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寒门贵子> 第三章 纳履决踵
    回到房中,秋分一直低着头不敢做声,双手绞着衣角,乖乖的站在那里。

    徐佑诧异道:“怎么了?”

    秋分慢慢跪下,手背贴着额头,伏于地上,道:“婢子不知轻重,惹了祸事,请小郎责罚!”

    徐佑摇头失笑,将她拉了起来,道:“傻瓜,你一个小娘,面对陈牧那样的恶人,能够不卑不亢,维护我徐氏的颜面,该当重赏才对……呃,现在咱们穷的叮当响,先把赏记下,等以后十倍给你!”

    此时称呼男子一般叫郎君或小郎,女子叫女郎或娘子,小姐这样的称呼到了宋时才有,但多用来形容娼妓。到了元时,蒙古人得了天下,不学无术又仰慕中原文化,以为小姐是什么高雅的名称就用来称呼贵族女子,后世才以讹传讹,逐渐流传了下来。再到徐佑穿越之前的那个时代,小姐重新变成了失足妇女的代名词,其实也算回到了正轨。

    “婢子不要赏赐,只要小郎不怪我就好了。”秋分吐吐舌头,仰头望着徐佑,道:“小郎,你真的跟以前不一样了……”

    “又来,这话你好像说过了。”徐佑身子虚的厉害,经过刚才一闹,这会有点喘不过气来,在秋分的搀扶下去床上休息,盖了被子感觉暖和了些,笑道:“说说看,又发现哪里不一样了?”

    秋分兴奋的道:“就刚刚你对那恶贼说的话,什么品色,什么违制啊,三两句让他面色铁青,吃了亏又无可奈何……你是不知道,之前他多么神气,威风八面的,把大家都唬的不敢说话……”

    “一个恶奴罢了,只有狐假虎威的本事,被吓几句就跑掉了,没什么的!”

    “不,要是以前,小郎肯定是二话不说,直接把他揍的,揍的……”

    按理以徐氏这样的豪族,虽然是武力强宗,文风不盛,但立郡百余年,家学也算渊源,嫡系子弟的贴身侍女无不是知书达理,博览群书,但徐佑好武任侠,最不爱寻章摘句,皓首穷经,所以连个身边的侍女也都是学武多过学文,所以秋分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词语来形容。

    徐佑笑着接道:“揍的他阿母都认不出来!”

    秋分眼睛一亮,眉梢随之上扬,薄薄的唇瓣也跟着扬起一个微小的弧度,叫道:“对,这个句好,揍的他阿母都认不出来,哈!”

    徐佑打趣道:“那你觉得是以前的小郎君好,还是现在的小郎君好?”

    秋分歪着脑袋,认真想了想,道:“以前的小郎君喜欢动手不喜欢说话,现在的小郎君喜欢说话不喜欢动手,我觉得都好啊!”

    其实,只要小郎君你能站起来,不再是躺着病床上,浑身血淋淋的模样,婢子都从心底觉得欢喜……

    徐佑闻言一笑,道:“你倒是嘴巧,说说看,你的武功从哪里学来的?看那个陈牧力气也不小,竟被你一招就夺了鞭子去。”

    秋分讶然道:“小郎,不是你看我天天闲着无聊,偷偷教我学的吗?还说是徐氏祖传的什么白虎劲,只传嫡子,还叮嘱我不要说出去,免得自找麻烦。今天我实在气不过,还是第一次动手呢,没想到真的挺管用,嘻嘻!”

    徐佑揉了揉太阳穴,融合的记忆就是有这点不好,除非印象极其深刻的东西,否则还需要搜索一番才能找到,就像秋分说的,他这会才记起来,确实是以前的那个自己教的秋分武功,目的一来是无聊,二来是叛逆期的无法无天——祖制非不要别人学,我就非找个外人来学,还是身份低贱且最娇滴滴的婢女!

    只是没想到秋分竟然颇有天分,不仅在三年内习成了白虎劲的玄功,并且练到了第二劲,勉强可以算是入了九品下的高手了。

    所谓九品榜,是江湖中人仿照官府的九品中正制划分的武功品级,从一到九,九品最下,每一品级又分上、中、下三等,想整个楚国习武之人何其多也,一般人毕其一生都无望进入九品,所以秋分能在十三岁入了品级,天分之高,可以说不在徐佑之下。

    “白虎九劲……”

    徐佑抬起手,白虎劲越练的高深,手掌就会变得越是白皙如玉,晶莹剔透,只是他现在的掌心略显黯淡,灰濛无光,跟以前巅峰时不可同日而语。

    “日君元阳,还归绛宫,月君元阴,还归丹田,积真阳以成神,而丽乎天者星辰。积真阴以成形,而壮乎地者土石……”

    心念一动,早就熟烂于心的白虎玄功自然运行,却不料腹下气海突然一阵疼痛,浑身血脉逆流,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寒气仿佛毒蛇般顺着经脉钻入他的身体各处。

    几乎一瞬间,徐佑的脸色大变,浑身如同浸了水似的变得湿淋淋的,要不是紧咬了一下舌根,差点要昏迷过去。

    秋分吓了一跳,扑上来扶住他的身子,惶恐叫道:“小郎,小郎!”

    “咳,我没事……”

    不过只要不动运功法,片刻之后,那股寒气又神秘的消失不见,徐佑仿佛生了一场大病,本就虚弱的身子更显得一吹就倒,喘息道:“让我坐起来。”

    秋分忙将被褥和枕头都放在床头,抱着徐佑让他上身斜靠在上面,然后蹲在他的腿侧,仰起头担心的道:“小郎,你刚才怎么了?”

    徐佑摇摇头,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道:“温大夫来看病时,有没有说过什么话是关于我的气海和经脉的?”

    秋分蹙眉回忆了一会,腾的站了起来,道:“好像有一次,小郎你全身变得冰冷,脸上就像结了冰一样,温大夫不知用了什么法子,才把郎君救了过来,之后婢子听他自语说可惜,可惜,气息逆转,经脉错乱,一身武学……啊?”

    秋分脸上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一时说不下去,徐佑柔声道:“继续说吧,不管好的坏的,不必隐瞒!”

    “他,他说一身武学,尽付东流……婢子当时着急郎君的病情,并没有深思他说的这话跟郎君有什么关系!”

    徐佑沉默不语,也就是说,他穿越而来,不仅遇到了这家伙重伤频死,还失去了世家大族的依靠,且成了太子和沈氏的眼中钉,就连唯一可以引起为傲的武学也因为这次重伤付之东流。

    一无财力,二无势力,三无武力,真真可谓一无所有!

    “咳,咳!”

    徐佑猛的咳嗽了两声,他毕竟是两世为人,对武学一道并不像原来的徐佑那么痴迷,那些世家大族的子弟,又未必个个习武,还不是照样封侯拜相,位极人臣,名留青史?

    “不提这个了,能保下一条命,已经是祖宗显灵,大不了以后再练回来就是了。”

    “嗯!”秋分自己学武学的容易,没觉得有多么难,而小郎又聪明自己百倍,就是重新练回来也简单的很,所以很快就把这件事抛之脑后。

    毕竟,就像小郎说的,能够活着,已经是天大的幸运了,人,不能奢求太多,这是她在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明白的道理。

    “哎呀,鱼!我忘了那尾鱼了……”

    秋分跳起就要往外面跑,被徐佑一把拉住,却不想这小妮子力气好大,差点被她带下床去,伤口处又是一痛,忍不住咳嗽了起来。

    “咳咳……别去了,那鱼早被踩的不成样子,还拿来做什么……”

    秋分赶忙轻轻揉搓着他的胸口,让气息平顺了几分,低声道:“只是脏了些,我拿回来洗干净了,其实跟鲜鱼没两样。小郎你这二十多天来只能吃点稀粥,身子骨虚弱,正好熬了鱼羹为你调养调养……”

    徐佑心中叹了口气,他前世是孤儿,从小吃了太多的苦,别说烂鱼做成的羹汤,就是扔到垃圾桶的剩饭也捡来吃过,但长大成人之后,事业一帆风顺,钱多的几乎数不过来,饮食不说奢侈,但也绝不节俭,却没想到穿越到这个世界,竟然又像是回到了小时候的生活。

    “也好,熬的烂一点,多加点汤,咱们一人一碗!”徐佑叮嘱道:“记住了,一人一碗,你要是不吃,我可也不会吃!”

    “嗯,我记住了!”

    秋分背转身去,眼睛好像又有点潮意,不知怎么了,自从小郎君苏醒过来之后,他的眼神,举止和说话,每一分每一寸都似乎能触碰到她的心里最柔弱的地方,让从来没有眼泪的自己数次都快要流下泪来。

    秋分的手艺在这个年代如何,徐佑并不知晓,但要是放到他的那个年代,至少也是米其林餐厅主厨的功力。简简单单的一道鱼羹,除了葱姜没有别的调料,可吃起来却鲜美滑润,入口如饮仙露,让人食之如饴,真是连舌头都要吞下去了。

    听到徐佑的赞誉,秋分心里高兴,嘴上却说:“你以前可总骂我是个蠢丫头,笨手笨脚的,还说我要是跟了别人,早被主家给打死了呢。”

    徐佑一口汤差点喷出来,道:“是吗?”

    秋分飞快的点头,嘟着嘴的样子显得俏丽可爱,徐佑揉了揉她的脑袋,故意弄乱她的发髻,道:“看,我以前说的也没错嘛,哪有做侍女的,连一个环髻都梳不好?”

    秋分大羞,忙跑到外面照着水盆重新梳理好发髻,徐佑这时才发现,这间房内,连一枚铜镜都没有。

    铜镜从西汉末开始就逐渐进入寻常百姓家,算不得什么稀罕物,徐佑轻轻按了按太阳穴,觉得精神好了许多,将秋分唤了回来,问道:“一文钱都没有了吗?”

    秋分咬着唇,点点头道:“自从那夜……之后家里被抄,所有的东西,包括婢子历年来得的赏赐都被收了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