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古言 > 春时恰恰归> 118.第一百一十八章
此为防盗章

何秀才一阵后怕, 汗颜道:“我原想着不过小事,你身有差使,总不好什么都拿去麻烦你。”

沈拓正色道:“岳父这是拿我当外人看待,我却是视岳父为阿爹, 无论是大事小事,阿爹只管吩咐。”

何秀才轻叹一口气:“倒不是将你当外人看,身为长辈无力照拂晚辈也就罢了, 总不好太累着你们。”

“阿爹总是这样。”何栖抱怨,“也不为自己多想几分, 倒是让我们做不孝子女。”

沈拓听她说“我们”二字, 显然这个“我们”里有他,不由高兴起来, 他喜欢“我们”这个说法, 不分彼此的亲密。

何秀才瞪一眼何栖:“倒又惹得你一通话, 不知学了谁这么利的口舌,也不怕大郎笑话你。”

“岳父放心, 我觉得阿圆所言极是,没有半点的错处。”沈拓连忙分辩。

何秀才笑起来, 仔细得看了他半天, 等把沈拓看得不自在起来, 才用哄小辈似得语气道:“既然大郎也说阿圆说得对, 那就是对的, 你们才是一国的。”

何栖和沈拓看了眼对方, 双双红了脸。

何秀才看得有趣, 晴空万里,半丝风也无,除了知了声声,其余万物都像悄悄藏起来,画般安静,只有院中这对小儿女不过因着一句话,红了脸颊,眼中漾着水样的情意。今夕何夕,见此良人!子兮子兮,如此良人何?

只愿他朝亦如今日。

“去吧,你们自个说话去。”何秀才大方让二人独处,“天热,别中暑了。”

何家小院中的金腰花早就谢了,那些枝枝条条却绿得发黑,千枝万条得垂下来,似乎要把这低矮的院墙给压得垮掉。

沈拓想这些金腰长得真好,春时开了一串串的黄花,现在花没了,长出的叶翠绿翠绿得竟也十分好看,等到他们成婚时,怕是只剩下瑟瑟的枝条,倒是没法添上喜意。

何栖盘算着将到的夏至,问道:“大郎,往年夏至你家中可要过节?”

沈拓吃惊:“夏至也要过节?”他们兄弟别说夏至,中秋都是将就着过,“夏至要怎么过?姑祖母家中不讲究这些,也没见过这个节。”

“因为不是正经的节日,倒是少有人家正经去过。也不过拿鲜果祭祭先人祖宗,吃荷叶饼、包麦粽。”何栖道,“不如到时大郎带了小郎和施郎君来家里,大家好生热闹一回?”

沈拓微舔了一下干燥的唇:“可使得?”

“阿爹说使得那就是使得。”这还是何秀才提起的,何栖兴致勃勃得说要做荷叶饼过夏至节,何秀才道家中冷清,沈拓兄弟也不会想到过节,不如叫了家来。

“那可要备什么时令蔬果?”沈拓喜道,“不能让你一个劳累,你只管备出单子来,我备齐了送来。”

“大郎倒不像是会挑买鲜蔬的。”何栖狐疑得看他。

沈拓笑:“你放心,保管比你买的还要新鲜。”

何栖暗道自己真是一时犯傻,这人先前是街市一霸,现在还领着差,他去买东西卖主自会把好的卖与他。“那我可真列单子给你?”

“我还与你说假的不成?”沈拓露齿笑,他这一笑倒显出几分稚气,何栖这才想起:这个人也不过十九岁,只是模样不像,行事也不像。

入夏后炎热,何家屋宇不高,又小,房中更是火炉一般,寻常人家更没有什么藏冰的冰窖,好在桃溪镇依水而建,最不缺的就是水,拿水洒了地能消些暑意。

何栖又将薄木条桌搬到廊下,虽然也热,在外头好歹还能透气些,拿了纸笔,将要买的时令鲜蔬一一写下,想了想,又添了肉上去。沈拓立在她一侧,微弯了腰看她写字,他是不懂书法,只觉得何栖的字写得秀气好看,比他不知强了多少倍。

他父亲沈师爷倒写得一手好字,他幼时被压着练字,不知被打了多少手心,打急了他将手一夺就跑,沈师爷在后面拿着戒尺追得气喘吁吁,边追还边喊:大郎,你住一下脚,阿爹不打你。

然后沈拓跑得更快了,直把沈师爷气得跳脚,撸起袖子怒道:兔崽子,还敢跑?我打死你。等把他追回家,沈师爷也没力气打了,灌一肚子的凉茶,指着沈拓道:先……记着,明……明……明日再打。

“我幼时皮厚,阿爹打我我也不觉得疼。”沈拓说。

“既如此,你跑什么?”何栖问。

沈拓一脸奇怪,道:“我也不知,见阿爹手中拿着竹条、戒尺,两条腿有知觉似得就跑了。”

何栖笑得差点扑到桌子上去,手一抖,墨把半张纸都给弄污了,忙心疼地拿起来:“倒是废了好生生的一张纸。”笔墨纸张价高,何栖也舍不得这么扔了,拿竹刀将干净的那一块裁了下来。

沈拓帮着收拾:“早知我背下就好。”

“与你何干?”何栖道,“这是我一个不好的习惯,凡事就爱拿笔记下,不必的事也要在纸上列出来,怎么也改不了。”人之习惯真不是轻而易举能改的,有时觉得太过浪费,想改一改,临到头又拿起了笔。

何秀才不理柴米油盐,得知后十分奇怪,问:为何要改?爱写字难道不是好事?

“这哪算得不好的习惯。”沈拓也不赞同。

“也算也不算。”何栖拿笔在脏纸的背面补上正面弄污的字,写好举起来问沈拓,“可看得出来?”

“看得出。”沈拓接过,吹了吹,见墨仍是不干,只好先晾在那,道,“阿圆,岳父可有什么忌讳的?小郎还好些,阿翎却是粗的,又不懂看人眼色。”

“与人交唯心也。”何栖道,“施郎君该如何就如何,他本性如此,就算说错了话,阿爹也不会说什么。再者,哪有请人上门做客,还要巴巴得教人如何行事的?我家又不是高门显贵。”

沈拓苦笑:“阿翎这人,喜欢他的恨不得和他生死相交,不喜欢的恨不得做生死仇敌。他自己也是,与人交好,就半分不留将心掏出去,看人不顺眼,照面眼皮都不眨一下。他初来乍到被季明府提拔了做马快都头,少不得遭人眼红,那些人当面不敢得罪他,只暗暗拿话撩拨。前些日本来蔫蔫的,得知你要做鞋子给他,又高兴起来,认定了你与岳父是好人。到时来家中少不得言语热情,我怕岳父被他吓到。”

何栖听他说得有趣,一挥手道:“施郎君赤诚之人,我阿爹再喜欢不过,你尽管放心。”

“羊肉嫩膻才好吃。”施翎搬了一小凳子,坐那盯着刚刚变色的羊腿流口水。

沈计乖巧帮着何栖搬盘盏,插嘴说:“施大哥心里世上再没什么不好吃的。”

施翎回想了一下,点头:“饿得慌时,发霉的炊饼都是美味,沙、干中带酸。”

何秀才听了,看施翎,见他肤白眉翠,唇红齿白,眸中带星,一笑如同无忧少年,乍看真不似吃过些苦头。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智,劳其筋骨,饿其体肤。施小郎将来必鹰翱九天、虎啸山谷。”

施翎就喜欢鹰啊虎的,连忙点头。

何秀才看着他,眼神都放柔了。

都是大男人,何栖多做了肉食,炸了肉丸、虾饼,又切了白肉,煨了肥肚,煎了香鱼。嫌腻又做了苋菜豆腐羹,再拿香油拌了绿油油的鸡儿肠。

沈计跟着她忙前忙后,何栖脚步微微停了一下,道:“小郎不用帮忙,你去与卢小三他们玩。”

“不,我来帮阿姊。”沈计看了眼卢家三兄弟,见他们顽得骑上了院墙,有丝羡慕,有丝冲动,最终却是摇摇头,“我还是帮阿姊。”

何栖笑了,半弯腰稍靠近他,夸道:“小郎真乖。”

沈计脸刷得红如虾子,鼻端嗅到何栖身上一丝丝清甜的甘草味,袖风带着一丝烟火气,不算特别好闻,但是,像……阿娘?微抿了一下唇,心道:不知道阿姊是不是真的觉得我好,不视我为拖累。

“阿姊改日为你做一个书袋可好?”何栖笑眯眯道,“只是阿姊手艺粗陋,马虎能绣几竿青竹。”

“阿姊与阿兄婚期近了,有事要忙。”沈计摇头,“不要为我费了心神。”走了几步,又低声道,“等阿姊做了我嫂嫂再做一个给我好不好?”

何栖真想伸手摸摸他的头,碍于于礼不合作罢,越发柔声道:“小郎体贴,那阿姊也练手熟了,做个好的书袋与小郎!”

“多谢阿姊。”沈计揖礼。

沈拓拿刀把肉割开,好入味,拿蒜泥细细抹了。抬头见沈计跟在何栖身后进进出出,两两颊微红有汗,倒比平时活泼,又见何栖眉眼微弯,可见心中高兴,心想:热闹倒热闹,大家也高兴,到底让阿圆忙碌。

待羊腿外边一层烤得金黄流油,透着焦香。沈拓拿刀片下熟肉,拿碟子装了奉于何秀才:“岳父尝尝我的手艺。”

何秀才不喜荤食,今日乐呵呵接了,吃了几口道:“火侯刚好,须就酒。”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