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逆袭之傻女无忧> 054 弱水一战
对于众人来说一头雾水的事情,弱水却是知道的清楚,那个淡漠的声音好似在他的脑中作响,不断的回响。

他怎么可以说的这样云淡风轻,他们怎么可以说的这样随意……

“好,好……”弱水从牙缝里蹦出这两个字,“好!”

随着爆喝的声音,弱水足下一点,快速向着楚凤宁袭来,就是那一场剿杀,他完全不知道是什么人,可是却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掉落悬崖,腿断了,脸毁了……他所有的骄傲,所有的自尊都在那时候死去了……

在悬崖下孤苦无依的五年时光,他活的不像是个人,和山林中的禽兽为伍,他就是个行尸走肉,他恨了这么久的人,查找不到方向的人,现在就这样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他怎能不恨!

藏在袖中的手抽出,在招式间飞舞的粉末在晨曦中闪耀着金光,苏烟染推开楚凤宁,厉声而喝:“都闪一边去……”

弱水善毒,而她无惧,“晏霖,来个防护罩。”

晏霖开发的技能越发的多了起来,其中包括设置屏障,也可以说是结界,当然她更愿意说是防护罩。

“有事就知道我了,你晚上还嫌弃我了……”晏霖哼哼唧唧的说道,绕着苏烟染的手臂游到了上手臂呆着,“不给……”

“不给就不给,你就好好歇着吧,养的肥一点我就把你切吧切吧补身体,反正你都丢了这么多年,你那爹也没找来,那就让以后都找不到好了。”

苏烟染只是觉得用结界比较省事,既然晏霖不给予技术支持,那她就只能自力更生了。

弱水见苏烟染站着不动,嘴角掀起一个邪狞的冷笑,此时的风向是顺风,对他极其有利,但是对他们可就不好了,毒粉会随着风飘散过去,而这一次的毒可就不是什么软筋散和百日醉了。

掌风一发,萦绕在他掌风周围的粉末一瞬间化作灵蛇一般的股状,向着苏烟染而去。

苏烟染手一样,身后的大氅飞起,斗转的披风犹如一面旗帜,旋转间就像是扇动的扇叶,霸道的气劲将那毒粉灵蛇阻拦在外。

弱水见状,眸子一凛,催发了内力,另一手在头顶抡过一个圈,红色的粉末在空中划过一道彩虹般的流彩。

“红煞。”苏烟染勾唇,她在这个世界接触过的第一种毒,他毒杀一个侍女时候的毒,细算起来,他们之间结仇也是从那时候开始,彼时她无意惹事,也没将视为多大的事,却是不曾想就是那时候的随意,为苏慕瑾埋下了祸根,如果当时她就将他了结了,哥哥的手就不会断了。

“正是,你知道的还不少!”弱水眸中怨毒,此时他眼中只有仇恨,脑子里也满满是报仇的想法,而他来这里是为了什么事情已经被他抛诸脑后,现在和他说苏烟火要死了,他还会让人一边去。

“还好,知道的也就那么点,”苏烟染手上卸了五分力,展开的大氅就被她挡在面前,动作缓慢了下来。

“晏霖,谢啦。”苏烟染笑道,就知道晏霖这个小家伙做不到置她于不顾。

脑中只有晏霖一声别扭的哼声,“关键时候,还是要靠我!我很重要的,好不好,你要对我好点……”

“我对你好不够好?”苏烟染还和晏霖聊上了天,“你说我哪里亏待你?”

“我要自由!我快憋死了!”晏霖苦闷的喊,“我的身体都僵硬了,我漂亮健壮的龙躯要变的肥胖臃肿,我的鳞片黯淡无光,我……”

“好好,够了……”苏烟染无语,明明吃好养好一副欢乐样,到了给她办事就开始讲条件了,“你出来吧,出来玩,随便你玩……”

晏霖咬了苏烟染一口,磨牙,“就知道你没有什么好心肠!你是想让我死!我不帮你了,你被毒死算了……”

“求别闹啊,龙小爷……”苏烟染郁闷,别在这个时候傲娇行不。

宇文弦见苏烟染动作趋缓,“小师叔,染儿她……”

“没事,她不打没把握的仗,弱水不是她的对手。”楚凤宁轻声道,虽然有忧心,但是更多的是相信,不过他还是定神看着,一有不对,就会出手。

宇文弦闭紧了嘴,不再多说什么,她的武功高深莫测,他是多虑了。

或躺着或趴着或斜躺着在地宋承逸等人只有一个念头,各位能不能先把他们拉起来,趴在地上很难受啊,有碍观瞻啊,有损形象啊……

“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今天你们通通都得死!”晏霖手一挥,红煞的粉末犹如旋转着急射而出,而方向却不是苏烟染,而是她后方的楚凤宁等人。

苏烟染目光一紧,抛出大氅,斗转的大氅劲风将红煞之毒包裹而起,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球。

“想让我死也得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就这样?”苏烟染一个旋身,对着包裹起来的球就是一脚踢过去,“真是可惜我了一件上好的大氅,亏死了……”

“娘子别心疼,相公给你买,想要什么样的我就给你买什么样的……”楚凤宁沉声道。

“我就知道相公对我最好,”苏烟染说道,一掌击在包裹住红煞之毒的球,推进三分。

弱水不敌,双手都未抵挡的住,人向后踉跄了两步,眼见着大氅就要兜头从他身上擦过,他向后一个跟头翻身,球擦着他的鬓角飞过,躲了过去。

弱水是躲了过去,可是身后却还有一个一直都是呆楞的宋承风在,球直直的向着他而去,可是他还是一动不动的。

“宋承风!”宋承逸见状,急声吼道。

宋承风听到有宋承逸喊他,呆呆的转头,但是那球已经近在眼前。

苏烟染暗咒一声,真是一群不省心的,纵身一跃,飞将过去,在最后关头一脚将球踢开,然后抓着宋承风的肩膀,用力一甩,将他扔了出去。

按照她的意思来,还不如毒死宋承风算了,但是看宋承逸刚才的态度显然不想啊,看他目前的精神状态着实不佳,那就暂且先留着他的命好了,交给别人来处理。

楚凤宁手一扬,一道劲气接住了宋承风,又是一甩手,将他扔到了宋承逸边上,一起躺着去了。

苏烟染扔宋承风的时候,弱水出掌快步袭来,苏烟染方才站定就接到了弱水的掌势,格手而挡,一个矮身,一拳击在弱水的腹部。

“就算过去了六年,你的武功还是没有多大的长进,要不要我让你几招?”

弱水主攻的是毒术,落入悬崖,他并没有什么奇遇,没有遇到绝世高人也没有得到武功秘籍,只能把之前的武功拿出来反复练习,而山谷中材料匮乏,最多也就是把毒术练的更加精湛,和苏烟染这个本来就是武功高手的人当然是没得比的。

“不用!”弱水一招不成,再出一招,“士可杀不可辱!你这张嘴不管是以前都是现在都是这样的可恶,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你吐个象牙试试,”苏烟染呵笑,见招拆招,“我说错了吗?我可是好心。”

弱水不再说话,用尽所有的招数冲上去,他现在已经没有理智可言了。

军士们看着这一场两人的架,惊讶的发不出声音来,军中的武术和江湖人的武术可是差距大了去了,可谓是精彩纷呈,各色粉末洋洋洒洒,犹如特意洒下的花瓣效果,两人打的是如火如荼。

他们看不出他们的胜负,只觉得很是精彩,看到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斗争,但是作为明眼人都看得出孰强孰弱,弱水节节败退,苏烟染轻轻松松就能单方面完虐弱水。

宋承风被这么一摔一倒已经昏了过去,宋承逸费力的抽出被压在宋承风身底下的手,张着嘴,不能合上,谢天谢地,他们之间还攀了亲带了故,她对他完全是手下留情了,不然就他这三脚猫功夫,怕是连一招都接不到就可以死翘翘了。

太感谢那位活阎王师祖收了这么位徒弟呀,还好她是他的小师姑,年纪小点完全不是问题,就这魄力拿出来师祖老人家也只能一边靠着呀。

“小师叔,你是……她的对手吗?”宇文弦忍不住问出这个问题,高手,绝对的高手,他已经好久没见到小师叔出手了,不知道他的武功怎么样,他不禁为小师叔捏上一把汗,要是哪天他们两个打架,小师叔要是不敌,焉有命在。

楚凤宁斜了宇文弦一眼,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我们永远不会是敌人,不会是对手。”

不过看着她意气风发的模样,他也有点手痒,高手之间的对决,总是让人心痒痒,和她练一回也是可以的,当然也可以正正夫纲,省得他们一个个认为他是吃软饭的软脚虾。

弱水越打心越发的提起,他完全不是她的对手,她在耍着他玩,身上所带的毒粉已经不多了,快用完了,而只用武力的话,他更是没有丝毫的胜算。

她的招式没有很凌乱,但是角度刁钻,他根本就应付不来,她在招式灵活,不管是近攻还是远攻,她都能巧妙的化解,尤其是近攻的招式颇为古怪,但是最古怪的就是明明他那么多的毒粉已经袭向她,甚至已经近了她的身,可是她却毫发无伤,难道她已经百毒不侵?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