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逆袭之傻女无忧> 039 草也吃荤
“不是毒药,我怎么可能中毒,”苏烟染打着哈哈说道,手拢了拢衣服,“你隔着水镜看错了,这是我的衣服的花色,你看没看我以前的那个世界,你看我穿的睡衣是不是五彩斑斓的?”

琉素想了会儿,点了点头,“恩,只是……你们都穿的好少……”

“那就是我们那个世界的特色,大家都一样,就像天界也有自己的穿衣特点一样,”苏烟染低声说道,她还就喜欢现代的那个世界的开放而自由来着。

“琉素,我今天有事要做,不能和你多聊了,下次再聊,但是你得先知会我一声,别这样突然的出现,这一大清早的我差点被你给吓的突发心脏病。”苏烟染对着镜子挥了挥手,道别:“再见,琉素。”

说完,手一拂过镜面,琉素已经从镜面上消失不见了,苏烟染大大的松了口气,手摸了一把额头上的薄汗,用明摆的事儿来说谎还说到令人信服,她该说是他太厉害还是琉素真的太蠢了,呃……让琉素下次要“视频”的时候先和她说一声,可是这一在天一在地,他们要通过什么来交流?

房间的门被人推开,苏烟染猛的抬眼看去,看到的进来的是楚凤宁,才呸了一口。

“染儿,怎么了?一惊一乍的?”楚凤宁走近问道,“还在房间设了结界,有什么事吗?”

苏烟染抓起桌上的胭脂盒子向着楚凤宁扔了过去,罪魁祸首。

楚凤宁反应敏捷的躲避开了,更是不解,苏烟染却是转过身去,趴到子啊床上,裹起了被子。

楚凤宁一头雾水的靠近,坐在床边,拉开苏烟染捂住头的被子,“染儿,你是怎么了?是我昨天太过火了吗?对不起,染儿……”

“别给我提这个,让我冷静冷静!”苏烟染一把拉过被子,蒙在被子里继续当鸵鸟。

楚凤宁果真不出声了,只是守在苏烟染身边,没有离开,等着她冷静玩。

一炷香不到的时间,苏烟染就掀开被子坐了起来。

靠着窗栏的楚凤宁立即坐正了身体,伸手就要去拉苏烟染却是被苏烟染一挥手挡开了。

“你记得琉素吧?”苏烟染问道。

“恩,你朋友,一颗珠子。”楚凤宁答道,染儿这么问,看来今天的问题的关键是出在她身上了,可是怎么无缘无故提到她?

“对,就是一颗珠子,”苏烟染咬牙切齿,“你知道我骗了她什么吗?”苏烟染毫无顾忌的拉开衣袖,露出了莹白如玉的肤色上的红红青青紫紫,“我告诉她这是衣服的花色,你看像吗?”

苏烟染斜眼瞟向楚凤宁,下次她也咬在他身上留下点痕迹,背上几道抓痕真是便宜他了,她要在他脸上开两刀,反正现在恢复能力一流。

楚凤宁看了一眼,目中有些心疼,可是也瞬间明白了苏烟染的意思,她是对着琉素说这样的谎话感到很是丢人。

“你见过琉素了?”楚凤宁伸手轻轻拂过苏烟染细腻的皮肤,一片青红紫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只有如羊脂玉般细腻的肤色。

苏烟染白了楚凤宁一眼,她就是要留着印记给他看看,“现在有了仙术,你可以更加的肆无忌惮了,是吧?”

“冤枉……”楚凤宁明白苏烟染这是又在闹小女人脾气了,“有了仙术,我是能更好的疼爱你了。”

“切,”苏烟染推开狼爪,拉起衣服,“我告诉你,你给我注意着点,天上的要看些地上的事情可是不会询问我们要许可权的,我可不想一不小心被人看光光,当然这边是没有某种光碟卖的,但是膈应的很。”

楚凤宁初听没明白,但是再掠一遍就什么都了然了,“你的意思是天界有人偷窥你我?”

“有,”苏烟染一本正经的回答,“一颗珠子。”

“琉素?”楚凤宁皱起了眉头,“她……”都看到了些什么?

楚凤宁想要的问题没有能问出口就被苏烟染给打断了,“她不该看的都没有看到,不然还会相信‘这是衣服花色’这种睁眼大瞎话。”

楚凤宁见苏烟染气鼓鼓的样子,戳了戳她的脸颊,笑出了声来,“还在生闷气?”

“生你的气。”

苏烟染作势要咬楚凤宁的手指,嘴哇唔的张开,楚凤宁闪的快,手一拉将苏烟染整个人拉在他的怀里,笑出了声。

“染儿,你一株草还咬人?”

“草也是吃荤的,没见过食人花啊?”苏烟染挣扎了两下,推搡不开楚凤宁便也作罢,“别小看了植物,咬你是轻的,小心吃了你。”

苏烟染龇着一口大白牙,以示威胁。

楚凤宁做出一副慷慨就义的表情来,松开了苏烟染,张开双臂,昂起头来,“为夫献身,娘子想怎么吃?”

这个吃已然变了意味,苏烟染一巴掌拍在楚凤宁额头上,“你个满脑子黄色废料的色情狂!”

楚凤宁仰躺到床上,趁苏烟染正洋洋得意之时,突然对准她的腰际呵气痒痒,苏烟染笑的满床打滚,两人打闹着滚了一床。

苏烟染本来就穿的单薄而松散,这番玩闹,衣服早就散开,如此精致,吸引的楚凤宁欲罢不能,一场随之而落。

“咚”“咚”

房门被人敲响。

“王爷,丘公公带人来了。”是何其的声音,他说的挺是为难,他用脚趾头也能猜到现在王爷和王妃在房间里做什么,他真正是硬着头皮来讨没趣。

丘公公是当今圣上身边的太监总管,现在过来,肯定是为了昨天的事情,显然是来带人了。

“白日宣淫的宁王殿下,皇上请你去谈心,赶紧着吧……”苏烟染脚踹了踹楚凤宁,催促道。

“不去。”楚凤宁抱紧了苏烟染,肌肤想贴,端的是温度炙然。

“小心一会儿御林军冲进来将没穿衣服的你逮了出去游街。”

“有本事就来罢了……”楚凤宁说的很是随意,对着何其吩咐道:“回了……”

御林军是有本事过来,然而却是没有本事带走楚凤宁,只是他们并不知情,只听信着谣言,认为楚凤宁是一只弱鸡,所以在丘公公不管何其的阻拦,拎着尚方宝剑带着一整队的御林军冲进后院时,他们是一派雄赳赳气昂昂,只是没一会儿就犹如斗败的攻击,垂头丧气。

红衣斐然,站在苏烟染和楚凤宁的院子门口,犹如一道朱砂描画的门禁一般。

“谁敢闯,去死。”浮屠嚣张的说道,戾声赫赫。

浮屠此时给人的感觉就是一种张扬而凌厉,好似只要靠近就会被刮伤,而这一点都不夸张。

“你是谁?竟然阻拦本公公办事,”丘公公头发有些花白,但是面白无须,声音也是尖细,单手向前一送,尚方宝剑被横亘在前,“尚方宝剑在此,岂容你放肆!来人,给我拿下!”

“一把破剑!”浮屠劈手夺过了丘公公手中的尚方宝剑,“剑鞘倒是弄的富丽堂皇,值不少银子,可以用来买好多吃的,”说着他刷的一下拔开剑柄,将剑鞘扔了出去,“剑这么轻,怪不得随随便便一个阴阳人也能拿,废铜烂铁。”

在浮屠这把至尊无敌的神剑面前,一切凡刀俗剑都是浮云,都不能与他对抗,他拿在手里都嫌降低了他的档子。

丘公公气的鼻子都要歪了,一只手哆哆嗦嗦的指着浮屠,“你……你……你竟然刚将皇……皇上上赐的尚方宝剑……扔地上!”

丘公公气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一只手撑着腰,一手抚着胸口,整就一副我快要被气死了的模样。

而浮屠却是站没站相,一副吊儿郎当模样站在院子门口,染儿却是一点都撼动不了他。

何其看着将“皇上的脸面”尚方宝剑完全没当回事扔到了地上还口吐狂言的浮屠,其实他对昨天才来到王府的浮屠很是好奇。

他服侍在王爷身边也快要近二十年了,王爷不是有同情心,会随随便便就能相信人的人,这个浮屠肯定是有什么秘密,能这样目空一切,他到底是个什么身份?

何其不做声,只在一旁看着,他倒是要看看他到底是有什么本事让王爷看重。

浮屠可是不会想这么多,他要做的就是不让人进去,守好楚凤宁和苏烟染两人,这就是它的职责。

御林军们得了丘公公的命令,立即一拥而上,纷纷向着站在门口的浮屠攻击而去,谁也没注意到浮屠是怎么做到的,一瞬间围攻的侍卫立即被弹开,向后飞,最后背部着地,动作完成的一气呵成。

何其惊的嘴巴差点没合拢,拉了拉身边的水萝,低声问道:“你看到了吗?”

水萝微微张着唇,僵硬着点了点头,“看到了……”

这要是光是内力的话也是太深厚了吧,二十四个御林军,一瞬间全部被弹开三丈,而且方才他明显觉得有一道剑气划过,可是此处分明就没有人用了剑。

丘公公一个站着,两个御林军几乎是擦着他的肩膀飞过去的,她呆愣在原地,腿在打着哆嗦,可是却是挪不开步子来,满脸的惶恐。

丘公公毕竟是见惯了大场面的人,在皇上身边大阵仗也是常见的,虽然震慑与浮屠的威力,但是咽了几口口水之后,沉声道:“你们竟敢违抗圣旨!”

浮屠之前还做了百来年的浮屠老和尚,这在云苍国也是举足轻重的地位,现在口口声声的皇上还照样要听他的话,他怎么可能怕“圣旨”这样的威胁,只是越发的看着丘公公不顺眼,一个眼神飞过去,满是戾气。

丘公公顿时觉得有万把飞刀直面袭来,惊恐的向后退去,忙不迭的脚踩脚,仰面摔倒在地上,引得浮屠扶着门框哈哈大笑。

丘公公再仔细看着面前却是什么都没有,根本就是一把刀都没有,那他刚才看到的是什么?

“妖……妖术……”

听到这两个词,浮屠很是不爽,“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谁是妖,你才是妖里妖气,不男不女的东西,恶心。”

他最讨厌被质疑是妖,不是质疑他,而是质疑他的主人。

他的主人终于魂魄完整得以转世投胎,一出生,他当然是兴奋,不过是兴奋过头对此界造成了些微影响,不就是地动山摇了那么下下,竟然这么的大惊小怪,真是没见过世面。

要不是他护着主人,这群人竟然还想着把主人给弄死,真是讨厌的人类,他呆在山上这么久一是被阎君给禁锢了,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也哦啊自己一个按耐不住,直接来个灭世,到时候主人觉醒,他就真的得回炉重造了。

身为阉人,谁都是不愿意的,更是讨厌被人说出来,尤其是位置越高的宦官越是忌讳,之前可是有不少心高气傲的官员因为或隐晦或直白的说了这个,下场可是一点都不好。

何其在一旁看着啧啧称道,这家伙傲的也是有本事,还真是百无禁忌,只是得罪丘公公真的是一件麻烦事,皇上现在病重,最信赖的可就是丘公公了。

房间内,苏烟染趴在楚凤宁胸膛上,笑道:“你真不去看看,不怕浮屠拆了王府?”

“那不正好我们就可以不用进宫了,王府都崩塌了,未及脱身,葬身,一了百了。”

苏烟染戳了戳楚凤宁的胸口,“呸,就知道这样想!我告诉你可别给我提死字,走了好几遭,尤其是千年之前的那次,我不想听到这个字。”

想想魂飞魄散都觉得心惊肉颤,何况她还亲身经历了一回。

楚凤宁抓住苏烟染的手,千年之前的痛同样是他不可言及的痛,一手将她压向自己,更加的贴近。

可是陡然外面的声音又嘈杂起来,又有人来了,而且是来势汹汹。

“我看是今天是不得安生了……”苏烟染摇了摇头,幸灾乐祸道,“你也可以进宫去看看了,看看,怎么说这云苍国你也有份。”

苏烟染推了推楚凤宁,催促他可以出去了,可是楚凤宁不为所动,只是抱着太翻了个身。

因为千年修为傍身的缘故,两人是不出门就能看到外面的情况,只是接下来的话却是让苏烟染一点都幸灾乐祸不起来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