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寒门贵子> 第八十四章 开场
    几个女郎又唏嘘了一阵,詹文君低声问道:“郎君今日登门拜访,不知顾明府可应下了么?”

    虽然徐佑打了包票,但顾允出身门阀,又自视甚高,来钱塘之后地方士族接见的不多,能够入室的更少,更别提一般人,极难跟他攀上交情,所以詹文君心中忐忑,目光含有期待,又带了点急促。

    “夫人放心,顾明府深知詹氏的难处,已经应下了我们的请求。若是刺史府真的帮天师道行文钱塘,他自有法子应对,驳斥或许不能,但拖延一些时日,尚可周旋一二。”

    詹文君一喜,美目乍闲涟漪,扫了一下徐佑,垂下头去,道:“此遭多亏郎君出面,否则未必能让顾明府点头。”

    上次顾允亲临至宾楼调解双方的纠纷,是因为詹文君到县衙具状,禀了詹云被绑架一事,法理都站在她这边,所以才降格亲临,秉公执法,尽得是父母官的本分,却不是存心帮詹氏拉偏架。而这一次让徐佑出面,要顾允顶着刺史府的压力拖延时间,属于法理之外的人情事,没有几分说得过去的交情,凭什么要人家冒着得罪柳权的风险来帮你呢?

    “夫人谬赞了,此事非佑之力!”

    徐佑居功不自傲,轻笑道:“詹氏也是钱塘县的子民,世代生长于斯,要是真的被人强取豪夺了去,顾明府也脸上无光。况且钱塘是吴郡大县,非句章、永宁等县可比,真闹的太过火,上上下下也不好交代,顾明府有此虑,所以才应了下来。”

    徐佑越是如此,听在詹文君耳中,越是显得谦谦君子,抿嘴一笑,不再纠缠这个话题,道:“天师道若是真的通过刺史府来施加压力,往短里说,官文来去十数日,再推诿十数日,我们的机会就来了。”

    “不错!有这一月时间,足以让天师道功亏一篑!”

    西晋张载的咏茶诗里有“芳茶冠六清,溢味播九区”的句子,而六清茶楼作为钱塘最大的茶楼,每日早晚的茶饭时间,此地商客云集,热闹非凡。这天上午,不少当地的老茶客或独行或结伴,三三两两围坐一团。十几个侍者穿着青白交间的裲裆,手中端着茶茗,麻利的穿梭在人群中,时不时的听到有人高喊“来一碗神泉”,那个喊道“再添一碗明月”,鼎沸人声,此起彼伏。

    “神泉?明月?恕我孤陋寡闻,这两种茶的名字从未听过,似乎好喝的很……”徐佑坐在靠角落的案几边,扭头问向身边做男装打扮的詹文君。

    詹文君薄擦香米分,双鬓收敛,头上带了漆黑笼纱,身穿绛色的广袖长衫,星眸如墨,肤白胜雪,加上身高腿长,就是跪坐在那里,也仿佛鹤立鸡群,自有一种无人能及的不凡气度。

    她噗嗤一笑,如春临大地,道:“郎君明鉴,这茶不过等闲俗物,供人牛饮解渴而已,只是名字起的风雅些,随了大家附庸上流的心罢了。”

    所谓的神泉和明月,听起来虽然高雅,但六朝时普通民众喝茶多采自普通茶树,品种单一,口感苦涩,采摘之后也不炒制,直接将生茶叶放到水里煎煮成羹汤,然后像喝蔬菜汤一般饮用,故而这些茶客会叫嚷着再来一碗——这个碗,可是真正吃饭用的碗!

    至于富贵人家会有少许的进步,比如喝茶会用专门的茶杯,拿着方便,看起来也有品位,茶叶只取嫩芽,喝起来口感略佳,但无一例外,都是生煮。

    “原来如此!”徐佑笑道:“是我犯了经验主义错误!”

    “经验主义?”詹文君眉头一挑,对这个词语不明所以。

    “呃……就是说望文生义……”

    “郎君妙语,总让人耳目一新。”

    徐佑苦笑道:“谢天谢地,总算这次没提庾法护了……”

    詹文君俯仰大笑,引来周边不少人侧目,她吐了吐舌头,竟少有的露出小女孩的神态。徐佑恍惚了一下,才想起若按后世的年纪算,这个在各种危机的压迫下苦苦支撑的郭夫人,只是个小孩子而已。

    正在这时,一个侍者站出来对着四周抱拳问好,房间内立刻安静下来,他哈了哈腰,恭敬的道:“各位乡亲,敝店主人知道诸位每天喝茶略觉得苦闷,所以出重金请了一位说书人来为大家说一个故事。觉得好听,您就天天准时来捧个场,若是觉得不好听,对不住,那是您该去瞧瞧耳疾了。”

    众人顿时哄堂大笑,能聚在茶楼喝茶的,一般都是齐民百姓,没那么多讲究,立刻有人嚷嚷道:“你这话不对,说的不好,该你家主人赔我们的耳朵才是!”

    “对,对……这话有理,若是不好听,今个的茶钱就免了吧?”

    “李福,就你爱占小便宜,没出息!”有人站起来,嘲笑道:“茶钱不要紧,爱免不免,反正我付得起。只是什么叫说书人?从古至今,三教九流,五行八作,可没听过有说书人这个行当的!”

    李福嗤之以鼻,道:“韩七,你大字不识一个,懂什么三教九流?要我说,这说书人啊,就是,就是……”

    “就是什么?你倒说呀。”旁边一个熟人明知李福说不出来,故意当着众人面来捉弄他。

    李福猛一击掌,福至心灵,道:“就是那些摇头晃脑的读书人,把圣贤书里的道理说给咱们听,所以改了个说书人的名号!”

    众人一时无声,都被李福给震住了,读书人是读书给自己听,说书人岂不就是说书给别人听?见李福得意洋洋,韩七冷哼一声,扭头坐了下去,却想不到反驳的话,只好暗自生气,脸都变得青了。

    看着眼前的闹剧,坐在詹文君身边的履霜同样男装打扮,却比英气勃发的詹文君多了几分柔弱的媚态,轻笑道:“这人虽然不学无术,倒是蒙的对了……”

    詹文君笑道:“对也不对,给他们说圣贤书中的道理,恐怕是说不通的,还不如说白蛇这样的故事,引人入胜又暗含做人做事的道理,反倒显得清楚明白。”

    一直没开口的万棋突然道:“夫人说的极是!”

    她跪坐在詹文君身后,清冷如初雪,跟身边热闹的环境格格不入,履霜打趣道:“万棋最爱小郎作的这本白蛇传,容不得他人说一句坏话。”

    万棋脸色微变,偷偷瞧了瞧徐佑,见他并不在意履霜的话,心中先是一松,继而又不知为何茫然了起来。

    侍者引着一人走了进来,身穿灰色圆领袍衫,但不是时下流行的宽袖,而是收紧了袖口,在手腕处束缚了起来,腰间系着一条黑色的布制革带,不像士服也不像戎服,看上去简洁的很,也怪异的很。此人在中间的案几边坐定,案上摆放了一碗茶,一个手掌大小的长方形的红杉木板,一个铜制的钵盂。他清了清嗓子,道:“各位请了,今个我给大家说一个故事,一个凡人和妖怪成亲的故事……”

    这叫开篇名义,也是履霜教给他们的技巧之一。对普罗大众而言,讲故事不需要太高深的词汇和华丽的文藻,更不需要多么复杂的结构和发人深省的内涵,仅仅在于猎奇、好看、吸引力和通俗易懂,具备这四点,就有了广为传播的基础。

    “话说汉朝永光年间,居住在西湖边的小药童上山采药,遇到一条小白蛇被困在了打猎人的陷阱里,他宅心仁厚,急忙上前将白蛇救了出来。转眼间,五百年已过,小白蛇修行得到,褪去了蛇皮,化作了人身,端的美艳绝伦,妙趣无方……”

    履霜听了一会,道:“周七巧果然聪明的紧!你看他的眉眼,该吃惊时眼睛圆睁,该愤怒时眸光四溅,该顽皮时眉头上挑,该哀怜时眉角低垂,要是多练些时日,怕是会更好一点。”

    这个在六清茶楼说书的人正是周七巧,俗话说好钢用在刀刃上,周七巧在这帮说书人里记性最好,口才最佳,并且十分的聪明伶俐,让他来六清楼,这个钱塘城内最为鱼龙混杂的地方说书,是物尽其用,恰到好处。

    啪!

    红杉木猛的敲打在桌面上,脆亮的响声在大厅里来回激荡,直直把众人吊起来的心惊到了嗓子口。

    “……却见那书生一回头,被白素贞认了出来,正是五百年前救她脱险的小药童,经过十世轮回,变成了现在的书生……”周七巧晃着脑袋,道:“有道是人海茫茫,不多不少,正好这一步遇上了,诸位要问两人究竟有没有结识,且容我喝口茶水,稍后再做分解。”

    “啊?没了?”

    “别啊,您继续说,我们都等着听呢。”

    “是啊是啊,这位……说书的,你喝茶可以,但也不用停下来啊……”

    周七巧笑而不语,慢条斯理的喝着茶,徐佑起身走了过去,往钵盂里丢了五文钱,道:“区区小钱,不成敬意,给先生做润口之资。”

    周七巧谢过了徐佑,目视四周,道:“容我再歇息片刻。”

    如此一来,其他人也都明白了,毕竟说书这行当是初生事物,大家都没见过,也不懂其中的潜规则,有了徐佑做示范,立刻有手头不缺钱的人纷纷上前,一小会的工夫,钵盂里就装了数十文。

    周七巧矜持的笑了笑,开口说道:“白素贞正想着如何跟书生说话,天公作美,恰好下了一场雨来,急忙带着小青送了雨伞给书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