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现言 > 全球美食之旅> 第293章:失控的情绪【下】!
    生活成本高,做饭比下馆子不省钱,超市水果没几种蔬菜老三样,湖海再多冰水你下不去,小麦色是最时髦,阳光都是奢侈品,没事也就滑个雪,穿的跟狗熊似的,混背了要个饭还容易被冻死,政府再不拿出最好的福利制度,谁还要在这里终老啊靠!

    这两年又老爱说墨尔本全球第一宜居,他们去过墨尔本吗,温差大的一天得换几身衣裳他们晓得么,周末带娃去哪度假,周围鸟不拉屎,Philip岛?

    老看企鹅企鹅都烦你,得了就家门口公园吧!别老说某某城市多有文化氛围,好像你泡图书馆博物馆美术馆似的,华人讲实惠,吃的咋样好玩不,气候成吗住着舒服不。

    哈哈哈,百度不会告诉你这些,只有我最近满满的负能量的宣泄和大实话。

    幸福感高的统统是穷地方你信吗?不信去不丹!太平洋岛国之类的,幸福不幸福,听听当地音乐就知道了,越是穷地方那都是欢快喜庆杀猪宰羊的,你去发达国家就尽是颓废艺术了。

    开放竞争的市场经济才能给老百姓带来的实惠,福利国家你试试,除了那点福利(不生老病死其实也享受不到)也没啥别的了,纸牌屋3里Francis的话,没人有义务养你,你有义务自己改变人生。

    当然国内宜居城市其实更多,不过都是没活儿干的地方,多少孩子每年离开无比宜居的老家,带着梦想去北上广受罪,毛办法木有。

    ……

    呼呼写下了一篇残酷的文字,一篇抨击国内专家,一篇打击那些羡慕高福利国家的人,剑指心脏,击碎他们的梦想。

    文章一发,张枫就被各大公知挂上了热搜,开始各种数据怼张枫,张枫默默的不说话,有人怼他一次,他就放一点料,然后几个不害臊的官方微博以很暧昧的态度转了张枫的长文,只是配字很有深意,没有经历过就没有说话权,幸福是发自内心的。

    张枫懒得理会,把资料发给了自己的工作室,留言道:“给我往死的怼他们,写的太特么的假了!”

    这是张枫原话,不知道是不是公关团队故意的,还截图了张枫的话,顺便给旅天涯打了广告,世界那么大,真的要去走走,不然可能要被骗一辈子了。

    而张枫,已经开始逛起城市了,没有选择免费导游,自己拿着相机,背着包,自己逛,城市大都依河而建,斯德哥尔摩也是如此,至于旅行,张枫拥有只选择舒心的,即使镜头里面有着不好的东西,张枫顶多记下来,不会去过于在意,出门在外找不痛快那就是傻,自己才没有那么犯贱。

    虽然是自驾,但是张枫没有开车,有点味道的城市是用脚来丈量的,所以张枫选择了步行,住的地方离火车站很近,不得不说,欧洲大部分的火车站和地铁站还是很有趣,因为平时人不多,所以显得空旷,这一点,咱们没法比,也不用和人家比,一个省比人家一个国家人口都多,没比较的意义。

    斯德哥尔摩火车站是一座极富艺术感染力的车站,目光所及景物,例如车站墙上的瓷砖,和路边栏杆,超市里的色彩,以及墙上的涂鸦等等,都充满艺术的修饰和再造。闲逛车站的一路,无不如此。

    走在瑞典的街头,看着两旁典雅的建筑,呼吸着有点凉的空气,和呼啸而过的汽车,让张枫感觉到瑞典与挪威的不同。挪威是那种随意而带有那种大众化的自由,马路上你到处可以看见,除了飞驰的汽车,还有不慌不忙的骑自行车的人,街头很少有刻以的装饰打扮;斯德哥尔摩让人感觉到了一种高贵的严谨,一种贵族的不平凡的冷艳,令人难以接近。

    浓郁的艺术气息扑面而来,不经意处,会有一尊精美的雕塑或者一座喷泉,或者一些别的充满艺术痕迹。如果说要以谁为榜样来学习的话,张枫觉得,挪威我们或许学得会,但瑞典,我们绝对学不来的。

    但凡是没有绝对,张枫也不敢下绝对的定论,顶多自己娱乐一下。

    离开火车站,放眼看去,都是像上海外滩一样的建筑。上海拿外滩的建筑作为骄傲,瑞典人可能要容易点,随便拿点东西作为自己的骄傲就行了,这是客观的评价,不是什么吹捧,张枫还不屑于去做哪些事情,只是反感把所有的事情都夸的完美的假专家,动动脑子也知道,有些地方,从人性来看,就是明显有缺陷的,天天吹捧高福利,这是昨天张枫爆发的主要点。

    买了一杯咖啡,继续闲逛,车站的一边,有做很怪的建筑物,张枫仔细一看居然是一座公共厕所,很突兀,但它又那么自然,不会有一种感到一个厕所怎么会建立在这儿的感觉。厕所没有什么异味传来,还算处理的不错。

    坐上公交,去了斯德哥尔摩的老城,穿梭在欧洲古老的,但精致美丽的建筑群里,张枫感受着瑞典人民的生活,他们老城窄窄的小街上店家就在门口摆出一张张精美的桌椅,供人闲坐或来杯饮料。

    张枫也找了一个好位置,叫了一杯咖啡,悠闲的喝了起来,偶尔抬起相机拍拍来往的车辆,或者是行人的背景,或者是天空偶尔飞过的鸽子,静静的欣赏美美的时光。

    老城满街都是用一小块一小块花岗岩石块铺成的小路,不跑车。两边的强烈的欧式建筑,是那么的富有艺术性,时不时地会冒出一家家小店,不是酒吧,就是卖工艺品的店家。常常的,走到一个小小的十字路口,可以看见,远方教堂的尖顶,在澄碧的天空衬托之下,尖顶直插蓝天,好不雄伟。张枫慢节奏地在古老的建筑群里穿街走巷,看见有兴趣的店家,进去看上一眼,买上几件自己喜欢的纪念品。

    中午的时候,张枫看到了皇宫换岗仪式,浩荡的马队会从皇宫前面的大道进来,一路马队演奏着音乐进入老城皇宫广场。与其说是换岗,其实这更像一场表演,换岗马队会不停变换各种队形,然后演奏不一样的乐曲。有带马队的换岗一般只是夏天才有,每年不一样,通常持续到九月十号左右,张枫见到了最后一次,而且最后一次换岗结束之后,对面博物馆区还会鸣21响礼炮,场面尤其壮观。

    偶尔听到有小孩子呐喊,来表达对应该是直接进入冬天的期待,或者其它什么的,反正都是很高兴那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