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寒门贵子> 第五十四章 居心叵测
    由汉至三国,定天下之姓,立九品。而后又以差第阀阅定郡姓,制尚书而上为甲姓,九卿方伯为乙姓,常侍大夫为丙姓,员外刺史为丁姓。

    三吴,自然以顾、陆、朱、张为甲!

    陆机曾作诗:八族未足侈,四姓实名家。四姓之内,顾忠、陆厚、朱武、张文,朱氏以武为尊,是三吴一等一的豪门。比起徐佑出身的义兴徐氏,虽然势力略有不足,也不像徐氏称霸一方,嚣张跋扈,但追根溯源,汉朝时已有先祖朱梁位居尚书之显位,数百年尚武家风,源远流长处,有过之而无不及。

    徐佑精通两晋史,并不以之为异。江东之所以屡屡出现武力强宗,是因为自古以来,此地就民风彪悍,《汉书·地理志》记载“吴越之民皆好勇,故其民至今好用剑,轻死易发。”换句话说,就是吴越这片地,都是大大的刁民啊。

    就算到了西晋平吴之后,晋武帝司马炎也常常为这群自备兵器、好勇斗狠、不怕死不要命的刁民头疼。有一次在大殿上问华谭“吴蜀虽险,但现在已经荡平,蜀国人比较老实,诱导诱导,就人人归心,没有贰意。可吴国老百姓不听话,常常提着剑就聚众作乱,该怎么办呢?”

    华谭很无奈的道:“吴人跟蜀人风俗不同,吴阻长江,旧俗轻悍!”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要知道这位华谭可不是一般人,他幼年丧父,母亲十八岁开始守节,将他辛苦养大成人,从小就灵慧有辩才,后来还专门写了本《辩道》。放到现在,那可是搞传销的一把好手,洗脑洗的连你自己都肯卖了给人数钱。

    这样的人,面对江东彪悍民风,也只能一个服字!

    虽然不知道詹文君跟朱氏有什么交情,但能将家族中蜚声在外的精英子弟派来钱塘,而不是随便差使阿猫阿狗来应付了事,可见朱氏应该是有心要帮忙的!

    朱睿,字子愚……听名字不像是很彪悍的人嘛!

    徐佑把这个名字默念了两遍,突然道:“动手了吗?”

    这句话没头没尾,可詹文君却仿佛听懂了一样,摇了摇头,道:“今天只是各房聚一起议事,詹珽应该许了他们不少好处,竟然十之七八都支持他,所以只是争论不休,却还没有撕破脸皮。”

    徐佑镇定的道:“无论如何都要拖上十余日,等这边的计划实行,我们才能绝处逢生。”

    想起今日詹珽的狰狞面目,想必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把詹氏的家业送给天师道,或者说天师道已经没有多少耐心再等下去了。徐佑的要求,实在不容易做到!

    不过詹文君没有犹豫,毅然道:“好,我保证十五日内,至宾楼绝不会易主!明日二次议事,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也绝不会让詹珽得逞!”

    她身子略微前俯,葱白似的玉手伸出纱袖,轻轻按在案几的边缘,翦水秋瞳停留在徐佑的双目间,道:“现在,郎君总该告诉我,接下来要如何行事了吧?”

    徐佑足足在房内待了一个时辰,出门时詹文君亲自送他到了门外,眉目间一扫前些时日的疲惫和忧虑,望向徐佑的眼光也带着几分敬佩和惊诧。

    山风吹来,凉意入骨,徐佑下意识的缩了下肩头,鼻子已经开始有点发痒了。

    这个身体,真是太弱了啊!

    詹文君发现了徐佑的不适,歉然道:“郎君早点歇息,这两日辛劳了些,等度过这一劫,可在明玉山中常住。此地风光秀美,清幽娴静,定合郎君心意。”

    徐佑随口道:“昨日百画还邀我去观绝崖瀑布,若有闲暇,说不得真要叨扰夫人了!”

    詹文君笑了笑,神色不见异常,冲门外道:“百画!”

    一直候在外面的百画应声进来,詹文君吩咐道:“掌灯,小心伺候着,送郎君回房!”

    “诺!”

    百画刚要转身,詹文君又道:“送完郎君,速速回来,我有事问你!”

    百画再次应诺,接过旁边侍女手中的气死风灯,俏皮一笑,道:“郎君,注意脚下,可别摔了跟头,害的我挨夫人责骂!”

    徐佑哈哈大笑,对詹文君负手一礼,长袖翻飞,飒飒然去了。

    过了一会,百画转回詹文君的闺房,见她坐在白光铭文铜镜前,穿着宽松舒适的贴身白袜,一头如瀑青丝随意的披在肩后,修长白皙的脖颈露在空气中,闪烁着刺目的光晕。

    “夫人,我给你梳头!”

    百画从边上的镜屉拿出一把象牙梳篦,站在身后挽起发丝,轻轻一划,柔若无物般落到了臀后。

    所谓镜屉,也就是女子放置妆容器具的妆奁。北周时庾信做《镜赋》,有“暂设妆奁,还抽镜屉”的句子。哦,这个庾信,也就是杜甫诗里“清新庾开府,俊逸鲍参军”的那位庾开府。

    “夫人,你的头发真好,缎子似的。还有这肌肤,欺霜赛雪,比那些整日傅米分的还要白上三分。哼,要我看,咱们扬州哪里还有女郎能比的过?偏偏那些才子郎君都是眼瞎的,喜欢那些傅米分的……“

    古代女子的化妆品多种多样,排在第一位的就是状米分。状米分的材质大多是米米分,纯天然不含糖,很有后世商家吹嘘的风格。不过除过米米分,还有一种铅米分,就是将白铅化成糊状的面脂,吸干水分,碾成米分末或做成固体的外形,使用的时分就能涂成个明白脸。铅米分固然有毒,但俗话说“一白遮百丑”,女人为了美容连命都可以搭上,这一点,几千年了没有变过。

    詹文君不仅不傅米分,连胭脂额黄等其他妆容物都不曾用过,对容貌之美丑,她看的极淡。

    ”世人傅米分,自然有傅米分的道理。平日就你惫懒,读书不用心也不用功,岂不知东汉蔡邕有番话说的极好:‘揽照拭面则思其心之洁也,傅米分则思其心之和也,加米分则思其心之鲜也,泽发则思其心之顺也,用栉则思其心之理也,立髻则思其心之正也,摄鬓则思其心之整也。’一个女郎,若是连自己的容貌都懒得收拾,又如何体面的过自己的日子?”

    百画偷偷吐吐舌头,可我也不见女郎你喜欢往脸上涂脂抹米分啊,不过这话她只在心里嘀咕,却不会真的说出口。

    “你一定在想,我说的出这番道理,却不肯照这番道理去做,是不是?”

    百画嘻嘻一笑,乖巧的为她梳拢头发,没有说话。

    詹文君叹了口气,道:“你跟我不一样……你将来要嫁人的……”

    “不听,不听!”百画捂着耳朵,跺着脚道:“夫人你又来了,我就不嫁人!”

    詹文君摇了摇头,站起了身子,长的逆天的笔直玉腿在白袜间若隐若现,透着无穷的诱惑。

    她走回床榻,侧卧片刻,再抬头时,玉容生了几分寒意:“嫁或不嫁,都由你的性子。但有些事,却不能由你的性子来!百画,你好大的胆子!”

    百画身子一颤,有点手足无措,呆呆的看着詹文君,道:“夫人,你,你……”

    “自从五个月前,郎主发了话,绝崖瀑布那边已经是山中禁地,连我都无法踏足一步。你怂恿徐佑前往,到底是何居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