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现言 > 陈宫> 第一百五十一章:下场
    徐明惠始终冷眼看着,此事,实在是大为出乎她的意料。

    只不过……

    只不过方才卫玉容和萧燕华两个人的交头接耳,她却是看在眼里的。

    看这个样子,卫家和萧家,果然是同一个鼻孔出气的了。

    而至于为什么她的父亲会站出来再踩上高家一脚,她不必多想,也能明白。

    高令仪这人可真是有意思。

    高太后那样的态度,摆明了是不会再起身捞高家。

    她虽然也觉得困顿不解,可是不难想到的是,元邑这次下了很大一番功夫,镇住了高太后。

    在这样的情势之下,高令仪居然还敢喊冤叫屈,叫还高家一个公道?

    难道说,高家在宫外做的那些事,高太后在宫里舍设的那些计,她全都不知情不成?

    这话,怕是谁都不会信。

    于是她冷笑了一声:“皇后娘娘说要一个公道,便是说国公爷血口喷人了?”

    高令仪面色一僵。

    待她要呵斥出声时,高太后却先扬声叫了一声高卿。

    因听见了这一嗓子,高令仪悬着的一颗心,立时放回了肚子里去。

    连一旁的元邑也是下意识的拧紧眉头,总不成,高太后真的还敢……

    高赞之的眼中闪过一丝快意,忙应了声:“臣在。”

    “你,可知罪?”

    高太后说这话时,似乎很是艰难,因一向雷厉风行的人,此时却没了往日的那种气势。

    她几乎是无奈的,带着满腹怅然的,说出了这句话来。

    此言一出,高赞之便是脚下一软,扑通一声,跪倒了地上去:“太后,臣……”

    高太后一扬手:“事情究竟是如何的,你自己心里有数。今日大宴,若然真叫肃国公把证据摆上来,大家脸上都不好看。我高家子弟,也绝没有敢做不敢认的。”

    “太后,父亲他……”高令仪一时急了,竟提着朝服下摆处,就站起了身来。

    高太后眼风一冷,横着扫过去,剜了她一眼:“你安生给我住嘴!”

    高令仪觉得委屈,心下更多的,却是不解。

    这究竟是怎么了?姑母又是怎么了?

    侵占土地,草菅人命,左右朝堂。

    这桩桩件件,于父兄而言,都是大罪。

    轻则流放,重则……

    她呼吸一窒,重则满门抄斩,都不为过,不过是看如何发落了而已。

    ……

    集英殿上的一场闹剧,最终以高赞之并高铭、高禄三人的罢官流放而收了场,连带着张清也被当殿就夺去了兵权,余下该发落的,元邑一概都没有再提,只说待第二日上朝,再做定论。

    殿中都是聪明人,更有明白内情的。

    这样的情势下,哪里还有不明白的呢?

    高家今日,大约是着了这位万岁爷的道儿了,连高太后都一时之间没了主意,毫无还手的能力,只能顺着万岁爷,看着高氏一族,在这一朝一夕之间,大起大落。

    出了一位继后,却免官流放被罢出了朝堂。

    高太后,将来还能指望谁?

    一场原本喜庆又华贵的大宴,草草的就散了。

    元邑从集英殿离开的时候,脸色还是铁青的。

    高令仪提着朝服下摆,紧紧地跟在他的身后。

    李良本来想劝阻两句,如今主子在气头上,皇后娘娘这样紧跟着,不要说为高家求情了,只怕连自己都要赔进去。

    只是他话刚到了嘴边,元邑那里便是脚步一顿:“皇后,你跟朕来,朕有话要与你说。”

    他声音不高不低,却足以殿内众人听得分明。

    从今夜过后,大陈江山,才真正回到了这位万岁的手中去。

    他隐忍多年,终于,成了真正的天下主了!

    高令仪身形一顿,回过头来,看了看高太后,却只见高太后双目紧闭,面色说不出的难看,她一横心,忙又跟上了元邑的脚步而去。

    李良被留在了集英殿内,领着宫人们给这些个宗亲勋贵引路出宫,自另有一队人马,在李良的安排下,进得殿中而来,押着高赞之等三人又匆匆离去不提。

    那头卫玉容她们缓缓起身,先是目送着高太后出殿离开,她才长松下一口气来。

    萧燕华就站在她身侧,一扭头,看向她:“今夜过后,你可顺心遂意了。”

    卫玉容一怔:“你……”

    “你还想,瞒我到几时?”

    萧燕华语气森然,说不出的清冷。

    她不是傻子,更不是瞎子,在关切祖父之余,这殿中众人的神色与举动,她自然也是要打量的。

    徐明惠的反应,显然对今夜大宴上将会发生的事情,毫不知情。

    这一切,不是太奇怪了吗?

    那日与元邑一起来劝她的,不是徐明惠,她本以为是为着卫玉容与她关系不同。

    可是之后的几日之中,也未曾见到元邑往长春宫去。

    至于徐明惠自己……她倒好像更愿意拉着元清逛逛园子,都没有踏足乾清宫一步。

    彼时她便已经隐约感到不对,到了今天,她才彻底的醒过神来。

    什么珍而重之!

    倘或珍而重之的那个人,果真是徐明惠,又哪里轮得到卫国公府出这个头,哪里轮得到卫玉容同元邑比肩而立。

    珍而重之,又岂知不是贞而重之。

    她被利用,还要从头被欺骗着,这边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吗?

    徐明惠缓步踱至她二人身侧来,阴恻恻的盯了一回卫玉容:“贵妃娘娘好手段,庆妃说的,也是我想同娘娘说的,打今日后,娘娘,便是这宫中第一人了。”

    卫玉容立时倒吸了一口气。

    果然,徐明惠早已察觉出端倪来了。

    ……

    高令仪一路跟着元邑入了乾清宫中,元邑又屏退左右,自顾自的往宝座上而去,一撩下摆,施施然落了座。

    “万岁——”高令仪神色慌张,语气也很是急切,她急于替父兄开脱,却一时间竟不知从何说起。

    元邑深吸一口气:“令仪,你坐下说话吧。”

    他叫令仪,而非皇后,高令仪喉咙一紧,发觉自己好像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她懵懵懂懂一般,挪了挪身子,往旁边坐过去。

    只是甫一碰到那张官帽椅,她便浑身一震,腾地又站起身来:“万岁,父兄是……”

    “他们不是冤枉的,连太后,都不是冤枉的。”元邑眉目间一片清冷,“朕不愿太后遗臭万年,所以今日大宴之上,当着宗亲,并不将太后所做之事,一一揭露。令仪,叫你来,是要跟你把话说清楚,不是让你来喊冤的。在朕的面前,高家,还有太后——”他拖长尾音,愈发有力,话语一字一句,掷地有声,“永远都不冤。”

    高令仪瞳孔蓦然放大,一时站不稳,手一扶,撑在了官帽椅的扶手之上:“您……您说什么?”

    “你真的不知吗?”元邑面色越发难看起来,“先皇后是怎么被废的,又是因何自缢的,皇后,你还敢装糊涂?”

    没了情分,就什么也没有了。

    高令仪觉得心下空了一大片。

    她年少时得意,总容易忘形。

    那年元邑毫不遮掩的表达出对徐明惠的爱慕时,她觉得,这辈子,徐明惠都是她的敌人。

    从她懂事起,她就认定了,元邑身侧,只能有她,也只会有她。

    今夜,她心愿得偿,成了他的皇后,名正言顺的皇后。

    纵使是继后又如何?这个位置,她再不会挪让出来,叫任何人抢走了。

    可是突然之间,风云变幻,仅仅是朝夕之间而已,就生出这么多的变数来。

    高家大厦倾颓,父兄罢官流放,连姑母,都不能再为她撑起头顶上的这片天。

    高令仪一时失了声,好半天才勉强找回自己的声音来:“您不能……万岁,您不能这么对高家,不能这么对我……”

    “朕知道,你大约,是无辜的那一个,可是皇后,先后无不无辜?永平她们几个,又无不无辜呢?”元邑渐渐的平复下来,声音放轻了些许,“先后是因你而死,郑恪也是因你而死。皇后啊,太后做的这一切,都只是为了叫你有今日。朕予你一个后位,还她十二年的教养之恩,从此后,两不相欠。她做过的,高家做过的,朕会一一清算,你最好……心里有数吧。”

    心里有数?

    有什么数?

    没了高家的高令仪,没了高太后的高令仪,她能够在皇后之位,待几天?

    高令仪一辈子活了个懵懂无知,到了此时,却有些品出味儿来。

    她眨巴几下眼,倏尔失声嗤笑:“您是说,再过些日子,等高家被您彻底清算了,等姑母彻底没法子翻身了,我的皇后,就做到头了,是吗?您是叫我心里,有这个数吗?”

    元邑眯了眯眼:“你觉得,你堪当母仪天下吗?”

    是啊,她是不配的。

    在元邑的眼里,哪怕是萧燕华,都比她有资格。

    其实并不是说,她这个人有多坏,可是,谁叫她是高家嫡女呢。

    说什么十二年的教养之恩,元邑若不是恨透了姑母,又怎么会有今天这一出?

    被送回翊坤宫的时候,高令仪脑海中,还是一片空白的。

    她想到了死,可是不甘心。

    她若就这样死了,岂不是比董善瑶更加不如了吗?

    董善瑶好歹生了三个女儿,留下了子嗣,且无论过去多少年,她都会在元邑的心里有一席之地。

    说不定……

    说不定再过些年,等元邑彻底的稳定住朝堂局势时,还会还她一个皇后之尊,把她的棺椁,再从江南移回来,给她这份身后荣光。

    可是她高令仪有什么?什么都没有了。

    高令仪下了凤辇,反手摸了摸头顶的九凤冠。

    这把九凤冠,她等了十几年,好不容易等到了,却也是尽头。

    今夜本该算是她与元邑大婚之夜,翊坤殿中必定红烛燃着,她其实不大愿意瞧见的。

    然而高令仪还没进得宫门,就先顿住了脚步。

    那里,站着一个人。

    夜色渐浓,可那人朝服未褪,背着身站在那里。

    她一眼认出来,撑着气势:“昭妃,你在这里做什么?”

    徐明惠听见了声音,缓缓回过头来:“皇后娘娘不请我进去坐一坐吗?”

    高令仪眼一眯,察觉到她丝毫没有端礼的意思,原本要动怒,可是却又生生忍了下来。

    经过了集英殿上的那一场后,她这个皇后,几乎就是个空架子罢了,又怎么可能吓唬的了徐明惠呢?

    元邑等着废她,她难道还要上赶着给元邑送去机会不成?

    于是她只是淡然的呵了一嗓子:“进来吧。”

    徐明惠却挑了挑眉,对她的反应,似乎感到意外,只是没多说什么,让了让身,叫高令仪先行,她跟在高令仪后头,二人一前一后的进了宫中去。

    待进了殿中,高令仪只命人奉了茶水糕点,连朝服妆面都不曾去换,就打发了殿内人尽数退到殿外去。

    徐明惠咂舌两声:“这九凤冠太沉了,原就不是什么人,都担当得起的。”

    高令仪面色一寒:“你果然是来落井下石,看我笑话的。”

    徐明惠却冲着她摇了摇头:“我为什么要看你笑话?”

    她如今,何尝不是旁人眼中的笑话呢?

    只不过是高令仪先经受了而已。

    她大约可以想象的出来,等到将来,元邑确定了高太后无法翻身时,就不会再藏着卫玉容。

    等到了那个时候,她徐明惠,才是这宫里最大的笑柄。

    高令仪再不济,也曾贵为皇后,祭天告宗庙,受过众臣朝拜,是正正经经的大陈皇后。

    而她,又算什么呢?

    从始至终,都矮人一等。

    “皇后从乾清宫来,万岁应该是把话都跟你摊开了说的吧?”徐明惠略低了低头,竟很难得的,连眉眼都往下垂了垂,“其实仔细想想,大家都是可怜人。集英散了宴之后,我心下思绪万千,竟不知不觉中,就走到了翊坤宫这里,想着万岁跟你要说的话,应该并不多,便在宫外等了会儿。”

    “你等我?”高令仪一拧眉,“有什么话,你不妨直说,都到了这种时候,用的着还跟我遮遮掩掩的吗?”

    是啊,用不着了。

    徐明惠重又仰起脸,一时眉眼俱笑:“皇后,我很好奇,是什么支撑着你,一路走到今天的?高家,还有太后吗?你难道就从来没有想过,会有今天吗?”她一面说,一面自顾自的摇头,“我知道你素来此等计较甚少,可高门出来的贵女,总不至于目光短浅至此。今夜大宴之前,你真的,就一点都没想过,自己最后的下场,会是什么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