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现言 > 崇祯聊天群> 826 心不在焉
    拿到了马三拍照传过来的素描画像之后,崇祯皇帝看了好长一会时间,如果这幅素描是准确地话,这个居心叵测,甚至可以说一心想挑拨离间的人,恐怕来历还不简单。从面相上看,也不会是海盗之流,更多的是掌柜或者绍兴师爷那种。

    崇祯皇帝有点疑惑,这样一个人,到底是奉谁的命令去做这个事情的呢?是谁不愿意荷兰和大明的关系缓解,让荷兰能和大明进行正常交易?能冒这么大风险的,肯定是有很大的利益,又或者是有很大的仇恨吧?

    再联想到陆路这边,那些荷兰使者半路返回的事情,虽然好像从事后看,是这些荷兰使者自己多疑,可未必就没有什么不知道的因素在里面。如果陆路和海上不是凑巧的话,那这背后人的能量很大,断然不会是私仇之类的了。

    崇祯皇帝想到这里,又想起许香事件中,从孙传庭禀告上来的情况看,背后也是有人在搞鬼。这么想着,他便断定,开海遇到的阻力开始出现了。

    开海这个事情,从一开始就没想着会容易的。否则开海那么大的利润,为什么历代皇帝和大臣都视而不见,难道真是到了视金钱如粪土的地步?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只能是困难太大,让他们心有余而力不足!

    崇祯皇帝这么想着,不由得对成功开海的困难进一步加深了认识。对于他来说,要想真正中兴大明,并在这个世界大航海时代奋起直追,重新站到世界最高处,那么开海是一定要成功的。

    想到这里,他传旨司礼监,把存档的有关开海相关的奏章,包括批复和留中的,全部都搬了过来,准备重新再捋一遍。

    这次的开海,由何乔远提出,温体仁主持,孙传庭具体操作。按理来说,这些都是能臣,应该能做好事情的。不过从目前的实际情况看,崇祯皇帝感觉,还是高估了他们的能力,因为自己忽视了他们这些人**同拥有的一个缺点,那就是时代的局限,眼界的局限。

    就比如说眼前这次,刘国能在对待荷兰人的过程中,哪怕他自己以前是流贼出身,可还是有一种对红夷高高在上的心态,言语行动中,对他们丝毫不客气。

    不是说不能这样做,在荷兰人入侵大明的时候,就可以这样,用不着客气;可当荷兰人是来做生意的时候,再这样目中无人,就不好了。毕竟做生意这个事情,是互利互惠的,黄了一门生意,大明也会受到损害。要有能耐的,在这种时候就应该在和荷兰人的交易中,在游戏规则的范围内,尽可能多的为大明争取利益,这才是最正确的。

    这种对西夷的优越感,不止刘国能有,就是孙传庭也有,甚至连大明普通百姓都有,这种就是时代的局限性,眼界的局限性。

    崇祯皇帝一边想着事情,一边继续看着奏章。这不,他的手中正拿了一份开海收税的奏章。这份奏章中所写的内容,其实就是以隆庆年间短暂开海的往例为依据写的。

    督饷馆,也就是后世的海关,对进出口收取关税,包括三个部分,即引税,水饷,陆饷。

    所谓引税,其实就是船引。远洋海船,不管东西洋,都要抽取引税六两,近海的,比如去台湾鸡笼什么的,淡水船每艏抽取白银二两。

    所谓水饷,是对出口货物征收的商税,由船商缴纳。西洋船面阔一丈六尺以上,每艏船征收水饷白银五两,面阔每多一尺,加银五钱。去往东洋的船只比较小,就只征收西洋船的十分之七,淡水船更小,就按照船面阔一尺,收水饷银五钱。

    陆饷是对金口货物征收的商税,由铺商缴纳。主要是按照货物数量和价值来收税。比如胡椒、苏木等货价值白银一两者,征收陆饷白银二分。

    还有一种比较特别的,是往吕宋那边的船只,大多是空船返回,没有货物,只有白银而已。这样的话,就不好按陆饷征收了。于是,就多了一种叫加增饷,每船缴纳白银一百二十两。

    这种征收的方式,一年大概只能征收税银两万两白银左右,就如同何乔远当初在奏章中所说的一样,这与崇祯皇帝期待的目标相差甚远。当然,这里绝大部分原因是官吏乡绅偷税漏税引起的,这一点,放了孙传庭在那里,从他目前的表现看,应该有能力去解决这件事情。

    不过,对于隆庆时候的这种征税方式,说句实话,崇祯皇帝是不满意的。不过万事开头难,也只是让福建那边先按这种开始做起来,崇祯皇帝插手的地方,就是特旨运来的粮食不收税。另外要成立国营的贸易公司进行对接贸易,不过这事还没有眉目。

    按照后世一个普遍的认知,税收必须要影响商品种类的进出。国内需要的,就鼓励进口;国内不需要的,就鼓励出口等等。还有各色商品,要根据价值的不同进行不同税收的征收。而这些,其实并不是坐在紫禁城内,听着下面说什么就能得到一个理想的结果。

    这么想着,一个念头忽然从崇祯皇帝的脑海中冒了出来。而且这一冒出来之后,就犹如魔鬼的诱惑,再也摒弃不了这个想法。

    入夜,就算和田贵妃在互动的时候,崇祯皇帝都有点心不在焉。田贵妃何等聪明,这个时候又敏感,立刻便感觉到了。等她蜷伏在崇祯皇帝的胸膛上时,她摸着崇祯皇帝的胸脯,似乎有点委屈,眼泪浸湿了胸膛。

    崇祯皇帝很快感觉到了,低头一看,不由得诧异,连忙帮她抹去眼泪,惊讶地问道:“怎么了,是谁欺负你了么?据朕所知,似乎皇后那边没有再为难过你吧?”

    “陛下,周姐姐对妾身好着呢!”田贵妃仰着头,和崇祯皇帝对视,漂亮的大眼睛里喊着泪,低声说道,“陛下是不是又看上哪个妹妹了?妾身难得等到陛下一次,陛下却如此心不在焉!”

    “……”崇祯皇帝听了,楞了一会,回过神来,便明白是怎么回事,他不由得伸手抬起田贵妃的下巴,笑着说道:“爱妃可想知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