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逆袭之傻女无忧> 001 悲催穿越
“阿珠,你鸡喂了没?不喂鸡,可是会没有鸡蛋,没有鸡蛋可就没有好吃的蛋羹了哦。”一位三十岁左右的农妇站在厨房门口喊道。

农妇看着坐在院子里的小藤椅上双手撑着头仰头望着天的六岁小姑娘,叹了口气,这是可惜了这么好的姑娘。

阿珠虽然才只有六岁,但是长得眉清目秀,是他们秀水村里出了名儿的标致小美人儿,只是和她美名同样出了名的却是她的傻气,她是个傻子。

谁不知道村东的陈家有个傻小美人儿,三岁多才会说话,说的磕磕绊绊的,一天说不上几个字,四岁才会走路,经常的就盯着天发呆,仿佛天上会有什么东西掉下来。

记得曾经有一次有人问她天上有什么,这么好看,说出来大家一起看看。

当时她转过头来看着那个人,不一会儿又是摇头又是叹气就是不说话,那副样子让人觉得阿珠不是和傻子,而是他才是个傻子。

只要阿珠静静的坐在那里,像极了城里那些大家闺秀,没人会看出她是个傻子,安静的就像是一幅画。

阿珠双手托着腮看着净蓝的天空,晴空万里,朵朵白云飘荡,太阳洒下灿烂的光芒,多么好的天气。

唉……

阿珠低下头看了看三间并排的半旧不新的农舍,烟囱里袅袅升起黑烟,再看看脚下的泥土地,左边鸡舍里咕咕叫唤的七只鸡,右边猪圈里拱食的三头猪。

唉……

多么具有乡土气息啊,阿珠复又抬头看向天际。

别看她表面这么平静,其实阿珠的心里早就如巨浪拍石,波涛汹涌了。

尼玛,为什么是她穿越?她什么事也没干,睡觉也能睡穿越了,这是个什么道理?

那些个穿越女主简单点的出车祸得绝症死穿了,要不就是诸事不顺被男人抛弃在杀人的同时把自己也给弄死穿了,要不就是牛逼哄哄的万能特工流在执行任务时被人背叛死穿了,等等,诸如此类的,就是没有说睡觉睡穿的。

你说睡觉睡穿吧,她一没有遇上什么七星连珠等奇特天象,二没有什么上古神物,尼玛的,她的内心犹如一万头草泥马奔跑着,怎么说穿就穿了,连点准备都不给。

阿珠,也就是穿越的颜梓书仰头看天想这个问题想了近六年,还是没有想出答案来,只是终于是慢慢开始接受她真得是穿越了的事实,她以后就是要在这里生活下去了。

她穿越到了不知名的朝代的一个小村庄的农家小院里的——童养媳。

是的,她是个童养媳,从小养在家里的童养媳。

多么符合时下潮流的穿越种田文中悲催女主设定,这是颜梓书来到这个世界的是第六个年头,应该是在原主还只是个三四个月的小婴儿时来的,不过想想那个时候她都有点后怕,差点她一来就死翘翘了。

你能想象到在一个大冬天的,被人丢到河里的滋味吗?比赤脚走在冰天雪地还来得残酷,更何况还是个小baby,原主这么小的婴孩估计就是这样冻死掉的,然后她就来了,那会儿正是被一个妇人从水里捞出来,身上冻得跟块冰似的,她觉得自己四肢麻木,就像是要死了,当时只当自己做了一个梦,不然怎么会在水里冻着。

小婴儿的身体怎么可能受得住这样的冻伤,她直接就昏了过去,等她醒来的时候看到土墙炕头,还有棉被等等,脑子还是转不过弯来,想说话却变成了咿咿呀呀。

发现她变成了一个小婴儿的时候,她想她是被穿越大神给眷顾了。

可是她可以不要这个眷顾吗?谁要谁拿去啊,还是一来就差点嗝屁的,自此之后她就一直病了一年多,也许正是因为有扔水里这事儿,所以当都说她是个傻子的时候,陈家的人也没多大反应。

她很想大喊,阿珠是没成傻子但是连魂都没了,现在是她颜梓书的灵魂,当然不是傻子。

陈家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之家,但是自给自足不成问题,家有小产,不然怎么能够白养她这个童养媳,就算她是个傻子也没有把她给扔了也没虐待她,这一点她也庆幸了。

话说她只是不想说话,也不知道说什么,不想走路,还没从她已经穿越了这个天打雷劈的重大事件中回过神来,不知不觉已经过了六年,她就已然成了秀水村中人人口中的傻子。

傻子就傻子吧,当个米虫一般的傻子也不错,虽然伙食差了点,地方差了点,无聊了点,人少了点,落后了点,封建了点……

颜梓书觉得她也该知足了,陈家一直都没有抛弃她,还待她不错,该知足了。

种田文就种田文吧,虽然她不喜欢看种田文啊,完全不知道种田文在讲些什么,不知道为什么就东家长西家短也能写个老长段,所以她没看过种田文,最多看过几本红文的简介,看了一两章就再也看不下去了,在这样毫无经验的情况下要让她如何来种田?

既来之则安之,穿越小说里高僧不得不说的语录之一,她没见到高僧就自己参悟吧,从一个二十二岁的现代成年女子穿越到一个小婴儿身上,颜梓书想就当是带着记忆重新投胎了一次,在另一个空间重新活一次吧,也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了,起码她不是缺胳膊掉腿的,暂时的生活还是不错的。

种田文不知道什么个东东,但是这日子就像是农家乐来过应该没问题。

颜梓书想着,她现在才只有六岁,六岁的傻子什么也不用她操心,她从藤椅上站了起来,拉了拉裙角,喂鸡去也。

“傻子,喂鸡啊。”从学堂归来的陈大为看到站在鸡舍旁边的颜梓书,拉了下早上陈大娘为她梳好的发髻嚷嚷道。

颜梓书头皮吃痛,挥手打开陈大为的手,退后一步不搭理他,将手里的一把谷子往鸡舍里一撒,看着鸡头一低一低的啄米,又撒了一把谷子,径自往屋里走去。

陈大为,陈家的儿子,她将来的丈夫,只是她以后是绝对不会嫁给他的。

谁能想到把一个四五个月大的婴孩往河里扔的会是当时只有五岁大的陈大为,一个屁大的孩子居然要杀人,真是想想都毛骨悚然,难道古代小孩都是这样的心理变态不成?

把她从水里捞出来的妇人正是发现她不见了紧跟而来救了她一条小命的陈大为他娘也是她要喊娘的女人,也就是屋里让她去喂鸡的陈大娘。

陈柱见颜梓书不理他,也不在意,要是傻子突然理他了,他才觉得奇怪呢。

“阿珠,等你爹回来就可以吃饭了,你先坐在桌子边等等。”陈家娘子在灶间看到进屋的颜梓书说道,以为她是饿了。

颜梓书不发一言的走进灶间,端起灶头上烧好的一盘子菜。

“娘,饿死我了,可以吃饭了吗?”陈大为将手中的书往桌子上一摔,大叫道。

“叫什么叫,没看到正在做吗?把书给我收拾好了,学堂里的夫子也是这样教你的不成?等你爹回来就可以开饭,你就不能像阿珠一样懂事还会给我端菜。”

陈大娘没好气的说道,掀开锅盖,颜梓书看了一眼,是红烧鸡块,距离上次吃肉已经是半个月了。

看看这就是古代生活,半个月才吃上一顿肉,还是别人供给的,这就是她穿越的悲哀,穿越之前她哪是这待遇啊,想吃什么肉没有。

唉……穿越之前,穿越之前,都说之前了,那就是已经过去,什么都带不来啊,想死了也没用,不知道死了之后能不能回去?

度假回家的父母看到她睡了一晚上就成了挺尸,不知道会不会带着一门师兄弟将周围给端了来查探是谁弄死了她,她可以预想她躺在解剖台上就像是待宰的猪,法医就是屠夫,将她里里外外解剖了个遍,连一个血细胞都检查完之后宣布死因不明被她老爸给一棍子打趴下的场景。

一想到这样的场面,颜梓书决定她今天要多吃两块肉来压压惊,实在是太血腥太暴力太恐怖了有木有?有木有?

陈大为嫌弃的看向颜梓书,“娘,她是个傻子,要是我像她一样是个傻子,你是哭都来不及?”

颜梓书觉得陈大为这句话倒是说对了,只是可以不要开口傻子闭口傻子吗?

“你个兔崽子。”陈大娘手中的锅铲“哐”的一下敲在了铁锅上。

颜梓书连忙看向锅子,可别把锅子可敲破了,她的红烧鸡块啊。

陈大娘看颜梓书小小身板一震,以为她是被她给吓到了,“阿珠,没事儿,娘不是要打你。”

陈大娘腾出一只手摸了摸她的头,却发现她早上帮阿珠梳好的头发散了一遍,更加的生气,大吼道:“你个兔崽子又欺负阿珠!”

她和他爹都是老实人,怎么大为就反了个样,她至今仍记得大为将阿珠扔进河里的场景,她都不敢去想,这么小的孩子就会杀人了,头两年她都会半夜惊醒,梦到他拿刀杀了她和他爹,后来见他只是欺负阿珠也没有什么闹事,才算是将这段往事给放下。

------题外话------

开新文,望支持,望收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