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逆袭之傻女无忧> 053 天降异色
公子宁在江湖上几乎可以说是没有和人动过手,一是他和江湖上的人少有来往,而且脾气很好,二是名声在外,一般人出手之前都会掂量掂量,三是如果发生某些争端,那都是他的手下出手解决。

在百晓生封公子宁做天下第一公子的时候,不少人质疑这人凭什么作为天下第一公子,更有甚者认为他是凭着一张俊美如谪仙的容颜成为天下第一公子,而关于他的武功如何就分归了两派,有人认为他是武功深不可测,然也有人认为其武功平平,要不是他身边的护卫武功高强,他早就没命在江湖上行走了。

叶南珏却是相信是前者,公子宁的武功深不可测,而和他的对战则是很好的说明了这一点,端看他身边那个名叫染儿的小男孩,那一手剑法舞的甚妙,白黎的手下在她的手下讨不得一丝好处。

看着在此处损失惨重的黑衣刺客,叶南珏只是冷冷的勾唇,在大船上的那些都是些杂鱼,三两下多能解决,然而此处的这几人却是难办的,一个个都是杀伐果决下手狠戾,若不是他以手下不识水性推脱了一二,今日折在此处的就得多是他的手下了。

这种蛟子国的家务事,他和白黎合作虽然有赚不亏,但是经四年前的那场叛乱,后又有他的卷土重回,冥宫元气大伤,此时人手凋零,这一点却是不足对外人道的,不过应付这一场还是绰绰有余的,正是要壮大冥宫,有些牺牲也是必要的。

“做梦。”

楚凤宁只是淡淡的回了两个字回去,不见他有多么的愤怒,但是那双微微眯起的琥珀色的眸子却是泄露了他的杀意,胆敢觊觎他的小娘子还意图将其拐走,这人还真是好大的胃口。

“打不过就认输,不要这样类似施恩的借口来将你的败局掩饰,不要以为这样我就会感激你。”

叶南珏一噎,这种毫不留情面的话语,夹讽带刺,不是说公子宁是光风霁月般的人物,先是未战落了跑,现在又是这般话语,真是江湖传闻,传着传着就变了味,完全偏离了事实。

谈到胜败这种事通常都是男人的软肋,不管是自尊还是自傲的心,都让他们在内心有着争强好胜之心,而叶南珏亦是如此,而冥宫叛乱的教训让他更是不愿落入下风。

闻言,眼中闪过一抹猩红,喝了一声,欺身上前,“敬酒不吃吃罚酒,既然公子宁不领情我也没有必要做这个好人了,别怪我没有给你机会,现在如果你同意我之前的建议的话,还是有效的。”

“废话。”楚凤宁对上叶南珏攻过来的手,两人错开,他看向那艘小船,翻身跃起的小小人儿是那般的灵活,对苏烟染的武功他是完全的放心,但是她却鲜少有和外人对决的机会,江湖上的人多波诡,暗地里的手段层出不穷,他忧心她会被人暗算了去。

许是两人真得是心有灵犀一点通,这一瞬间,苏烟染像是感知到了楚凤宁的目光,在横剑而去之时,竟是也向着楚凤宁这边望去,虽然隔着数十米的距离,然并不影响两人的视线,两人的目光在空中触碰而起,瞳仁中应下对方的担忧眼神,随即都是让对方安心的眼神。

苏烟染弯唇一笑,露了个笑脸,几年的相处让他们之间的默契达到了最高的契合度,虽然她少和江湖人对战,但是在现代的实战经历却是不会在这十年间消磨的,她的这副小身板从最开始的只是练体,后来练起了内功,可比前一世的身体好要利落灵活。

两人虽是“眉来眼去”了一下,但是动作却是无一刻的停滞。

叶南珏见楚凤宁还能有空和苏烟染眉来眼去,眸光陡然一戾,他有种被人不屑的感觉,这让他胸中郁郁。

此时苏烟染那艘小船上,刺客不再只针对着苏烟染,渐渐的有黑衣人攻下,直取苏烟火那处。

“堂堂一庄之主竟然要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保护,看来严庄主也不过是传闻的那般厉害,是个女子就知道必然不会是什么大能耐的,还不是靠男人才有这般的风光,不过就是个绣花枕头。”

江湖上的人对聚贤庄庄主多有忌惮,因为声势太过浩大,在几年间迅速崛起,让人对这位严庄主颇多猜测,听闻是位俊俏儿郎,不知碎了多少女儿心,然这一次蛟子国之行,不过几日间边曝露出了这位严庄主是个女子,这让一众大老爷们壮汉青年很是不服,心里很是不平衡,又见得她与几位男子之间多有纠缠,此时既然抓她,自是言辞上变得犀利起来。

原来在他们眼中她这是保护苏烟火,去她的,她保护她?下辈子都不可能,她这叫自卫与自救好不好?难道有人杀过来她就要束手就擒?

只不过苏烟火一人站在船头处,而她正好冲在前面,刺客多与她缠斗,从外人眼中看来,还真就像是她在保护苏烟火一般。

“欺负小孩和女人,也不见得多有能耐,看各位的年纪每个四十也有个三十了,混了这么多年在江湖上都不见什么名声,此时在我面前横起来也看各位够不够格。”

苏烟火被冷嘲热讽够了,如果说苏烟染是个小孩,她不得多加迁怒,那么面前这几人鄙夷的语气对她的蔑视让她心中怒火烧起,她本就是不会诸多忍耐的人,既是不知好歹的凑上前来,就要做好灭亡的心理准备。

她本就是嚣张的人,这几年就是这种雷厉风行又嚣张的个性让她在商场上多被人敬畏,听她这般一道,那几个江湖中人立时恼怒,本来是讽刺她,却被她说出了痛脚,在江湖上混迹了十几二十年,在江湖上虽然不是无名小卒,但是却比不上那些大家,名声竟然都没有公子宁身边的一个娈童来的大,这真正是让热要咬碎一口牙齿。

“他们那是嫉妒羡慕恨……”苏烟染在苏烟火话音落下之后凉凉的补充了这么一句,因着苏烟火那里吸引过去几名刺客,此时她这身边倒是少了两个刺客,倒是让她松了口气。

早知道他们是这样认为的,她就去一边了,让苏烟火在前面顶着,她也能好好看看一代女主的无限风华。

苏烟火以一道内力护持着小腹,劈手敲在一人手腕之上,一拉一扯,一个手肘顶在了那人的胃部,那人立时吐出一口口水,苏烟火嫌弃般的将此人踹远。

一切都是要争取的,原本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她真没想要动手,而因着这个小男孩打头阵竟是没人过来挑战于她,她心中有过一抹庆幸,不动手对孩子的保护就多一分。

她没有生过孩子,但是怀孕的女人要多谨慎这一点她是知道的,她不知道该如何安胎,但是医术上提及多是“静养”,尤其是这几天在楚云清的千叮咛万嘱咐中,这不能做那不能做,连倒杯水都生怕她伤到,虽然有种保护过度之感,但是却是让她知悉怀孕不可剧烈运动否则可能流产。

前世的她是个孤儿,最后那个世界连朋友都背叛了她,她渴望亲人,在这里她收得了几分关爱,有了夫君,此时还有了孩子,这是她的第一个孩子,这是和她血脉相连的亲人,她很是慎重,认为的小题大做也被她谨慎对之。

苏烟火夺过一把剑,只在乎速战速决,招招都是很绝,身为特工被教授的多是一击致命的招式,此时她是发挥的淋漓尽致,几招之间依然将那几人斩落。

苏烟染不忍唏嘘,这就是察觉,她犹豫了这么久才下的杀手,然她出手就是必杀技。

突然,大海之上,澄净的天空渐渐的变得阴沉下来,没多少会儿就变色黑沉黑沉犹如泼墨一般,而空中的白云竟然似被搅拦一般,似是行程了一道回旋的气流。

天空骤然一亮,随即一道闪电垮嚓一声落下,照亮了天际。

这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只不过短短数秒的时间就变得如此,因为在海上,毫无遮挡,视线太过清晰的结果就是这一幕太过可怖,竟是传来几声尖叫声。

方才还在打斗的众人都停下来动作,这种天气透露着危险与不祥,这般诡异的天气变化让人心头猛跳,此时斗得你死我活,也比不过一个浪头翻过,那时候原本离去的法子也是不可取了。

空中又划过数到闪电,静默间,楚凤宁却是提气倏然几个蜻蜓点水来到了苏烟染的身边,而宇文弦,楚云清,楚云澜和弱水自是跟随而来,叶南珏亦是驱使着小船过来了,只是此时的速度比之前慢了不少,一番打斗,外伤无然内伤却有,内力消耗过度,此时有些气息不稳。

苏烟染将小船上的刺客清理干净,因着天气的怪异,不再有刺客靠近,她才做完这些,楚凤宁几人落在了小船之上。却是不由多说,将之前白黎拉扯小船的红绸斩断,楚云清和宇文弦一掌拍水,小船离着大船向后退去数丈,恰恰与叶南珏的小船越趋越近。

叶南珏此时不得不佩服几人在这种情况下,连白黎和龙廷轲之间都休了站,而他们还能在这里为自己做最好的打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