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寒门贵子> 第九章 天下至霸
    徐佑目视山宗,自他登船以来,一直和颜悦色的神态慢慢的变得冷冽起来,道:“山宗,我看你也算是个人物,虽然做了抄贼,可言语气度,自有一股旁人难及的卓朗之态。只也没想到竟会自甘下流,轻侮妇人,莫非抄贼在杀人放火、劫掠财物之余,还要行此等禽兽事吗?”

    山宗为之一窒,他向来口舌便利,在溟海众盗里不作第二人之想,可面对徐佑的三言两语,张张嘴,却发现找不到合适的话反驳。他本不是淫邪之人,闻言顿觉讪讪,从船尾跳下来,将丁苦儿重新放下,只用单手扶住,连身体都离开了少许。

    徐佑语气更冷,道:“你要是打算安然脱身,就不要挑战我的耐心!真闹将起来,不过死一个无足轻重的船家女儿,但我可以保证,你想从会稽走上虞过余姚,沿着浃口东入溟海的计划必定会泡汤。到了那时,想想墨云都,再想想柳使君的手段,任你奸猾似鬼,水性如鱼,也难逃一死!”

    山宗一震,道:“你怎么知道我的计划?”

    徐佑哂笑道:“你既然顺江南下,又是溟海盗,燕落归巢,自然为的是找出海口。钱塘渎乃至沪渎之间驻扎着庞大的水师,从那里走无疑自寻死路,仅有的选择,也是最安全的选择,无非浃口而已!”

    这些地理知识在后世都不算什么,可在这个时代,天文地理属于帝王术,牵扯到神秘学的范畴,普通人很难有途径学得一二皮毛。山宗初始看这艘船小,应该不是什么华族高门的座舟,所以才选择隐匿其中来脱身。可先是被左彣高明的身手所震慑,又被徐佑忽软忽硬的表现弄的进退失据,再被他如此一恫吓,心下生出悔意,刚才就应该不声不响的悄悄离船登岸,何苦来沾惹这些狗屁倒灶的麻烦!

    不过嘴上当然不能认输,鼻子发出不屑的哼声,道:“猜到这个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常在这条水路上跑江湖,当然清楚怎么入海。你要真有本事,猜猜老子怎么跟着你们的船从长河津口逃出来的?”

    徐佑目光如炬,观他身后的腰带上似乎插着一个黑漆漆的弯形管状长物,突然想到了宋应星在《天工开物》里的有关记载,道:“这又何难?不过以手足吸附于船底,先闭气噤声,避过水上的搜寻,然后随船而下,等气息将尽时,借你腰后的东西伸出江面呼吸……”

    《天工开物》里记载的是一种锡制的弯形空管,在水肺发明以前,采珠人全靠这种简陋装备才能深入水下采珠。在这个时代,虽然锡制品已经存在了很多年,但这种水下呼吸装备应该没有大范围的运用,还只是某种特定群体专有的宝贝玩意,比如山宗所在的溟海盗。

    山宗对徐佑的无所不知有点惊惧,目光闪烁,打量他好一会才道:“你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连‘水龙引”都知道?”

    原来叫水龙引,名字起的不错!

    徐佑往前走了两步,山宗低喝一声,道:“站住!”他虽然看的出徐佑脚步轻浮,不像身怀武功的人,但天下奇人异士太多,此人又十分的高深莫测,心里当然不愿意跟他靠的太近。

    徐佑哪里会这般听话,继续往前走去,道:“我知道的东西比你见过的还要多。比如眼下,我还知道你要是再在这里僵持下去,被江面上的其他船客看到,用不了多久,墨云都的人就会纷至沓来,到了那时,你孤身一人,准备如何应对?”

    山宗从徐佑身上感受到了极大的压力,不是真气运作时的气息牵引,而是来自精神层面,仰头打个哈哈,道:“有本事去报官,等柳老狗派人过来,老子早走的无影无踪!不是我说大话,只要有江有水有河流的地方,别说区区墨云都,就是金陵城里的御刀荡士,也只能追着我的后项,喝老子的洗脚水!”

    御刀荡士是皇帝的禁卫,也是整个楚国,乃至整个天下最精锐的部曲之一。徐佑一声轻笑,懒得接他此话,道:“要是打算走,船一靠岸,你东去,我们南下,从此互不相识。要是打算再搭一程,马上放下苦儿,到舱室内安坐说话——我说到做到,只要苦儿没事,绝不跟你为难。”

    山宗冷笑道:“我像是有脑疾的人吗?放了这个黑小娘,你和这个使剑的厨子联手,老子虽然不怕,可也得再跳一次江……一夜跳两次就够了,再多一次,回到了溟海,还不被兄弟们笑死?”

    徐佑听他语气有了松动,厉声道:“你就是拿着她又能怎样,跟我无亲无故,死了也就死了,还真当能做护身的屏障不成?只是这艘船要他们父女两人操舵才能以最快的速度行驶,我急于赶路,不愿多生枝节,你急于逃命,也不要横生事端!放了她,分你一间舱室,到了钱塘,你自行离去,我可以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

    山宗眼珠子滴溜溜一转,突然把手指向秋分,道:“放了她可以,不过要用你身后的美貌小娘来换!”

    徐佑的脸阴沉下来,秋分却一点不怕,叫道:“好,我跟阿苦换!”

    山宗没有说话,只是盯着徐佑,船上的气氛瞬间变得凝固起来。一阵烈烈江风吹过,刮得众人的衣袍随风作响,正当山宗以为徐佑不会答应的时候,徐佑慢慢点了点头,道:“可以!”

    山宗愕然,扭头看了看丁苦儿,又看了看秋分。他是江面上讨生活的行家里手,一看两人的皮相就知道丁苦儿是真的船户不假,否则还以为抓到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人物,竟让徐佑同意拿自己的婢妾做交换!

    “爽快!你让她走过来,到了老子跟前三尺,我就放了这个黑小娘!”

    徐佑侧身,以背挡住山宗的视线,拉住秋分的手,以山宗能听到的声音叮嘱道:“别怕,他只是求一个心安,不会真的伤害你。等下沉住气,心里默念几遍以前教你遇到危急时该怎么反应的话,胆子大一点,不会有事的!”

    秋分似乎有点紧张,点了点头,深深吸了一口气,挺直身子,毅然往山宗走去。到了三尺处刚一站定,山宗将手中的丁苦儿往徐佑推去,同时身形电闪,扑向秋分,眼角的余光死死盯着另一侧的左彣。

    徐佑一把接住丁苦儿,却踉跄着退后了三四步,后背撞到了舱板上才停了下来,一口血迹涌上喉咙,又生生的咽了下去。

    龙吟声再起!

    长剑破空!

    山宗左手抓住秋分的肩膀,右手一扬,十数个银灰色的铁蛋组成密织的大网,往左彣迎面砸去,大笑道:“早料到你们使诈,幸好老子也不是傻……啊?”

    秋分的宽袖中透出一只赤色的月牙箭,紧挨着山宗的腹下三寸刺了过去。她刚一动,山宗在无数次生死关头磨练出来的警觉立刻发挥了作用,却并没有太把秋分放在眼里,一个柔弱弱的小娘,再厉害能厉害到哪里去?并且他的主要目标是左彣,仅仅分出一小半真气转运腰部,鼓荡起衣服,准备硬挡这一刺!

    他不知道的是,

    白虎九劲,乃天下至霸!

    秋分虽然只习得白虎九劲的第二劲,可这一击却在无形中带有虎啸山林之威,两者一碰,瞬息间破开了衣服,其势丝毫不减!

    山宗大惊,生死关头,来不及细想,全身的精气神聚在腰腹间,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左右摇摆了一下,月牙箭贴着肌肤滑过,从另一边刺出,这才堪堪从鬼门关逃了出去,惊叫道:“这是什么武功?”

    话音未落,后心一麻,山宗一脸不甘的仰头后倒,脑海里最后一个念头,竟是栽在这样一个美貌小娘手里,回溟海后,可能被嘲笑的力度会轻一点吧?

    可能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