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逆袭之傻女无忧> 022 他欺负我
擦肩而过的瞬间,苏烟染的心瞬间沉到了底,海底,冰凉冰凉的,带走了整个人身上的温度。

他没有认出她来,他不认得她……想要苦笑却是连嘴角都扯动不起来。

是她奢求了,现在的她于他不过是一个陌生人,而且是在大街上偶遇的陌生人,他也许连她这个人都没有注意。

是她强求了,她变化如此的大,她怎么能要求小宁子一眼就认出她来?

眨眼间,苏烟染心思百转千回,不过也在这眨眼的片刻,她的手腕被人抓住,不过一瞬,旋身间,人就落在了一个温暖的怀抱,而那人抱的紧的仿佛要将她勒紧血肉里。

久违的但是她仍是熟悉的怀抱,才一靠近,从来没有落下的眼泪在这一刻毫无防备毫无预兆的眼泪夺眶而出,那一声在头顶响起的“染儿”轻唤,那般的温柔,那般的沉痛,那般的刻骨。

眼泪止也止不住,苏烟染脑子里只有一片浆糊,什么都不想,反手环住了他的腰,紧紧的扣住。

六年前,她才长到他的腰,个子矮矮的,而现在被他拥着,她已然到了胸口的位置,头贴在他的胸口,一声声强而有力却紊乱的心跳声,他认出了她。

六年的相隔,在一刻的拥抱中消弭。

宇文筝的信中说她回来了,但是却不愿表露自己的身份,他就知道她在害怕什么,害怕他们不认得她,不承认她,以为她是个骗子,却又讨厌解释,她就是这样的敏感而倔强。

相处的那三年,他了解她,足够的了解,因为她从不避讳的将自己最真实的一面展露出来,她给予真实而想要的也是真实,最纯粹的真实。

楚凤宁昨天晚上才到这里,这里是前往医仙谷的必经之路,如果从蛟子国回来,也许之前还有很多路可以走,但是到了这里却是别无其他道路了,只能从这里经过,他让人在城门口守着,在客栈住下就在这里守株待兔。

不过一天一夜的时间,当手下来报宋承逸到了的时候,他激动的连握着筷子的手都在发抖,日思夜想的人儿,六年的分别,六年的祈盼,终将了解。

他换上了她最喜欢最熟悉的烟紫色衣袍,他怕她看不到他,在二楼眺望着宋承逸的队伍到来,他急切的下楼,差点从楼梯滑到摔下,可是却在看到她软绵绵的被宋承逸服出马车的那一刻,立时正了脸色。

从客栈大厅走出,他的目光紧紧的攫住她亭亭玉立的纤细身姿,却在她陡然抬眼的一瞬,收回了目光。

六年的时间,她变化很大,以前只是一个女孩,而现在是一个令人着迷的婀娜少女。

他知道她在看他,那双眼睛中承载着愕然和激动,他缓步靠近,如此近的距离,却是如隔鸿沟,他一步一步走的沉重,时光仿佛在他的脚下破碎。

他想要装作不识,惩罚她明明可以以最快的速度来见面,却畏缩不前,故弄玄虚,对此,他有点生气,可是在擦肩而过的瞬间,眼角的余光看到她眼中的光芒寂灭成灰,他再也忍不住,反手拉住她的手腕,将她从宋承逸的身边拥入自己的怀里。

他无法容忍自己心心念念的人儿竟然靠着另外一个男人,即使她是身不由己也不可以,原本想做的惩罚早就化作一片晕烟,他要的只是她,她能回来,她会想着来找他,这已然足够。

晏霖在苏烟染的袖子中完全弄不清楚是个什么情况,只知道苏烟染不听他说话了,心情在短时间内起伏很大,大喜而大悲,而现在好像是……哭了……

哭?不可能吧?他从来没有见她哭过耶,怎么莫名其妙的就哭了……

“烟染,烟染,你不要不说话呀,你怎么了吗?烟染,你说话呀……”晏霖急着呼唤却是得不到回应,急的想要钻出来看卡是个什么情况,不过听到宋承逸的呼声,他游到袖口的身子又缩了回去。

“喂喂,你是谁?光天化日之下怎么抢人啊?”宋承逸几乎要跳脚,“就算你见她长得漂亮也不能强抢民女呀!”

原本还沉浸在苏烟染突然被人从他怀中抢走的震惊之中,而手臂也保持着伸揽的动作,不过周围一下子围了不少人过来,声音嘈,他陡然回神,而医仙谷一众人也是瞬间进入戒备状态。

这都一路从北陵国到这里了,可别在这里出了岔子呀,再来一次,他可没有把握能够将她带走了呀,这种事情做一次就够了,做两次她就要死无全尸了。

不过几个眨眼间,客栈门口就发生了一件大事,而周围不少人都见证了这一幕,主角是两个俊男,一个美女,刚坐马车前来的“疑似”一对的一男一女走进客栈却被另一人将女子抢入怀中,这是妥妥的有热闹可看啊。

强抢民女这种戏码多发生在脑满肠肥亦或者游手好闲的公子哥和贫苦貌美女子之间,可是像此时这三位着实不像啊,尤其是动手抢的那位,如此俊容,小姐姑娘们都恨不得蜂拥送上门,哪里还需要抢一个有夫之妇,这应该是一出其他的戏码。

楚凤宁的眸中瞬间冷结成冰,凉凉的扫了一眼打扰他和他小娘子重逢的宋承逸。

眼神太冷,这一眼看的宋承逸这二货又开始害怕,心里哀嚎,这位半路冒出来的男子是谁啊,怎么用一副要杀了他似的目光看着他,他以前怎么就没发现有这么多恐怖的人呀……

苏烟染心口暖暖的,沉入海底一般冰凉的心瞬间犹如在滚水中翻滚一下,重逢的幸福来的太突然,让她觉得一点都不真实,只有手中环着的精壮的腰是真实的,真切的实物感。

她头埋在楚凤宁的胸前,不敢抬头去看他的,亦不敢动,怕这突然的幸福犹如泡沫一般一碰即碎而散。

她闷声道:“小宁子,他欺负我……”

声音委屈,带着哽咽的鼻音,她自己都不敢相信这样的声音是她发出来的,小宁子,在心中唤了不知多少遍的名字,终于在这一刻吐露出声音。

“你老公?”晏霖盘着的身子一滚,诧声道,这么突然老公就冒出来了?哎呀,他更想钻出来了,看看苏烟染朝思暮想心心念念的老公是个什么样的人,是男人还是女人……

“你……你怎么能说话?”宋承逸惊的跳后一步,她不是被他点了哑穴了吗?他刚才可使没有看到那个男子给她解穴,她会说话,那是不是还有其它?

他突然觉得浑身的皮都绷紧了,就算是小时候顽皮被他爹追着打也没有这种感觉呀。他怎么会变得如此窝囊?他是不是不该出门走这一趟呀?

这个问题成了宋承逸以后反复询问的一个问题……

久违的属于她一人的称呼,暌违了六年,再从她的口里听来,不是童稚的软糯,而是委屈的娇嗔,将楚凤宁的心一下子软到了极致。

他抱着她,没有松手,怕这一松手就和当年一样,一去经年,那只软嫩的小手从他的手中脱离,他再也没有握着,直到六年后的今日此时。

楚凤宁抱起苏烟染,手从她腿弯处抄过,一个打转将她打横抱着,苏烟染猝不及防,因为软筋散还未完全消去,她的身体还软绵,而她根本不想动,将手环在他的脖子上,脸依旧埋在他的胸前。

“何其!”楚凤宁低喝了一声,然后就抱着苏烟染往客栈里面走。

众人还没闹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见几名黑衣男子挥剑袭向宋承逸等人,一场打斗即将展开,顿时人群做鸟兽散,免得成为被殃及的城鱼。

何其望了一眼离去的颀长的身影,还有从他怀中流泻下的红色裙摆以及环在楚凤宁脖子间的一双手臂,他不知该欣慰小王妃真的没死而且回来了和王爷重逢了还是该汗颜两人旁若无人的亲昵举动。

王爷,小王妃,你们这样真的好吗?天还没黑,人还多看着呢?

想是虽然这么想,但是何其出招却是凌厉非常,居然敢欺负他们的小王妃,这是不要命了,王爷等了这么多年疼了这么多年的小王妃是这样可以被欺负的吗?不过小王妃居然也会被欺负?

宋承逸被莫安几人护在身后,无语泪流,好想先大哭一场啊,他除了迷药掳人封穴软筋散之外,哪里有欺负她,明明是她欺负他好不好?不带这么恶人先告状的!而且谁来告诉他这突然冒出来的陌生人是谁啊!怎么一上来就喊打喊杀,这不好吧……

何其几人出手当然不会手软,除了因为楚凤宁的命令之外,还因为宋承逸让他们昼夜不停的不要命似的赶路,直到昨天才能得空开始休息,好好的睡个安稳觉。

虽然他们原本一路往北陵国去也是昼夜不停的赶路,但是因为距离近,所以时间短,但是因为宋承逸掳人闹出这一茬,他们得重新绕路到蛟子国,足足多用了半个月的时间来赶路。

他们这受苦受累的都是拜他所赐,都要出手了,自然就不会客气,只要有口气在就行,反正他是小医仙这点皮外伤不在话下,再不济还有他们新鲜出炉的神医小王妃……

这六年,小王妃是有怎样的奇异经历从茫茫大海中生还并一身医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