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寒门贵子> 第五十一章 追更
    “人皆说西湖美景如画,仙人古迹无有穷尽。今个我却只说一个俊俏后生,只因游玩西湖,遇着两个妇人,直惹得几处州城,闹动了花街柳巷……”

    周七巧初始目瞪口呆,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詹氏动用了数十家奴,星夜里将自己这二十人从周边各地秘密带到明玉山中,本以为要做什么大事,原来仅是为了记录眼前这人的鬼神奇谈。

    魏晋时志怪小说已经开始大行其道,普罗大众交口传诵,甚是热衷,各种匪夷所思的情节几乎应有尽有,所以想要出新出彩,没有一定功力是不成的。

    周七巧心中大失所望,光看徐佑一个少年,能有几许经历和见识?又能编出什么样的故事来?可笔下却不敢有丝毫停歇,旋、顿、提、收,运腕如有神,几乎片字不漏的全部记了下来。

    不过写着写着,周七巧的笔便慢了下来,不是偷懒,而是越听越觉得入迷。好几次笔尖蘸了墨,临近纸面时却停下不动,痴痴的听徐佑讲那白蛇如何修行千年化作人形,如何三生不改,苦苦寻找许仙,如何在西湖断桥相会,终于结为夫妇,又如何恩爱和谐,相敬如宾,羡煞旁人,至于盗官银,斩蛤蟆精,解鹤顶红之毒等等,更是曲折离奇,百转千回,让人大起余音绕梁,三月不知肉味出处之叹。

    等讲到端午节,白素贞喝下了雄黄酒显出了蛇形,将许仙生生吓死,徐佑已经口干舌燥,又见窗外到了午时,笑道:“都记得如何?”

    没人回应,一个个都如同中邪般呆坐不动,徐佑眉头一皱,望向周七巧,道:“巧弟,将你记录的拿给我看。”

    周七巧打了个激灵,忙站了起来,捧起案几上的纸张刚要送来,却见最上面一页全是斑斑点点的墨迹,竟没有一字!

    “啊,小人……小人听的入神,忘了记,郎君……郎君莫怪!”周七巧扑腾跪下,双手伏地,战战兢兢。

    徐佑走过去拿起纸,还好,除了上面一页,其他的倒是记得密密麻麻,字迹清晰,行文明白,并且自行改了几处过于口语化的东西,让逻辑更显得通畅。

    此人还是有才的!

    “不错,赏你千文钱,等下找百画去领!”

    徐佑随口打了赏,反正花的詹文君的钱,他不心疼。然后目视其他回过神来的众人,道:“凡是记下十之七八的,全都有赏。没有记全的,找各队的队长,互相参照比对,午后申时前补齐的,也有赏。”

    午膳由山庄的人准备,丰盛自不待言,秋分若是只和徐佑两人,还肯对坐用餐,可当着外人的面,却不肯坏了规矩,跪坐在他的身侧,精心服侍。

    徐佑拿她没办法,在这个社会,想要让人人平等,不过是一厢情愿,也就由得她去。

    何濡冷哼一声,夹起一道竹菜菹,放在口中咀嚼一下,冲徐佑讥嘲道:“《论语》有云,君子求诸己,小人求诸人,七郎有手有脚,用膳而已,还得别人来帮忙不成?”

    秋分小脸一红,手中的银筷微微轻颤,差点将苦笋掉到身上,急道:“何郎君,不是的……小郎他……”

    徐佑浑不以为意,笑道:“其翼此话说的极是,我很赞同!吃饭穿衣,不过寻常事,自己来反倒省了许多时间。不过秋分整日介跟在我身边,除了这些琐事也没有什么好做。既然其翼提到了,不如这样,你教风虎读书的时候,秋分能不能去旁听,一来打发时间,二来也好长点见识?”

    对读惯圣人书的文化人而言,教女子读书识字,本身是一种人格上的侮辱。幸好何濡天生叛逆,对这些规矩一概不放在心上,当即应道:“可以!跟我学点道理,总比给你使唤要强的多了。”

    徐佑哈哈一笑,道:“秋分,还不跪下拜师?”

    秋分还没明白过来,已经被徐佑拉着跪了下去,迷迷糊糊的要行拜师礼,却被何濡躲开了。

    “教你无妨,师父的虚名就免了。”何濡指着左彣,道:“你让秋分拜师,那风虎是不是也得跪下磕头?你不觉得折寿,我还受不起呢。”

    徐佑鄙视道:“没想到你一个出世入世的和尚,还怕这点区区阳寿,人生短短,折了一两年,又有什么打紧……”

    正说笑间,百画急冲冲的跑了进来,一把抓住徐佑手臂,喘的上气不接下气,道:“郎君,快,快跟我来。晚些要出人命的!”

    徐佑稳住身子,对这个古灵精怪的百画,什么话都只能听三分,道:“别急,慢慢说,发生了何事?”

    百画语速极快,要不是离得近,几乎听不到她说的什么,道:“是万棋,万棋她受了伤……”

    徐佑眼神微敛,万棋的身手他是亲眼见过的,什么人竟然能闯进山庄,无声无息中让她受了伤?

    “风虎,跟我来。其翼,你留在这,秋分,护住大家!”

    徐佑起身就要往外走,百画拦住了左彣,道:“左郎君就不用去了,现在没危险,只要徐郎君去一趟就行。”

    徐佑停下脚步,回头凝视百画,道:“嗯?”

    他身份特殊,哪怕在明玉山中,也不曾有半点松懈,所以顿时生疑。

    左彣也起了疑心,看似自然的往前移开了一步,却正好站在徐佑和百画中间,只要事有不妥,转瞬就能把百画制服。

    百画看自己弄巧成拙,忙往后退开,示意没有恶念,吐吐舌头,道:“哎呀,好啦,来吧来吧,都来吧!”

    过了几道弯曲的回廊,来到一座素雅的院子前面,推门进去,正面的是宁静的厢房。百画指了指半掩的房门,道:“郎君,万棋就在里面躺着,你进去瞧瞧她可好?”

    徐佑脚下不动,道:“我看这里也没有打斗的痕迹,万棋何处受了伤?”

    百画双眸圆睁,道:“我几时说她受伤了?”

    徐佑皱眉道:“你不是说要出人命了吗?”

    “噗嗤!”百画捂着嘴笑了起来,道:“又不是只有受伤才出人命……非说要伤的话,我想想,”她凑到徐佑耳边,嬉笑道:“恐怕她伤的是这里……”

    百画伸出纤指,点了点徐佑的心口,黑亮的眸子里透着数不尽的狡黠。

    徐佑摇了摇头,转身就走,他可没兴趣陪这小娘胡闹。

    “喂,郎君,我没骗你。”百画见徐佑真的要离开,忙道出了实情:“是万棋看了你上午讲的那个故事,知道许仙被白蛇吓死,后面却不晓得究竟会怎样……忧心的连午膳都没吃……你不知道,她可是严苛的很,几时休息,几时用膳,从来不差一分,像这样茶饭不思,忧心忡忡,还是第一次呢……”

    徐佑哭笑不得,搞了半天,原来是追更追出了毛病。

    这病,好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