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逆袭之傻女无忧> 056 开膛破肚
“你的条件,朕已经应允了,事不宜迟,你赶紧给皇后治病。”

苏烟染走上前,指着方才立柱的巨石,“既然皇上都写了这个,不会吝啬多写几个字吧?你看啊,这张纸也就我们能看,别人不能看啊,总不能每次有问题的时候就拿出来呀,一张纸也拿不出来几回就要烂了,皇上您就受累,赐几个大字,方便凿在巨石上。”

“你不觉得你得寸进尺吗?”龙廷烨气的快要爆炸了。

“怎么会呢?”苏烟染说道:“这可是小小的要求,真的非常小了,就只要动动笔就好。”

龙廷烨沉沉的看了苏烟染好一会儿,喝道:“拿剑来!”

苏烟染心头一突,不会刺激过头了吧,他要将她斩尽杀绝了?

只见龙廷烨接过长剑,纵身一跃,铁画银钩,剑尖所到之处火花四溅,碎石乱飞。

“这下你满意了吧?”龙廷烨将磨钝了的长剑一扔,近距离的看着眼前的女子,容颜更甚,看似柔和妍丽的脸庞,却是嚣张与凌厉。

“苏烟染看着他身后的巨石上威武霸气的四个字,”永不侵犯“,点了点头,皇上亲笔题书,深感荣幸,深感荣幸。”

“皇上你也可以退兵了,我说到做到,我的人品龙廷轲可以做担保的。”苏烟染拉着楚凤宁的手走到龙廷烨身边,“别板着一张脸吗?咱们是交易,我又没有强买强卖,你这表情别人看了还以为我对你做了什么事呢。”

“闭嘴!”龙廷烨一字一顿的吐出两个字来,转身,他怕再和她说下去,吐出来的就不是字了,而是血,满满的一腔血。

“小宁子,我们不要和他一起玩了,脾气真不好,怪不得是暴君。”苏烟染低声道。

玩?原来这么多事她是在当玩?龙廷烨深呼吸,绝对不能吐血……

楚凤宁摸了摸苏烟染的头,“这边事了了,我带你去玩,想怎么玩都行……”

“我就知道小宁子最好。”苏烟染甜甜的笑道。

“你们够了!”龙廷烨咬的牙都疼了,这两个人能不能再无耻点,再目中无人点,他这个一国之皇真的就这么窝囊吗?他们到底把他当什么,可以逗乐的小猫小狗?

“小弦子,这里就交给你了,”苏烟染吩咐宇文弦,也不多说其他的什么,因为宇文弦料理后事这种事情肯定不会少做,交给他她也放心,“别忘了给我送早饭。”

龙廷烨这才注意到苏烟染的称呼,小弦子,太监?天下第一首富宇文公子居然被她像是叫一个小太监一样唤着,看来宇文弦也没少被她给呛声。

“皇上带路吧……”苏烟染做了个请的动作。

龙廷烨一甩袖子走到了前面。

苏烟染怒了努嘴,扯着楚凤宁的胳膊,低声道:“小宁子啊,你可千万不要像他这个样子,随时都像是人欠了他百八十万似的,不招人喜欢……”

“我听得到!”龙廷烨咬牙切齿,停下了脚步,紧紧捏着拳头,她声音虽小,可是正好就能让他听到,如果她要说悄悄话,完全可以选择用传音,而不是这样小声说。

可是他没想到苏烟染接下来的话将他刺激的真的要一口血喷出来。

“我知道啊,”苏烟染眨了下眼睛,一副“我就是说给你听”的模样,“你要多多听听别人的意见,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就说出来,有什么不爽的也说出来,就算不能对着人说,对着鸡鸭猪狗也可以,再不济,石头也可以,虽然我不赞成杀人这种简单游粗暴的解决办法,但是如果真的受不了,这种方法的确是最佳选择。”

临了,用“我懂的”的眼神看了龙廷烨一眼。

“希望你的医术和你的嘴皮子一样溜。”龙廷烨不愿再与苏烟染做无所谓的纠缠,说完,快步向前走。

看着龙廷烨逃也似的走开,苏烟染挑眉,叹息,“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啊……”

“染儿,你的话是多了点,莫不是这几日被师祖几人给熏陶的?”

“你嫌我话唠?”

“怎敢,”楚凤宁拥着苏烟染,带着她紧跟龙廷烨的步伐,“只是你对别人太话唠了。”

苏烟染失笑,“这你也要吃醋?”

楚凤宁一本正经道:“当然,自己娘子的醋都不吃,你是想让我去吃谁的醋?”

“……有些话我们还是回去再说吧,免得刺激到旁人。”苏烟染意味深长的看了眼挺直腰背,加快脚步的龙廷烨。

龙廷轲跟在三人之后一起到了龙廷烨驻扎的营帐,只是一到营帐,龙廷烨却是快步冲上前,“你们怎么都在外面?皇后呢?”他的声音微微发抖。

此时营帐外面站了不少人,应该是御医和宫女丫鬟似的角色,他们都是面带忧容的站着,被龙廷烨一吼,纷纷跪倒在地,身体发着抖,却是没人回答。

“皇……后……皇后她……”片刻才有一个御医模样的老头大着胆子回答,只是声音发颤还结巴了,听的龙廷烨有种不好的预感。

苏烟染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推开了站在前面的龙廷烨,“有时间在这里问,是死是活,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见苏烟染要掀开帘子进去,老头御医连忙阻止:“皇后娘娘把我们赶出来,吩咐我们不许进去,也不准别人进去。”这时候老头御医说话流利了,将一句话完整的说了出来。

“这样啊,”苏烟染放下了要掀开帐帘的手,看着龙廷烨,询问道:“那我是不是不用进去了?”

龙廷烨快步上前一下子掀开了密封的帐帘,只是看到营帐里的一幕,他的脸色一下子寒到了极致。

只见苏烟火平躺在床上,手脚被缚在床的四角,嘴里咬着一块白布,胸前的衣服被剪了开来,露出白花花的高高隆起的肚子,她的腿上跪坐着一个男子,此时男子的手里高举着一把匕首,隐约可见被火烧灼的痕迹,正对着那高高隆起的肚子,闪烁着寒光。

“安戎,你做什么!”随着一声暴喝,近在眼前的龙廷烨犹如离弦的箭矢一般冲了出去。

龙廷烨一脚踢在安戎的手上,将匕首踢飞,随之一扫退将反应不及的安戎踢倒在地,安戎摔倒在地,却是没有起身,他很庆幸龙廷烨在这一刻赶回来,踢飞了他手里的匕首,如果再多一会儿,他就真的下了手。

苏烟染紧跟着进去,看到了龙廷烨“英雄救美”的一幕,而安戎正摔倒在她的脚边,这个安戎不就是之前遇到的那个脾气也不怎么好的绿衣公子。

“火儿,你怎么这么傻?朕警告过你不许你这样做,你不可以这么做!不可以!朕不许,没有朕的允许,你不能离开朕!”龙廷烨在床边抱着苏烟火的头。

多么经典的台词,多么经典的剧情,她已经好久没有看到如此狗血的剧了,苏烟染绕过呆滞状的安戎,走近床边,看着五花大绑的苏烟火,不禁啧啧,联想到刚才的景象,瞬间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这是要进行开膛破肚取孩子的剖腹产啊。

“皇后娘娘不愧为女中豪杰,佩服佩服!”苏烟染拱手作揖。

苏烟火肚中痛的难耐,额头上已经完全被汗水打湿,本就虚弱的身体被阵痛折磨的虚软无力,勉强睁开眼睛,看到身前的人竟然是苏烟染,即使有再多的惊讶,她现在也无力表示,嘴里咬着白布,她说不出话来。

苏烟染捅了捅龙廷烨,“把她嘴里的白布拿开啊。”

龙廷烨这才反应过来,依言照做,他只顾着担心她的安危,竟是忘了给她松绑,他拿出白布又要给苏烟火解开绳索。

“好了,不用解开绳索了,省得一会儿挣扎控制不住,”苏烟染说着掏出了一个小瓷瓶,倒出两粒指甲盖大小的凝神丸,扔进了苏烟火的嘴里。

苏烟火不知道苏烟染给她吃的是什么东西,但是却感觉到了丝丝清凉,身体稍微有了点力气,她微微张唇,声音虚弱犹如蚊吟。

“烨,我就要死了,你们……你们不要为难承风了,他……不愿意就不……不要勉强他,”苏烟火说的吃力,因为肚子还在镇痛,“虽……虽然他离开了医仙谷,但是医仙谷里……毕竟都是他的亲人,他下不去手的,这样做对……对你……你们都不好……”

“好好,我答应你,没有,他没有这么做……我们不杀医仙谷的人……”龙廷烨连连应答。

“那就好……”苏烟火这时候露出一个虚弱的微笑,虽然脸色苍白,头发凌乱,但是不可否认这个笑容还是那么的美,她继续说道:“我……我的身体……我知道,大限将至……你们……你们不要为我大费周章了……现在只有这样一个办法……将孩子取出来还能保住孩子一条命,我不想让他陪我一起死……”

“不会死的,孩子不会死,你也不会死!不许说这种话!”龙廷烨颤音说道,转头对着苏烟染,几乎用吼的,“你不是说你会医治吗?快啊,快给朕把皇后治好!”

龙廷烨的眼中有水光闪过,苏烟染道:“你不走开,我哪有地施展?”

“朕哪里都不去,就在这里看着!”龙廷烨沉声道,握紧了苏烟火的手。

“我没不让你在这里,喏,你去床里侧呆着吧……”苏烟染指了指床里侧。

安戎一听这对话,立即醒了神,从地上一跳而起,看着苏烟染,惊声道:“你能治好火儿?”

他们来医仙谷来求医,宋承风恳求了很久都未能见到医仙谷中,龙廷烨来了,大炮炮轰依然被他们给躲过,反而被他们僵了一军,他们是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而火儿突然在这个时候动了胎气,孩子要早产。

想不出方法,几人只能让宋承风出去迷晕医仙谷的人,然后他们可以直捣黄龙,只是久久等不来消息,后来龙廷烨也去了,直到此刻回来。

安戎不知道前线发生了什么事,脑中只有苏烟染能治好苏烟火的念头。

他刚才差一点真得要剖开火儿的肚子了,因为迟迟没有音讯,火儿求他一定要保住孩子的命,他在万分悲痛之下只能照做,做好一切准备,到了真正动手的时候真的下不了手。

这个方法她之前早就说过了,她早就做好了这样的打算,曾经的她说取出孩子再将她的肚子缝上,她还能活,可是人都像是杀猪一般开膛破肚了,就算是缝合起来肯定是活不了了,就连宋承风这个医者都不认为此法可行,他们要如何相信她的话。

虽然她有的时候的奇思妙想总是带来出人意料的好效果,但是这不同,他们都做不到拿她的生命来开玩笑。

此时苏烟染说能救治苏烟火,俨然就是他们最后的救命稻草。

安戎不确定的看着苏烟染,她是怎样的人他之前已经领略了,他不敢相信她会医术,而且以她对待他们的态度,不像是会出手救人的,而且除了医仙谷的易髓针,还有什么办法救火儿?

龙廷烨真的挪了地,窝到了床里侧蹲着,苏烟染的手搁在苏烟火的脉搏上,把着脉,漫不经心道:“怀疑我?你现在要不就动手杀了我?”

“安戎。”龙廷烨沉声一喝,“你不想让火儿死的话就闭嘴。”

安戎见龙廷烨发了话,虽然还有点不相信苏烟染会救人,但是更多的是希望苏烟火能够被救活,他快步走到床边,坐了下来,守在苏烟火的身旁。

苏烟火刚才说了那么一大段话,喘了好几口气才缓上劲来,眯着眼睛看着近在眼前的少女,不知为何,她总是有一种熟悉的感觉,腹中的痛意让她完全集中不了精神想事情。

“如果……你救不了我……请一定要救我的孩子……”苏烟火郑重的说道,一双眼紧紧的盯着苏烟染沉静的面容。

这一刻的苏烟火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母性光辉,那是她对孩子最深沉的爱意,她知道孩子已经足够大了,现在剖出来一定还能活着,古代医术不到家,剖腹产这种手术没人相信,因为不相信和不愿以人命来做冒险,所以没有人尝试。

她知道自己命不久矣,就算剖腹产生下孩子,但是她也活不了太长时间。

“你死不了。”苏烟染不想和苏烟火多说话,只沉声说了四个字,收回了把脉的手,“人参有没有?灵芝有没有?”

苏烟火现在气力不足,难以支撑她的身体生下孩子,需要用人参和灵芝来吊气补元。

闻言,龙廷烨立即唤了人进来准备灵芝和人参。

苏烟染往后退着坐了坐,看着苏烟染高耸的肚子,犹如一个胀大的西瓜,白花花的,肚脐眼也变了型,再看看苏烟火现在四肢被缚的模样,怎么都有一种待宰的母猪的即视感。

收回胡思乱想,手摸上苏烟火的肚子,因为刚才打了一场仗,她的手是温暖,但是苏烟火的肚子因为暴露在空气中一段时间,倒是有点冰凉的感觉。

肚子上一暖,苏烟火身体有一瞬间的僵硬,她不习惯陌生人的触碰,这是她身为特工的时候被训练出的条件反射,不允许任何人接近身体,因着这都可能会成为致命原因之一,但是随即放松了下来,因为身边有两个爱她的男人,她相信他们,绝对不会让危险分子靠近她。

苏烟染不管苏烟火是作何反应,手摸在苏烟火的肚子上,能感觉到腹中的跳动感,她前后左右都摸了一遍之后,缓缓闭上眼睛,绵绵的内力传输到手上,探入苏烟火的肚子,沿着经脉感知她腹中的情况,这就好比是超声波b超一样,她在脑中渐渐的绘出一副图来。

营帐中很安静,静的仿佛能听到咚咚的心跳声,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苏烟染那一只放在苏烟火肚子上的白嫩小手上,不知道她在做些什么。

苏烟火感觉到体内的内力游走,腹部更是暖洋洋的,痛意也没有那么剧烈了,可是突然一阵剧烈的阵痛传来,苏烟火闷哼出声,她本来就是极其隐忍的人,善于忍痛,之前那一声轰隆的惨叫声是在病发的时候猝不及防的阵痛之下发出的。

这已经是她的第三胎,但是因为身体不好,所以怀的时候就尤为艰难,而且痛起来也是非一般的痛,除了最开始这一声惨叫之后,她就忍住了。

苏烟染倏然睁开了眼睛,移开了手,环视了一眼桌案上的工具,“生产的东西你们应该都准备好了,我需要两个宫女和一个御医帮忙,先送点热水和酒精进来,干净衣服给我准备一套,我需要换件衣服,还有你们,龙廷烨,安戎,你们要留在这里的话,最好去换一件干净的衣服过来,手都要用热水和酒精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