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寒门贵子> 第五章 扬帆南下
    吴县,是吴郡的郡治所在,也就是后世的苏州,境内河港纵横,湖荡密布,山水逞一时之秀,向来有人间天堂的美誉。

    徐佑前世里曾经多次来过吴县,但真正看到原汁原味的古苏州,还是觉得倾文字之美,也难以尽述此间之妙。一排排白墙青瓦沿着弯弯曲的小河流往远处散成玉带的形状,拱形的石桥每隔数米就有一座,舟船穿梭其下,仿佛天上的玉女在用人间的凡物编织华丽的天锦。时不时的走过成群结队的衣冠士女,个个体态娇柔,敷米分熏香,竟很难分辨是雌是雄。繁忙的航运造就了更加繁忙的早市,叫卖声,讨价还价声,吆喝声,装卸货时的号子和唱名,共同组成了这一幅盛世浮华的漫长画卷。

    将轻舟停靠在吴县二十八处码头其中的一座,丁季向守码头的令吏交了厘金,也就是所谓的“落地费”,然后由他这个吴县的常客带着左彣上岸去请附近的大夫,秋分则和丁苦儿一起张罗起饭食来。

    不一会,炊烟袅袅,米香开始弥散,秋分端了碗蒸饭走了进来,笑道:“小郎,用饭了!”

    徐佑除了在刚进城的时候欣赏了一下风景,其余时间都待在舱室中,接过碗,凑过去闻了闻,道:“泂酌彼行潦,挹彼注兹,可以饙饎……小丫头厨艺见长嘛!”

    这是《诗经·大雅》里的诗,意思是跑到远处取来活水,那儿舀,这儿倒,蒸饭就是好吃,听起来很得瑟是不是?那是因为蒸饭在以前属于很上档次的食物,就如同现在的燕窝鱼翅,不是普通人家的饭食。秋分从小被徐佑养成了女汉子,字认识的不少,可书却没读过几本,哪里听明白徐佑念的什么,吐吐舌头,道:“小郎说话越来越像袁氏的人了……”

    这意思是不是骂我臭文青呢?徐佑斜了她一眼,道:“你的饭呢?端来一起吃吧。”

    “不不,这可不是我做的,阿苦刚才去旁边的粮码头买了宁州最上品的林邑稻米,特意做给小郎的蒸饭。”

    吴县二十八座码头,已经建立了详细的分类,比如运钱帛的银码头,运米运麦和其他食材的粮码头,还有专门运粪的粪码头。

    “特意做给我?”

    徐佑知道林邑也就是越南中部的某个地方,不过在魏晋南北朝时期一直属于中国的一部分。这个时空也不例外,归楚国宁州管辖。

    他吃了一口饭,入口香甜滑腻,比起三吴地区的米另有一种完全不同的口感,道:“为什么要特意给我做?”

    说起蒸饭,做法比较奇特,要先下米到锅中煮到半熟,然后才捞起来放进甄中的箪子上蒸熟,这样的米粒胀大,饭粒之间不粘,一粒是一粒。

    诗经中的饙字,就是讲蒸饭的做法。

    秋分抿着嘴笑了起来,却不回话,徐佑指着她道:“一定是你的主意对不对?以后别这样了,你们吃什么我吃什么,放心吧,你家小郎的身子还没那么娇气。”

    “小郎冤枉我了,真的不关我的事。”

    “那倒说说看,阿苦为什么要对我另眼相看呢?”

    这话要是直接对丁苦说,有点调戏的意思,但跟秋分两人,却是主仆间的玩笑。

    秋分噗嗤笑道:“小郎想到哪里去了,人家可没有对你另眼相看。她跟我说啊,你们小郎看起来柔柔弱弱的,但冷着脸的时候真的好吓人,就像领着千军万马的将军,眼睛一瞪,胡子一吹,就要杀人似的。她其实说的也对,咱们徐氏的人可不都是马上征伐的将军吗?只可惜……”

    秋分神色一黯,怕引的徐佑伤心,赶忙低下头去,顾左右而言他,道:“小郎,你快吃饭吧,我去看看履霜。”

    瞧着秋分的背影,徐佑摇头失笑,他固然背负了徐氏的深仇,但真正要复仇的人,都会把那股猩红的欲望压抑在内心最深处,别说耳边听闻他人提起,就是将来有机会站在沈氏乃至太子的面前,也要表现的若无其事。又怎么会为了秋分的无心之言而浮动心绪呢?

    一碗蒸饭吃完,秋分急急过来,道:“小郎,左郎君怎么还没回来,履霜她,她这会咳的喘不过气来……”

    徐佑脸上的表情没有一丝变化,慢慢放下碗筷,道:“耐心等风虎回来,我们急也没有用。不过也不要太担心,风寒不是急症,吴县是三吴精粹所在,随便一个大夫也比咱们晋陵高明不知到哪里去,一定会药到病除。”

    “嗯,郎君说的对。”秋分用力的点了点头。

    过了半个时辰,左彣带了出诊的大夫回船,长髯白面,目光炯炯,身后跟着两个背药箱的侍童,医道如何不得而知,但这个卖相倒是很让人安心。

    又过了一会,徐佑听到左彣送行的声音,知道看完了病。前后脚工夫,左彣掀开布帘走了进来,徐佑问道:“如何?”

    “大夫说是风寒之邪外束肌表,卫阳被遏,故见恶寒……”

    “此病严重吗?”

    左彣沉声道:“很严重,这个病起病急,病程长,痊愈后还得精心调养。她现在只是发寒,气阻,可若是寒气继续偏盛,就会呕吐、涨满,接着留滞经络,形成痹证或痉证,再厉害些,寒邪直中于里,会导致冷厥,危及性命!”

    徐佑料到不会太轻,可也没想到这么棘手,道:“大夫开方子了吗?”

    “开了,麻黄、紫兴、杏仁、桑白皮、茯苓、甘草等各七钱,还有……”

    “你通医术,这方子有没有问题?”

    左彣不敢大意,拿出方子又看了看,道:“大夫断的里寒证,一般都要用到华盖散的方子,按说不会有问题……只是,郎君也知道,我只是粗学了点军中急救的皮毛,对这种大病没什么把握。”

    “用药吧!既然咱们都不懂,那就信任大夫的诊断!“

    煎药的间隙,徐佑去看履霜,道:“大夫说了,这是小病,服三五幅药就能大好,不要多虑。”

    履霜红润的唇瓣由于寒邪而变得有些干裂,虚弱无力的眉眼间,一颦一簇,如同西子捧心搬的柔美,让人忍不住心生怜惜。

    “劳烦郎君费心……”履霜捂着唇咳嗽了几声,断断续续的道:“等会服了药,我要能站起来,还得劳烦郎君派人送我到城中找一间逆旅住下……”

    客栈由来已久,汉代时叫谒舍,在魏晋时一般称为逆旅或客舍。徐佑皱眉道:“逆旅?你不是要回清乐楼吗?”

    履霜从被子里伸出手,紧紧抓住徐佑的手腕,因为用力过大,指尖都有些发白,仰起头,求道:“郎君……咳,咳……我之前那般说,只是不为了让秋分担心,也不让你再为这件事情分神……其实,能从楼里走出来的人,宁可死在外面,也不会再回去……郎君,求你,哪怕把我随便仍在城中就好,千万别,别……”

    这也是题中应有之意,只要不是天生下贱的人,能从清乐楼那样的地方脱身,自然不会再想回去。别说履霜已经不是十三岁的豆蔻年华,就算再回到当日,就算还能找到像袁氏二郎一样合意的人托付终身,那又能如何?

    知人知面不知心,女子的命运,尤其是容颜秀美的女子的命运,从来都不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见徐佑沉默不语,履霜的俏脸更加苍白了几分,道:“郎君,我在逆旅中也不会有事的,只要用足了僦钱,今后再熬药以及食宿都会有人照顾,调理一段时日,自能痊愈。那时候不管是找个敦厚老实的人嫁了,还是再谋其他的出路,都不会受什么苦的。”

    僦钱也就是房费,徐佑终于有了决断,拉起她的纤手,赛回被子里,又随手掖了掖被角,站起身往外面走去,等到了舱门,停下脚步,头也不回的道:“等会秋分会照顾你服药,服完了好好睡一觉。过了这两日,到了钱塘,再给你找个名医诊治。”

    履霜呆了一呆,望着徐佑的背影没有做声,不知过了多久,突然拉起被子盖住了头脸,身子微微的颤抖着,片刻之后,发出夹杂着喜悦和极度压抑的闷声低哭。

    徐佑走到船头,左彣迎了过来,低声道:“要不要我去找辆牛车?”

    “不必了,吩咐丁季准备好食材和清水,不要耽误,争取尽快离开。”

    左彣答应一声,并无异样,徐佑看他一眼,道:“你不问问我为什么改变主意?”

    “郎君是非常人,自然行非常事。别人都会选上策或中策,郎君选了下策,自然有他人无法猜度的用意。”

    徐佑哈哈大笑,道:“风虎,早说你不是拍马屁的人才,不过这个马屁拍的不错,有进步!”

    左彣也是一笑,回头看了看履霜的舱室,眼中隐有担忧之色,但更多的却是对徐佑由衷的倾服!

    这个世道,杀人的人有很多,但可以杀人,却能忍着杀心的人,极少极少,

    为了这极少的一个人,他愿意性命相随,死而无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