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逆袭之傻女无忧> 044 突显龙气
“小宁子,你怎么了?”苏烟染皱着眉头肃色问道。

楚凤宁一向比她淡定比她沉着冷静,而现在他都变了脸色,绝对不可能是因为她几句话不耐烦而露出这种情绪来。

楚凤宁没有回答苏烟染,而是将苏烟染拽到了身后,一副维护之态。

苏烟染更加奇怪,但是可以肯定事情不妙,她没有要强出头的钻出去,而是站在楚凤宁身后,集中精神,运转身上灵力,感知这宫中有何动静。

倏然,苏烟染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这是……龙气!

皇者,以龙为尊,有龙脉龙气之说,皇上就是真龙天子,凡人称之其有龙气,然而这只不过是一种皇权神化,皇者不过只是是凡夫俗子。

现在皇宫中出现的龙气就是和晏霖这条龙身上出现的龙气如出一辙,是真的来自龙身上的气息,若有若无的气息,好像是在故意隐藏中无意泄露出来的……

楚凤宁是凤凰一族,为兽,恢复以往记忆之时,觉醒的元神恢复其本能,他的嗅觉自是比身为草木类的苏烟染好太多,他一进皇宫就觉的有点怪异,但是说不出是哪里奇怪,直到越走越近,靠近了皇上的寝宫之处,若有若无的龙气让他惊觉。

以他们两个的术法和能力现在还是不能辨出这条突然出现在皇宫中的龙是何来历,就算是条男龙还是女龙也分辨不出。

苏烟染在楚凤宁身后,拧着秀眉,深深的望向颓败之气甚重的寝殿。

这龙气出现的太奇怪了……

楚凤宁紧紧的握了握苏烟染的手,定声说道:“我们进去……”

周围的太监和宫女纷纷诧异的看着楚凤宁和苏烟染两个,不知为何好好走着的两人突然停在原地,而且浑身的气息变得……令人害怕。

那种锋芒毕露的感觉,犹如王者来临的压迫。

苏烟染也紧紧的握住了楚凤宁的手,转到了他的身边,并肩而站,沉声道:“好……该来的总归是要来的,就算躲也躲不过去。”

楚凤宁和苏烟染两人从来都不是退缩的人,更加不喜欢躲避困难,不过倒是一直都在逃避麻烦……

比起困难,麻烦这种事情真是避之唯恐不及,然而总也有躲不过的时候,再躲也有要解决的一天。

两人相视一笑,淡淡的笑容,却是心意相通,相互的信任与决然。

迈着缓慢而坚毅的步伐,两人向着那一处宫殿而去。

守门的太监见到靠近的两人先是一愣,先为两人的气势所骇住,后是惊讶于如此出众之人是谁?久久不能回神。

楚凤宁进宫就会弄上一副头戴白色纱笠的招牌扮相,他都有快近十年没有进宫了,宫中人来人往,换了一拨又一拨,即使是招牌扮相,认识的人也是极少的。

一路走来也是因为一传十,十传百周围的宫女太监才知悉他是谁,可是守寝殿的太监却是没空离开,而且重要地域想八卦也八卦不起来,消息闭塞。

两人走到了寝殿的台阶下,正要踏上去,然此时丘公公恰好从侧边的走廊拐角处走出来,见到两人就犹如见鬼了一般反应剧烈。

“妖……妖怪!”丘公公高声惊呼,脚下忙不迭的踩乱了脚步,摔趴在地上,十分的狼狈。

丘公公好不容易才从昨天的惊慌失措中恢复过来,在床上躲了很久才出来,想要来时候皇上,但是谁想着皇上寝宫的门还没走近就见到了楚凤宁。

谣言愈演愈烈,年纪老了的丘公公神经紧张,亲身经历的他深信不疑,这种事情只有妖怪才能做的出来。

苏烟染和楚凤宁哪里有闲工夫搭理丘公公这老东西,不过撇了一眼,继续向前走着。

丘公公的惊惧感染了守门的太监,看着越发走近的两人,脚不自觉的退了一步,退了一步之后却是觉得自己是大惊小怪,又挺起了胸膛,直面对着两人。

“站住,皇宫重地,闲人勿进。”

虽然两人穿着打扮皆是不俗,又能进的宫来,必然是份位不低的,但是皇上的寝室不得允许是任何人都不能放进去的,就算是皇后,太子、皇子、公主都不例外。

前几天公主来寝殿门外闹着求见皇上都没能得进。

苏烟染哂然一笑,“你以为本王妃想来?可是你们皇上不依不饶的要让我家王爷来的,既然不给进,我们就回去了。”

苏烟染看着太监脸上露出不知所措的表情,继续说道:“早说嘛,省的本王妃起了个大早……”

王爷,王妃?小太监紧张的不行,却是想到皇上近端时间等着的人,抬眼小心翼翼的看着楚凤宁,低声问道:“宁王?”

楚凤宁点了点头,白色的纱笠随着点头的动作,微微晃动。

小太监极力的看了两眼,却是看不清白色纱笠下楚凤宁的容貌,可是看清了又如何,他根本就识不得他,话说,他也认不得宁王妃,这两人到底是不是宁王和宁王妃?

小太监左右为难,最后转眼看向丘公公,见他在其他小太监的扶持下站了起来,连忙小跑过去,使着颜色低声询问。

丘公公是认识楚凤宁的招牌形象的,可是说到真人,他陡然想起自己竟然也是从来没有见过的。

丘公公陡然觉得自己被吓的有点多余,轻咳了两声,掩饰自己的方才失态的尴尬,站稳了身体,向着楚凤宁和苏烟染仔细的看去。

苏烟染和楚凤宁哪里想要搭理丘公公,也没心思在寝宫门外做无所谓的纠缠与等待,径直向着宫门走去。

要怀疑他们的身份,早干嘛去了,进宫的时候那些侍卫就不该放他们进来,皇宫守卫成这样,也怪不得气数不行了。

楚凤宁手一挥,厚重的宫门向着两边打开,发出沉重的吱呀声。

见到这一幕的众人皆是目瞪口呆,嘴巴张开,可是却是说不出话来,早已忘了如何发音……

宫门砰的一声又关上,楚凤宁和苏烟染两人的背影消失在渐渐阖上的宫门内,众人这才回神。

丘公公经不起接连的震惊,眼睛一翻,晕了过去。

靠的近的小太监和周围的侍卫立即趴上门去,可是任他们怎么使力,寝殿的门怎么也推不开来。

面面相觑,皆看到对方苍白的脸色,眼神之中满是惊惧。

怪力乱神之事一旦在心里埋下种子,便会如雨后春笋般冒出。

害怕,从心底冒出来的害怕,蔓延至全身,在这寒冷的冬天冒出了淋漓的冷汗。

不一会儿,宫殿门口都是凄厉的惊恐喊声以及乱糟糟的脚步声,那是逃跑……

听闻外边的动静,苏烟染无奈的笑笑,看着榻前瑟缩的宫女和太医,“怎么就没人说我们是神仙?这种小事情就能把一群人吓成这样,小宁子,我们果然长的太恐怖了……”

楚凤宁冷呵了一声,“妖怪让人害怕,更令人印象深刻……”

不寻常的事情一出,人的第一反应往往就是妖啊鬼啊的,从来就没有想过是不是神啊仙啊的,所以从某种程度上人更相信怪力乱神的事,而所谓的神仙佛祖的信仰不过是为了给自己驱离内心恐惧,可见其实在人的心目中信仰的神佛并没有臆想的妖鬼来的分量重。

“你们……你们是谁?”太医被推在了最前面,抖抖索索的问道,“你们怎么进来的?”

他们是在宫门内的,见到门突然打开,门内没人拉,门外不见人推,这种震撼更加的冲击,然后外面一声高过一声的妖怪,更是挑动着害怕的神经。

楚凤宁和苏烟染两人没有搭理太医,就算搭理又能改变什么?

宁王,宁王妃已经被定义为了妖怪,乃至整个宁王府已经成了妖魔窟,何必还要浪费口舌做着无谓之争,争了也是白争,无数的血泪史实说明了这个问题……

手指轻弹,劲气弹出,直接将人给弄昏睡了过去。

偌大的皇宫寝殿安静了下来,寝殿里并不亮堂,充斥着一股子不大好闻的味道,那是病人长期卧病在床,不通风开窗闷着的一股子药味和霉味,还有冬日燃烧的炭味杂合在一起,闻了让人都觉得呼吸不畅。

苏烟染拧了拧眉,这种环境没病的人也会被闷出病来了,皇上这病不重也得重啊,再加上有人在药里做了点手脚,命不久矣啊……

突然传来咳嗽的声音,含着痰的难受,不顺的咳嗽声。

只见明黄色的床帐里,明黄色的被子隆起,云苍国的皇上就躺在那里,而这咳嗽声就是来自那里。

可是楚凤宁和苏烟染两人只是扫看了一眼,目光并没有停留多久,转而环顾着整个寝殿,龙气就是从这亲店里传出来的,两人的目光最后定格在了雕龙大柱上。

恰在此时,红色漆金的龙柱上攀附的那条龙突然睁开了眼睛,四目相对。

楚凤宁和苏烟染见状,也是突的一惊,相互看了一眼,这雕刻的龙上原来一幅着一条活龙。

瞪大的龙眼是满目的不可置信,惊骇,可是渐渐的流露出……亲切和激动。

------题外话------

不更文都不敢上后台~_

计划赶不上变化,尘抠着时间码字,很慢很卡……

不要再相信尘的预估了,只要相信它终有完结的那一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