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逆袭之傻女无忧> 035 就腻歪你
就这样宇文弦被扔在一匹马背上被驮着走了,而这一次并不是全部都去医仙谷,苏烟染的一部分人跟着楚凤宁的一部分人带着她的行礼几大口箱子先行回云苍国,而剩下的人一道前往医仙谷。

去往医仙谷也就两天的路程,只是苏烟染和楚凤宁却要走上四天,宋承逸完全听之任之,不多说什么,反正他的任务是负责将苏烟染给带回医仙谷,现在人都快到了,他的任务也就达成了,至于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由师祖吧。

这般想着,宋承逸心里很是舒坦,和苏烟染和楚凤宁两人游山玩水的前进。

宇文弦因为被宋承杰给下了昏睡散,一路上都在昏睡之中,苏烟染不给他解,也不让宋承逸给他解,就让他没有白天黑夜的睡了个三天三夜,昏睡散什么的绝对是治疗失眠症的上等佳品,保证一次睡个够。

宇文弦醒了之后了解到自己这几天的际遇,磨牙,一是想要扒了宋承杰的皮,二是想杀了苏烟染的心都有了,她就不能好好的对待他?

他自认也没做什么对不起她的事儿更是没有欺负过她反而一直都被她欺负就不能好人有好报吗?雇辆马车或许让他直接睡在客栈里不是很好吗?

抱怨归抱怨,但是碍于楚凤宁这个小师叔的威严,他哪敢造次,一个苏烟染就够受了,再加一个小师叔,以小师叔宠她成疯爱她如痴的妻奴,他是要随时准备去死一死呀,当然,小师叔应该是不会做的这么绝的吧?

宇文弦觑向行在最前方依偎着共骑一马的苏烟染和楚凤宁,两人端得是情深意满,走马观花,不知低声耳语些什么,面带微微笑意。

“你也觉得他们很好看是不是?神仙眷侣呀……”突然身边凑近了一个小脑袋,兴冲冲的问道。

宇文弦收回视线,怒瞪一眼导致他昏睡三天的罪魁祸首宋承杰,然后不做声的将马往旁边引了一下,对于是非观念乱七八糟的宋承杰,要是多呆一会儿,他觉得自己很可能一不小心就要掐死医仙谷的七少爷了。

“染儿,累不累?需不需要我们停下来休息会儿再走?”楚凤宁拢了拢苏烟染的前襟,靠近山谷,气温越来越低,她做在前面,他担心她冻着,又将披风的帽檐拉的更低,将她的小脸给遮住,

苏烟染窝在楚凤宁的怀里,将帽檐拉了拉,好看清前面的方向,“不累,我又不是瓷娃娃,不要一直把我和柔弱挂钩,两天的路程走了快五天了,眼见着就要到了,我们再休息,宋承逸就要吐血了。”

“那就让他吐血好了,反正也不是大事……”楚凤宁很是无所谓的说着。

本就行在不远处的宋承逸真的好想吐口血出来,有这样草菅人命的吗?就因为自己的老婆不能累着,他的死活就无所谓了……

不过他更好奇他们的身份,公子宁的身份一直成谜,他消失的几年间虽然淡化了他的存在,但是关于他的传闻还是有的,但是却从来没有关于他身份的准确信息,就算是和宇文弦关系再好的人也别想从他口中探知公子宁的身份。

而且宇文弦对待苏烟染的态度……之前是不屑的或者是敌对的,现在从追上他们之日开始好像变得……有些复杂……

唉……好复杂的事儿,他还是有事没事研究研究医术得了,这复杂的人复杂的事儿不适合他,他还想多活上几年。

“站住!”行至医仙谷外一里处,突然有一小队身穿铠甲的士兵持枪拦住了他们的去路,“前面的地方你们不能再去。”

“宋承逸,什么时候你们医仙谷收归国有,有军队来驻扎了?”苏烟染看也不看就快戳到她面前的长枪,转头看向了宋承逸。

宋承逸看到骤然出现的一小队士兵,亦是惊诧万分,被苏烟染这么一说,他怒目一视,驾着马上前冲到了士兵面前,“滚开!医仙谷不是你们撒野的地方!”

想到之前的苏烟火和大哥的事,又有军队在这里,宋承逸担心医仙谷里出了事。

宋承杰紧跟着附和,“你们这些混账东西,谁准你们在医仙谷的地盘上让我们站住的!也不看看我们是谁?医仙谷可是我七少爷的地盘!”

宋承杰拍着胸脯信誓旦旦的说道,可是却是驱马向着宇文弦靠了靠,他的功夫就是三脚猫,但是这里又不是他一个人。

“狐假虎威!”宇文弦低声哼道。

宋承杰呵呵的干笑,他就是狐假虎威了。

“我等奉我皇之命在此驻扎,医仙谷又怎么样?还不是在蛟子国的国土之上,受我皇号令,竟敢独自托大,我看不想活是是你们!”领头的将军模样的人不屑道,手一挥,众兵士操戈相向。

江湖和朝廷向来不能和平共处,这才三言两语就挑起了两方的火气,此时眼见着就要打起来了,苏烟染这边的人都摩拳擦掌准备大展拳脚,可是下一刻激情全灭。

宋承逸拍拍手,切声道:“就你们那点伎俩还想在我面前托大,也不看看我是谁,没让你们死上一死也算是本少谷主手下留情了!”

回自己家还被外人拦在外面,大呼小叫的,是可忍孰不可忍,不知道他最近很是憋屈啊,下点软筋散加迷药,那是非常客气了。

蛟子国的那一堆兵士正好出于下风口,宋承逸这一把粉末一撒,他们完全始料未及,扑通扑通倒了一地啊。

苏烟染对着宋承逸扬起了大拇指,点了个赞,这做法真是干净利落。

领头的那个将军横躺在地,咬牙切齿,发出微乎其微的声音,“卑鄙……”居然用这种下三滥手段。

“你在我家门口做拦路这事也没好到哪里去?还我皇?一个不顾黎民百姓的暴君而已,”宋承逸丝毫不避讳的驳斥道:“为了个女人居然大费周章的派了军队,就为了我们医仙谷的东西,还真是不够无耻的?说,你们到底来了多少人?”

宋承逸二归二,但是不是如宋承杰这般的傻不拉几的,还是有点脑子的,见到守在谷外的这一小队士兵,又是如此张狂口气,想然医仙谷可能已经被包围了。

“……”没有回应。

宋承逸一看来了火气,作势要下马逼供,但是楚凤宁看了一眼何其,何其立即心领神会的跳下马,在那领头将军身上一通摸索,摸出了一个令牌,然后看着躺倒在地的士兵。

“莫安,你们来几个人,换上衣服,还有你们也来两个。”何其非常有主张的下达命令。

宋承逸目瞪口呆的看着几人迅速的扒光了躺倒在地的士兵身上的衣服,身上也搜刮了个干净,只留白花花的胸膛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公子宁真是传言中光风霁月的人物?难道不是什么土匪什么的?为什么他觉得他也像那几个被扒光士兵一样风中凌乱了……

楚凤宁修长的手早已遮住了苏烟染的眼睛,低声耳语,“别看。”

“又不是没见过,不过几团肉而已,不用这么大惊小怪好不,我们那里,赤条条的都不少见。”苏烟染嘟哝道,可是却没有伸手将他的手拿下来,视线前一片黑暗,她躺在他结实的怀抱里暗笑。

“这里不是你那里,我说不许看就不许看!”楚凤宁将苏烟染整个帽子拉下来,再用手捂住。

早就知道楚凤宁骨子里颇为霸道,只是没想到回来之后他的霸道是越发的变本加厉,不过她喜欢。

“那你的给看不给看?”苏烟染传音道,这种的小话儿实在不适合广而告之。

“只允许看我的,不然就把你浸猪笼!”楚凤宁低了脑袋,抵在苏烟染的脖颈处,“染儿,你现在不许勾引我……”

话语绵绵,有热气在耳边划过,虽然隔着风帽,但是酥酥麻麻的,她暗地里捏了一把楚凤宁的胸膛,“还用我勾引你吗?你不是……”

楚凤宁单手勒紧了苏烟染的腰,阻止了苏烟染的话,不让她继续说下去,居然揶揄他。

被弄到了腰部痒痒处,苏烟染忍不住笑出了声。

突然的笑声,大家不禁都看下个了两人,见两人相依相偎,默默的移开了视线,你们注意下场合呀。

楚凤宁冷眼扫视一下众人,手移了移,避过苏烟染的痒痒处,勒的更紧以作惩罚。

苏烟染手肘往后顶了顶,推了推楚凤宁的胸膛,“不要得寸进尺。”

“没有寸怎么进尺。”楚凤宁的意思是苏烟染先挑起的。

何其带着换了装的部分人先去前方探路,楚凤宁他们跟在后面。

“为什么我们不等他们回来告诉前面的情况再过去?”宋承逸低声问着宇文弦,怎么都觉得这有些不妥。

“你真以为是去探路啊?”宇文弦瞥了他一眼,“还要探什么路,还有谁比你们这些医仙谷的人更认识的路了。”

“是啊,医仙谷可是我们的地盘,这里我们闭着眼睛都能走来走去……”宋承逸说道,“可是这个和他们前去探路有什么关系?”他还是有些不明白?

“笨啊!”宇文弦没好气的说道,“带路懂不懂?让莫安带路过去清理障碍!”

一定要说的这么明白才懂,果然不是一路人,居然连这种简单的事都不知道。

“……”宋承逸觉得他还是不开口的好,他们身份什么的他一点都不想知道了。

宋承杰在一旁听着却是颇为兴奋,这种事情他可是从来没有遇到过,在一旁津津有味的伸长脖子想看前面的情况,但是根本就什么都不会看到。

“小宁子,在外面混的和偏居一隅的人就是不一样。”苏烟染说道,医仙谷的这些人实在是太单纯了。

“如果可以,我倒是宁愿我们是偏居一隅的。”楚凤宁沉声道,“外面的世界太残酷。”

“错了,”苏烟染也是认真应道:“水萝他们就是很好的例子,偏居一隅不如在闹中取静。”

楚凤宁愣了会儿,沉思片刻,应道:“染儿说什么就是什么,都依染儿。”

“真是敷衍……”苏烟染低喝,“又说好听的……”

“染儿觉得好听?那以后多说点给你听。”楚凤宁正经道。

“腻歪。”苏烟染假装起了鸡皮疙瘩打了个哆嗦。

楚凤宁在苏烟染脸颊边吻了一下,“只要有你可以腻歪就比什么都好。”

苏烟染低语道,“我也觉得。”

“我不觉得……”晏霖大声哀嚎,他快被腻歪死了,“烟染,求求你们不要这么虐龙了。”

“没你事!不要给我刷存在感,不然,灭掉你!”苏烟染冷斥,要不是顾虑着晏霖,情到浓时哪里会被打断!

“我为什么要刷,我本来就存在,烟染,你要有本事就灭了我吧,我受不了了……”

“我没本事,做不了屠龙勇士,”苏烟染自认为窝囊,没勇气灭龙,“我还不想遭天谴,晏霖你在天上的身份那么高,五雷轰顶会不会是轻的?”

“绝对的,五雷轰顶是最轻的天谴,好不?”晏霖在苏烟染的手臂上游了一圈,得意的说道。

“不好意思,我自认非常的孤陋寡闻,还没有博学的知道天上的事儿,如果我能知道天上的事了,我也就成仙了。”当然其实她也知道些天界的事的,如果那些神话故事写的都是真的话。

“你还要跟到天上欺负我,不要啊……千万不要啊……”

“吃了你是不是我就能成仙了?”苏烟染不想再搭理晏霖这条蠢龙了,她又没修仙,成仙这种事情简直是天方夜谭。

“好像可以,但是我知道你不会吃我的。”晏霖小小的龙头蹭了蹭苏烟染的手臂。

该聪明的时候他也不蠢,苏烟染叹了口气,看着前方已经被何其带人清理的七七八八的谷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