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寒门贵子> 第十六章 闻欢下扬州
    等冯桐灰溜溜的离开,徐佑看到身边的部曲们眼中都有不忿的神色,他微微一笑,没有在此事上借题发挥,火中浇油。归根结底,冯桐只是袁氏的一个奴才,这些部曲对他的敬重有限,但他们对袁氏的忠心却毋庸置疑,徐佑就是从中作梗,引起部曲和冯桐的冲突,对他既没有短期的好处,也没有长期的收益,做来何用?

    亏本的生意可以做,但要明白这次的亏本是为了下次的利润,这是他进私募界学到的第一个真理!

    “郎君,我心中一直有个疑问,为什么这次刺杀,只有杀夭和月夭露面,飞夭和暗夭呢,难道真的在暗处觊觎?”

    徐佑双手负后,看着船老大将刚才因为杀戮而四散跑开的纤夫重新聚集起来,庞大的船体在激昂的号子声中重新启动,低声道:“我也在考虑这个问题,目前看来,有两个可能性,一是飞夭和暗夭都不在这里,二是这两人贪生怕死,见杀夭和月夭落入陷阱,自顾逃命去了。”

    左彣摇头道:“以职下看来,飞夭颇有气魄,应该不是弃友自保之辈!”

    “那就只有一个可能性,飞夭和暗夭可能因为某种原因赶不过来,尾随咱们的只有杀、月二人。”徐佑仿佛成竹在胸,一切都尽在掌控之内,言语间不急不缓,但又隐约含有强大的说服力,让人一听就先信了几分,道:“正如邓百将所言,最早月夭射来那一箭,只是为了逼迫咱们不敢夜行,唯有在夹竹码头留宿。这样做的好处显而易见,一是在夹竹码头动手,肯定要比在江面上方便的多;第二,很可能是因为飞夭和暗夭需要时间赶到夹竹码头,逼咱们在码头留宿一夜,正好给了他们足够的时间缓冲。”

    左彣恍然道:“听郎君一言,职下疑窦顿开。不过还有一种可能,会不会四夭箭兵分两路,杀夭和月夭跟着船,而飞夭和暗夭其实一直在夹竹码头布置陷阱……”

    徐佑笑道:“如果是这种情况,单以跟踪而言,暗夭恐怕比杀夭合适,并且适才这两人也不会如此拼命,非要赶在船只离开红叶渚前,将我杀于此地……如果所料不差,飞夭和暗夭既不在此地,也不在夹竹码头,但应该也不会太远,位置应在百里之内,被某些重要事情缠住,所以才没有及时赶到!”

    左彣讶道:“百里之内?郎君何以如此肯定?”

    徐佑看了他一眼,道:“从红叶渚往北,一马平川,视线没有阻碍,杀夭放出的烟花,足以远达百里之外……”

    左彣老脸一红,才知道徐佑为何看自己的眼神那么奇怪,因为这个问题实在问的太蠢。不过也怪不得他,不知为什么,自从徐佑接管指挥权,表现出惊人的布局、谋划和组织协调能力,他已经下意识的习惯了听从命令,自己动脑的地方越来越少,才会犯下这样低级的错误。

    他毕竟精明过人,回过神来,立刻扑捉到徐佑话里的含义,悚然一惊,道:“郎君是说,接下来,很可能会再遇到飞夭和暗夭?”

    徐佑远眺着江面,船身受到激流的冲击达到了,然后猛然一颤,恢复了平稳,却是安全渡过了红叶渚。

    “杀夭见到月夭的尸体,宁可放弃逃生的机会,也要拼死一战。我想,既然杀夭和月夭的尸体在我们手里,飞夭身为四夭箭的大师兄,应该不会那么绝情才是!”

    这话说的在理,以杀夭的武功,就算不能在重重护卫下杀死徐佑,但要逃跑,根本没人拦得住,可他被邓滔以侮辱月夭尸身的诡计所困,选择了不死不休的决战,由此可见,人不分善恶,只要不是完全泯灭了人性,内心深处总会暗藏一点柔软的情义。

    而对于最擅长玩弄人心的狐帅而言,这点点的情义,就是四夭箭的取死之道!

    左彣心悦诚服,道:“郎君真是有留候之才!”

    留候张良是世间智者的典范,徐佑斜了他一眼,玩笑道:“军候,溜须拍马可不是你该有的格调哦。”

    左彣一愣,道:“这,何为溜须拍马?”

    徐佑也是一呆,想了想这词的出处,一时也搞不明白是不是宋朝才有的典故,信口胡诌道:“军候没有听过?曹魏时有位姓丁的长史,对本州刺史阿谀奉承之极,有次餐会见刺史长须沾染了饭污,竟用手擦拭干净,刺史讥笑说‘长史,上州重臣,铨衡人伦,会定九品,主持清议,奏免中正,乃为长官拂须耶?’,这是溜须的由来。至于拍马,则是北魏的传统,北人多骑马,越是骏马越能彰显权力和地位,所以下属看到上官,都会拍着马臀夸赞其雄壮俊美。两者结合,不就是所谓溜须拍马了吗?”

    左彣虽是武人,但也识字读书,竟没听过这等轶事,默念了几次溜须拍马,不由的笑道:“郎君言谈之妙,怕是不亚于人称‘空谷白驹’的庾法护。”

    庾法护?

    徐佑倒是知道在前世的那个历史时空,东晋王朝有个王珣,字法护,但到了这个时代,一切都变了模样,加之搜索融合而来的那部分记忆,也没有找到关于庾法护的只言片语,可见这具身体的原主人,除了醉心武学,对其他文人雅士不怎么感冒。不过这时也不是寻根问底的时机,道:“军候言重了,我与君同属武人,跟那些口若悬河的名士相比,只不过是一般的浊物而已!”

    左彣自忖失言,不管徐氏以前如何显赫,如今也只是一介齐民,自己拿徐郎君与正如日中天的颍川庾氏的杰出子弟进行对比,难怪惹的人家不快。当下不再多言,束手矗立在徐佑身后。两人立于船头,目睹了斜阳点燃两岸红叶的美景,江风尽处,不知从何传来悠扬的歌声:“闻欢下扬州,相送楚山头。探手抱腰看,江水断不流。”

    江左民歌分为吴歌和西曲,多为清丽缠绵的情歌,这首正是时下最流行的西曲,五言四句,反复咏唱,从水波粼粼的江面之上传荡开来,让人听之如怡。

    “这不知是谁家的女娘,又怀春了。”左彣转头回顾,歌声正是从那些被禁止通行的舟船上传来的。

    野有死麇,白茅包之。有女怀春,吉士诱之。

    这是秋天,但也有春意,徐佑脸颊含笑,不知为何,脑海里又浮现出了那个模糊不清的女子身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