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都市 > 天才纨绔> 第1219章 杀无赦
    “记住了,你只有一次出剑的机会,务必好好把握。”随之,江枫的声音,又是响起。

    这样的话,传入耳中,万剑公子狂怒。

    以他神秀榜第二,在江枫面前,竟是只有一次出剑的机会,万剑公子焉能听不出来,这是表示,江枫一剑,就是杀他。

    这如何会不让万剑公子怒到极致,这是莫大的羞辱,是前所未有的人身攻击。

    “一剑?好大的口气。”

    “此子,当真狂妄无边!”

    “太过自负,也太过嚣张!”

    ……

    人群骚动,诸多修士听到江枫这话,他们一个个的脸色,瞬间都是变得无比之异样。

    神秀榜第二的强者,与神秀榜第六一战,只有一次出剑的机会,这样的话,若是从万剑公子嘴里说出来的话,或许还会有着几分说服力。

    但却是从江枫的嘴里说出来,谁人能服?

    不仅仅是万剑公子不服,这些留下来的修士,也是大为不服,认为江枫是过于猖狂了!

    将那些议论之声,纳入耳中,江枫不为所动。

    自然,江枫也很清楚,这样的话,轻易就是会引起轩然大波,但这就是他的态度,同为剑修,在剑道一途,江枫有着无上之骄傲!

    “杀!”

    喉咙深处,吐出这样的一个字,话音未落,即刻,万剑公子仗剑出手,他被激怒,甫一出手就是大杀器,虚空一道道剑影浮现,光影交织,拥有沛莫能当的剑势。

    这是影流剑法,万剑公子借此剑法,闯下赫赫威名,更是扶摇直上,闯入那神秀榜第二,一时风头无两,傲视星洲境内无尽元婴修士。

    “这剑法?”一眼看去,江枫轻语。

    剑法本身并没什么,江枫修炼极道剑法,号称剑之道境,在剑法方面,他的眼光何其之毒辣,从剑法本身而言,根本不能入江枫之眼。

    破绽太多了,尽管,那些破绽,在寻常剑修眼中,微不足道,甚至难以发现。但是以江枫的剑道造诣而言,区区一个看似微不足道的破绽,就已经是足以致命。

    更何况,万剑公子这一剑出手,那般破绽,达到十数处之多,这也就是说,只要江枫愿意的话,他至少有十数种方法,对万剑公子一击必杀!

    真正吸引江枫注意的,乃是万剑公子出剑之时的剑势,那很不寻常,堪称玄妙,仿佛是那神来之笔。

    “走出了属于自己的路。”江枫暗自说道。

    万剑公子是为万剑宗的亲传弟子,而万剑宗是为那三星宗门,不过即便是亲传弟子,万剑宗倾尽资源培养,若是万剑公子本身天赋不够的话,那也是绝难登上神秀榜,遑论是置身神秀榜第二。

    在剑道一途,他赫然是走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路,这也正是,为何万剑公子,能够在神秀榜上,有着如此之高的排名的缘故。

    放眼自身所见过的元婴剑修,此前,也就是那弈剑宗的冷非,让江枫眼前为之一亮,那是因为,冷非触摸到了那一条路的壁障,假以时日,剑道造诣,必然是突飞猛进。

    可惜他遇上了江枫,注定死路一条。

    而这万剑公子,更是不俗,踏上了一条属于自己的剑道之路。

    纵观星洲,剑修不计其数,但真正能够走上一条属于自己的剑道之路之辈,不仅仅是元婴修士,即便是更为强大的存在,都是万中无一。

    当初,冷非之所以能够让江枫高看一眼,正是因他的剑道天赋,得到过验证的缘故,而万剑公子则是江枫所见过的,在元婴修为,涉及剑道之路的第二人。

    “难怪,如此心高气傲。”江枫轻笑。

    有着这般剑道天赋,万剑公子的确是足以引以为傲了。遗憾的是,他的结局,不会与那冷非,有任何不同。

    任由着那般剑势逼人而来,江枫无动于衷,他随手出剑,演绎极道剑法,剑气冲击而出,双方之间,高下立判。

    “嗯?”

    万剑公子双眉,陡然就是紧紧的拧成了一团,他诧异,乃至是心神失守,无法自制。

    “怎会如此!”万剑公子骤然失声。

    他已然是踏上了一条属于自己的剑道之路,正因如此,才是更能察觉江枫的剑法,是何等之可怕。

    相比较起来,他所修炼的影流剑法,完全就是那萤火虫,而萤火之光,妄图与皓月争辉,这是何等之可笑。

    “不!”

    万剑公子惊恐,他大叫出声,颤栗不安,只觉死亡阴影,临头笼罩而来,让他即便是想要逃命,都是来不及了。

    “轰!”

    两道剑气碰撞,爆开,伴随着一道身影,跌跌撞撞的往后方飞出,那是万剑公子,他周身浴血,无比之惨烈。

    一道道的剑气,完整切割,让万剑公子皮开肉绽,剑气入骨,神仙难救。

    “你若不用剑,或许,不至于死的这么快。”看过去,江枫淡漠说道。

    神秀榜第二,这般排名不可谓不高,万剑公子绝非弱者,但成也他手中的剑,败亦他手中的剑。

    他若不是那剑修,江枫或许要颇为费一些力气来寻找破绽,但身为剑修,万剑公子出剑的那一个刹那,他的命运,就是注定了。或者说,他的命,就是被江枫所预定。

    或许,临死之前,万剑公子都是难以明白,自己为何会如此轻易,就是败于江枫之剑下。

    “我……”

    喉结抖动,万剑公子有话要说,他所要说的是三个字——我不服!

    “砰!”

    随后,剩下的两个字,来不及说出口,万剑公子就是应声倒地。

    “这?”

    这样的一幕,落入那些修士眼中,他们一个个嗔目结舌,震撼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先前,江枫言之凿凿的表示,万剑公子只有一次出剑的机会之时,他们多少少少感到好笑,对江枫不无嘲讽之意。

    但截止到万剑公子死去的那一刻起,万剑公子的的确确,只出了一剑,也可以说,万剑公子只来得及出一剑。

    “可怕如斯!”有人轻语,倒吸一口冷气。

    在江枫一先一后杀掉林震威以及齐元山的时候,他们都是没有震撼到这等程度,之所以如此,乃是由于在那神秀榜上,江枫与万剑公子之间的排名,无比之显目的缘故。

    一个第六一个第二,二者之间的差距,不说宛如鸿沟,江枫也并非没有逆袭的机会,但谁能想到,区区一剑,江枫就是杀了万剑公子。

    “绝代剑修。”有人长叹,随后默然。

    与此同时,亦是有人联想起神秀榜排名的变化。

    江枫杀了万剑公子,意味着他将取代万剑公子在神秀榜之上的排名,也就是说,江枫一飞冲天,由那神秀榜第六,变成神秀榜第二。

    往后,放眼神秀榜,江枫唯独屈居一人之下罢了,而放眼星洲,无尽元婴修士,只怕无一不是要被江枫压迫的喘不过气来。

    旋即,不用江枫多言,诸人做鸟而散。

    半个小时之后,一道身影御剑横空,回返长乐城,就在这一天,有消息传出,世上再无长乐宗。

    一息之间,林震威与齐元山尽皆死去,门下弟子,屠戮殆尽,昔日之荣光,风流云散。

    “江枫!”

    这个名字,在长乐城之内流传,继而以极快的速度,广为传开。

    而在江枫的身上,又是多了一个新的标签——神秀榜第二。

    “胆敢杀我门下弟子,杀无赦!”万剑宗之内,一长老声色俱厉,阴狠无比。

    万剑公子死了,死在江枫手下,江枫在杀万剑公子之时,丝毫不加掩饰,当这般消息,传入万剑宗,立时就是让万剑宗上上下下,无数人为之震怒。

    “所谓神秀榜,不过是一个自娱自乐的笑话罢了。”又一长老说道,眼神阴郁。

    神秀榜的存在,对于无尽元婴修士而言,是一座可望而不可即的高山,他们终此一生,都是为爬上这一座高山,孜孜不倦的努力着。

    但是对于三星宗门这等庞然大物而言,却是根本不值一提。

    “神秀榜第二?若你是那宗师榜第二,或者,我万剑宗才是会考虑网开一面。”另一个长老阴测测的说道。

    在万剑宗内,响起热议的声音,最终所指,就是三个字——杀无赦!

    宗门威仪不可辱,宗门弟子不可白死……三星宗门自有底气以及底蕴,岂是区区神秀榜之上的修士,就能挑衅?

    发生在万剑宗之内的事情,江枫自是不知,他暂时留在长乐城内的一家酒楼。

    “接下来,该心无旁骛的冲击下一境界了。”酒楼之内,江枫默然轻语。

    长乐宗覆灭,江枫心结解开,那般心境裂痕,更进一步的修复,江枫要做的,是彻底修复心境裂痕,从而冲击元婴后期大圆满。

    他至始至终有着莫大的危机感,比任何人都要清楚,唯有不断变强,才是能够拥有那般安身立命的根本。

    否则的话,不管主动也好,被动也罢,一旦遭遇危机,便是只能仰人鼻息,让生便生,让死便死。

    两世为人,在这个问题上,江枫有着更为透彻的感受。

    “炼心塔?”江枫自语。

    若是有那炼心塔,进入炼心塔修炼的话,修复心境裂痕,轻而易举,但二星宗门及之以上的宗门,才是会有那炼心塔的存在,江枫却是不可能,打炼心塔的主意。

    “却是要想想其他的办法才行。”江枫喃喃说道,身化剑光,冲霄而上,走出长乐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