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逆袭之傻女无忧> 010 路遇外甥
苏烟染一边吃,晏霖在一边埋怨,碎碎念,一碗热乎乎的豆花吃完苏烟染觉得耳朵都嗡嗡响了,完全阻止不了,谁让她不会阻断神识。

“晏霖,我知道为什么天上的仙要骗你说你的姐姐在下界了?”苏烟染放下碗,掏出两枚铜板在手指尖把玩。

“为什么为什么?他们为什么要骗我……”晏霖立即问道,他这几年百思不得其解,已经不知道他们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他的姐姐到底在哪里?他什么时候才能回到天上去啊,真是越想越惆怅……

“因为你太啰嗦了,巴不得你死在外面!”苏烟染将两枚铜钱拍在桌子上,就像是铜板就是晏霖,想要将他拍扁了。

“……”晏霖咯噔一下,“烟染,坏人,大坏人!”

“拜托晏少爷消停会儿,你这么多天没在我身边不是活的逍遥自在的吗?怎么今天就原态毕露了……”苏烟染一甩衣袖走出了小摊位。

晏霖哼了一声,不说话,苏烟染觉得晏霖终于消停下来的时候,却听晏霖努努唇,说道:“你的那个夫君说只要我不去烦着你就会有办法送我回天上去,否则就用伏龙钉将我困于下界,可是我一条龙好无聊的……小龟很无趣……”

苏烟染咧了咧唇,没有说话,果然智商不高的龙比较好应付,随便说的话就信了,不知道楚凤宁是怎么想到伏龙钉这种威胁手段的,而晏霖居然信了。

他们是凡夫俗子,哪里来的办法上天?就算是有飞机,那也是只能上到云层,而达不到传说中的天界吧……

“那你怎么又缠着我了?不怕他不送你上天?”

真是一个傻孩子……可是不是他们不想帮,而是完全帮不了,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帮他找到有灵气的器物,让他恢复了灵力足够自己回到天庭上去。

不过苏烟染有一点不明白,就算家里走失一只宠物做主人的都能百般寻找,这天上走失一条身份尊贵的金龙怎么就没人寻找呢?仙人们如此神通广大这么多年过去了,怎么也该找到晏霖了呀?

苏烟染暗忖天上传说和乐安泰一派祥和的天界莫不是都是虚幻的,其实也是个纷争不断的地方?犹如玄幻一般争斗……

说不清道不明呀……

晏霖声音低了少许,“我知道你的夫君一定会听你话的,烟染一定会帮我的……”

那个什么王爷的在烟染面前就是一予取予求的妻奴,这一点晏霖在跟着苏烟染没有曝光前就深深的体会到了。

苏烟染眼角一抽,这是对她的完全信赖?

一人一龙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向着宁王府归去,突然她被撞了下。

低头一看是个穿着华衣锦服的小男孩,只见小男孩退后一步,扬起小脸,道歉说道:“对不起。”

“小王爷,你没事吧?”紧跟过来的丫鬟连忙上下查看,侍卫也跟着立到了一旁,警惕的看着苏烟染。

小王爷?苏烟染再仔细看了眼大概六七岁左右的小男孩,心里有了些许较量,这个小王爷可能是楚云清和苏烟火的大儿子楚厉扬了,眉清目秀的脸蛋和楚云清有五分相似,继承了楚云清和苏烟火的优点,长大之后一定也是个美男子。

此时那个丫鬟见自家小王爷毫发无伤,转过头来,一张颇为清秀的脸瞬间板下。

“你是怎么走路的?有没有眼睛啊?没看到我们家小王……爷……啊……”

苏烟染本来是低着头打量楚厉扬小王爷的,半边的长发从脖子处滑落,挡住了大半的面容,听的这个丫鬟竟然是恶语相向,抬起了头来,丫鬟的声音戛然而止。

虽然眼前的公子穿着不错,但是这个丫鬟毕竟是从王府里出来的,又是楚厉扬贴身侍女,向来就是不把一般人看在眼里的,锦衣华服她见得多了,可是她毕竟是个女子,所以看到苏烟染抬头的一瞬间,看到美男不禁语塞了,花痴了起来。

苏烟染可是不管这个丫鬟是做何表情,虽然她是倡导人人平等的,但是却还没有轮到一个丫鬟来侮辱辱骂。

“本公子的眼睛没有长在天上,未能俯看众生真是莫大的罪过。”

苏烟染讥诮的弯起了唇,这么个还不到她腰的小正太突然从旁边撞到她身上,她能注意到才怪,如果他是跑过来,她一定会闪一边去。

丫鬟听这话有点发愣,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这话是什么意思。

倒是楚厉扬这个小孩子头脑聪慧,走到丫鬟的身前,挺胸抬头,一双黑葡萄一般的眼睛瞪的大大的看着苏烟染。

“我现在才六岁,等我长大和你一样大,一定比你高!”

奶声奶气的声音,倔强着,对苏烟染鄙视他太矮没有看到他很不服气。

“哟……”苏烟染微笑,“小王爷倒是个聪明人……说说你怎么好端端的走着,突然就向我撞了过来?害我差点以为是小扒手要来偷东西……”

“我才不是小扒手!我家府中有的是钱。”楚厉扬毕竟还是小孩子一个,经不起苏烟染这样的说法,“我是被路上的石头给绊倒的!”

说着还走到滑了一下的地方,用脚尖点了点路当中一块小小的凸起,大小如石子一般,因为下了几天学的缘故,周围还有几小块冻结的冰,如果是大人走过是全不在意的,但是对小孩子来说确实是有点路滑。

看着孩子不服气的眼神,气鼓鼓的脸蛋,说话呼吸间喷出的白气,俨然是生气的模样,苏烟染收起了逗弄之心,矮下身,和他平视着。

“这路真是太可恶了,居然害的小王爷差点摔倒,还害的我被狗眼看人低的丫鬟误会,踩它……”

苏烟染作势在那处凸起之处踩了两脚,楚厉扬见状嗯嗯的点头,跳上去也踩了两脚。

那个丫鬟听到苏烟染如此说道,心中有气,可是在苏烟染一个凌厉的眼神下,她陡然觉得遍体生寒,不敢再说话,两手绞在一起,想要拉楚厉扬回来却也不敢动手。

小孩子的性格先天是一部分,但是影响重要的是后天,虽然她没有权利置喙楚云清和苏烟火是要如何教养孩子,但是此时看到楚厉扬天真可爱,可是身边却有着这样一个狗仗人势不分青红皂白的丫鬟,直觉得是在毁人。

收回视线,低下头,面对着楚厉扬又是浅笑盈盈,“踩的脚痛不痛?给我踩一下好不好?我还没解恨呢……”

楚厉扬踩了几脚,都是花了力气很重的,脚心确实有点痛,听苏烟染这么一说,道:“踩,你给我重重的踩,都是它害的!踩死它,踩扁它!”

楚厉扬毕竟是小王爷,一个王府中的小主人,嘟着唇,很是耀武扬威。

“好,踩扁它!”

苏烟染踩上去,暗中运了内力,轻描淡写中抬起脚,那一块凸起已然碾做尘埃,看得周围的众人都是吃惊不已,甚至惊叹出声。

楚云清派在楚厉扬身边保护的侍卫原本对苏烟染靠近楚厉扬颇为戒备,想要将楚厉扬带走了,却见苏烟染来此一招,吃惊讶然,心里开始掂量着他们是否有胜算。

“真的没了……”楚厉扬睁大了晶亮的眼眸,用脚去抹了抹地上的碎灰,一片平地,惊叹道:“你好厉害……”

“扬儿……”一道唤声从人群之后传来。

楚厉扬原本兴奋的小脸立即沉了下来,小身子也是一抖,转了过去,颤巍巍的唤了声:“父皇。”

人群已经让开了道,楚云清带着两个侍卫走来,衣冠整齐,看那方向应该是刚从皇宫里出来。

楚云清冷冷的瞄了一眼苏烟染,对着低头一副做错事模样的楚厉扬唤道:“过来……”

楚厉扬望了望苏烟染,然后犹豫的走了过去。

这一眼望的苏烟染是莫名其妙,不知道楚厉扬被他爹叫一声看他做什么?难不成还不想跟爹走,想跟她走?这怎么可能……

楚云清从宫中坐马车回来,行到街道上发现前面人潮涌动,堵住了,本来想要绕路而走,可是赶车的侍卫却发现了人群中的楚厉扬身边的侍卫,一探,发现楚厉扬果然在此处,当即就过来了。

楚厉扬天资聪颖,但是可能是因为在四岁的时候被苏烟火从蛟子国送回云苍国他的身边,可能就是因为这样,楚厉扬有点不喜和人打交道,多半时候都是板着小脸,像是个小老头似的,和他在一起都不会像刚才他见到的那刻一般嬉笑。

苏烟染还是有点认识楚云清的,当年还看过一场由他和苏烟火主演的少儿不宜的十八禁的戏码,虽然只有前半截。

既然现在家长找来了,苏烟染自觉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了,转头就打算走,可是楚云清确实对他的侍卫使了个眼神,侍卫立即会意。

“站住!”

随着话音,一柄剑拦到了苏烟染的面前。

怎么又有事摊上她啊?苏烟染叹了口气,“什么事?”

“王爷让你留下。”

苏烟染转过身,随意的看了眼楚云清,却听他径自问道:“你是女子?”

苏烟染本来就没有刻意遮掩女儿身,不过是穿了男装,梳了男子发髻。

“王爷就是因为这个留我下来?可先说明,我是有夫家的,万不会给小王爷当后娘的……”

楚云清因为之前苏烟火女扮男装之事有了经验,所以看到苏烟染这种本来就无甚遮掩的女扮男装自是认出来了,却不想竟是被人当做了想要强抢民女,看她着衣不俗,若是未说假话,那必然是权贵世家的夫人,有哪家会让已婚女子抛头露面?

楚云清还没有发话,那个丫鬟就先冲口而出,“大胆!竟然敢这样和王爷说话,王爷是你这种人肖想的。”

本来因为美男而有些花痴,可是却听得美男实际上是个女子,又听苏烟染这种说法,噌噌的就冒了火气。

苏烟染不理会丫鬟,只是看着楚云清,勾着唇,哼道:“王爷,你家的是不是有什么东西没有拴好?”

她本就不是好脾气的人,这个丫鬟一再挑战她,真是不知道已经在老虎身上拽毛了。

可怜见的丫鬟不知道苏烟染在医仙谷一战是如何的威武雄壮,而且没有拿捏好分寸,虽然在府中仗着是楚厉扬的贴身丫鬟作威作福,可是今天她弄错了对象,俨然是来做炮灰的。

栓?只有动物才用得着拴起来吧,众人都往着同一个方向想了--狗。

丫鬟也意识到了苏烟染的言下之意,顿时怒火中烧,可是却觉得周身有种压迫感,立即转头,却见楚云清一张脸阴沉到了极致,她立时腿发软。

侍卫立即上前来将这个分不清场合没有眼力劲的丫鬟拉到了一边。

“家仆管教不严让夫人看笑话了,本王已然有了妻室,不曾有此想法,”楚云清对于苏烟染坦率的直言不讳微微的诧异之后,面色如常,“本王只是想要问问夫人和扬儿发生了什么?”

“没什么,就在街上你儿子跑太急撞了我,然后我们说了几句话,然后就你来了,再然后就是现在了,那现在我可以走了吧?”苏烟染说的犹如一段绕口令。

其实楚云清想问的是苏烟染何以让楚厉扬笑颜接近她,可是他一个当爹的要在大街上问别人如何使自己的孩子高兴,这确实有点难以启齿。

见楚云清沉默着不回答,苏烟染自顾自的道:“我走了。”

然后脚尖一点,跃出人群。

“王爷要不要我们追?”侍卫问道。

“不用了,回吧,”楚云清道,看了眼丫鬟,“卖了……”

简单的两个字就解决了丫鬟,楚云清牵着楚厉扬的手向着马车走,身后丫鬟的求饶声两父子置若罔闻。

楚厉扬低着头,突然小声的说道:“我想和他们一起玩……”

声音细弱蚊吟,周围的环境本来就有点嘈杂,楚云清一时没留意听,只觉得楚厉扬说了,可是具体说了什么一个字都没有听清楚。

“扬儿,你说什么?”

说了一次就不会提起劲说第二次,楚厉扬摇了摇头,什么也没说。

他口中的他们指得是打雪仗打得欢快的孩子们。

------题外话------

小伙伴们说尘的更新是在作死,尘也是这般认为的,可是憋不出不想太草草了事,虽然写的着实鄙陋,但是见亲们在坚持等着,谢谢你们,尘会坚持写着,一步一步的走向完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