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寒门贵子> 第九章 刺杀
    牛车缓缓停在溪江边上,这里有着义兴最大的码头,也是最繁忙的所在,一字排开的停泊码头多达二十多座,其中有官方的,有私人的,粗大的系舟石沿河密布,挂着孤帆和双帆的中舨、大艑、飞舸、小艇等等来去江面,吆喝声,卸货声,争执声,还有报价和计数声,声声入耳,放眼望去人头攒动,摩肩接踵,使人目不暇接。

    徐佑走下牛车,目光左右看着,不知是不是心理在作怪,总有一种穿行在某部充满了古代气息的电视剧中,但那一声声带了点吴语声韵的口音,还是清晰的告诉他,这是真正的古代。随着冯桐来到一处宽敞的私人码头前,这是只有士族豪富之家才能拥有的特权,比起旁边那些杂乱无序的码头,这里的静寂安详透着一股莫名的华贵和雍容。停靠在眼前的是一艘双层大船,长十余丈,宽三丈,船头画着鹢兽,这是为了表示对江神的敬畏,另外跟其他单桅和双桅船只不同的是在船体上竖立着三根桅杆,挂着大小不一的三条风帆,整艘船没有什么雕刻丹镂、青盖绛居的修饰,但给人的感觉却十分的大气和稳健,一如袁氏的门风,内敛而不张扬!

    “郎君,请登船。”

    冯桐做了个请的手势,徐佑在岸边停留了一瞬,终究没有回头,径自上船而去。秋分却没有他这样的决绝,转身望着生长于斯的地方,眸子里全是依依不舍和挥之不去的眷恋。

    “快走吧,不要误了时辰!”

    冯桐不耐烦的斥责了一句,秋分没有言语,回身低头,也不看冯桐,快步追着徐佑入了船舱。冯桐冷哼一声,对身边的下人说道:“楚蛮就是楚蛮,要是咱们袁府的婢子敢这样无礼,早就被乱棍打死了!”

    下人赔着笑脸,道:“是是,主要是管事**的好,奴婢等才懂得一点礼数,出门在外,不至于给郎主丢脸。”

    冯桐得意的点点头,走上舢板登船,大手一挥,道:“来人,解绳,起锚!”

    沿溪江逆流而上,行二十余里到达红叶渚,这里河道狭窄,两岸峭壁,水流湍急如瀑,望去十分的险峻,向来有“红叶难飞”的说法,不管大小船只都需要借助两岸的纤夫拉动才能顺利通过。在船老大与岸边的纤夫谈价钱的时候,徐佑从舱中走到船头,耳中传来激流翻腾呼啸的巨响,远眺着一望无际的江水茫茫,心中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不多时,价钱谈好,**的纤夫们背着粗长的绳索过来将大船的两侧捆绑固定好,然后分走在两岸峭壁的边缘。这里没有路,只有一手攀着山壁的缝隙,一手将两头拴着绳子的木板穿过肩头死死扛住,脚下踩着不规则的砾石,在时不时荡起的水花中用尽全身的力气,将绳子斜拉的笔直,来拽动船身前行。

    这是以自身的力量对抗大自然的力量,那瞬间爆发出的肌肉的美感,让第一次看到这一幕的徐佑有些惊讶,招手唤来船老大,问道:“这些是不是纤夫?”

    “回郎君的话,正是红叶渚的纤夫。”

    “他们怎么没穿衣服?”徐佑感到奇怪,因为入目的这些人都是赤身裸体,别说有几块布了,就是腰胯间连根遮羞的草环都没有系。

    船老大笑道:“郎君是贵人,不懂这些份属寻常。出来做纤夫的,都是清苦之人,要是穿着衣服,汗浸盐汲加上纤索的磨损,怕是两三天都要换一身,如何负担的起?再加上拉纤时要频繁下水,容不得宽衣解带的耽误,并且他们要一会儿岸上,一会儿水里,衣服在身上的话,湿了又干,极其容易染风寒之病,所以还不如这样赤条条来去。”

    这就是知识来源于生活了,要不是今朝一席话,徐佑就是读书万卷,恐怕也不知道这些,听这船老大说话文雅,倒有了几分谈兴,道:“我看这纤绳结实的很,可是麻绳做的吗?”

    “这是益州特产的纤藤,并不是麻。”

    益州也就是四川了,徐佑想起了三国演义里的藤甲兵,道:“纤藤是树藤的一种吗?”

    船老大耐心解释道:“不是,纤藤是用精选的慈竹起出来的篾条,然后缠绕编制而成,既有韧性,又耐水侵泡,所以名之为纤!”

    “原来如此……”

    话音未落,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声低沉的呼喊:“小心!”

    徐佑还没反应过来,一道剑光如长虹划过空中,几乎贴着他的鼻尖往脑袋的左后方刺了过去。

    叮!叮!叮!

    金属碰撞摩擦的声音响起在耳边,仿佛有几万只小猫用爪子同时抓挠着生锈的铁皮,徐佑浑身起了鸡皮疙瘩,幸好前世里早养成了城府深沉的性子,并没有露出惊慌失措的表情。

    剑光一闪即灭!

    徐佑缓缓转身,眼前是一个穿着绛色甲胄的中年男子,浓眉大眼,相貌堂堂,只是身形不高,只到徐佑的胸口样子,手中握着一把光泽耀目的长剑。在他的脚下,凌乱的散落着三支赤色的箭,做工奇特,箭尖的部分不是三棱形,而是弯曲了一个弧度,有点像初旬的月牙,整只箭身也比普通的箭短上许多,且在尾后没有羽翎。

    刺杀?

    徐佑顿时明白过来,刚刚自身所处的环境有多么险恶,顾不得后怕,对中年男子拱手道:“多谢足下出手相救,不知怎么称呼?”

    “在下是袁府一等军候左彣。”

    之所以说是袁府的一等军候,是因为左彣是袁阶的私人部曲,其时世家大族的部曲全部采取军制,从将到副将再到校尉,校尉之下就是军候,但这种军职只是在世家内部的称呼,并不被朝廷认可。不过一旦遇到战乱,这些部曲立刻就能成为作战勇敢,训练精良的虎狼之师,战斗力绝对不在正规军之下,也正因如此,门阀政治才能与皇权政治分庭抗衡数百年而不衰败。

    “左军候好俊的身手,一剑破三箭,腕力之稳健,足可以入五品,称小宗师了!”徐佑虽然武功尽失,但毕竟眼力还在,这个左彣以单手只剑在刹那间击落三支从不同角度射来的劲箭,气不喘脸不红,身形连摇都没有摇一下,实力不容小觑。

    ”不敢!“左彣眼中隐有喜色,徐佑声名在外,被誉为年青一代的天才高手,能得他一句评价,对自己而言也是荣耀。

    “其实是在下鲁莽了,观郎君遇险时风姿怡然,就知道一切都在掌控之内,何况以郎君的白虎劲,弹指间就能破了四夭箭。只不过这是袁氏的座船,郎君是客人,自不能让你污了手。”

    徐佑当然不会说他现在已经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平常人,刚才那副镇定自若的模样,只是因为根本没发现到危险迫近。不过他脸皮够厚,微微一笑,看在别人眼中更是佩服他临危不乱的风姿,指着地上月牙形状的赤箭问道:”四夭箭?这是它的名字吗?“

    ”不,四夭箭指的是四个人,飞夭、杀夭、月夭、暗夭!“左彣足底一震,一支赤箭弹了起来,正落在他的手中,指着箭尖的月牙形状,道:”这是月夭使用的月牙箭,赤色茎身,尾后无翎,箭头长一寸五分,宽八分,上面涂有剧毒,见血封喉。”

    徐佑随着左彣指的位置看去,果然见月牙的箭头上隐隐闪过一丝暗褐色的血纹,应该是涂抹了剧毒的缘故。

    “郎君,四夭箭一向秤不离砣,既然月夭现了身,其他人也定在左右觊觎窥视,还请返还舱内,以策万全!”

    “无妨!”徐佑笑道:“有军候在,量这些跳梁小丑也无可奈何!”

    左彣却没他这么轻松,道:“郎君是贵人,没在江湖行走过,不知道这四人的名声,别说是我,就是真正越过五品,成了小宗师,也未必能躲过他们的暗杀。”

    “怎么,他们杀人很多吗?”

    左彣摇摇头,神色凝重的道:“不,他们出道以来,只杀了七个人!”

    徐佑本有心再问哪七个人,接到消息的冯桐从舱内急奔了出来,见徐佑无事,才松了一口气,转头对左彣怒斥道:“你是怎么守卫的,被人摸到船上来行凶还不知晓?”

    其实作为袁府的部曲,左彣属于官役,比起冯桐的奴仆身份略高一层,但归根结底,他们都是依附在袁氏的门下,地位的高低要看得宠的程度。冯桐虽是奴仆,却是袁阶须臾不可离开的心腹,比起他这个小小的军候,自然要高上许多倍。

    所以挨了训斥,左彣不敢分辨,道:“是,职下有失查之罪!”

    “哼!”冯桐还要责骂,被徐佑拦住,道:“冯管事,这三支箭并不是从此船上射来,而是夹在沿岸的其他船只里,所以并不是左军候失职,要怪还是怪我……这都是我招惹来的麻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