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逆袭之傻女无忧> 058 开始生吧
听着里面的对话,龙廷轲看着屏风后面晃动的人影,转过脑袋,看向低垂着眉眼仿佛置身事外的楚凤宁,蹙起了眉头,不过还是开了口,“你还了解她吗?”

他不认为十岁左右的苏烟染已然是现在这种霸气嚣张甚至无耻猥琐,而这样的苏烟染完全不是这个大陆上女子的评价标准,他觉得楚凤宁不可能了解他

不用说明,楚凤宁自是知道龙廷轲口中的“她”不会指的是苏烟火,而是苏烟染,这话中挑衅的意味太明显了。

微微勾了唇,楚凤宁连眼皮都没抬一下,说道:“她会让我了解。”

他可以慢慢去了解,但是实际上她从来就没有改变,现在的她才是完全真正解放了自我的她,他喜欢的就是她这般模样,从最初到现在,从未改变,这是他的心为他做得选择。

信誓旦旦的笃信的话让龙廷轲心下一紧,他的回答云淡风轻,一如这个人给他的感觉,以着苏烟染那般强势的性格,她怎么会选择爱上这样一个男人?

她是真的爱他,她在他身边的所有表现都是她从来没有在他面前展现过的,尤其是那种笑容,发自内心的笑容,她不管如何一定要从东蓬岛回来的原因其实一直都只是他吧?

答案,没有人会回答他,但是他想肯定是不离十了。

“她,是我的。”

在龙廷轲以为楚凤宁不愿意和他多言的时候听到他这么一句话,陡然一惊,诧然的望向他,可是他还是保持着先前的姿势,仿佛刚才的话并不是他说的一样。

楚凤宁偏头看着龙廷轲,清亮的凤眸,琉璃般的色泽,目光深幽而坚定,再次开口,强调道:“染儿,从始至终,都是我的。”

声音如此清晰的回转在耳旁,如果之前一次还能当做是幻听,但是这一次是完全不能忽视,好像心中的秘密被人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龙廷轲的眼眸几不可察的眯了起来。

他在宣布主权,同时也是在暗示着他不要再痴心妄想。

这就是眼前这位看似云淡风轻但是绝对不是普通人的公子宁要传达给他的意思。

聪明人不需要将话挑明了讲,他居然看透了他的心意,而且用这种简单而隐晦的方式告诉或者说是警告他。

龙廷轲转过头,嘴角噙起一抹苦笑,他怎么就成了万人嫌,找回了自己的亲人,虽然身份高贵但是显然不是一个好的处境,原本的伙伴早已有了爱人,而他的心迹在他们面前犹如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满满的都是挫败感。

楚凤宁不管龙廷轲现在作何感想,复又低垂了眸子,他只是告知权,如果有点自知之明就不要做这种无谓的企图,当然如果没有自知之明,依然企图如此,那他也得有那个本事才成啊。

他看似闲散的姿势,其实密切注视着周围的环境,尤其是还在里面接生的苏烟染,如果一有反常的举动,他必然出手。

屏风后面,苏烟染抓着龙廷烨的手就按在了苏烟火的胸口,看着龙廷烨一手都不能完全掌控的盈白,苏烟染默默的转移了视线,这场景越看越像是某种爱情动作片虐爱版的拍摄现场。

“内力从灵墟穴灌入,下行运转,内力传输一定要慢,丝丝缕缕最佳,切莫操之过急。”苏烟染沉声道,此时表情严肃,在外人看人颇是严肃而认真,言行之间一股威严让人折服。

龙廷烨多看了苏烟染一眼,抬起了手,手下的触感柔软细腻,犹如羊脂白玉般温润,要不是此时的情况危急,他差点就心猿意马起来,即使现在玉体横陈的模样有些怪异,可是自从她怀孕到现在他就禁欲到现在,这对男人来说还真是折磨。

敛目静心凝神,引导体内内力缓缓流向指尖,右手的食指与中指一点,按在灵墟穴之上,内力缓缓流淌进入。

苏烟染双手立即平放在苏烟火高耸的肚子上,将龙廷烨引入苏烟火体内的内力带动,缓缓下移,集中在子宫附近的几处大穴,温养。

苏烟火腹中的镇痛感在内力作用下没有那般的沉重,减轻了痛意,这种感觉就像是大姨妈来的时候用热水敷肚子一般。

“你现在感觉如何?”苏烟染问道,“体内几个穴道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身体有什么感觉你要及时和我说,不然我可不能断定是好是坏。”

苏烟火调整着呼吸,缓缓的说道:“阵痛比之前减轻了,没之前那么痛了,其余的没什么……”

每说一句都要深呼吸一口,来调整她羸弱的身体。

“你的情况比较严重,之前虚弱太久,生孩子本来就铤而走险,”苏烟染专注着引导着内力游走。

这些内力的消耗本来都需要由她来,但是有安戎和龙廷烨两个自愿劳动者在,不用白不用,谁的内力不是内力,她只要做好内力的引导作用就好,因为这命在旦夕的是两人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所以两人都是格外的谨慎,比她一个人来操作可是省力多了。

易髓针的奇特之处就在于内力通过针灸的长针在体内的穴道各种承转启合和流走方式,因为她现在就是要让苏烟火生下孩子,所以她的内力多是在腹部这块游走。

良久,苏烟染将腹部周围的穴道一一用内力灌输,用易髓针的独有手法游走,周游了三遍之后,她闭上眼睛感知苏烟染腹中情况。

苏烟染从怀中掏出一卷红色的布绸,上面绣着精致的花纹,近看,却是一片杏林,她展开布绸,里面赫然是从大到小的一套金针,打磨的极其精美,甚至细小的金针顶端雕刻着精细的纹路,旋转一周,会发现那是一株硕果累累的杏树。

布绸上的杏林花纹是水萝执意给她绣的,杏林者,为医者,只不过他没有医者心怀天下义薄云天的气概,她学医术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能够在她的亲人和朋友有危难的时候不是在原地干巴巴的直瞪眼睛而什么都不能做,就像那一年的苏慕瑾一般,如果可以,最好是一辈子所有的人都用不上她的医术。

银针药丸她早就带在了身上,早就做好了医治苏烟火的打算,但是不是立即的救,而一切按着预期的步骤走,出于被动和出于主动的救命之恩可是有着天壤之别。

抽出两更三寸金针,夹在手指尖,闪烁着寒光金芒,只是这细长的针却也让人心生恐惧。

安戎单手一挥,将衣袖揽在了苏烟火的面上,不让她看到这细长的针,心如针扎,如果是这样的针扎,几乎会来个对穿。

两根长针分别插入中级和肩井两穴,看着三寸的金针没入体内一寸,两位伺候在旁的宫女不敢再看,别过了眼睛,之前不是没看到过针灸,但是现在这样的的一副场景着实骇人。

苏烟染又抽出了一根长针,夹在手指中间,望了望苏烟火,最后下移到苏烟火还套在腿上的外裙之上,最后一把掀开了她的外裙,伏地了身体。

医者无忌讳无性别,妇产科男医师,男科女医师都这么稀松平常,何况她们还是同性。

这最后一针的位置着实尴尬,会阴穴。

会阴穴是人体任脉上的要穴,位于人体肛门和生殖器的中间凹陷处。

苏烟染快速的扎针,而一众人见她如此施针都讶然了,但是最终都不得说什么,因为她现在是大夫,什么都要听她的,苏烟火和未出世的孩子的命都掌握在她的手中。

会阴穴配中极、肩井,有行气通络,强阴壮阳的作用,主治难产,胞衣不下,宫缩无力,产门不开等,而现在苏烟火这些症状占了个七七八八。

“准备工作都做的差不多了,现在要进行的就是生孩子的大任了,前期准备充足,这项工作就不是那么艰难了,我还没给孕妇接生过,我也没生过孩子,不知道生孩子是怎么个生法,”苏烟染站起来,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低头说道:“皇后娘娘已经生过两个孩子,都是怎么生的应该算是比较有经验的了,那现在就靠皇后娘娘了,我在一旁守着,保证不让你在生产中挂掉。”

苏烟染就这样要当甩手掌柜,龙廷烨虽然有意义,但是她都解释的这么清楚了,她也不能勉强她在这个时候帮忙接生,因为不在预计的生产之期内,原本以为会在孩子出生之前得到易髓针谱的,然后回宫生产,谁知道其中会有如此曲折之事,到现在都不得解决,这边只有随行的太医,没有接生的嬷嬷。

“好……我可以……”苏烟火应声,毕竟生过两个孩子,她知道生孩子的步骤,前面两胎生的顺利,没有这一胎这么艰难,但是因为艰难她对孩子也是颇为担忧,母体的创伤容易造成孩子的先天不足,现在的医学常识她懂得,所以她也忐忑不安。

其实她想要得到易髓针不仅仅是为了自己,更多的是为了这个孩子,如果真有什么先天不足,她希望能够通过易髓针给他洗筋易髓,脱胎换骨,来自现代文明科技社会,虽然觉得此法荒谬,但是她还是想要放手一搏

“恩,那你就开始生吧。”苏烟染退后了一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