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寒门贵子> 第二十一章 晋陵城外五更鼓
    等确认暗夭没有出现,徐佑从密室出来走上甲板,看着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的一众部曲,才发现刚才跟飞夭的战斗之激烈,远超出自己的估计。他们或坐或躺,手脚无力的垂下,刀枪放于腿侧,脸上犹挂着的惧色,似乎在用另一种方式诉说着飞夭的可怕。

    这一战死了八人,伤了数人,比起跟杀夭那一战伤亡其实不算大,可飞夭给众人造成的心理压力和死亡阴影却远超杀夭和月夭的总和。

    那从黑暗中飞来的一矛,挟带着刺耳的嘶鸣和无匹的气势,让所有人终其一生,都不能忘怀!

    左彣已经脱去了暗算飞夭时穿在身上的那一披红氅,看到徐佑的身影,快步迎了上来。徐佑双手作揖,腰身微微下弯,郑重其事的道:“军候,辛苦了!”

    “不敢!”左彣侧了侧身子,避开徐佑的行礼,郝然道:“要不是邓滔和众兄弟一番苦战,将飞夭逼到了油尽灯枯的境地,我也很难偷袭成功。”

    徐佑拍了拍他的肩头,没再多说什么,在左彣的引领下走到飞夭的尸体前。看着这一尊有如巨人的强壮躯体,心中暗暗称奇,都说古代人身高比较矮,以他穿越来的所见所闻,可以说是真正的无稽之谈。

    “军候跟他交过手,此人修为大概几品?”

    左彣后怕道:“不好说,他跟邓滔交手时已经受了内伤,飞到桅杆上又是心神最放松的时刻,可尽管如此,我尽了全力刺出的月牙箭,也差点被他躲了过去。郎君知道,月牙箭上的毒见血封喉,无药可救,但飞夭中箭之后又跟我对了十数招,全是没有花招的硬打硬拼,然后才加剧了毒发的速度而毙命……”

    左彣的真实实力在六品中,估计跟杀夭不相上下。也就是说,飞夭应该在六品上,甚至已经无限接近五品,只差临门一脚,就可以踏入“小宗师”的境界。

    不过人力有时而穷,武功并不是决定胜利的唯一因素,只要战略得当,配合合宜,再佐以各种奇谋诡计,以飞夭之强横,不也照样丧命于此?

    邓滔在目睹飞夭毙命后,立刻原地坐下,运功修复自己筋脉受到的内伤,直到此刻才调息完毕,起身走了过来,脸色有些苍白,道:“飞夭身手虽强,可换了同等修为的其他人,却也未必如此难缠。他的厉害之处,在于无数次生死关头磨练出来的经验,无论多么危险的绝境,都能顷刻之间找到应对之法,并将计就计做出让人难以预料的反击。”

    这是至理名言,几品的修为只能决定你在武学之道上的层次,却不能决定像这样的生死之战的具体胜负。就像失去武功前的徐佑,他在十五岁已经迈入了六品,可真要一对一跟飞夭一战,毫无疑问,死的一定是他!

    徐佑似乎有了一丝明悟,隐约中抓到了什么,但又说不上来。他对武学所有的认知,都来自于融合的记忆,但那些记忆却不过是一个从未真正上过疆场、行走过江湖、经历过生与死的考验的世家子弟的见解和感悟,不能说一文不值,但比起这一天的所见所闻所思,简直是幼儿园跟博士后的区别。

    左彣皱眉看了看邓滔,显然对他起了疑心,不过当着徐佑的面并没有多说什么,准备私下找到空隙,再跟他详谈。况且话说回来,要不是邓滔表现出远超平日的水准,他也未必能将飞夭留下。

    每个人都有秘密,也都有自己的苦衷,左彣不是嫉贤妒能之辈,只要邓滔的理由足够,他准备一回到晋陵,就向叶校尉举荐。

    徐佑蹲下身子,在飞夭身上一阵摸索,果不其然,又找到了一枚同样的令牌,正面刻着“大将军”的字样。

    左彣还是初次看到,疑惑道:“这是什么?”

    徐佑用手摸索着令牌的边缘,目光深邃不可测探,轻声道:“这个问题的答案,我也想知道……”

    夜幕星垂,偶有鸦雀掠过,掀起阵阵江风,袁府的大船平稳的行驶在漕河的河面上,当晋陵城遥遥在望,已经接近丑时。冯桐长长的伸了下懒腰,脸上难掩疲色,道:“徐郎,暮鼓早过,城门紧闭,我等要在城外停泊一夜,等明日五更钟响,再进城不迟。”

    自汉魏以来,宵禁便成了常态,曹操做县尉时,曾造五色棒,悬于县门左右,但凡有夜行犯禁者,皆棒杀之。到了魏亡楚立,南北战乱频繁,乱世之中宵禁更加的严格,“昏而闭,五更而启,诸侵巷街、阡陌者,杖七十,醉酒犯夜、拒捕、殴人者,杖杀”。

    所谓昏而闭,意即钟鼓楼中的“昼刻”流尽,敲响四百声鼓,城门关闭,禁止行走、宴饮、点灯,也就是冯桐说的“暮鼓”。五更而启,是说至翌日五更,再敲响四百声钟,城门开启,恢复正常的生活,这也叫晨钟。当然,法外也有人情,有公事急速及丧病产育之类,则不在此限。

    徐佑对这些了解颇多,所以不以为异,道:“一切听管事安排!”

    袁府的大船缓缓停靠在码头边,到了晋陵城外,不虞会有危险,冯桐受了一天的罪,再按捺不住,去了另一间舱室沐浴净身。徐佑也是紧绷了一天,但精神尚好,只是身子虚不受力,腹中饥饿难忍,他前世里熬惯了夜,也吃惯了夜宵,之前在义兴时不敢奢望,现在却动了念头,对左彣开玩笑道:“军候,可有帝王餐充饥?”

    徐佑说的帝王餐,是戏称宵夜的意思。其实吃宵夜的传统由来已久,《晏子春秋?内篇杂上》里就有齐景公深夜到晏子家吃喝的记载,只不过这是帝王的特权而已,也就是所谓的“帝王餐”——一日四餐。

    至于为什么帝王要一日四餐,汉代班固在《白虎通?礼乐》里是这样解释的:王者之所以日四食阿?明有四方之物,食四时之功。就是说皇帝占据四方,所以要吃四顿,搁到徐佑穿越前的那个世界,但凡爱吃宵夜的人,其实过的都是古代帝王的日子。

    至于徐佑要吃“帝王餐”会不会犯忌讳之类的,在这个时代,崇尚自由奔放的思想境界,越是放荡不羁,蔑视礼法,越是被视为名士风采,没人会因此觉得异常。

    左彣现在对徐佑很是敬服,别说加一顿夜饭,就是再吃几顿也无妨,立刻就要吩咐亲兵去传令,他身为一等军候,整艘船上除了冯桐,就以他为尊,这点小事还是做的了主的。

    “慢,既然做了,就多做一些,给邓百将送一份,也给守夜的军士们送去,让大家都饱食一顿。”邓滔受了伤,徐佑让他回舱室休息,不用值夜。

    “这……”

    左彣犹豫了下,徐佑目视他道:“军候是怕冯管事怪罪?”

    “郎君,你有所不知,袁府向来没有这样的规矩,当兵吃粮,一日能有三餐饱饭,已经是郎主仁心恩赏,何敢再多生奢望?”

    不管乱世盛世,对普通人而言,最终还是一个吃饱肚子的问题,徐佑正色道:“无妨,冯管事要是恼怒,自有我出面疏通。就是袁公座前,也不会因为犒赏这些骁勇虎贲一餐饱食而治罪。”

    左彣咬咬牙,道:“郎君既然如此说了,职下要是再不奉命,也无颜面对手下的将士。来人,听到郎君的话了吗,还不快去?”

    等冯桐沐浴更衣完毕,过来的路上发现众人都在兴高采烈的吃喝,一问之下才知道是徐佑的主意,顿时有点怒不可遏,但晋陵在望,正事要紧,他不欲多生枝节,竟掉头自回舱室睡觉,连徐佑都不去见了。

    徐佑当然不会理会冯桐的心情如何,不仅自己吃的畅快,还特意让人给秋分送去了一份。白天为了对付四夭箭的刺杀,他让秋分混在袁氏随行的婢女中,躲在了最下层的舱室,这样反而是最安全的。这会威胁解除,知道她担心自己,一定没有入睡,本着多占袁氏一点便宜的想法,也给她准备了夜饭。

    吃饱喝足,徐佑又恢复了精力,睡意全无,拉着左彣唠起了家常。左彣虽是武人,但也读书识字,为人精明,见识不凡,跟徐佑倒很能聊的来。这样直到五更,晋陵城的钟声响起,接着是渐渐从无到有的嘈杂人声,码头这边停泊的数百艘船只也陆续走下了许多的行人,开始和城内进行装卸交易和各种各样的买卖。

    徐佑带着秋分下了船,登上早已安排好的牛车,缓慢又平稳的驶向不远处的晋陵城。秋分是第一次来,清亮的双眸滴溜溜的四处转动,嘴巴里时不时的评点着这里和义兴的区别:“……城墙矮了一点……不过城门洞倒是挺大。呵,小郎你看,那里还有水门,一,二,三,竟开了三座水门,真是奇怪之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