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架空 > 战极通天> 第二千八百六十一章:禁忌邪源
    第二千八百六十一章:禁忌邪源

    实质的致命威胁感伴着天蚀的话语令此刻出击的诸圣皆产生无法描述的强烈心悸感,宛若有一尊自混沌开辟之初便不断挥舞屠刀,凭至凶毁灭之道不断杀戮无数生灵乃至诸神至圣的可怕存在对自己将那柄灭世之刃冷漠抬起,在这柄屠刀斩落之前所产生的压迫感最可逼人崩溃,因为那分明就是在与戮世之意抗衡,世间沉浮者又怎能做到如此逆天之事?唯有在大难面前引颈受戮,惶恐中迎来终结!

    诸圣皆为这种凶势震撼,但却也竭力掌控本心对抗这种败退颓势,更不禁生出疑惑,究竟是何等力量竟对他们产生如此干扰,带来如此威胁之感?邪族没有卖关子的传统,浩劫降临,亦如他口中之言。

    一道道流动着生命光辉又由更恐怖毁灭气息掩盖的光痕悬于邪气肆虐的混沌,犹如一颗颗萦绕着死亡气流的火星齐悬在空,一座座气息深邃的血池裂口狰狞,或是孕育着极恐怖凶灵的虫茧不断嗡鸣震动,形态狰狞的杀影在茧中咆哮抓挠,随时都有可能破茧而出带来一场血色灾劫。

    这些光痕共有一百六十三之数,一个个邪意冲涌震荡不绝,更有来自那杀天台上的一道道邪影飞跃而出,纷纷遁入这些光痕之内,如若要融合为一股无与伦比的杀天邪意。更奇异之处在于极其浓郁可怕的邪恶力量之内却包裹着异常精纯的特殊能量,这种能量绝世罕有,且令诸圣皆生出一种熟悉感。

    “圣魂本源,生命烙印!”神圣阵营中精通生命之道的蛙渠圣者瞪大了眼发出低吼提醒诸圣,此时神色已是骇然之极。

    “生命烙印!?”叶天瞳孔收缩,那可是一尊圣者的生命标志,可谓本源力量的缩聚象征,对每一尊圣者而言都意义非凡!而这些光痕的核心正是生命烙印,共有一百六十三之数也迅速令他联想到一个可怕事实。

    自四大机缘地出世以来,这天煞混沌域陨落圣者总数,便在一百六十上下!这足可证明此处的一道道光痕核心实质正是所有陨落圣者的生命烙印!

    “好恐怖的玄奥,这邪族究竟有何打算!?”维持着神圣战阵的阵法掌道者亦是震惊地看着一百六十三光痕,这些光痕实则由密密麻麻的邪纹与种种邪气异象构成,就相当于一座座以生命烙印为核心构成的玄奥邪阵,邪阵本意如同孕育与召唤,所引存在强得令人惊悸,必为惊世邪劫!

    “他欲唤回邪族毁灭之魂,莫非……”千秋战圣瞳孔收缩,一种悸动感传遍圣魂,甚至难以抑制地超周围诸圣释放!

    “只怕便是如此!”叶天紧盯眼前,一处邪阵表层已有无数裂纹生出,若有一道模糊而恐怖的存在即将撞破这层裂纹现身,为此叶天的战意冲天,自身犹如化作一座刀芒杀域,更调集战皇羽甚至万戮凶牙阵之力竭力冲杀,便欲以最强一斩将这诡异邪阵了结!

    但在这一斩即将斩中之时,伴着一声悚人咆哮,邪阵秘纹犹如碎散布条般漫舞长空,萦绕着条条恐怖邪龙的臂膀则自这碎片中直接伸出,这一臂膀相对于当世人形差异不多,却显出一股无可比拟的完美风范,如此形体叶天只在苍夕身上见过,那是属于亘古种族的完美之形,并且又蕴含其完美心意,当世圣者不可比拟,邪尸邪影之流亦不可比拟!

    “杀!”低吼声犹如一场迅疾的风暴暴涌披靡,对拦截在前的叶天更是杀袭残忍!而同样在震惊中同样面色冰冷,璀璨无比的刀芒直接斩中那邪龙攀附的完美臂膀,极耀刀芒突进撕裂下终将这孕邪大茧撕成碎片,一道完美邪恶的身姿被击退倒飞,满身皆是血溢横流,如何能招架通天战圣倾力一击?可其眼中的杀戮意志却强盛得令人心颤,纵然遭受重创也丝毫不减!

    “玄虚中阶!”叶天由刀芒的反馈掂量出这完美存在的实力并严阵以待,一尊玄虚中阶圣者纵然不足为虑,他就是一刀斩杀不得,第二刀乃至第三刀也必是灭杀了!然而这玄虚中阶存在乃是邪族,恐怖毁灭之能甚至对他造成反震之势,更可怕的是此处邪阵共有一百六十三之数,先前破碎的邪阵力量波动仅能算作其中下游!

    “杀!”又有犹如闷雷诈降的低吼杀音自一侧响起,却又是一处邪阵破碎,从中走出满身疤痕,却依旧无法遮掩其完美性质的邪恶存在,实力应是玄虚初阶顶峰,但亦是邪族!

    “杀!”“杀!”“杀!”一座座邪阵开始自我瓦解,转眼间场上的邪族数目便超过了二十尊!尽管其中最强者也未达到玄虚高阶,可邪势共舞之间足以令巅峰圣者都有所忌惮,更不用说他们身后还有更多的邪阵正在酝酿与动摇,邪势一个强过一个强!

    “这是何等手段?”见到此景混沌圣灵们第一时间失色,邪族的完美气息实在可怕,一旦遭遇如已陷入毁灭之内,任凭如何挣扎也找不得逃生希望,只来自天蚀都能令他们恐惧不已,而今出现了二十多道,甚至还要出现上百道?这种匪夷所思的力量令他们更是恐惧,再生退意!

    “杀!”一尊邪灵——应是邪族注意到了这边的软柿子,它不禁狞笑一声,手握毁灭之力悍然撕开由混沌圣灵所化的混沌宝塔,而这混沌圣灵可是高阶玄虚圣者,此处混沌一族领袖,遭受突袭自是勃然大怒,反击的同时却惊骇地感觉到这只是玄虚中阶境界的邪族实力惊人,自己境界更高也只是勉强压制,还不断承受毁灭之力摧残,对这等强敌拿之不下!

    “竟以生命烙印为本源,直接造出如此众多邪族?”霸空妖王见得此景也是面色微变,他虽无所畏惧,很清楚这种手段何其可怕,纵然他昔日追随盖世妖皇横扫世界,也曾见得尚保有混沌底蕴的神族、魔族、兽族在危机关头动用诸多惊人手段,可没有一个能达到这一地步,短短时间内便实现不可思议的超强战力孕育!

    “是邪源术!”而在这一刻,身为神圣的叶天眸中却是光芒大耀,他第一时间就意识到了这无数邪阵,邪族破茧的真相惊呼出声,紧接着在心中蔓延传递的便是浓浓的惊骇与寒意,邪源术,以死亡毁灭之邪气直接孕育出完美邪族的恐怖手段,为昔日魔祖邪心大败神义盟之根本,这种恐怖手段当真未曾失传,更流传于世!?

    “不错,正是邪源术!”界行神将眼中同样涌现出强烈惊骇,邪源术,那是邪族的根本,也是深深烙印在所有神脉深处的恐怖!身为一名神将,他的本能嗅觉就已经告知他这种手段何其危险恐怖,必然化作能够祸乱世界的巨大浩劫,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理应葬灭历史尘埃中的邪源术不曾泯灭,它回来了,携着邪族的盛烈杀意与仇恨归来,为邪族复仇,再灭诸天!

    “只是这邪源术与昔日邪心手段不同!”叶天猛地挥刀,将一尊刚刚破阵而出的邪族撕成碎片,进而又将火之道化作一座座世界杀阵爆发,将这邪族碎片都直接瓦解,他看得出此时局境的特殊,历史传说中的邪源术可是需要数尊神族毁灭邪气才能造就一尊同等级邪族,可此处每一道生命烙印却都造就一尊邪族,并且都与生命烙印原主人在相同境界,这未免太过骇人,难道说在这天蚀掌控之下,邪源术的威能比昔日邪心都强盛了数倍?

    这不可能!邪心乃魔祖,是几近灭世的虚无圣者!他所创的最高绝术若能如此轻易改进升华数倍,那邪心也就不配称之为邪心了,叶天根本就没有考虑那最令人惊骇地可能,而是冷冷地注视着眼前邪族被自己斩灭之时爆溢出的浓郁邪光与再正常不过的血与肉,却是敏锐地看出了其中本质的虚弱。

    “这厮却是聪明,在这般局境下将邪源术化用,融入昔日邪族意志灵影为主体,令每一道生命烙印都可化作邪源孕为恐怖力量,且具有那诸多邪影生前记忆手段,如此邪源之术与其称为创造,却更近重生!”叶天注视着那无数正朝邪阵涌入的杀天台邪影,道出此时邪源术发动的实质。

    但这却是更加惊人,重生?令那些已是在第一次圣战陨落的邪恶存在重生?这种手段未免太过匪夷所思而又令人恐惧!若能实现,岂不是说魔祖邪心都将重生,再度化作灭绝诸圣的风暴倾覆世界?这使神圣们生出太多猜想,皆不寒而栗!

    “只是短暂重生,这等邪力太过狂暴复杂,又没有足够生命底蕴支撑,不久便会自己消散,可以说仅有一战之力。”叶天下一句话便打消了这种顾虑,不过他自己眉宇间的郑重不曾缓解:“只是,若在此时陨落只怕同样会受其掌控,生命烙印化邪源,想不到血祭之意竟在于此。诸位,请惜己命,绝不可以身饲邪!”

    “我等明白!”诸圣同样眸光爆耀,他们是存必死之志而来,但如今状况天蚀竟是能将死亡圣者迅速转化为力量,那么他们便不可战死于此,需要在杀敌的同时竭力保命!

    “我等面前,也敢谈生?”但在叶天与诸圣对话之时刚出世的邪族也狰狞杀来,这邪族实力乃是此时最强,离玄虚高阶也仅有一步之遥,但双眼的瞳光各不相同,像是百种意志齐齐闪耀并不断交触对抗,使其浑身邪力固然浩瀚如海,狂猛至极,却没有一股统一意志掌控。

    显然,这邪族乃是诸多邪灵的意志融合而成,意志不够稳定,却将邪族的狂性杀性发挥到极致,此时分明见到叶天与界行神将两大巅峰战力存在在此亦无所畏惧,欲要将神圣皆杀!

    “不自量力!”界行神将一声厉喝,身如虹光,掌控万界便杀向这一邪族,空间之道极威爆发悍然将这一邪族身躯撕成三段,邪魂如烟,却在一处处不同的神圣大界中承受大劫洗礼,煎熬怒嚎,邪族故强,可这种层次的邪族在当世神将面前依旧不足敌手!

    而叶天也在此时对上一尊强大邪族,恐怖战意将这邪族的身躯直接压得塌陷,接着便是血金刀芒万重斩耀,任邪势冲击战罡,却以最快速度把这一邪族逼向湮灭。

    千秋战圣等玄虚高阶神圣亦领着众神圣组成共三座战阵抗击邪族,每一战阵实力都在巅峰圣级,面对如今任一邪族都完全可做到碾压!很快便有气息深邃的邪族被神字旗枪挑杀,邪气尽散,湮灭混沌。

    刀芒纵横,大阵碾压,神将之威更无敌。陨落在神圣阵营之前的邪族转眼间便超过了十尊,其他阵营对邪族杀意不够坚定,可他们亦是为争夺无上传承竭力推进,然而一处处邪源转化之速出乎预料,邪族反倒越战越多,而站在杀天台上的天蚀神情阴森狰狞,如同一名老练猎手,正待猎物投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