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寒门贵子> 第七十八章 知人未易,相知实难
    出了泉井,詹文君请徐佑到房内小叙,屏退左右,奉上香茗,道:“郎君觉得李季的口供可信吗?”

    “观寒泉之厉,能够守住秘密的人应该不多。李季跟随衡阳王多年,养尊处优惯了,不可能在这等酷刑的拷问下还能信口捏造。”

    “郎君以为可信?”

    “九成可信,剩下的一成,要等十书回来才能确定。不过,世间事哪里会有十成把握?夫人以为呢?”

    詹文君微微后仰,轻舒玉臂,斜着身子靠在了背后的胡床上,许是坐的累了,双腿自然的往前伸去,淡青色的裙裾从脚踝处掀开了一角,露出白玉般滑腻的肌肤。

    “我同郎君看法一致……”她长长出了一口气,道:“也是万幸,李季此次是孤身前来,要是幕后有衡阳王的指使,这一遭可就难过的很了。“

    事情比先前预计的要轻微,自然是不幸中的万幸。徐佑理解詹文君此刻的心态,笑道:“夫人打算如何处理李季?”

    “这也是我要请教郎君的地方,李季死不足惜,但他毕竟是衡阳王的人,若是死在这里,日后消息泄露出去,恐惹来不必要的麻烦。”詹文君皱眉道:“可若是留着他,如何安置,却也是个头疼的事……”

    李季死或不死,其实并不重要,此人手段卑劣,人品等而下之,徐佑对他的生死毫不关心。不过,李季的身份尚有可利用的地方,杀了可惜。

    徐佑压低嗓音,上身略略前倾,道:“李季在衡阳王府多年,应该知晓不少私密之事。夫人要是对衡阳王有兴趣,留他在泉井中多待些时日,也没什么不可……”他声线更低,呼吸几乎要碰触到詹文君的衣襟,道:“若能下点工夫完全控制住这个人,将来找个合适的机会放回衡阳王身边,岂不是比杀了他要有利的多

    ?”

    衡阳王跟太子走的很近,可以算是太子一党里的重要人物,而郭勉乃至整个郭氏都坚定的站在江夏王这一边,有李季这样的人作为眼线,对詹文君来说,不啻于送上门的强大诱惑。

    詹文君眼睛一亮,若秋水乍现金鳞,然后敛入眸底不见,满脸异样的望着徐佑,显得有些局促。

    徐佑知道她在想些什么,缓缓坐直身子,道:“前些时日读《太史公书》,读到晋惠公一卷,心中戚戚然,不知夫人有何见解?”

    《太史公书》也就是《史记》,跟很多人潜意识里的概念不同,司马迁成书之后本来是没有名字的,他给东方朔看了之后,才逐渐有了《太史公书》的名号。

    至于《太史公书》何时改名叫做《史记》,史学界一直众说纷纭。不过在沙畹、王国维、桑原骘藏、泷川龟太郎、颜复礼等研究史记的名家之后,还有一个牛人叫杨明照,他写过一篇《太史公书称史记考》的论文,可以看做是论证此疑点的盖棺定论之作。结论很简单,就是在四世纪末、五世纪初,即魏晋南北朝时,仍称《太史公书》。

    詹文君一向标榜自己文才平平,但能够将至宾楼的侍者和身边婢女都调 教的出口成章,引经据典,自然不会真得是不读书的庸才。

    晋惠公的典故她岂能不知,作为春秋时期最著名的背信弃义恩将仇报的代表人物,前后数次失信于人,最后落得身败被囚的下场。徐佑这般说,用意如何,不问可知。

    詹文君起身,盈盈下拜,轻声道:“知人未易,相知实难。淡美初交,利乖岁寒。管生称心,鲍叔必安。奇情双亮,令名俱完。郎君此语,让文君无地自容!文君此次四面楚歌,危如累卵,自日前得遇郎君,才如管仲之遇鲍叔,从黑暗中觅得一丝光亮,岂会像晋惠公那般负恩背义?且郎君对李季的安排,全是为了文君着想,文君又如何不知?惹得郎君心中不安,却是文君的罪过了!”

    徐佑既然敢言明江夏王和太子之间的暗战,就不怕詹文君过河拆桥,同样跪伏于地,对面而拜,道:“为管则易,为鲍则难。相马失瘦,相士失寒。管贫鲍富,坦然相安。于利不疚,于义斯完。

    我是家破人亡的可怜人,得一条命,已是苟且偷生的侥幸罢了。要不是与夫人投缘,这些话本不该说,但说便说了,还望夫人不要多心。至于江夏王与太子之间如何,我并不感兴趣,也没资格过问。”

    詹文君以管仲与鲍叔牙的关系来回答徐佑的晋惠公之逼问,而徐佑也引用后世宋朝舒岳祥的管鲍诗来作答,一来一往,表明心迹,虽然说不上浪漫,但也有种惺惺相惜,心有灵犀的暧昧。

    詹文君抬起头,美眸流转清波,发丝摇曳间露齿一笑,皎洁若明月的脸颊浮上淡淡的绯红。

    徐佑心头一跳,伸手虚扶,道:“夫人请起!”

    “郎君请起!”

    再次坐定,两人间的关系非但没有因为刚才的事而显得生疏,反倒有种捅破了某种窗户纸的隐秘。徐佑轻咳一声,道:“夫人可知海盐公主为什么大驾莅临钱塘?”

    瀑布中那位身份贵重的海盐公主,她突兀出现此地,当然不是为了旅游度假。徐佑说的虽然婉转,其实两人都知道海盐公主肯定是犯了天大的事,这才被贬谪出京,无奈之下,隐在瀑布后的方寸之间。

    詹文君摇摇头道:“你也听到了,连海盐公主我也是今天初次耳闻,哪里知晓何故?不过……之前曾听千琴禀告金陵城中的动静,说海盐公主偶染急疴,闭门养病,有些时日没在各种场合出现。当时我听过就忘,要不是今日发生了这桩事,怕还想不起来……没料到,她竟是来了钱塘,就在我咫尺之内……”

    徐佑沉吟片刻,觉得房间内的气氛有点危险,果断的道:“十书很快就能回来,若是验证李季所言无误,这一处的威胁可以暂时放下。其他的按照方才我们的计划行事,夫人早些安歇,这些时日你心思太重,一定要注意身体。”

    “谢过郎君!”

    目送徐佑离开,詹文君闭目而坐,好一会才拍了拍手,万棋推门进来,吩咐道:“去招千琴到山上来见我……还有,请神妃一起来。”

    “诺!”

    回到住处,何濡、左彣、履霜、秋分都坐在房内等候,见徐佑神色淡然,何濡笑道:“看来那个人已经不是问题了……”

    对他察言观色的水平,徐佑一向是很佩服的,道:“不错,此人名叫李季,是衡阳王府的旧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