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逆袭之傻女无忧> 018 笑你们咯
“你问谁呢?你自己的小厮你都不认识?”苏烟染理了理衣袖,走到了苏慕玿身边,“又不是我的小厮阿力。”

这时候傻呆呆的模样倒是和小时候有点像了,苏烟染说完跨出了门,看着簇拥过去的苏慕瑾的房间方向,他刚才那句“小妹”到底是如何患处来的?

苏慕玿也反应过来自己问别人这话确实显得有些白痴,阿力是他的小厮,他还问一个外人,会知道才怪,他第一次对这个小厮有了疑心,这个速度不正常,仔细想想,当年他出现在他身边好像也不是很正常,咦,阿力是怎么做他的小厮的?他怎么有点想不起来……

苏烟染回头看到还站着不动的苏慕玿:“你不去看看你大哥?站在这里看着我?怕我跑了?”

“你要跑我也拦不住,我没有武功,”苏慕玿很是坦白的说道:“我还指望你治好我大哥。”

苏烟染哟了一声,凑了近前,“你就不怀疑我是信口胡说的?”

苏慕玿从来没有和女子有这么近距离的接触,突然放大的娇美容颜,他吓的立即后退了一大步。

苏烟染被苏慕玿的退避逗笑了,呵呵的笑弯了腰,这是在害羞啊。

可是苏慕玿却是一点都不觉得好笑,反而觉得被嘲笑了,从小到大被人嘲笑的次数不在少数,尤其是来自苏慕瑢的,他早就习惯了各种嘲笑。

苏慕玿清了清嗓子,低下头来,声音显得落寞,“反正大哥都这样了,还能更糟糕吗?”

说到这里,苏慕玿顿了顿,抬起头来,悄眼看了苏烟染一眼:“你应该不会是坏人。”

说着苏慕玿还自认为自己正确的点了下头啊。

睁得大大的眼睛晶亮晶亮的,苏烟染终于受不住他这么单纯的表情,伸出手就掐上了他肉嘟嘟的脸蛋,“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坏人?弟弟啊,你这是装纯吗?”

苏慕玿比苏烟染要矮上半个头,苏烟染很是轻松的就捏到了苏慕玿的脸,的苏慕玿想躲都没来得及,人也被苏烟染突然的举动给弄的蒙掉了,而苏烟染的表情怎么看都像是怪阿姨在欺负小孩子。

苏烟染不觉得苏慕玿是心思单纯的不懂世事的孩子,之前她偷偷进入丞相府那次可是见过他,而且有阿三这个线人在,关于苏慕玿的所有事无巨细她都能知道。

苏慕玿睁大的眼睛肿满是惊诧,从小到大只有一个人会捏他的脸蛋,而且是不管他怎么抗议都没用,他的脸蛋还是会在她的手中被蹂躏。

苏烟染这一动作无疑是挑动了苏慕玿心中对亲情的渴盼,对曾经那个对他颇多照顾的四姐姐的想念,仿佛时空一下子错置了,他突然觉得眼前的这个女子更像是他的四姐姐。

苏慕玿久久没有反应,只是直挺挺的望着她,苏烟染不知道他是怎么了,不会是她的话太重了伤害到了少年的心吧。

她缓缓的松开了手,她没有用很大的力气,他应该不会太疼才是,再说了一个这么大的少年怎么可能怕这么点小疼痛,更加不至于她这一掐就把人给掐傻了。

苏烟染这才注意到苏慕玿的眼睛是没有焦距的,虽然在看着她的方向,可是眼中却是什么都没有,有点迷茫,也有点空洞。

原来是已经神游太外了,苏烟染的嘴角咧了咧,这孩子咋就这么的奇葩了……

抬手在苏慕玿的眼睛前面晃了晃,喊道:“回魂了,回魂了……”

水萝在一旁看着姐弟两之间的互动,抿着唇笑,不得不说王妃是个有趣的人,她的性情多变,而这样多变的性情杂糅在一个人身上,却从来不会让人觉得突兀而别扭。

苏慕玿这才回神,此时却想起了乔浩宇的大吼。

“阿玿,你个好小子,我给你扛大哥,累的气喘吁吁的,你倒好,在这里和姑娘谈天说地,你说说你对的起我这个做兄弟的吗?”

乔浩宇大步流星的走过来,质问有声。

看他脚步生风,声音洪亮,哪里像是累的死去活来的人,分明就是中气十足。

“我的大哥也是你的表哥,你不是帮我,再说了做兄弟的之间说谢谢多么的客套虚伪,这不是你一直和我说的吗?”

表哥?苏烟染有点惊讶的多看了乔浩宇一眼,能是苏慕瑾表弟的人应该是乔淑曼的娘家人,原来是乔家的人啊。

乔浩宇听到苏慕玿拿自己的话如此反驳他,扬起手追将了过来。

苏慕玿赶紧弯腰躲过了乔浩宇想要拍到他肩膀上的手,手掌扇过的风不小,这一掌被他拍下去肯定不是好受的,痛上一时半会儿是必须的。

乔浩宇的手落了个空,气呼呼的说道:“苏慕玿,我算是看透你了!”

追着苏慕玿就要打过去,而苏慕玿立即连连闪躲。

苏烟染退到了门边,腾了地方给两个少年“打架”,两人你追我打,胜负其实显然易见,乔浩宇是学过武的,体格棒,身形敏捷,而苏慕玿略肥的身体,又不是练家子,怎么可能是乔浩宇的对手。

苏慕玿挨了乔浩宇好几下,不知是真痛还是假痛,嗷嗷的叫了好几声。

苏烟染看着也笑了,苏慕玿能长到如今模样,性格开朗,有点小心机,没有自卑没有抑郁还有这么一个很好的小伙伴已经很好了。

“少年啊就该是少年的模样,这多好啊。”苏烟染感慨的说道。

比起这两个,想当年的一般年纪的楚凤宁、苏慕瑾、楚云澜等等都显得深沉了些,唯有一个宇文弦脑筋缺跟弦似的玩闹,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也变的成熟了。

乔浩宇耳力好听到了苏烟染的低声感慨,停止了追打苏慕玿的动作,一溜烟的到了苏烟染的身边,嬉皮笑脸道:“你这话说的口气和我家老太太一个样,你应该不会和我家老太太一个年级吧?”

苏烟染拍开乔浩宇凑过来的脑袋,“一边去,熊孩子。”

竟敢说她是老太婆,即使本质上可能又那么点接近,可是她明明就是少女一枝花。

乔浩宇灵敏的躲避了苏烟染拍过来的手,正当洋洋得意地时候却是不防苏烟染脚下一扫,他立即跳起,堪堪是擦边躲过,而就这两下,他已然了然,估计这女子的功夫高强,他未必是她的对手。

苏烟染本就没有想要伤害乔浩宇,不过就是运用了招式,而且也只用了三分力道,见乔浩宇已经一个后空翻退了三步远,她拍了拍裙摆,缓声道:“我要真拍你,你已经是一团浆糊了。”

明晃晃,裸的威胁,挑衅,鄙视,只要是习武者都容忍不了蔑视,乔浩宇也是不例外,他鼻子里哼了一口气,想要发作,但是苏慕玿却是一只手按在了他的肩膀上,“浩宇,你怎么和她打起来了?”

苏慕玿将半个身体都压在乔浩宇身上,气喘吁吁的模样像是刚才的奔跑用了透支的体力,讶然的话语好像是完全不明就里。

两人的这一幕完全落入苏烟染的眼里,已经是人精的她怎么可能看不出两人之间的猫腻,看来她之前的论断是要被推翻了。

“水萝你去厨房看看有什么食材?午膳就你来准备吧……”苏烟染吩咐道,昨晚吃的简单,早餐又吃的清淡,嘴已经被养的不能再刁的她是忍受不了了,在可以的范围内她是绝对不会委屈自己的。

水萝应了声是,转身就要前去准备了,却被苏烟染叫住了。

“煮我们两个就够了。”苏烟染撇了一眼苏慕玿和乔浩宇一眼。

水萝依旧顺从命令的应是,心想,看来是苏家小公子惹恼了王妃了,王妃可是从来都不是小气的人。

苏烟染一甩袖子走人,水萝也去了另一个方向离开了。

大厅门外只剩下乔浩宇和苏慕玿两人,乔浩宇耸着肩膀,咬着牙气呼呼道:“死胖子,走开,想要压死小爷啊!”

苏慕玿挪开了手,站直了身体。

乔浩宇扭了扭肩膀,龇牙咧嘴的对着苏慕玿低声吼道:“你为什么要阻止我?你没听见她的口气有多猖狂,竟然说一掌就能把小爷我拍死,拍成肉酱,士可杀不可辱,她竟然这么蔑视我!太可恶了……”

苏慕玿被他吼的喷了一脸的唾沫星子,抬手抹了一把,“你不是也说她像乔老太太,女子多半在意年纪,她是生气了才想要拍你的。”

“我说她的口气像,没说她像,我又不是瞎子,她怎么看都不会是老太婆。”乔浩宇哼了一声,扭了头。

“女子不讲理你又不是没见识过,不是你说你家的姐妹们不可理喻吗?”

乔家门户大,家族人口比较多,比起丞相府只有一个苏封在开枝散叶,乔家的生力大军可是庞大不少,这一辈的小辈们自然是人口众多。

乔浩宇想到家中那群姐妹们,还有姑姑姨娘们,顿时觉得苏慕玿说的很在理。

“可是……可是她太嚣张了……”乔浩宇仍是觉得心里不爽。

“她是个女子啊,你好意思不?”苏慕玿瞪了乔浩宇一眼,“再说了,你打得过她吗?我是肯定奈何不了她,我就不了你,而且我还不想这么年轻就死,四姐姐说过好死不如赖活着。”

“四姐姐四姐姐,你的心中就只有你那个四姐姐,阿玿啊,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出现了幻觉,苏烟染那是个傻子呀,到底你是怎么佩服她的!你是不是做梦的时候,还是被苏慕瑢给欺负的不正常了啊?”

乔浩宇无语的说道,之前很少听到他提起苏烟染,每当他提起他家姐妹的时候,他才会凑上一句,最多的说的一句话就是四姐姐和以前不一样了,语气是失望的那种。

可是今天他看到方才那个女子的惊讶,从顿时的惊喜到不可能是的失望中,他都看在理眼里,他看得出苏慕玿是真的很佩服他的四姐姐。

听乔浩宇污蔑苏烟染,苏慕玿生起气来,大吼道:“不是的,四姐姐才不是傻子,四姐姐的病早就好了!你不许胡说!”

在他的心目中,苏烟染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对他最好的亲人,也是沾着她的光,他才能养在主母手下,才会被重视起来,大哥才会照顾他,他能有今天的一切都是四姐姐给他的。

乔浩宇被吼的莫名奇妙,还是第一次见到苏慕玿生这么大的气,不过他觉得被吼的很是冤枉,本来心里就有气,又被自己的好兄弟吼,立即就炸了起来。

“你吼什么吼?又不是我一个人说的,你去京城里听听,多少人说宁王妃是傻子的,哼!我小时候又不是没有见过你四姐,那时候不是说他的病好了吗?我看着就算不是傻子那也是个呆子!”

他对那一次的见面记忆的很清楚,因为他们一群孩子在一起玩耍,然后嘲笑了苏烟染,那个模样呆呆傻傻竟然连傻子是什么都不知道,虽然当时他也不知道傻子是什么,大家说什么他就听什么,可是等到她们走了之后,他被娘亲狠狠的责罚了一顿,她说就算苏烟染真的是傻子,他们也不能堂而皇之的这么说她,因为她是丞相的嫡女。

“傻子?呆子?”

苏烟染喃喃,她去而折返,听到的正是两人在互吼着,而这焦点赫然竟是她。

乔家她就去过一次,而那次确实是见到了几个乔家的孩子,她的记忆早就浅淡了,现在看来,他应该就是当初几个嘲笑她是傻子的几个孩子之一。

往事早境迁,为啥还有那么多人纠结呢?京城中还有人传言她这个宁王妃是傻子的,是不是傻子与他们到底是有何关系?

苏烟染唉声叹了口气,为什么做的如此低调还是在谣言的风尖浪口之上,难道一个个真的是闲的蛋疼?

“少年啊总归是少年……”苏烟染缓步走了过来,叹息说道。

苏烟染的声音突然插入,正吵的眼红脖子粗的两人都是立刻转过头,看着怡怡然走过来的苏烟染都是面色一紧,异口同声,吼道:“没你的事!”

劝架的人往往遭殃,苏烟染也不恼,这是正常现象,她咦声道:“现在是在一致对外了?看看,这都是吵的什么,是不是傻子你们不会亲眼去看一看了,验证一下,傻子和正常人肯定有区别的,傻子不可能是正常人,但是正常人可以装疯卖傻……”

苏烟染意有所指的说道,她可是点的很明确了,就是不知道两人是不是足够聪明的想明白。

两人俱都是一愣,是啊,他们怎么没有想到,是不是傻子他们不会自己去验证啊,苏烟染就在京城之中,虽然宁王府不给进,但是他们可以偷偷的进去啊。

苏慕玿和乔浩宇两人互看了一眼,同时哼了一声别过了头去。

两人幼稚的举动让苏烟染笑出了声,之前还是太高看了他们两个,少年心性在他们的身上还是很重,只是有点点的心思,但是一点都经不起激。

“你笑什么?”乔浩宇没好气的低喝,他觉得自己是魔怔了才和苏慕玿争论苏烟染到底是不是傻子,她是不是傻子和他有半文钱的关系。

“笑你们咯……”苏烟染坦然道:“显然易见的,你们刚才还好兄弟的两个人我才不过一个转身就和斗鸡的公鸡似的,咯咯咯的吵个不停!”

苏慕玿和乔浩宇头顶三条黑线,有这么明目张胆的直接说他们是公鸡的吗?挑衅,裸的挑衅。

在苏慕玿和乔浩宇的眼中,苏烟染俨然就成了一个自带挑衅攻击的oss,无时无刻的想要让人灭了她,可是她说的话又是该死的正确,正确的又让人下不了手,而最重要的一点是——他们都不是她的对手,这是个哀伤的事实。

“好了,弟弟啊,别为了这么点小事伤感情了……”苏烟染语重心长道:“要不这样,我让水萝多准备点,请你们一起吃午饭,我告诉你们,我家水萝厨艺可是很好的,宫里的厨子都比不上哦……”

虽然心里还有着气,但是两人都是聪明人,一点就通。

苏烟染是苏慕玿喜欢的四姐姐,她很好这一点他知道就好,他管不着别人怎么想,苏慕玿憋着嘴,不看苏烟染,回嘴道:“你进过宫吗?吃过御厨做的菜吗?别说大话了……”

宫中可没有这样的公主,更不可能有这样的妃子,而且公主和妃子是不可能出现在这荒郊野外的,

“就是啊!”乔浩宇梗着脖子附和,他也看出了苏烟染并没有恶心,或许真的是好人。

“宇文家的酒楼不就是有好几个御厨?”苏烟染眨了眨眼睛,无辜道:“你们没吃过吗?京城就有啊……”

两人都是一噎,还真是这么个说法,宇文家的酒楼里由从宫里退下来的御厨掌厨的,尤其是京城中的酒楼,这样一来,吃过御厨做的菜还真不是什么稀奇事。

“我没说大话吧?”见两人像是吞了一只苍蝇一样的表情,苏烟染得意洋洋的说道。

“京城中最好吃的不是宇文家的酒楼,是德聚楼,京城百姓们都知道。”乔浩宇抬起下巴,骄傲道。

他不想就这样认栽,想着扳回一成,不能一直都被苏烟染给压制着,太丢人了,太丢男子汉的脸了。

“我只说比御厨好吃,又没说比德聚楼好吃,”苏烟染不以为意道,“如果要比的话,也是能比的,菜这种东西啊,只要自己觉得好吃就行,毕竟大家的口味都不一样。”

乔浩宇本不就是太善言辞的人,这是很多习武之人的通病,立即败下阵来,哑口无言。

苏慕玿不说话了,眸中不禁有深意的看着苏烟染,带点迷惑不解,这样的说话方式真的很像,越发的像了。

虽然当时年幼,但是因为对他好的人实在没几个,连亲生娘亲都对他一般,所以对这个第一个对他好的四姐姐印象尤其深刻,即使相处时间并不长。

身边没了动静,乔浩宇觉的有点不正常,猛然回头,手肘顶了顶苏慕玿,“阿玿,你怎么不说话?”

“我说的太对了,他无话可说呗。”苏烟染负手在背后,说道:“和你们瞎扯都忘了正事了,弟弟们啊,有没有啥好玩的,干坐着等饭有点无聊,我们一起玩……”

乔浩宇扯了扯嘴角,尤其是看道苏烟染脸上翘首以盼的表情,这反差是不是来的太快了点,以至于他都觉得她是不是脑袋不正常了,但是有一点他很不能接受。

“我不是你弟弟,别叫我弟弟。”乔浩宇不爽道,“我们不沾亲不沾故,别乱攀关系。”

“喊你弟弟绝对是你占便宜,”苏烟染不在意他话中的不爽,要知道她可是皇家婶子辈。

还他占便宜?乔浩宇倒吸了口气,他堂堂乔家公子还需要占便宜,“我不需要!”

苏慕玿此时也回了神,只觉得自己有这样的想法真是越发的荒唐了,被这么一闹腾,也没了什么心思了,提不起劲来,只是说道:“这里虽然不是荒山野林,但是也不是闲情雅趣的地方,我大哥的情况你也看到了,能有什么好玩的?”

苏烟染是想要来和苏慕玿套套近乎,这话的意思是明显不领情了,她有这么的讨人嫌吗?

“算了……”苏烟染挥挥手,转身大踏步的离开。

“她怎么了?”苏慕玿不明就里,这里是真的没有什么好玩的呀。

“我怎么知道……”乔浩宇还记着之前两人的不愉快,还在赌气,说话口气还有点冲。

------题外话------

祝大家七夕快乐~虽然已经快过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