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寒门贵子> 第四十五章 千里江水东流去
    “其实也没什么更好的法子,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男女之间的感觉是世上最没有道理也最没有轨迹可循的东西。《礼记》说‘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可见连圣人都认为情感一事说不清道不明,源自于人的本性和内心。”

    徐佑声音平缓,似乎在说着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娓娓道来,却一字字都能触碰到心底深处最柔软的地方,道:“我只是希望将来有一天,不管男子还是女子,都可以不受世俗约束的公开的往来,男子可以自由的择妻,当然,女子也可以自由的择婿,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更多的是成为参考而不是必须要遵循的规矩。而在成亲之前,两个人能够先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互相了解彼此,知道对方的品行、爱好、习性以及生活习惯,真正做到两情相悦,相爱相知,然后才可能执子之手,与之偕老……”

    隔着青绫布障,看不到袁青杞的表情,但一直束手立于旁边的水希却悄然抬头,凝眸注视着徐佑的侧脸,片刻之后,又重新垂下,只是在那一低头的瞬间,唇角隐约带着一丝柔柔的笑意。

    “七郎此论,委实惊世骇俗。《诗》云‘乃生男子,载弄之璋;乃生女子,载弄之瓦’,男女生来就有尊卑高下,曹大家因之而作《女诫》,训导女子如何敬慎、专心、曲从,若是依从七郎所言,岂不是天地弘义、人伦大节全都要失序了吗?”

    曹大家也就是班固的妹妹班昭,博学高才,第一部纪传体史书《汉书》就是由她在班固死后续写完成。徐佑笑道:“三娘这会又站在儒家的立场说话了……其实这也算不得惊世骇俗,太史公作《史记》,惜字如金,何以大段文字描写司马相如与卓文君之恋,究其根本,未尝不是为女子在婚姻之中受到的不公平而仗义执言……”

    “七郎刚才还瞧不起卓文君,此时又为她说话,可见也不是立场坚定之人……”

    徐佑大笑,道:“你倒是不肯吃一点亏……”当然没有办法告诉她,这是用唯物主义历史辩证法来看待问题,古人之所以爱走极端,非此即彼,主要原因就是历史观存在瑕疵,不懂得一分为二的看问题。

    袁青杞也是一笑,悠悠道:“不知七郎所描绘的那一幕,能不能真的实现……”

    “只要假以时日,必定会实现。不过终你我一生,估计是没有机会看到了。”徐佑歉然道:“说来好笑,这些只是我平日闲来无事的胡思乱想,从没与人说起过,今日却不知为何,一时不吐不快,若有唐突的地方,还请三娘见谅!”

    布障后久久无声,好一会才听袁青杞叹道:“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今日能听到这一句话,已经不虚此行。至于衡阳王一事,既然七郎不愿意插手过问,阿元也就不再强人所难。临别之时,还有一事要向七郎交代……水夷!”

    徐佑一愣,那个设计害他的婢女从布障后缓缓走了出来,平日灵动狡黠的双眸里夹杂着惶恐和不安,屈身跪伏于地,颤声道:“婢子少不更事,又因传闻误会了郎君,所以才瞒着女郎,擅自谋划了前夜之事。自知罪不可恕,不敢奢求郎君宽宥,但有任何责罚,婢子甘愿领受!”

    徐佑向来讲究以德报德,以直报怨,那一晚要不是他足够警觉,很可能要跌一个大跟头。起先以为牵扯到了袁青杞,所以连提都没有跟袁阶提起。只不过经刚才那一番交谈,知道她不可能会是主使者。倒不是说她做不出来,而是说以她的才智,真要挖坑给自己跳,绝不会露出那么多的破绽,也不至于那么的没有技术含量!

    但话说回来,有些时候打狗还要看主人,以他现在的身份,就算豁出脸去非要跟一个婢女计较,袁青杞又肯给面子,将水夷从严惩治一番,那,又能如何呢?除了出一口气,别的再没有一点好处,甚至可能适得其反,给人留下量小气窄的不好印象。

    权衡利弊,然后两害相权取其轻,是他纵横金融界的不二法门。既然收益跟成本不成正比,不如大度一笑,略过此事不提,全当没有发生过。

    “前夜发生了什么事,我已经忘记了!”

    水夷浑身瑟瑟,不知该如何作答,却听袁青杞道:“起来吧,七郎既然不再追究,暂且饶过你这一次!”

    “诺!谢过郎君!”

    水夷起身站到水希的身旁,一色的青衣绫罗,一样的碧玉华年,如同并蹄莲开,灵韵天成,自有无穷的媚趣。徐佑看着这两个人,慨然道:“视之不见名曰夷,听之不闻名曰希,搏之不得名曰微。原来她们的名字,是这个出处!”

    这是《道德经》里的话,要不是从表面上根本看不出袁青杞和天师道的关系,一开始听到这两人的名字,徐佑就应该有所察觉才对!

    袁青杞不置可否,轻轻一笑,道:“邓滔已经在码头等候,愿郎君此去钱塘,风平浪静,一路平安!另外,我送了七郎一件礼物,到了你离开的时候,会由水希送到船上,还望念及阿元的薄面,不要拒绝才是。”

    辞别之后,徐佑从风絮亭走下来,等候在堤坝下方不远处的左彣和秋分忙迎了过来。秋分担心的看了看徐佑的脸色,问道:“小郎,没什么事吧,怎么去了这么久?”

    “没事,闲谈了几句!”

    徐佑转过头,遥遥望着风絮亭中迎风轻摇的青绫,心中想的却是另外一件事:

    水夷,水希,夷无色,希无声,那在袁青杞的座下,是不是还有一个人,叫水微?

    微,号称无形!

    毫无来由的,徐佑脑海中浮现了一个白衣少年的影子,他从自己身边走过,却连呼吸都没有发生任何轻重缓急的改变,甚至连跨出的每一步都如同尺子丈量的一样,

    一步五尺,不多不少!

    “水夷,你今天就离开袁府,去观中闭门思过。没有我的命令,不许踏出观门半步!”

    水夷对着布障扑通跪倒,双目泛起了豆大的泪滴,泣道:“女郎……”{

    “你生性跳脱,又一向胆大,我不欲拘束你的本心,所以才任你胡闹。没想前夜你竟敢利用履霜去陷害徐佑,可知道此事已经传到了我二兄的耳中,他今晚就要回晋陵,到时找我来要人,我给,还是不给?”

    水夷一擦眼泪,仰着头,露出倔强的神色,道:“我不该对徐郎那般,我认错,也认罚!可履霜她……女郎,你要再不救救她,她会死的……况且我答应了她,一定会求女郎救她的……”

    “世事纷杂,多少烦恼,可人生又何许短暂,你若是将时光全都浪费在这等事上,又哪一天才能通灵达神,洞观自然?罢了,起来吧,水希,昨晚交代你的事,现在去办吧……”

    水希恭声应诺,犹豫了一下,道:“要是徐郎君拒绝……”

    “此子森森如千丈松,有栋梁之用,城府心计无不是一时之选,只要将人送到,其他的不用多说,他可能会有疑虑,但必然不会拒绝!”

    水希转身离开了亭子,水夷则还是可怜兮兮的仰着头,望着布障没有做声。

    “这是最后一次,以后要是再敢胆大妄为,定不轻饶!”

    水夷吐了吐舌头,伸手拍拍胸口,做了个后怕的表情,道:“诺!”

    码头突然爆发出众人的惊呼声,一个巨大无比的身影从人群中凌空跃起,长啸一声,道:“徐佑,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手中的长矛激射而出,角度刁钻无比,转瞬即至,让人根本没有反应的机会。只听砰的数声,巨汉从空中落下,长矛又回到了手中,然后几个起跃,落入江水中消失不见。

    “杀人了,杀人了!”

    码头拥挤的人潮慌乱的往周边散开,露出中间圆形的空地,徐佑躺在地上,胸腹间印出拳头大的血迹,然后慢慢的扩散,直到弥漫了全身。

    秋分跪在一旁,放声痛哭,左彣则是一脸悲愤,抱起徐佑的尸体,飞速奔向城中。

    水夷目睹了全过程,回到亭中,低声禀道:“脱身之计成了,也不知徐郎君从哪里找来的血,看起来就跟真的一样。女郎,你说他这个法子真的能行吗?”

    “他杀了飞夭之后,暗令左彣晓谕众部曲,不得将此事外传。回到晋陵,左彣就将整个百人队安置在营中一隅,全员不得外出。要不是邓滔,连我们几乎都要瞒在鼓里。今日再在众目睽睽之下做这样一出戏,等消息传到沈氏的耳中,到他们再派人核实清楚,人家的船恐怕早就到了钱塘。你说他的法子行得通,还是行不通?”

    到了下午申三刻时,天气变的阴沉起来,一辆牛车从晋陵驶出,沿着蜿蜒的陆路前行了十余里,赶在天色完全变黑之前到了江边一处偏僻的所在。一艘轻舟停泊在岸边,徐佑几人从牛车上下来,刚一上船,水希从舱室中走了出来,微笑道:“郎君,等候你们多时了!”

    徐佑想起袁青杞说的礼物,并不惊讶水希如何找到这里,要是袁氏在晋陵地头还找不到一个人,那才是真正的笑话,道:“三娘太客气了,什么礼物要劳烦你的大驾?”

    水希轻轻拍了拍手,一个素装女子从后面走了出来,俏生生的站在那,脸蛋娇媚如月,眼神顾盼生辉,映着暮色中的夕阳,真是说不出的清雅秀丽。

    徐佑一时呆在船头,再也说不话来!

    (第一卷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