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现言 > 桃运大相师> 第二千八百六十八章 突如其来的杀机
    此时展步又看看整个房间,房间里面四处涂血,这种情况倒像一些怪异的祭祀,或者邪教的某些惩罚。

    展步明白,江燕之所以把自己喊来,就是想让展步帮她看看,这件事究竟有没有邪异。..

    此时展步也不再关注推理方面的事情,他稍稍闭目感受,想要感受一下有没有什么邪异的气息存留。

    然而让展步纳闷的是,虽然这房间里面有些令人作呕的血腥气,可是却没有什么特殊的气息,阴气也早就消散了,于是展步摇摇头,展步觉得,这事情恐怕并非邪魅作祟。而

    江燕看到展步摇头之后,顿时对展步问道:“展步,看出什么来了么?”

    魏少此时冷冷的笑了一声,然后对江燕说道:“燕子,你也太高看他了,你一个堂堂刑侦大学毕业的高材生都看不出什么问题来,他能看出什么来?”

    江燕这时候则直接说道:“魏少,我请展步来,不是为了帮我推理的,他是一个风水师,我想让他看看,究竟是不是有什么怪事情发生。”

    魏少听到江燕的话之后,顿时对江燕问道:“咦?你说他是风水师?”江

    燕点点头,而魏少这时候则一脸好笑的看向了展步,上下打量,嘴里同时啧啧啧,显然,魏少并不认为展步是风水师。其

    实对这种表情,展步见得多了,不要说面前这个蠢货不相信,就算许多和展步没有过节的人,也不是太相信展步这个年纪的人会是风水师,所以对魏少的怀疑,展步连证明的兴趣都没有,自己是来帮江燕的,至于这个魏少,暂时先当他空气,等江燕不在自己面前,如果这个蠢货还敢招惹自己,那自己绝对会好好教育教育他。魏

    少见到展步不想理他,他也没有把脸贴上去找展步的麻烦,只是此时的魏少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对江燕说道:“燕子,你也相信这个风水么?我还以为你只相信科学呢。”

    江燕此时没有说话,如果不是认识展步,没准她还真不会相信这些,可是认识了展步之后,她知道许多事情并非自己想象的那么单纯。

    而魏少见到江燕不说话,他的目光顿时又落在了展步的身上,然后魏少一脸鄙视的对江燕说道:“燕子,如果你说你找个机灵点的人来帮你破案,那也就算了,可是你说他是风水师?没搞错吧,我看这小子顶多二十岁,他怎么可能是风水师,你可不要被这种神棍被骗了。”

    “展步很厉害的。”江燕低声解释了一句。而

    魏少则冷笑着看了展步一眼,然后哼道:“既然他说自己是风水师,那我倒要看看,他能看出什么来,呵呵,千万不要神啊鬼啊的瞎糊弄,真正的风水师我可见过不少,你可不要以为你能糊弄得到了我。”展

    步这时候则没有对魏少说什么,只是直接摇摇头,对江燕说道:“江姐,我稍稍看了一下,周围没有什么邪异的气息,应该不是鬼魅杀人。”

    江燕见到展步这么说,顿时皱皱眉,然后她对展步说道:“哦,那看来我是多想了。”然

    而魏少这时候则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紧接着魏少就笑指着展步,开心的说道:“哈哈哈……怎么,怕我揭露你,于是索性就说什么都没有么?哈哈哈,想不到你还有点小聪明啊,这样就没法证明你是骗子了,对吧?”展

    步见到魏少这么说,顿时也轻笑了一声,然后说道:“白痴!”魏

    少其实最讨厌的就是展步那种无所谓的目光,见到展步一脸看白痴一样的居高临下看他,都会让他想起一些不怎么美妙的往事,所以这时候他又想要发作。

    不过有江燕在,两个人显然也闹不起来,这时候江燕急忙说道:“好了,你们两个谁都不要说话,我要自己好好想想。”

    江燕说完之后,顿时皱眉思索了起来,此时她一边思索,一边低声说道:“犯罪分子用了极为高明的办法杀死了陈副院长,然后,又用不知名的手法将陈副院长反锁在了里面,房间里面的窗户也是锁死的,不可能从窗户逃生,然后把窗户从里面锁死,那……”

    然而江燕思索了许久,却想不到什么办法可以在杀人之后,消除掉所有的痕迹,然后把人反锁在里面,要知道,陈副院长的这个房间,绝对可以算得上密室,反锁只能从里面关上。

    想了好一会儿,江燕毫无头绪,此时她的脸上一阵失望,如果调查现场却连凶手如何作案都无法弄明白的话,那么破案根本想都不用想。而

    魏少见到江燕苦思不解,他顿时对江燕说道:“燕子,你不要听这个小子胡说,等会儿我打个电话,找个厉害的风水师来看看,或许真的是鬼魅作祟,这种事情不少见。”

    江燕此时却摇摇头,对魏少说道:“魏少,既然展步说了不是妖魅作祟,那么肯定不是的,展步不会出错。”魏

    少听到江燕的话,不由目光一缩,不明白江燕为什么如此信任展步,而展步这时候则也看向了魏少,此刻,展步竟然在魏少的目光中感受到了一丝杀机!

    不错,就是一丝杀机,展步的感觉绝对不会出错,此时展步仔细看向了魏少,他想不明白,一般情况下,就算是男人间争风吃醋,顶多揍对方一顿就行了,恨一点的断对方个手指,打断腿什么的,这已经算是凶徒了。

    可是面前这个魏少,竟然因为江燕特别相信自己而产生了杀机,此时展步不由在想,这个魏少绝对不是普通人,因为他心中的杀机一起,并没有太多凶戾的情绪,那种感觉,就像随意的决定一只蚂蚁的生死一样,只有一丝杀机,却并不会激起自己内心太大的波动。

    展步明白,一个人如果没有真正决定过许多人的生死,是不会有这种特殊的心理素质的,所以这时候展步深深的看了魏少一眼,看来,这个家伙有两下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