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逆袭之傻女无忧> 050 该当何罪
这顿饭吃的情势很是微妙,司徒言清楚自己不过就是个随手顺喊来一起吃的,他坐着默默的吃饭,眼眸都不抬一下,不管饭桌上的暗潮汹涌。

暗潮汹涌的源头只来自一人,不请自来的乔浩宇。

乔浩宇用着审视的目光不停的在几人身上大专,若有所思,恨不得看透皮相,看出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苏慕玿心虚的低着头扒拉着碗里的白饭,筷子都不伸,本来是四姐姐特意请他来聚餐吃饭的,可是因为他一个不慎,被自己的好兄弟跟踪了,弄的现在的局面这么的尴尬。  这顿饭吃的情势很是微妙,司徒言清楚自己不过就是个随手顺喊来一起吃的,他坐着默默的吃饭,眼眸都不抬一下,不管饭桌上的暗潮汹涌。

暗潮汹涌的源头只来自一人,不请自来的乔浩宇。

乔浩宇用着审视的目光不停的在几人身上大专,若有所思,恨不得看透皮相,看出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苏慕玿心虚的低着头扒拉着碗里的白饭,筷子都不伸,本来是四姐姐特意请他来聚餐吃饭的,可是因为他一个不慎,被自己的好兄弟跟踪了,弄的现在的局面这么的尴尬。

都是他的错,要不是他觉得就在京城中不会有什么危险非打发了阿三去做别的事情,他也就不会被乔浩宇跟踪了……

苏烟染和楚凤宁对别人的审视目光早就习以为常,坦然的吃着,旁若无人,一会儿给对方夹个菜,一会儿对菜色评点一二,吃的最开心的就属他们两个了。

苏慕瑾心情不好,非常的不好,他第一次来看自己的妹妹和小弟,一起吃饭,原本有一个外人就算了,还得横插出一个乔浩宇。

不是他讨厌乔浩宇,只是这种场合下不适合他的存在,他一无所知而他们又不能将事情告知于他,这就很矛盾,让人很是恼火。

苏慕瑾看着乔浩宇的目光不禁带上了仇视,狠狠的剜了他一眼,而恰此时乔浩宇正好目光转到他身上。

四目相对,苏慕瑾别过了头去,乔浩宇是莫名其妙,但是心中疑窦更甚。

苏烟染竖起筷子,用筷尾敲了敲桌子,“吃饭是拥嘴,不是用眼睛,你们不累吗?好好吃饭……小弟,你光吃白饭是想浪费这一桌价值千金的美味佳肴?”

“不……没……”苏慕玿被点了名,抬起了头,脸色红红,情况弄的这么尴尬了,他哪里还吃得下去啊。

“你叫他小弟?”乔浩宇却是惊乍了起来,从位子上一站起来,吃惊的看着苏烟染。

苏慕玿心道不好,露馅了,想要开口解释掩饰过去,但是苏烟染先开了口,“他比我小,叫声小弟不行吗?有必要这么大惊小怪吗?”

苏烟染眨着眼睛看着乔浩宇,对他这么大反应表示无语。

乔浩宇一听也觉得自己大惊小怪了,慢悠悠的坐下,可是脑子里却是崩断了一根弦,屁股还没挨到椅子又腾的一下站了起来。

“你是苏烟染?”

这一声喊的很大声,饭桌上的人都停下了动作看向了乔浩宇。

乔浩宇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听到苏烟染喊那么一声小弟这么惊讶了,因为他之前就有所怀疑这个人到底与苏慕瑾和苏慕玿什么关系。

苏慕瑾自从手残废之后固执而疯癫,他知道她功夫厉害,不会惧怕苏慕瑾,可是苏慕瑾的表现一点都不是屈服于武力,而且不光是配合她的治疗,而是整个人都像是脱胎换骨了一番,仿佛找到了主心骨一样。

虽然她医术高明,但是苏慕玿之前仍有的探究怀疑态度却好像是一夕之间全变了……还没一夕的时间,不过是短短个把时辰。

他那段时间就在不断推敲这两个人的身份,茶饭不思,府里的人都以为他撞了邪。

这是他做的所有猜测中最荒唐的一个,他真的是无法信任的,一开始就被否决了。

陡然被这么多双眼睛同时盯住,乔浩宇心一提,觉得自己真的猜中了,可是这也……太荒唐了吧……

苏烟染突然笑出了声,道:“原本以为是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看来是我错了……”

楚凤宁在一旁附和道:“任何人都可能是一支潜力股。”

“又套用我的话,”苏烟染瞥了楚凤宁一眼,埋怨道。

“我是替娘子说的。”楚凤宁回以一个笑容。

乔浩宇现在心里乱糟糟的,哪里看得进两人的打情骂俏,强调道:“回答我的问题!”

话音落,回答他的不是苏烟染的答案,而是包厢的门砰的一声被从人从外面撞了开来。

“全部给本少爷带回去!”

当前一人大声吼道,可是吼完之后人就傻眼了。

“你……你们……怎么没晕?”

苏烟染几人齐刷刷的望向撞门而入的人,有一众人叫做打不死的小强。

“你还没死,我们晕什么晕?”苏烟染没好气的讥讽,扔下了手里的筷子,就一点蒙汗药还想混过她,最简单的术法就能解决掉,原本还想着吃完了饭再来收拾这背后捣鬼的人,苏慕瑢倒是上杆子露脸了。

苏慕瑢在苏烟染手里栽了那么多的跟头,怀恨在心,很不得喝她的血吃她的肉,眼线密布的,他们今天一行人招摇过市,立即就有人给他汇报了去,他就暗地里动手脚,可是没想到他们居然没中招。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又加上事迹败露,苏慕瑢索性破罐子破摔,不和苏烟染啰嗦,就要命令人将他们抓走,可是目光一瞟就是发现了坐在那里的苏慕瑾和苏慕玿。

这么一看,可是不好了,苏慕瑢脑子里有东西炸了开来,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面色变得狰狞起来,“原来是你们搞的鬼,你们是一伙的!呵呵,一个残废,一个死肥猪……”

苏慕瑢自以为这次带足了人手,正嚣张得意的辱骂苏慕瑾和苏慕玿之时却突然喉头一紧,有东西被扔进了他在嘴里,他立时掐着脖子,弯下了腰,要将东西吐出来,可是入口即化,他吐出了好多唾沫就是没有能吐出来。

“你给我吃了什么东西?”苏慕瑢直起了身体,怒目相向。

苏慕瑢抬起头的一瞬间惊呆了所有的人,只见他整张脸肿胀如猪头,还是红通通的那种,眼睛都看不到了,只留了一条缝儿。

苏慕玿没忍住率先笑出了声,见到苏慕瑢变成了猪头心里很是爽快,被他喊死肥猪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果然四姐姐是对他最好的人,轻轻松松就给他报了仇。

有人带了头,一下子哄堂大笑。

站着的乔浩宇笑的捂着肚子坐了下来,忘了他之前是要干什么事情的。

苏慕玿被人笑的莫名其妙,但是知道嘲笑的对象肯定是他,他厉声对着自己的手下吼道,“都不准笑!给我停下来!”他抓住一个手下,问道:“你们笑什么?笑什么!”

被他抓住的手下一下子被苏慕瑢凑的这么近,这幅猪头模样着实吓了他一跳,一下子止住了笑声,脑子也便得空白了起来,愣了会儿没能回答苏慕瑢的回答,而苏慕玿几人还在笑,刺激到了苏慕瑢。

他扔下手下,转过身冲了过来,双手在圆桌底下一撑,大吼一声,掀了桌子。

在苏慕瑢有所动作的时候几人已经眼疾手快的迅速退让。

行动不方便的司徒言躲避是自有一套躲避功夫的,而手慢较慢的胖子苏慕玿被苏慕瑾和乔浩宇两人同时拽着拖了开去,所以没有一个人被这掀翻的汤汤水水给殃及。

上等的瓷器,精美的佳肴,顿时就成了地上的一堆的垃圾。

被拦在包厢门外的掌柜的看着心在滴血,虽然东家是财富满天下,可是这些也是银两啊,而且还是不少的银两……

眼见着所有的人的注意力都到了自己身上,苏慕瑢拍了拍手,觉得他这一番举动甚是震撼,眼一瞟,手一挥,“将他们统统都给本少爷抓回去!”

“你敢!”乔浩宇站了出来,怒目圆瞪,他的事情还没有弄明白,还轮不到他来插一杠子。

苏慕瑢认识乔浩宇,以前也在乔浩宇手上吃过亏,被他这么一喊条件反射的退了小半步,突然想起自己今天是带足了人马,没什么好怕的,立即就挺直了胸膛,“我就敢了,你们这些乱成贼子,勾结成党,结党营私……”

“草包什么时候也这么有文采了?”苏烟染嗤笑,“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又是一支潜力股……”

苏慕瑢听不懂苏烟染的后半句是什么个意思,但是肯定她这是在讽刺她。

“本少爷不和你们废话那么多,等到了牢里有你们好受的,不愁你不说!”

苏慕瑢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仿佛苏烟染一行人已经是他的瓮中之鳖了。

白日梦不是那么好做的,而且苏慕瑢这种没脑子的人做的白日梦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不消说苏烟染是何身份有何能耐了,单就一个乔浩宇就能将他打的满地找牙。

乔浩宇一听苏慕瑢竟然要将他抓去大楼,和炮仗被点燃一样,一下子就炸了。

“抓我坐牢!你不要命了!”乔浩宇龇牙咧嘴,人就一个箭步冲了出去,直袭向苏慕瑢,苏慕瑢怕的一下子就蹲下了身,而他带来的那些手下听命行事,不能让主子被人随随便便给揍了,纷纷冲过来保护苏慕瑢。

乔浩宇有段日子没和人较量了,尤其是前段时间为了能打败苏烟染他下足了功夫练功,早就想看看近段时间的练功成效了,见着冲过来的人,扭了扭脖子,摩拳擦掌,立即出手,劈手,横抓,侧踢……

苏慕瑢吃了几次亏,这次带出来的人手都是精挑细选的,手脚功夫都是厉害的,乔浩宇一个人应战一开始还好,越往后越发的吃力起来,但是他是越挫越勇的,手下的招式越发的发狠起来。

苏烟染几人在一旁看着,丝毫没有要上前去帮忙的意思,倒是苏慕玿想要上前去帮忙,但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他上前去只会是帮倒忙,但是他也不担心,因为他知道有四姐姐在,乔浩宇绝对不会出事的,她是无所不能的。

苏烟染在苏慕玿仰望的目光中怡怡然的观战,她自己也觉得在俗世的人看来她绝对是该被仰望的。

苏慕瑢见着自己人多势众占了上风,勾起了嘴角,狞笑的看向了苏烟染,乔浩宇收拾的差不多了,他手指一点,命令道:“给我抓住他们两个!”

苏慕瑢尚且不知自己的脸已然是一幅猪头模样,如此看来滑稽又可笑。

好吧,又被惦记上了,苏烟染没了兴致继续和苏慕瑢玩下去,淡淡的瞥了一眼苏慕瑢,突然笑了,懒洋洋说道:“苏慕瑢,你可知罪?”

“我有什么罪?”苏慕瑢不当一回事,气冲冲的说道:“既然你知道我是谁,就该知道得罪我是个什么后果!我有罪?呵……有罪的是你们这对奸夫淫妇!”

苏慕瑢呸了口口水,只是口水才出口,整个人被一道庞大的气劲冲的向后退去,撞在门上发出了“砰”的一声巨响,身体被撞的像是散架了一般,生疼生疼,一阵气血翻涌,竟是“哇”的吐出了一口血沫子。

司徒言用扇子挡了挡,微微摇头,不是怜悯而是叹息,苏家五个子女,这儿占了四,苏慕瑢是被一直排除在外的那个,而他惶然未觉,罪?他当然有罪,谁不好得罪偏偏得罪了这一对……没有脑子的人真是可悲。

这番动静,打的正激烈的群架一时间也散了,众人纷纷看向了苏慕瑢。

没有人看到是谁出的手就见到苏慕瑢倒飞了出去,这该是怎样高深的武功?

“对皇族不敬,辱骂、意图杀害,”苏烟染手指夹了一绺长发,眨着眼睛,笑的俏皮,“苏慕瑢,这是不是要满门抄斩的重罪?”

苏烟染的声音柔柔的,可是落在苏慕瑢耳朵里就是一阵心紧,睁大了眸子望向苏烟染他们,却是喉头一滚,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两眼一翻倒了过去。

------题外话------

极其颓废的一个月,感谢不离不弃的亲们仍在等着尘,陪着尘,么么哒~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