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寒门贵子> 第五十二章 谁可杀人心
    追更的病,只有加更可治!

    徐佑自然不会进屋,转身走时,道:“午膳后我会继续往下讲,如果万棋小娘等不及,可以到大堂来旁听。”

    “喂,真的走啊?不能先透露点下文吗?她连饭都没吃……”

    徐佑很有说书人的职业道德,若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坚决不提前剧透,拱拱手,带着左彣扬长而去。

    “神气!”

    百画顿了顿足,冲着徐佑的背影做了个鬼脸,嘟着嘴推开了房门,嚷嚷道:“好阿姊,我骗了徐郎君到院子里来,却没能骗得他进来给你讲故事,这人精怪的厉害,我对付不了,甘拜下风,甘拜下风!”

    下午未时初,徐佑检查了众人的笔记,有重赏诱惑,倒是一个比一个积极,几乎没有错漏的记下了上午所有的内容。有几个聪明伶俐的,比如周七巧等,甚至都能背诵的七七八八。虽然徐佑并没有吩咐要背诵,但聪明人之所以比普通人更讨人喜欢,就在于能够举一反三,快人一步。

    等众人坐定,徐佑再次开讲,刚说到许仙被吓死后,白素贞焦急万分,上了昆仑山,欲盗仙草,跟守卫仙草的鹤童一番打斗,大堂的门悄无声息的开了一道缝隙,一个窈窕人影闪身进来,没有惊动正奋笔疾书的众人,安安静静的站在一旁的阴暗角落里,仿佛一个幽寂的无处安身的精灵。

    绛纱遮体,冰雪乍寒,

    万棋终究还是按捺不下好奇心!

    徐佑正对着门口,看到万棋并没有露出什么异样,点头微笑了一下,继续讲道:“那鹤童和白素贞斗了不下千余回合,技法用老,被白素贞寻了破绽,弹指定住了身形,然后水袖一扫,正要卷起灵芝仙草,下界去救郎君……”

    周七巧又不争气得听入了神,不过这次学聪明了,一旦听到紧要处,就把毛笔放在砚台上,免得再次让墨迹污了白纸。心中正为白素贞感到高兴,许仙得救了,突然听徐佑道:“正在这时,一柄仙剑凌空射来,激射无匹,直取白素贞背心要害……”

    “啊?”

    大堂内响起几声低呼,都被这一下转折给提起了心口,死死盯着徐佑。徐佑目光一扫,望见角落里的万棋也不由自主的握紧了小手,心中一笑,道:“好一个白素贞,捏指使了个道诀,身子间不容发的回转,手中白乙剑微颤着刺出,剑尖一碰,轰隆一声巨响,发散出丈许方圆的金光,将周边的云海荡起了波浪也似的漩涡……”

    来的却是另一个守卫仙人鹿童子,白素贞斗鹿童不成,苦苦乞求,用诚心打动了南极仙翁,被赐以了灵芝草。当她拿着仙草兴冲冲的再回钱塘,却发现许仙的魂魄已经被黑白无常勾到了地府,空有仙草也是无用,这一日的凶险和艰难,全都付之东流。

    这可怎么办才好?

    白素贞心丧若死,站在许仙床前,望着郎君冰冷的尸体,悲戚欲绝。

    这可怎么办才好?

    同样的话浮现在周七巧的脑海里,他这会不是提着心,而是将心脏握在手里使劲拧了起来,臀部不由自主的离开了蒲团少许,身子上倾,一双豆大的眼睛透着焦急和慌张,迫不及待的想要从徐佑口中听到下文。

    偏偏徐佑在这个要紧关节住了口,端起茶杯慢悠悠的拨动下漂浮的茶叶,低头呷了一小口,再抬头时,直接看到了满屋子的哀怨。

    他笑了笑,道:“你们也都歇息片刻,要喝茶的,那边备有,自取来用就是。”

    众人虽然哀怨,但也不敢有所造次,正有些人午膳吃的太饱,这会口中干渴难耐,倒是对徐佑如此体贴大为感激。也有些憋不住的,跑出去上了个厕所,通体顺畅,等下记起故事来,精神更加的饱满。

    殊不知徐佑这是前世里的习惯使然,上了几十分钟课,必须课间休息十分钟,劳逸结合,才能提高工作效率。

    鼻端悠忽闻到淡淡的幽香,徐佑放下茶杯,抬起头,看到万棋站在近前,容颜一如的清冷,只是一双寒潭似的星眸中却仿佛起了细微不可见的波澜。

    “郎君,他会死吗?”沉默了半响,万棋低垂着头,开口问道。

    徐佑微笑道:“许仙是好人吗?”

    “嗯!”

    “好人,自然是不会死的!”

    万棋再次沉默,当徐佑以为她准备离开的时候,却忽然抬起了头,比昆仑山顶的雪更白的肌肤闪耀着从窗外照射进厅堂的那一缕微弱的光,竟折出了无暇的玉石的红晕。

    “为什么……好人,就不会死呢?”

    徐佑叹了口气,道:“因为这是虚构的故事啊,现实里的悲剧已经很多了,故事里为什么不能圆满一点,高兴一点呢?”

    万棋凝视着徐佑的侧脸,然后施了一礼,转身退下,依然站在那处被柱子挡住的阴影里,露出一抹淡青色的裙裾。

    接下来白素贞入地府,救许仙,夫妻重归于好,保安堂声名鹊起,医济苍生。却不料许仙又陷入到刺史府三件珍宝失窃一案中,被刺史木茂穿了琵琶骨,流放千里。白素贞抛弃一切,辗转天下,四海寻夫……随着故事的深入开展,堂中诸人的情绪已经完全被徐佑调动起来,喜怒哀乐,尽在他一言之中。所有人的心随着许仙和白素贞的命运起伏不定,用句后世很时髦的话,这就是代入感爆表了!

    所有成功的小说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能让读者跟书中的人物同呼吸共命运,爱其所爱,怒其所怒,乐其所乐,哀其所哀。白蛇传的真正由来已经不可靠,但权威一点的说法,还是脱胎于唐传奇《白蛇记》,以及后来的《西湖三塔记》,然后直到明代大文豪兼非著名段子手冯梦龙的《警世通言》第二十八卷《白娘子永镇雷峰塔》,白蛇传的故事已经大体上有了完整的形态。

    不过,这个时候的白娘子还是比较邪恶的,比如被许仙发现了蛇妖的真身之后,威胁许仙说,你要是乖乖的听话,跟我做一对快活夫妻,一切安好,若是不然,就要用整个钱塘老百姓的血水灌满城池。

    真是满满的霸道女总裁范!

    后来经过无数次艺术再创作,白娘子的形象终于变得丰满感人和伟大起来,并且白蛇传也从志怪小说变成了言情偶像剧,撩动了无数人的泪水和情怀!

    徐佑很聪明的没有按照冯梦龙的版本来盗版,毕竟在任何一个时代,真善美都是最基本的普世价值,塑造一个邪恶的白娘子,最大满足下大众的猎奇心理,可要是塑造一个赵雅芝那样的白娘子,则会让更多的人沉浸其中,流连忘返。

    “……却说刺史木卯被小青一番惊吓,差点丢了性命,于是派人到天云山白鹿观,请了观主青见道人前来降妖。青见道人蛊惑许仙,要他分清善恶,明辨人妖,与白素贞一刀两断……”

    许仙开始动摇,怀疑一旦滋生,感情便有了罅隙,于是被青见诱骗进了天云山白鹿观。白素贞一路跪行至山下,恸哭三日夜,却打动不了青见的铁石心肠,许仙心生悔意,却为时已晚。白素贞一怒之下,搅动了西湖水,水漫天云山,导致生灵涂炭!

    “该杀!”

    鸦雀无声的大堂内猛然响起一阵清厉的娇叱,当众人侧目的时候,万棋才发觉自己的失态,一向冰冷无情的脸蛋少有的露出几分窘迫,对徐佑微微一施礼,掉头离开。

    徐佑哑然失笑,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像万棋这样的女孩子,竟然能听言情小说听的不能自抑。不过仔细想想也可以理解,当下的志怪故事大都简单粗暴,虽然想象力丰富,但写作手法实在太过落后,剧情的铺垫、伏笔、架构和曲折程度,跟徐佑这本经过了后世千锤百炼方才成型的剧本不可同日而语。

    当然,他选择白蛇传,不是简单的为了泡妹子,根本目的还是为了应付眼下的危机,所以很不厚道的进行了细节处的改编。

    比如把小说开头时出水的金牛换成了通体雪白的白鹿,顺便把杜静之宣扬发现神鹿的天云山给拉出来溜了溜,然后趁势把金山寺改成了白鹿观,把法海和尚变作了青见道士,把大反派梁王府的大小梁王虚化成了刺史府的刺史木茂。

    若是有知道内情的人,一望可知,白云观指的是杜静之的林屋山上的左神、幽虚二观,而青见合在一起就是个“静”字。刺史府虽然没有说明是何州的刺史,但木茂这个名字,茂同卯,木卯也就是一个柳字,暗指扬州刺史柳权。

    徐佑来自舆论传媒大爆炸的时代,深知话语权的重要性,这一次非但要搞出个大新闻,还要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利用舆论把这几个人的名声搞臭。

    在最看重名望的古代,若是没有了名声,就再没有了朝野中的威严。威严扫地,还谈什么功名利禄,锦绣前程,光宗耀祖,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那可真是比杀了他们还难受!

    所以刀可杀人,文字,却可以杀人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