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寒门贵子> 第十三章 死局
    扑通!扑通!

    四艘挂在船侧的备用小舟放入水中,由袁府的部曲手持桀牌分往东西两侧行去。一盏茶之后,整个红叶渚的行船全都得到了一个消息:即刻起至明日凌晨,红叶渚全面封禁,断绝南北水道,所有途径红叶渚的船只要么原处停泊,静等明日开禁,要么改走北路水道然后再绕行南下,一时众多行人皆面面相觑,心中或有怒气,但明面上却不敢有丝毫异议。

    袁氏,那可是楚国最顶级的门阀之一,别说封禁一个红叶渚半日,就是就此将红叶渚填平,也不过被人在主上面前说几句碎嘴罢了!

    另一边,邓滔带了十五名精锐部曲另乘一舟直扑刚才射来暗箭方向的那三艘船而去,不过可想而知,登船检查一番后,没有发现可疑痕迹,想必月夭在一击不中之后,早就转移了位置。

    这是打草惊蛇之计,也是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就像高明的棋手,每一次落子,都要考虑之后的七八步。徐佑这样做,正是要给四夭箭出一个难题,要么他们就此乖乖的被禁令隔绝在水道上,等明日再动身,不过那时候,袁府的大船早就进了晋陵城;要么他们就得即可发动,在红叶渚发动袭击,但如此一来,就打乱了所有的谋划,从主动变成了被动,彻底失去了先机,要被徐佑牵着鼻子走。

    本来排在袁府大船前面还有四艘船,也全部停止行进,往后退开两边,让出了前行的水路。船老大招呼来红叶渚所有的纤夫,攀沿着两岸的峭壁,喊着号子拉动袁府大船的船身,意图极速通过这段狭窄急湍的江流。

    船到红叶渚的最窄处,一波又一波的激浪扑打而来,溅起的水花几乎要淹没船身,就是有一众纤夫的使劲拉扯,却也让整艘船发生了剧烈的颠簸,守卫在上下两层船板上的部曲们立刻东倒西歪,场面一时有些混乱。

    徐佑皱着眉头从主舱走了出来,左彣追在他的身后,焦急的道:“郎君,外面风急浪大,还是安坐舱内的好……”

    徐佑置若罔闻,径自走到连接一层和二层的船梯上,大声道:“杜毕,你怎么带的兵,让他们注意警戒,各自守好位置,不要乱!”

    杜毕站在二层船楼的左舷甲板上,见徐佑满脸怒气,正要回话,突然两支白羽箭无声无息的从水中射出,瞬息之间,没入楼船最高处的望塔上的两名部曲的额头,一个倒栽,直直跌入江水之中。

    咚!

    落水的响声传入耳中,本就乱成一团的众人全都一愣,与此同时,一个瘦小的人影从江水下面冲天而起,荡起的水花弥漫在他的周围,映着秋日下午的阳光,发散出炫目的五彩光晕,让人无法直视。

    “有刺客!”

    首先发现异状的是杜毕,他正对着刺客出水的方向,所以一眼看到,最先反应过来,立刻大声示警,并同时擎刀在手。

    锵!

    杜毕用的是环首刀,刀身四尺有余,随着一声暴喝,长刀闪着寒光,双脚在甲板上一顿,竟是凌空对着刺客的面门砍去。他倒不是鲁莽,而是刺客身在半空,已经到达最高点,正是无处借力,气息衰竭的大好时机,如果运气足够好的话,单此一刀,就能将刺客劈成两半。

    刀光如练,划过长空!

    刺客手上不见如何动作,已经从后背的箭袋里抽出一支白羽箭,在空中将黑木弓拉开满月,箭尖正对着杜毕。

    嗖!

    弓弦颤动的声音仿佛来自地狱的嘶鸣,让杜毕猛然感觉到一阵眩晕,而白羽箭已经闪电般直至胸前。

    危急关头,杜毕一咬牙根,神智恢复了片刻清醒,环首刀只来得及变竖劈为横挡,咣当一声巨响,箭尖正中宽阔的刀面上,并随着强大的冲力,刀身反弹砸向胸口。

    “噗!”

    杜毕口吐鲜血,比来时更快的速度倒飞回船上,冲劲之大,把赶过来接他的几个部曲全都撞翻在地,胸骨明显的凹进去一片,躺在那里一动不动,显然是受了重伤。

    刺客却借着射出这一箭的力道,身子往后飞出,在空中斜斜的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仿佛回旋的大雁一般远远的落在了船头。

    那里,是船上仅有的空无一人的安全区域!

    杜毕也算是袁府部曲里数得着的高手,可有心算无心,占据优势的前提下,连刺客的一招都接不下!

    四夭箭之名,果然名不虚传!

    刺客眼神一扫,越过正从四周蜂拥赶来的袁府部曲,盯在了站在二层正中央的徐佑身上。他刚才潜伏在水中,角度无法射到徐佑,且以徐佑的身手,一箭未必能够建功,所以还不如选择望楼,先一步消除掉制高点的威胁。

    两人目光交接!

    徐佑终于看清了刺客的脸,一双细长狭小的眼睛,透着不见丝毫温暖的寒冰,尖尖的下巴上是薄的有些不可思议的唇,苍白的肤色如同经年不见阳光,白的发亮又瘆人,瘦弱的身子弱而无力,更像是风一吹就会倒,最引人注目的是擎在手中的黑木长弓,几乎占据了他三分之二的身高。

    这是一个十分怪异的人,但他的身上,却散发着无法遮掩的浓烈杀气!

    杀夭!

    只看了一眼,徐佑就确定了刺客的身份,然后毫不迟疑的往下层退去,四个手持盾牌的精锐部曲已经在左彣的指挥下往他身边赶来。而在徐佑和杀夭之间,足足有七十步的距离,中间还隔着数十计的精悍之士。

    无论如何,在这种状况下,杀夭都冲不过来,对他而言,明智之选,莫过于掉头重回水中,然后远遁而去!

    不过,四夭箭的名声,可不是靠“一击不中,远遁千里”赢来的,他们最擅长的,就是于死局中,

    求活!

    最先冲到杀夭面前的袁府部曲有十个人,前面五个左手盾,右手刀,成半月形将杀夭堵在船头,后面五个手持长枪,横架在盾与盾之间的凹槽内。

    刀如蔟,枪如林!

    五人为伍,十人为什,刀、枪、盾齐全,这就是袁府最基本的作战单位,也是在乱世中能够支撑起整个世家的有力保障。

    “杀!”

    什长是前五人中的持刀盾者,战时一切指令,皆由他发出。左右最外侧的两人应声而出,却将盾放在身下,长刀反抱在怀中,就地一个翻转,然后从肋下诡异的角度忽的挥出,贴着船板往杀夭的双脚砍去。

    挨着什长的另两人同时腾空而起,一个倒转,头下脚上将厚厚的重盾横在空中,以泰山压顶之势,呼啸而落!

    什长再次暴喝:“杀!”

    他以肩膀顶住重盾,长刀紧贴着盾侧,刀尖直对杀夭,然后,猛的往前跨出一步!

    跟着他这一步刺出的,还有后面五把毒蛇般的长枪!

    几乎刹那之间,杀夭的上下左右被牢牢的封死,五张盾,五把刀,五条枪,仅仅十人,却杀出了千军万马的气势!

    留给杀夭的唯一生路,只能后退,然后重新潜入江水之中。不过一旦落水,再想重新登船,可就不会像这一次如此容易了!

    危急关头,杀夭突然动了。

    他没有退,而是随意跺了跺脚,攻下路的两个部曲只觉眼前一花,挥出的长刀不知怎么竟被杀夭踩在了脚下,身子跟着巨震,仿佛被粘到了船板上,张口噗的吐出一股鲜血,齐齐趴在那里动弹不得。

    杀夭侧着身子,足尖往地上那两名部曲的脑袋上轻轻一点,迎着什长的刀盾撞了上去。

    砰!

    什长本是使刀盾的好手,下盘极稳,这一招“盾里藏刀”自然会防着敌人迎面撞击,要是别人,他有十数种变招应对,可杀夭这一撞,迅若闪电,力大无比,他来不及反应,就被撞的往后方飞去。

    杀夭的身材本就瘦小,此时缩成一团,仿佛粘在了盾上一样,随着什长的身体和五名使枪的部曲擦肩而过,然后手中的长弓往空中一伸,弹指拨动了一下弓弦。

    三颗人头飞起。

    咚咚!

    画面定格,杀夭距离他上船的位置,前进了十一步。什长倒在他的脚下,浑身上下已经没有一块骨头是完整的,在他的身后,从地面攻击的两个刀盾兵头颅碎裂而死,三个长枪兵变成了无头尸体。

    不过一个照面的时间,十人小队里,死了六个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