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寒门贵子> 第六十八章 九泉之下
    “婢子明白!”

    百画在郭氏多年,自然知道郭勉治家之严,也懂得泉井的可怕。不管詹文君如何宠爱她,背叛了家族,就意味着这条性命已经去了大半。

    “婢子有负郎主和夫人,实在罪无可恕,死有余辜。可千错万错,错在婢子一人,与阿母哥嫂无关,况且……还有两个年幼的侄儿,若是那人知道婢子被抓,他们……他们还不知会受到怎样的折磨……夫人!”

    咚咚咚!

    百画重重俯首,一下一下的叩在石板上,娇嫩洁白的秀额渗出鲜红刺目的血迹,不一会就流淌了满衣,苦苦哀求道:“求求你!望夫人念着往日的情分,派人救他们一救!婢子就是死了,也能安心……”

    詹文君静默片刻,眼神中抹过一丝怅然,道:“万棋!”

    万棋推门进来,先看了一眼地上的百画,然后走到跟她并肩而立的地方。詹文君转过身子,背对着两人,走到方才坐着的胡床处,扶着青木制成的把手,无意识的摩挲了两下,声音似从九天云霄传来,听在耳边不甚清晰,却又震动心灵,道:“带她到苦泉去吧,十书还在候着……”

    郭氏的泉井共设有九泉,分为酆泉、衙泉、黄泉、寒泉、阴泉、幽泉、下泉、苦泉、溟泉,各有所司,各司其职。其中,苦泉主罚逆鬼,正是针对百画这样的叛逆之徒所设,也是九泉里刑法最为森严的一处。但凡进的此泉,几乎没有活着出来的可能性,而比死更可怕的是,还要遭受无穷无尽的刑具折磨!

    百画身子一颤,整个人瘫软在地,再发不出任何声音。万棋却罕见的低垂着头,没有做声,也没有按令行事!

    詹文君猛然回头,清亮的眸光中带着不可揣摩的人上之威。万棋不敢跟她对视,扑通一声屈膝跪地,以头触石,依然冷冷的声线,可说出的话,却能暖了世间的冰冷无情。

    “夫人!求你!”

    詹文君眉心闪过怒色,但良久之后,化作一声轻叹,道:“我常说你不知人间情事,原来却是错怪你了。很好,很好……百画同你姊妹多年,今日能为她求情,倒也不负你们相识一场。”

    她顿了顿,叹了口气道:“百画的家人被挟持,无奈背逆,实属情有可原。只是……郭氏有家法在,若是徇私,又如何对得起那些不惜一死,也要忠于家族的英魂?最可虑者,十书执法严苛,眼中有家法而无尊上,就算我去,恐怕也不能让她改变主意。”

    万棋不善言辞,更是破天荒第一遭违背詹文君的命令,这会也知她说的在理,但还是跪地不起,跟着一个头一个头叩下去,眼看要重蹈百画头破血流的覆辙。

    一只手伸过来,挽住了她的手臂,转过头,见一张如花俏脸,虽血迹满颊,却展颜而笑。

    “阿姊,别为难夫人了。有今日是我咎由自取,我死不足惜,只望阿姊能应我一事……”

    万棋望着她,心中一阵剧痛,低声道:“你说!不管何事,我都去做!”

    “救我亲人!我不知道他们现在何处,上次见面的地方在钱塘左祠胡同最里面的一处宅院。阿姊,答应我,一定要救他们出来!”

    万棋点点头,不起高声,却有万钧之重,道:“我答应你!”

    徐佑回到住处,没有着急入睡,让秋分请来履霜,笑道:“没打扰你好梦吧?”

    履霜垂首浅笑,道:“小郎还没睡,哪有婢子先睡的道理?”

    徐佑察觉到她的称呼发生了小小的改变,但也不以为意,毕竟将来要朝夕相处,适当的亲近,对双方都有好处。

    “这个好没道理,我不睡,是因为琐事缠身睡不得。你和秋分若是无事,自然可以想睡就睡,以后不必熬夜等我!”

    履霜应了声是,打量了一下徐佑的脸色,柔声道:“小郎彻夜未眠,可是为了郭夫人辗转反侧?”

    她说的暧昧十足,见徐佑瞪过来,掩口轻笑,软绵绵的身子没骨头一般,从肩到脚,都透着让人心跳加速的风流和媚态。

    徐佑拿她没辙,道:“别说浑话,被人听去成什么样子!这么晚叫你过来,是为了一事想劳烦你去做……只是,不知道你身体吃不吃得消……”

    履霜神色一正,道:“小郎尽管吩咐,我已经没有大碍,什么事都做的来!”

    “是吗?你说的啊,等下可不许反悔!”徐佑好整以暇的道:“我想让你教教那帮说书人,如何在台上将故事说得更加动听些!”

    履霜小口微微张开,樱桃似的香舌轻轻点在贝齿上,好一会才讶然道:“教那些说书人?小郎,他们都是读过书的,圣人门生,心高气傲,像我这样的人,别说做他们师傅,就是靠近一点说话都没得辱没了人家,又……又怎么能……”

    “他们读过书不假,但被生活所迫,屈身来做说书人,又让郭氏的人拿了要害把柄,纵然心里有些轻蔑,但也不敢真的对你说三道四。我让你去教,你只管教好了,其他的无须理会,若是有人胆敢阳奉阴违,自有法子让他好看!”

    履霜想了想,道:“小郎如此说,婢子只好尽力试试看,若是教的不好,小郎莫怪!”

    徐佑笑道:“以你的本事,教他们这群笨蛋是绰绰有余。当然了,也不是要他们学歌舞身段,只是言语的抑扬顿挫、表情的喜怒哀乐和身体动静合宜都要跟这个故事天衣无缝的结合起来,要在最短时间,最大程度达到传播四方的效果。履霜,我们能不能度过这一关,能不能在钱塘站住脚,就要看你的了!”

    履霜眉头一挑,双眸里露出兴奋和跃跃欲试的光芒,道:“诺!”

    几声寒鸦凄切,明月不知何时隐入了云层,将明玉山中完全变成了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幽暗之地。突然,一个窈窕多姿的人影跃入院中,举目四顾,认准了徐佑居住的房间,刚要潜行到窗下,旁边的左侧厢房里响起低沉的声音:“什么人?”

    门开。

    一道剑光如流星划过!

    夜行人刚想说话,扑面而来的气劲压的她呼吸都有些困难,只好侧身躲过这攻势凌厉的一剑。不料身子还没有停稳,剑光丝毫没有停歇的追着到了胸前,好像本来就要刺向这里一样。

    不说剑势,就这种料敌先机,虚实相间的眼力,已经是让人咋舌的存在了!

    夜行人手在腰间一摸,软曲盘旋的流波剑被寒风一激,立刻变得坚韧无比,熠熠生光,迎着剑光直刺过去!

    铿!锵!

    夜行人凌空倒翻,落地连退三步才站稳了脚跟,不过也因此拉开了距离,得以开口说话,道:“左郎君,是我!”

    出手的那人自然是左彣,他安立原地,纹丝未动,收了剑,愕然道:“万小娘?”

    夜行人虽换了一身黑衣,但她的声音清冷如万年寒冰,所以左彣一听就认了出来。他心中疑惑,万棋是詹文君的贴身侍女,若是有事来找徐佑,从正门大大方方进来就是,何必要翻墙入院,做这偷偷摸摸的勾当?

    “是我!”

    万棋走到近前,雪白的肌肤在黑衣的映衬下更加的玉洁冰清,俯身一礼,道:“我要见徐郎君,请左郎君代为通传!”

    左彣点了点头,知道万棋此来必定有要事,也不迟疑,走到正房门前,轻轻敲了几下,道:“秋分,秋分……”

    等了片刻,秋分开了房门,睡眼惺忪,道:“怎么了?”

    “万棋要见郎君!”

    秋分一下子清醒过来,顺着左彣的目光看到了院子中站着的万棋,忙道:“我这就去叫小郎!”

    “不必了!我已经听到了!”

    徐佑披着衣服出现在门口,头发散在肩后,望着黑暗中矗立着的女子,似乎能感受到她身上的彷徨和伤感,微微一笑,温和的声音响起:“先进屋吧!”

    点上白烛,秋分侍立一侧,左彣守在身后,徐佑望着跪坐在蒲团上的万棋,亲手斟了一杯热茶,道:“你今夜来此,夫人可知道?”

    万棋摇摇头,道:“我瞒着夫人来的,所以才避开院子周边的守卫,想要悄悄的见你,没想到刚进来就被左郎君发现……”

    “风虎耳目聪明,一向睡的不沉!”徐佑说笑了一句,见万棋略有放松,端起杯子喝了口茶,这才装作漫不经心的问道:“若是有什么事用得着我,小娘但说无妨。”

    万棋闷了一会,突然起身,伏地跪倒,道:“求郎君救救百画!”

    徐佑一惊,道:“秋分,扶她起来。莫要多礼,好好说,百画怎么了?”

    万棋在秋分搀扶下起来,将事情的前因后果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秋分听的目瞪口呆,她怎么也想不到,那个看上去孩童般天真无邪的百画,竟然会是别人收买的探子,且曾在有意无意间,拉着徐佑帮她探查绝崖瀑布的秘密。

    左彣也是一阵心惊,他不是秋分那样的小丫头,也知道人心险恶,世道无常,但要不是今日亲耳听到,无论如何也难以置信,百画会是这样的人!

    徐佑前世里幼年饱经沧桑,成年后又在最是肮脏丑陋的金融界混,说起见识,秋分和左彣远远不能比,所以听到百画的事,固然有点出乎意料,但也很快接受了现实。

    不管是哪一个时代,真正可以信任的,从来只有自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