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寒门贵子> 第七十三章 引君入瓮
    水刑的具体起源已经不可考,有说是起源于中世纪的欧洲,也有说在中国古代就已经初见端倪,比如众所周知的浸猪笼,就是水刑的一种体现。

    但不管起源何时,水刑作为最残酷的一种刑罚之一,能够对受刑者的身体和意志都造成难以想象的折磨和打击。

    百画弱质芊芊,受了水刑还能够坚持走到这里,实在是小小的奇迹。

    徐佑淡淡的道:“小娘好手段,水刑过不留痕,却能鞭挞意志,用在此时此地,实是再好不过。不知……可问出了什么?”

    据说水刑的成功概率大概在百分之八十,也就是说,十个人里只有两个人可以熬过去,其他八个人都必然会开口招供。

    百画明显不在这两人当中!

    “跟她先前供述的差别不大,不过时间有限,没有往深处挖掘……”十书听出徐佑语气不善,道:“还有,禀郎君知晓,水刑只不过是苦泉里的第一道刑罚,也是最轻的一种!”

    言外之意,这都是正常的程序,没有针对任何人。

    最轻的一种?

    徐佑还能说什么好,从古到今,刑罚一门向来是最泯灭人性的地方,也是最考究智商和创造力的所在。这些人吃饱了没事干,就钻研怎么折磨人更有效果,所以各种残忍又冷酷的道具就这样堂而皇之的出现在世人面前,且经久不衰。

    或许十书这类长年生存在泉井的人的眼中,水刑,只是开胃菜而已,不值一提!

    徐佑懒得再看这个女子一眼,转头对万棋说道:“去让厨下熬碗姜汤,给百画去去肺腑间的寒气。”

    天寒地冻,水刑由鼻喉入肠胃,然后浸染脾肺,外表看不出一点伤痕,但内里已是千疮百孔。在这个偶然风寒都会毙命的时代,受了这样的刑,若是运气不佳,活下来可能性实在太低。

    一碗热气腾腾的姜汤下肚,裹上白色的貂绒大氅,百画苍白如薄纸的脸色才有了点点的回转。

    詹文君瞧她逐渐平静下来,道:“百画,以你之罪,本来无可饶恕。只是念你初犯,又事出有因,所以徐郎君求情,故而网开一面,许你待罪立功,你可愿意?”

    百画叩首道:“婢子愿意!”

    第二日一早,百画收拾停当,一人来到钱塘县城,过桥入巷,辗转来到上次跟那人见面的宅子前。拉着门上的铁环轻敲了几声,没有回应,然后轻轻一推,门竟然虚掩着,没有上锁。

    “有人在么?”

    百画进到院内,望去一切如旧。四间低矮的厢房排列两侧,两层的主楼矗立在正中的位置,十几株柏树围绕着院墙成圆形,显得简陋又普普通通。

    没人回话,连虫鸣鸟叫都不曾入耳,寂静的有些可怕。

    “有人么?”

    百画走到楼内,上下看了看,一无所有。再来到厢房,还是杳无一人。

    她站在院子里,神情惶急,不知所措!

    足足等了半响,还是没人出现,百画以为任务就此失败,那人警惕性过高,这个宅子只使用一次就不再用了。眼下唯有安心坐等他下一次找上门来,才能执行定下的计划。

    可是每多等一分钟,对她都是一种烧心烧肺的煎熬,家人的安危,良心的折磨,对前路的恐惧和未来的不确定,都让百画度日如年,恨不得马上结束这一切。

    正在患得患失之际,宅门吱吱的响起,一个奴仆打扮的年轻男子走了进来,小心翼翼的观望了一下四周,低声道:“随我来!”

    百画心生警惕,往后退开两步,道:“你是什么人?”

    “小娘来找什么人,我就是什么人派来的!”

    百画双手握紧,心中闪过了不知多少个念头,最后还是点了点头,毅然道:“要去哪里?我不能耽误太久……”

    “不远,半柱香即到,请!”

    男子当先出门,百画跟在他的身后,在城中来回曲折的反复行走,就如同迷宫一般,要不是百画从小在这里长大,真的连身在东南西北都不清楚。

    “请!”

    男子在一处普通的宅院前面立住,做了个请的手势。百画的掌心已经被汗液湿透,但想起此行的目的,鼓足勇气迈过低低的门槛,步入了深深的庭院当中。

    再次见到那个人,百画却发现自己竟如此的平静和坦然,没有了慌乱和恐惧,也没有了担心和恨意,她只需要将徐佑的话重复一遍,然后随机应变,引君入瓮。

    “难得!你会主动来找我,是不是发现了什么异常?”

    这人身穿黑色的裲裆宽袍,身形瘦且高大,样貌寻常,只是一双眼睛细若柳叶,透着阴冷的寒光。

    百画跟他对视一眼,又低下了头,道:“是!我这几日用心打探,发现了一点奇怪的地方……”

    这人身体稍离了座椅,目光似乎要把百画生吞活剥一样,有些迫不及待的道:“快讲!”

    百画犹豫了一下,抬头说道:“我要先见一见我阿母和哥嫂……”

    这人嘴角溢出一丝讥笑,道:“怎么?怕我杀了他们不成?”

    “你!”

    百画容颜剧变,目眦欲裂。这人哈哈笑道:“放心吧,他们对我有用,杀了何益?也罢,不让你看一眼,恐怕不会爽快的说出来。来人,带她去地牢!”

    隔着地牢铁门上的小洞,百画看到了关在一起的母亲哥嫂侄儿等人,他们神色漠然,显见得已经被关的有些麻木,还没来得急说话,就被再次带到了房中。

    “见到了吧?我说话算话,只要你帮我打探消息,他们的安全就可以保障。”

    百画仿佛下定了决心,道:“我前几日随夫人回了明玉山,偶然听闻明玉山中有一处瀑布,几月前被郞主划作了禁地……”

    “禁地?”

    这人思忖一二,问道:“偌大的郭府,被划为禁地的地方应该不少吧?区区一处瀑布有什么不同?”

    “郭府的禁地有数十处,还有许多连我也不知道的地方存在。之所以感到瀑布怪异,是因为瀑布后的山洞里似乎住有人……”

    “嗯?瀑布中有人?”

    “是!郭府良田前倾,豪舍万间,想要安排一个人隐居,也大有地方可住,偏偏要住到瀑布那种地方,想来怪异的很。”

    “不错,是很奇怪!这,大概多久前发生的事?”

    “五个月前!”

    “五个月……”

    这人腾的站了起来,神色变幻多端,连百画都能感觉到他藏在身体内的那种难以抑制的激动。

    他在房内来回踱了几步,猛然回头,道:“你可见过瀑布中人的相貌?”

    “不曾!即是禁地,无人能够进去!”

    这人身子一顿,径自走到百画跟前,细长的眼睛似乎要发散出骇人的寒光,一字字道:“既然没人能够进去,你是如何知道哪里住着人的?”

    百画呼吸都要停顿,可也知道回答不能迟疑,迟则有变,努力让声线听上去不那么颤抖,道:“因为前几日有到山里小住的客人不知禁令,登山游玩时误入此间,惊动了瀑布中人,所以……所以我才知晓……”

    这番解释合情合理,这人倒也没有再起疑心,若真是他苦苦寻找的那个人,住的无论多隐秘都不为过。

    “那些客人可曾见到了人?”

    “也不曾,只是听到了对方人声,知道误入了禁地,就乖乖退了出来。”

    这人转回椅子坐下,半响无语,等的百画焦灼不安的时候,突然问道:“若我让你去查探一下,搞清楚此人的相貌,你做得到吗?”

    百画摇摇头道:“瀑布的守卫虽然不怎么森严,但我不懂武功,行不得险峻山路,所以无法避开守卫去查探。若是你不急,再给我数月时间,说不定会有机会……不过……”

    “不过什么?”

    “我听夫人私下说道,因为日前客人惊扰,所以打算过几日将瀑布中人转移到别的地方去。若是转走,以郭府之大,想要再找到几乎不可能了……”

    “不行,不能让詹文君转走人!”

    这人明显有点急躁,恶狠狠道:“不管你用什么法子,都要在两天内将此事打探明白,否则,就等着给你家人收尸吧!”

    百画双眸露出凄然的神色,道:“郭府家法森严,有关禁地的事,夫人从来不会跟我们讲起,要不然我也不会等到有人误入才知晓。而我一个低贱的婢女,手中无权无势,如何探得出禁地里的情况?你就是拿我家人要挟,也无法让我去做根本做不到的事,总归一死而已,我尽了力,想来黄泉路上,他们也不会怪责我了……”

    “你……”

    这人目露凶光,盯着百画,似要将她生吞活剥。

    百画慢慢低下头去,声音中充满了生无可恋的意味,道:“你杀了我吧!”

    人不惧死,就不能以死惧之。郭府有船阁做耳目,有泉井行峻法,外人实在难以混入,要不是抓到百画的家人,就连这个口子也打不开。所以这人也知道百画说的是实话,但他千里迢迢来到钱塘,为的就是找到失踪的那个人,然后借此机会东山再起,让曾经嘲笑自己的同僚们跪在脚下俯首认错,无论如何都不肯放过这个机会。

    他冷哼一声,道:“你说瀑布守卫不多?”

    “是!”

    “好,今晚你带我上山,找到瀑布处,我自去查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