对上了可是有好戏看了。

红颜祸水,这不是在意指在场的唯一女子的她吗?

“如果一个女子能成为红颜祸水那就是她的成功了,男子征服天下,女子征服男人,能让男子们为之痴迷,哪里是祸害,那是众望所归。”

她是一个十岁男童就能拿来开涮的吗?不算上前世二十多年,就说来到这个世界四年的时间,她哪里吃过亏,要是被这么个小男孩给侮辱,她这么些年就是白活了。

苏烟染本来还疑惑苏烟火要怎么走上np的性福大道,从目前看来,她还是挺洁身自好的,只和楚云清这一人在一起,如果只是男人喜欢她也不足以成就这一女n夫的结局啊,原来是因为身为女主的她有这样的念头。

“咦……姐姐说的好像很对耶,”苏烟染向后靠在楚凤宁的身上,歪头说道,似是不解又是懵懂:“姐姐是不是红颜祸水?”

太过澄净的眸子,再配着苏烟火方才说过的那样一番话,让人想要发火也发不出来,红颜祸水不是个好词,但是被苏烟火一解释却是能理解成一个“好词”,但是并不能改变它是一个公认的贬义词。

苏烟火被噎了一下,正想要开口,突然一个浪头打在船身上,船一个摇晃,苏烟火的脸色立时一白,胃里翻腾,立即捂着嘴跑到船栏杆旁,对着海里一阵干呕,楚云清跟着上前照顾。

苏烟染连忙拉着楚凤宁向旁边退了几步,还语带疑惑的说道:“姐姐怎么吐了?是不是太高兴了,姐姐,你征服了多少男子了,咦,有人过来了,啊啊,我认识他们,刚才还坐在我的旁边和对面,他们不就是那天和姐姐在一起的男子吗?那天他们对染儿好凶来着,可是对姐姐好好啊,好温柔,就像是小宁子对我一样好耶……”

苏烟染手指在楚云清、楚云澜、弱水身上点了一圈,一边点,一边还数着,“一,二,三……有三个男人,姐姐征服了三个男人,姐姐好成功,真正是红颜祸水……”

宇文弦憋着笑,果然这种时候让苏烟染出马是最好的,这话说的他都想要吐了,若是真觉得她是懵懂的无知,天真无邪的说出这番话,那就是大错特错了,她就是故意的,明明什么都知道。

宇文弦突然一顿,他好像有些时候的说话风格和苏烟染很像,他之前和楚云清的一番对话可不就是这样,难道他在潜移默化里被苏烟染给感染了?怪不得觉得这些话说出来的时候自己心里很爽,而让别人很憋屈……

只是为什么他会如此憋屈,被感染成这种说话方式,为什么他就没能战胜苏烟染,让她也憋憋屈……宇文弦有些惆怅。

苏烟火本来就已经吐过一回,胃里哪里还有东西吐,只是被这种恶心感给吊着,一阵一阵的干呕,似乎是要将胃都要吐出来才能罢休。

苏烟染在她耳边一直叽叽喳喳的说话,虽然是断断续续的听见,但是却让她一直以来的冷静都要化为灰烬,她一字一句都在挑拨着她的神经,意有所指。

她哪里是个纯真无暇的孩子,分明就是个心机深沉的毒娃,只是此时她被孕吐的恶心感吊着,根本得不了空说话。

楚云清一双眸子带着杀气的看着苏烟染,似是要将她天真无邪的笑容给看出朵花来,不过他却是手下轻轻安抚着孕吐反应剧烈的苏烟火。

如果眸光能杀人的话,苏烟染觉得她可以先跳进大海里淹死,免得被这些眸光之剑给射成个筛子。

一二三个人,六只眼睛,此时用着同样杀人的目光看着她,苏烟火还真该感谢她,她让她的这三只难得的同仇敌忾起来,而不是想看两相厌。

“小宁子,我说错话了吗?”苏烟染咦声道:“为什么这些个哥哥们用着一副要把染儿吃了的眼神看着我,不要啊,染儿不要被吃掉,染儿不要被他们像是杀猪一样杀了,先放血在切肉,看着自己的血一点一滴的流出来,在看着自己的肉一点点被刀割下来,一片一片,就像是生鱼片一样,还带着血,一定会很痛的……染儿不好吃的,哥哥们不要吃染儿,染儿好怕怕的……”

小王妃啊,你能收起你的食物论吗?这要让他如何再直视生鱼片这道食物,他好不容易才从食物尸体论的阴影中走出来,宇文弦垮了脸色,如果可以,他也想去吐上一吐,只是看着立即变了脸色的楚云清几人,他瞬间觉得平衡了起来。

楚凤宁淡淡的扫了一眼三人,将苏烟染揽在身前,笑意不减,淡声开口,语气里是化不开的宠溺,“他们不会的!”

如果他们敢动染儿一丝一毫,他必让他们付出代价,反正楚氏江山不怕没人继承,不是只有他们两个皇子在,至于弱水就是为民除害了。

苏烟火的孕吐才好了那么一点,被苏烟染这么一说,仿佛阵阵的血腥味扑鼻而来,恶心感加剧,趴在栏杆上起不了身。

楚云澜和弱水终是没有靠近,因为楚云清将苏烟火整个人拢在了他的身体之下,只余下几片被风吹起的裙角飞扬,这哪里还有他们驻足的地方。

方才他们就站的不远,这边的对话他们自是听得清楚,听到苏烟火说出红颜祸水那样一番话来,他们不知是该喜还是该忧,只是心中有些不是滋味……

没有一会儿,皇船在晃晃悠悠的中停了下来。

只见前方是密布的嶙峋礁石,水中还隐约可见礁石,而礁石的再前方看不到的地方,水速很快,仿似在打着旋儿,此时在海上的船上下摇晃着,仔细看的会觉得这边的水速也是在流动着,按着顺时针的方向旋转,只是速度很慢,几乎不受影响。

苏烟染目光一缩,那处暗礁之后竟然是一个漩涡,太远了,看不真切,不知道这个漩涡到底是有多大,但是肯定不会小。

头顶,风鼓动着船帆,一阵阵的猎响声,周围也是一派窃窃私语声。

不是生活在蛟子国的人很少能够出海,就算是蛟子国的国人,除了渔民常年出海之外,也是甚少出海的,蛟子国的上层人民将出海看做是一件下作的事情,所以对于这船上的绝大多数人来说,这壮阔的海景是第一次见到,甚至不知道这漩涡是什么。

“请龙王妃。”身在二层楼船处的白黎朗声道,声音在海上飘荡。

没一会儿,伴在大船一侧的张挂着无数红绸喜庆的小船的船舱里缓步走出一抹红色的身影,那一刻,苏烟染真觉得那一阵风大的就要将她头上的红盖头掀起,但是没有,红盖头还是牢牢的盖在她的头上。

苏烟染不合时宜的想到了一个二缺的问题,许多年前热播的还珠格格的电视剧中,小燕子是如何做到只是向上吹了几口气就把红盖头吹起的?

果真是不合时宜,因着龙王献祭此时开始了,苏烟火等人就站到了一边,倒是没有再过来和他们几人一起耍嘴皮子。

苏烟火吐的难受,整个人懒懒的靠在了楚云清怀里,楚云清一边拿着酸梅喂她,还真得是情意绵绵,苏烟染但看了一眼,别开了眼,她对他们一群的感情事不予置评,这本来就是个人的事情。

她憎恨生气的事情是因为他们个人的问题伤害到了她在乎的人,看到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苏慕瑾她真得好怕,怕他突然之间就断了呼吸……因着几句话,他们就对她动了杀心,那是不是她有要杀了他们的心是很正常不过的事情?

原来人随着环境是真的会改变的,现代那里是一个法制社会,纵然她喜欢用武力解决问题,但是从来没有想过闹出人命来,那些只不过是一些教训而已,然而在这个江湖纷纷扰扰的环境中过了几年,她也是变得对生命没有那般看中了。

是她黑化了还是之前的她太圣母了?都是从文明社会来到这个世界的人,而苏烟火从一开始就对别人的生命没有那般的看重,她还记得那个被弱水随手毒死的丫鬟,苏烟火是丝毫不在意,难道身为特工就是能够枉顾生命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