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寒门贵子> 第二十九章 旬月之约
    何濡的谋划其实很清楚了,柳权和杜静之既然联手对付郭勉,短时间内詹氏已经失去了在钱塘最为可靠的依仗。没了郭勉的庇护,前有窦弃这样的无赖,后有詹珽这样的内贼,可以想见,要不了十日,詹氏的家财将被劫掠一空。

    何濡选择在这个节点上介入,正好解了詹氏燃眉之急,对郭勉来说也是雪中送炭之举。自古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有了这样的开局,跟郭勉日后的交往自然顺理成章。

    至于何濡为什么如此费心的结交郭勉,最终目的不外乎是为了将来有一日能够敲开江夏王府的大门。

    只是,江夏王安休若,真的有这么重要吗?

    在楚国,除了皇帝安子道和太子安休明,安休若的地位最为举足轻重,徐佑既然不容于太子,为日后计,能够走通安休若的门路,确实是一条可行之策。

    徐佑来回踱了几步,终于下定决心,疑人不用,用人不疑,至少在当下看,何濡和自己的目标是一致的。他虽然自负聪明才智,但毕竟初来乍到,对楚国上上下下的人和事了解的不太详尽,有了何濡这些年的潜心绸缪,能够少走许多弯路。

    “其翼,杜静之是三吴道首,对信众有莫大的影响力。只要他说窦弃丢失的鹿脯是神鹿的肉,那就是神鹿的肉无疑,如果不能从这一点上驳倒他,詹珽无论赔付窦弃多少钱财都是顺理成章的事。可要驳倒杜静之,谈何容易?扬州治的祭酒,在天师道里的地位恐怕不在鹤鸣山七位大祭酒之下,当世除了孙冠,恐怕没人能让他改口。杜静之老谋深算,看似简简单单,信手涂鸦布下的这个局,其实是一个无解的死局!”

    何濡目光连闪,道:“七郎说的是,如果想要正面跟杜静之对抗,以咱们现在的实力,肯定毫无胜算。所以他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们不必驳斥!”

    他冷冷一笑,道:“神鹿?真是老而不死是为贼,什么无耻的话都编造的出,这次我要让他自食恶果,好好的栽一个跟头!”

    正在这时,房外传来争执声,秋分怒道:“我们掏钱住店,你们凭什么赶人?至宾楼就是这样待客的吗?”

    “女郎莫恼,并不是鄙店赶人,只是你们的过所有些不妥,所以……”

    “闭嘴!”左彣一直在门外守候,这会也赶了过去,道:“我们从晋陵到钱塘,一路经过多少关津,过所查了没有百遍,也有十遍,还从来没有说不妥的。你们区区一家逆旅,难倒比官府的皂隶还懂这些不成?”

    “这位郎君,话不能这般说,你们的过所上注明要到钱塘编户入籍,可我们刚去县衙查了,黄籍上并没有录诸位的名姓。真要闹将起来,县衙派人来追查,你们也吃罪不起!所以奉劝一句,还是尽早离去,免得大家为难。”

    当时的户籍分黄籍和白籍两种,黄籍是江东本地人,也就是南人的籍贯,而白籍是专门针对五胡之乱后渡江的北人,两者最大的区别在于,白籍的齐民不需要纳税服役!

    房门打开,徐佑和何濡一前一后走了出来,见院内站着六个青衣侍者,还有一个锦衣中年男子,看样子应该是至宾楼的管事,态度颇有些趾高气扬,说出来的话更是没来由的让人心中起火。

    “是吗?钱塘顾县令亲口告诉你,说我等的过所是假的?”

    锦衣管事看了过来,知道是正主露面,拱了拱手,笑道:“凭几位郎君,还惊动不了钱塘令……

    何濡上了前去,立在秋分身边,对那名管事模样的人劈头盖脸一通言辞,道:“钱塘有户一千五百,故而置令,其下有丞、尉、主薄、录书史、门下书佐,功、户、吏、金、兵、法诸曹椽史,还有狱门、都亭、贼捕等职吏散吏,共计八十六人,不知尔等惊动的是其中哪一个?”

    徐佑熟知历史,秦汉以来,县分大小,千户以上设县令,千户以下设县长,这个跟楚国一致。但在魏晋之后,南北朝期间,秉承一贯的一州一郡一主官制度,县令以下不再设县丞、县尉等佐贰官,取而代之的是主薄。主薄本来只是县令的秘书而已,但没有了丞、尉等副手,主薄的权力和作用日益增大,实际上已经成为了二把手,集丞、尉之权于一身,民政军政一把抓,甚至有架空县令的可能性,到了后期已经需要中央进行任命。

    但听何濡所说,楚国的县制明显有了改变,这也是徐佑决定留下何濡的原因之一。要是还按照他之前记忆里的历史去认知这个世界,一不小心,就会走到深沟里去了,身边有一个熟知天下事的谋主,真是有种随身携带谷哥的感觉,别提多么省心了。

    “这个……”锦衣管事憋的脸红脖子粗,却不知道该如何作答。徐佑对其报以深深的同情,因为所有跟何濡说话的人,都会有这种被气到便秘的无力感。“我找的户曹丁椽史!”

    “我谅你也只能把门路走到户曹椽史这一步,他不过连品级都没有的小史,就算把我们的过所放在眼前,又能分辨出什么真假来?”何濡宽袖一甩,轻蔑的眼神几乎能让人七窍出血,道:“至宾楼,我们是住定了,想赶我们走,可以!请顾县令来吧!”

    “你,你……”

    锦衣管事怒极反笑,道:“等着,我还不信,在至宾楼里有逐不走的恶客!”

    说完带着侍者狼狈离开,何濡懒的多看他们一眼,转头对秋分道:“你是七郎身边的小娘,身份尊贵,何必跟这等下人枉费口舌,再有聒噪的,直接打出去就是!”

    秋分小声道:“我怕给小郎惹麻烦……”

    何濡笑了起来,不冷不傲不嘲讽,柔柔的,带点宠溺,映着他那双灿若星辰的双眸,竟有了几分让人心动的魅力。

    “怕麻烦的七郎,还是七郎吗?有时候越是怕麻烦,麻烦越是会来找你,所以不必担心,想怎么做,就去怎么做,真要惹出什么不得了的麻烦,有七郎,有风虎,还有我,没什么可担心的!”

    秋分虽然在徐氏的时候备受徐佑宠爱,但也不是骄纵的性子,听何濡这般说,只是感激的对他点点头,却没有受其教唆的意思。

    “别教坏小丫头!”徐佑瞪了何濡一眼,道:“钱塘人杰地灵,不知暗中藏着多少英雄,就咱们三个绑一起也未必够人家塞牙缝的。说的跟你是钱塘令一样,真这么厉害,怎么不去把钱塘湖给占了呢?”

    封山占水是门阀政治得以存在的经济基础,可钱塘湖现在还没有后世那么大的名气,并且水利未修,一旦大雨,立刻泛滥成灾,一旦大旱,立刻干涸见底,景致就不显得那么漂亮,所以侥幸从世家贵族的口中逃脱,成为漏网之鱼。徐佑在来时的路上就幻想了一下,要是能把钱塘湖,也就是鼎鼎大名的西湖变成徐氏的私有财产,这种成就感,应该不下于屌丝逆袭了女神。

    当然了,这只是幻想而已,天下之美景,应该属于天下人共有,圈起来成为特权阶级的玩物,未免太狭隘,也太无耻了一点。

    何濡哼了一声,道:“七郎品味之差,我不忍多言。区区钱塘湖,在三吴的名湖中都排不上号,就是占了又有何难?要不要打一个赌,将来若是我占了钱塘湖,七郎能不能答应我一个要求?”

    徐佑笑道:“个人眼光不同,以我看来,日后流传后世,千年不衰的名湖,必然有钱塘湖的一席之地。至于打赌,你这么迫不及待的逼我答应,肯定是一件让我十分为难的事,既然为难,我又怎么会蠢得跟你打这个赌呢?”

    何濡并不沮丧,徐佑如此谨慎,其实他心里是高兴的,毕竟没人愿意辅佐一个冲动无谋的粗汉,道:“没关系,这个我不急,以后有机会,再跟七郎打赌不迟。”

    “哦?你倒是志在必得……这样吧,免得你说我小家子气,给你个机会,咱们来打一个短期内可以验证的赌注,你要是赢了,你的要求,我答应可以考虑,但不是一定同意。”

    “可以!七郎说吧,赌什么?”

    “我赌旬月之内,钱塘湖可以名动三吴,成为诸湖之冠!”

    何濡脸现讶色,道:“七郎,你可想好了,为钱塘湖扬名不难,可旬月之内,想做到这一点,怕是……”

    徐佑淡然道:“非但在旬月之内,而且还要和你挽救詹氏的计划结合起来,火趁风威,风助火势,成一石二鸟之计!”

    何濡终于失了镇定,惊道:“七郎已经猜到我的计划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