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寒门贵子> 第六十九章 夜不能寐
    “夫人是什么意思?”

    听完了万棋的话,徐佑首先问的是詹文君的态度。按理说詹文君与百画主仆情深,遇到这等事,不该置之不理才对。

    “夫人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将百画关到了苦泉,由十书亲自审问……”

    “苦泉?”

    徐佑望了望左彣,他摇头表示不知,至于秋分,长在义兴深闺,更是一窍不通。这等别人家的机密事,还得问何濡这个有偷窥欲的人。

    “秋分,去请其翼过来,说我有事相商。”

    秋分奉命去了,徐佑转对万棋道:“何谓苦泉?可否解说一二?”

    “郎君已经见过了船阁,那里负责收集天下的情报讯息。泉井则是执掌整个家族法度的所在,下设有九泉,酆泉主罚天魔,衙泉主罚典司,寒泉主罚江湖……苦泉主罚逆鬼,百画背逆家族,按例要发交苦泉审讯处置……”

    徐佑眼中掠过一道讶色,人们常说九泉之下,这个九的本意是指数之极,并无实际意义。直到道家典籍《无上玄元三天玉堂大法》里,才确定了九泉的名号和职司。郭勉胸怀天下,背景复杂,暗中立泉井,设刑堂,以此震慑人心,不足为怪,可偏偏选了道家的说辞来命名,让人不能不起疑虑。

    若不是天师道正在积极谋划跟郭氏的斗争,连郭勉本人都落的生死不知,徐佑简直要怀疑他会不会跟天师道互通款曲,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勾当呢。

    “夫人不表态,是有她的难处。”徐佑安慰道:“郭氏现在是多事之秋,上下人心不定,百画偏偏又做出这等事来,夫人要是偏袒,恐怕会激起大的变故。所以此事不能急,要缓一缓,等风头过去,我们再慢慢想法子……”

    万棋颓然道:“郎君,你或许不知,十书……十书跟夫人一向不和,因为你们前日误入绝崖瀑布,看守瀑布的两人已经被十书擅自杀掉了,其中一人还是从詹氏起就跟着夫人多年的老人……”

    响鼓不用重锤,徐佑立刻明白她话中的意思,眉头微微皱起,这个十书到底什么来头,竟然如此跋扈?连詹文君的心腹都能不经请示,擅行杀伐?

    “百画关入苦泉,能撑几日性命?”

    万棋摇摇头,道:“进苦泉的人从来没有活着出来的,十书性子严苛,对叛徒更是毫不容情。若是审问明白,供述无虚,只怕连今晚都过不去!”

    徐佑起身,在房内来回走了几步,突然道:“胁迫百画的那人,会不会是天师道的眼线?”

    天师道既然布下好大一个局,自然不会放过往郭氏内部安插奸细的老套路。话音未落,房门打开,何濡当先走了进来,闷声闷气的道:“不会是天师道的人!”

    徐佑瞧他脸色,知道被人吵了清梦,很是不爽,不过对付何濡,他有的是法子,笑道:“你倒未卜先知,连发生了什么事都不清楚,就敢胡说八道?”

    何濡立刻忘了困顿,反驳道:“见窾木浮而知为舟,见飞蓬转而知为车,见鸟迹而知著书,圣人观一叶落而知岁之将暮,岂能等到见泰山才知山高,遇北冥才知水深?我在来时问了秋分两句,已经略知大概,自然知道你问的什么,想的什么,有据做答,怎能是胡说八道?”

    徐佑微微一笑,道:“甚好,你说的有理!”

    他不像往日针锋相对,让何濡很是无趣,走到案几边,席地箕坐,姿势十分的不雅观。不过何濡哪里会在意这些,举起杯中茶,一口饮尽,道:“百画受人胁迫之事,发生在一个月前,虽然从时间上跟天师道针对郭詹两家的行动有所重叠。但仔细想想,天师道如果真的有了百画这样处于要害地位的奸细,詹文君去富春县求援,根本不可能这么轻易的脱身。况且那人的目的,只是让百画探查府内的异常之事,对詹文君的行踪、动向以及可能的应对方略无丝毫的兴趣……若你是杜神棍,会如此的避重就轻,乱下谕令?”

    左彣击掌赞道:“正是!何郎君三言两语,就如同亲眼所见,令人信服!这样说来,胁迫百画的那人应该跟天师道没有关系,可他又为何要探究府中之事?到底是何居心?”

    “居心也不难猜!”何濡随意道:“我们在明玉山中住了数日,诸位觉得最奇怪的是什么?秋分,你说说看。”

    秋分一直在旁边没有说话,听到何濡点名吓了一跳,支吾了一会,才在何濡鼓励的目光下,说道:“那天瀑布遇到的人……算不算奇怪?”

    何濡大笑,道:“还是秋分有见地!不错,若说这偌大的郭府有什么奇事,第一桩便是那绝崖瀑布!”

    秋分被他夸赞的不好意思,身子不自主的往角落里躲了躲。徐佑心中一动,对万棋道:“你可知绝崖瀑布中住的什么人?”

    “绝崖瀑布那边山路崎岖,虽然风景甚好,但这些年早看的惯了,平时也很少有人前去,几近荒芜。五个月前郎主从金陵回来,突然下令将瀑布周遭划作了禁地,不许闲杂人等踏入一步,只有一个哑仆每日送去三餐。府内法度森严,曾有人私下谈论此事,却接连失踪不见,所以再不敢有人打听或议论,久而久之,也就忘了这回事,更不知哪里究竟住了什么人!”

    万棋一向对这些琐事不上心,幸好有百画这个包打听,大舌头,才权当耳旁风的听过一些。此时徐佑问起,捡着记忆里的残缺片段说出来,虽然不甚详细,但也约莫勾勒出一条断断续续的线索。

    何濡一声冷哼,道:“以我们那日所见,瀑布中的老者修为之高,已臻化境,却宁可藏身其间,若说怪事,可有出其右者?所以百画很可能遇到了老者的仇家,或者某些想要打听老者下落的幕后势力,算是无妄之灾,倒霉透顶!”

    万棋也不是傻子,听徐佑和何濡这一番分析,也觉得百画是受了绝崖瀑布的牵连,道:“郎君,我孤身一人,束手无策,还求你看在这几日的相处,救百画一命……”

    徐佑还未答应,何濡摸着下巴,眼睑似开似闭,道:“万小娘,你跟七郎算不得亲近,出了事,求你家夫人就是了,何苦舍近求远,来找他呢?”

    万棋有些茫然,她不懂男女情事,更不懂何濡话中的玄机,过了好一会,才低垂着头,道:“百画被送到苦泉,夫人也置身事外,我六神无主之下,不知为何想到了徐郎君。他才智过人,连夫人都赞赏有加,又温和儒雅,我这几日,十亭里有九亭都听百画在讲徐郎君的事,所以冒昧前来,还望不要见怪!”

    有句话她没有说,能写得出白素贞和许仙这样惊天的爱情的人,一定不会是无情之人。

    当遇到无情之事,所能求援的,也只能是有情之人!

    何濡乜了徐佑一眼,意思很简单,也很直白,你又把一个小丫头骗的迷三倒四。徐佑懒得搭理他,道:“百画固然有错,但错不至死,你且放宽心,此事我来处理。”

    说完对秋分使个眼色,道:“你先和秋分去履霜的房中稍带,我安排一下,尽快和你去见夫人!”

    万棋跪拜后和秋分一道离开,左彣关上房门,道:“郎君,真要插手此事吗?”

    徐佑反问道:“你的看法呢?”

    “百画是郭府的家奴,又犯的是贵人们最忌讳的背逆罪,无论在哪个府邸,都是死路一条。虽说有情可原,但奴婢的命本就卑贱,没人会冒着触犯家法的风险为之求情。再者,郎君是外来人,若是干预郭府的家事,恐怕会惹得詹文君不快……”

    “风虎说的原也不错,只是说错了一点,奴婢的生死,不在情,也不在法,其实只在主人的一念之间。”徐佑神色严峻,道:“恰恰相反,詹文君不是冷面冷心的人,她对百画有怜惜之意,若是我去求情,非但她不会不快,说不定还要承我几分情。难就难在,这里面还夹着一个十书!”

    何濡长长的伸了一个懒腰,眼中神光再次绽放,道:“七郎,百画必须要救,不为别的,只为让詹文君再欠你几分人情。殊不知人情债最是难还,到了还不起的时候,她只能以身抵债……”

    噗!

    徐佑差点一口茶喷出来,道:“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说笑……呃,你不是当真吧?”

    何濡一脸正经,可不是说笑的样子。

    徐佑的头不受遏制的疼了起来。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詹文君抬起头,道:“进来吧!”

    吱呀一声,万棋走了进来,道:“夫人,徐郎君来了,在院子里候着。”

    詹文君先是一愕,然后注视着万棋,道:“你去找他了?”

    万棋没有否认,道:“夫人若要责罚婢子,也请见过徐郎君之后再责罚。他见识广阔,如日月之照天地,定能劝的夫人回心转意。”

    詹文君摇了摇头,从蒲团上站了起来,到了门口,看到院中的徐佑。

    一身月白色的广袖宽袍,负手侧身而立,袍袖自然垂下,正好挨着腿脚。发丝悬于后背,挺拔之姿,若孤松立于绝崖,双眸闪闪如电,倒映着檐角上挂着的宫灯,整个人在清雅中透着器朗神俊,让人赏心悦目,见之不忘。

    她笑了起来,唇红齿白,娇嫩不可方物,道:“徐郎君!”

    徐佑应声回头,微微笑道:“深夜来访,夫人莫怪!”

    话说的客气,但深夜来访,本就带着不见外的暧昧气息,詹文君同样一笑,道:“夜不能寐,有佳客至,也是乐事!”

    “请!”

    “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