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逆袭之傻女无忧> 005 矫揉造作
楚凤宁这么久不再京中,差不多两个多月的时间,堆积了不少的事务要处理,即使一边赶路一边有处理事务,但是有些事还是必须要他亲自出面的,这才回来就在书房处理事情了。

今天的雪比昨晚的雪大了,虽不是鹅毛大雪,但是却也有柳絮般大小,亭子前的小湖沿湖结了一层薄薄的冰,垂挂在池子两侧的杨柳树只有枝条在摇晃,落了雪在纸条上。

院中的植被都覆盖上了一层白色的霜雪,几株盛开的白梅在院落中和白雪浑然一体,分不清是花还是雪。

苏烟染不是喜欢蒙在屋子里的人,虽然气温有点低,但是她也不是怕冷的人,亭子四周围了帘幔,遮住了风雪,旁边放着一个炭炉,桌上煨着一壶桃花酿,酒香扑鼻。

时光匆匆,她之前在京城中最深的印象就是她出嫁前的那一场雪,那场大雪中的欢乐早已经是物是人非。

离开的太久,苏烟染和许叔没有太多的话题,而许叔还有事要做,聊了一会儿天之后就离去了。

“主子……王妃,”水萝一时间还是不能改过口来,“姑爷是王爷,是和那个龙廷轲一样是皇子吗?”

水萝知道的事情还很少,何其等人在没有得到允许的情况下是不会告诉水萝任何事的。

“他是皇子,但是不是现在这个皇帝的皇子,而是当今皇上的弟弟,我们家王爷可是辈分高的,皇子们见着得唤上一声皇叔。”

水萝有点惊诧,“那……王爷年纪……”

她的思维还有点老思想,认为辈分高的年纪一定很大。

苏烟染呵呵一笑,“水萝啊,你看我在医仙谷的辈分不是也很高,师姑呀,但是我几岁,辈分和年纪是没有多大关系的……”

“是水萝愚笨了,王爷和王妃都是不一般的人物,”水萝心思百转千回,虽然不了解确切详情,但是还能推测出不少的事情,楚凤宁不简单那是肯定的事情。

“有些事情不是我不和你说,而是因为我也不知道从何说起,事情不复杂,但是说起来就有点复杂,想到什么就和你说什么吧,”苏烟染趴在铺着软垫的石桌上,“不过不说也是为你好……”

“水萝明白,王妃相信水萝,水萝不是碎舌嚼舌的人,”水萝目光坚定的注视着苏烟染,言之凿凿道:“水萝誓死不会出卖主子。”

每个人都有秘密,而主子不让她知道的事情她不会多过问,她不需要知道。

“不用这样,我相信你,”苏烟染拿手拨动着户口袅袅升起的热气,“就像你们相信我,陪着我在海上漂泊两年,来到陌生的大陆,我要谢谢你们才是。”

“王妃……”水萝急声道:“不是这样的,是你让我们能……”

“这些话大家都别说了,只要现在大家都安好就是最好的事了。”

手上也沾染上了浓郁的香气,梅花点点,尚且味淡,可是这桃花酿的香气弥漫,在冬雪中闻到春日桃花香气,雅情而别致。

苏烟染迫不及待的执起酒壶就给自己倒上一杯,琉璃盏外壳冰凉,淡粉色的酒液倾倒而下,落入琉璃杯中,酒香,花香扑鼻,轻抿一口,味甘,有着酒的味道却没有酒的辛辣,流入喉咙醇厚绵延到肠胃。

“好喝……”苏烟染咪了咪嘴,“水萝你也来一杯……”

“不,不……水萝不喝酒……”水萝连连摆手拒绝,退后一步。

苏烟染眯起眼睛看着退后的水萝,引诱道:“这种酒味道不错,像酒却不是酒,喝了肯定没事的,来一杯,这可是王府的珍藏好酒,难得一尝哦?”

“王妃,你就不要骗我了,你闻闻,酒香都飘得到处都是,水萝不会喝酒,但是酒味还是闻的出的。”水萝沉下脸来,对于想看她笑话的苏烟染严词拒绝。

“这是花香,不是酒香,来一杯试试看嘛……很好喝的……”苏烟染继续诱惑水萝,水萝一喝酒就会发酒疯,但是也不是很疯,也就是奔到东奔到西的拉着着人呵呵傻笑。

水萝唯一一次喝酒就露出如此丑态,醒来后三天没敢见人,酒就成了她唯恐不及的东西。

水萝又退后了一步,看到撑着烟青色绸布伞,穿着黑色金丝云绣大氅的楚凤宁正从走廊尽头走来,如临大赦,立即低眉颔首,说道:“王妃让王爷陪您喝个尽兴吧,水萝在一旁伺候就好。”

“回来了?”苏烟染抬头瞅去,果然见到楚凤宁踩着稳健的步子走过来,而他像是感知到了她在看他,恰在此时抬起了头来,隔着一层水纱帘幔,朦胧中,他对着她勾唇一笑。

苏烟染不再逗弄水萝,挥挥手,示意一旁的侍女下去吩咐厨房:“准备午膳吧,就在亭子里用膳。”

侍女应了一声是,退了下去。

楚凤宁走到亭中,苏烟染刚倒好一杯桃花酿,只见她端着琉璃盏站了起来,缓步轻移,来到楚凤宁的面前。

楚凤宁不知苏烟染要做什么,静立在那里等着她的动作。

苏烟染双手托着琉璃盏,盈盈福身,微笑颔首,柔声道:“王爷辛苦了,妾身煮了上好的桃花酿,王爷来一杯,暖暖身体。”

楚凤宁见苏烟染此状,一口气一噎,轻咳了一声,一手接过了苏烟染受众的琉璃盏,一手扶起她的手,“爱妃有心了,快快请起……这酒甚好,爷可是闻着酒香一路过来的……”

楚凤宁见苏烟染站直了,一把揽过她的细腰,将苏烟染拉进了怀里。

苏烟染撞进带着雪气而微凉的怀抱,惊呼了一声,然后小鸟依人般的依偎在楚凤宁怀里,瓷白细嫩的小手捏起了拳头,轻轻捶打了两下楚凤宁的胸膛,“王爷真是讨厌,吓死妾身了……”

何其跟在楚凤宁的身后刚刚放好伞,见到这样的一幕,听到苏烟染的娇吟媚声,一脚踩空在亭子外本就不高的阶梯,踉跄了两步。

苏烟染从楚凤宁的肩头往后瞅向何其,“何其,你有意见?”

何其方站稳,听到苏烟染正常的语调才确定他们家小王妃没有被人给掉了包,可聊他一地的鸡皮疙瘩,站直了身体,鞠躬行礼,沉声道:“属下不敢。”

“这话本王妃听着怎么这么的不舒服,你是不敢,而不是没有,看来……你对本王妃意见很大?”苏烟染板着脸,随手指了一个侍女,“你给本王妃说说,对本王妃不敬当处何种处罚?”

那侍女被苏烟染一会儿一个样给惊讶的一头雾水,还没缓过劲来,被苏烟染突然点名,有点茫然的望了望苏烟染,然后看了看一脸吃惊憋屈的何其,最后定格在面带微笑的楚凤宁脸上。

饶是经过艰难险阻层层考验上来的精英侍女,六儿对苏烟染突然的询问手心里出了汗,脑子蒙蒙的,脱口而出:“处以极刑。”

“呃……”何其倒吸一口气,大呼大叫道:“六儿,我和你是有多大的仇啊……你真够狠的,想让我死啊……”

六儿咯噔了一声,没反应过来自己刚才说的是个什么意思,被何其这么一吼,“没有,我没想让何大哥死……”

楚凤宁捏了把苏烟染的腰,将她禁锢在怀里,“染儿,别闹了。”

苏烟染撇撇嘴,“我哪里有闹啊……我这是在好好实践‘王妃’这个角色。”

“是王妃吗?”楚凤宁低头,弯起唇角,眼中的笑意揶揄,“难道不是小妾?”

闻言,苏烟染一掌就拍在楚凤宁的胸口,这可不是之前的装腔作势的轻锤了,“小妾!好啊,还知道正妻和小妾之间的区别……说说,正妻该是个什么样子,小妾又是什么样子的?”

刚才那种矫揉造作别说是何其,苏烟染自己也是落了一身鸡皮疙瘩,捏着嗓子嗲声嗲气的说话也不好受啊。

楚凤宁受了这一掌,身形动都没动,脸上的微笑没变,手中端着的琉璃盏中的酒液微微晃动,漾起涟漪。

“没区别,都是染儿一个人能有什么区别。”

“我是人格分裂,一人分饰两角,你可以享齐人之福。”

闻言,处分宁突然低头凑在苏烟染耳边,低声说道:“我很期待……”

苏烟染嘁了一声,暗瞪了一眼楚凤宁,从他怀中退了出来,看向了松了口气的何其,对着六儿吩咐道:“六儿,今天不要给何其吃午饭。”

六儿一愣之后连忙应声,王妃恢复了之前的模样,这变脸也太快了,要不是就在眼前发生,她都要以为自己魔怔了。

何其哭丧着脸,为什么招惹小王妃的是王爷,但是受罪的是他,闻着空气里的酒香,看到提着食盒过来的侍女,何其默默的转了个方向退了下去,他不在这里做碍眼石了。

水萝帮着侍女将饭菜摆上桌,王妃爱闹,多变,不过王爷倒是厉害的很,丝毫不疑惑,毫无停顿的就和着王妃的调子来配合。

楚凤宁将琉璃盏中粉红色的酒液一口饮尽,“酒真是不错,染儿倒是识货,回来第一天就把佳酿给拿出来了。”

“那是,好东西当然要好好享受,美景美酒美味佳肴……”苏烟染坐会了位置上,“快坐下,吃饭吧,大忙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