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寒门贵子> 第九十五章 入骨杀机
    也是这时,他才知道两人的尸体已经被找到,死者家眷带着数十人跪在县衙门口不起,还有人作证说看到尸体是从至宾楼里运出。不过幸好早一步让黄祁他们出了城,现下死无对证,席元达并不怕顾允能将他如何。

    果不其然,到了县衙,顾允对他十分的客气,并不是对待人犯的态度,简单问了问昨天的事,说起外面民众喊冤,他身为钱塘县令,只能如此行事,要席元达这几日先不要离城,等案情查明还了他的清白再走不迟。

    席元达哪里肯困在此地,搬出了杜静之,说道尊相召,不敢延误,若有跟案情相关的事宜询问,他自当亲来钱塘,听候发落。这一番扯皮一直扯到了中午,顾允不松口,席元达也不敢真的甩袖离开。午时刚过,鲍熙突然来报,钱塘湖边冒出来一条白蛇,而詹文君就在现场,还发现了先前丢失的鹿脯。

    此次钱塘之行,处处碰壁,几乎深陷绝地,所有的起因,都是这块神鹿的鹿脯,席元达此时再想走也不可能了,何况他也想看看白蛇是真是假,跟着鲍熙去了钱塘湖。行至半路,詹珽和苦主窦弃也被李定之和杜三省带衙卒押着一同前往,席元达瞬间有了不详的预感,但骑虎难下,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哪个灵官?”

    “喏,就那个,天师道扬州治的消灾灵官席元达,我在吴县时见过,听说……嘿嘿……”

    “听说什么,别卖关子,回头我请你喝酒!”

    那人压低嗓音,道:“听说这个席元达是吃狼奶养大的,没人心,做事狠绝……”

    “啊,那还能当灵官?”

    “杜祭酒的螟蛉义子,能一样吗?”

    席元达听不到这些议论声,他也对这些蝼蚁民众的话不感兴趣,盯着詹文君身边的白蛇,似乎想要发现一点破绽。

    无论如何,他绝对不信,世间有白蛇,且恰好在此时此刻,出现在钱塘湖畔!

    这是诡计!

    詹文君见他不言不语,将手中鹿脯递给鲍熙,道:“鲍主簿,请你过目,这是敝府部曲刚刚从白蛇的洞穴中找到的。”

    鹿脯残缺了一大半,没有沾染一丁点的灰尘,也不见腐烂变质,鲜嫩如刚做成时的模样。鲍熙接了过来,交给窦弃,道:“窦郎君,你仔细看,是不是你丢失的鹿脯?”

    窦弃被突兀出现的白蛇吓的六神无主,以为天降神物,必有所报。他恶事做多,又笃信鬼神事,此刻连话都说不完整,面对鲍熙深沉的目光,手脚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支支吾吾的道:“我,我……我也不知……”

    “嗯?”

    鲍熙淡淡的道:“杜祭酒赐你神鹿的鹿脯,是何等荣耀之事,你竟然连鹿脯的形貌都记不清晰?”

    大冷的天,窦弃汗如雨下,偷眼去看席元达,道:“这,这……”

    杜三省怒声道:“问你话,看什么别人!快说,不然我先治你个不敬之罪!”他是钱塘县尉,主掌刑盗事,正是窦弃这等游侠无赖的克星。

    窦弃失色,跪了下来,道:“是……不,不是……”

    “到底是,还是不是?”

    “我那块鹿脯跟这块有……有些相似,但……但缺了一半,又过了月余,实在,实在分辨不出……”

    席元达突然道:“问鹿脯真伪不急,我倒是想先问问郭夫人,这条白蛇,是真是假?我听闻宁州越州等地有人用白漆涂于蛇身,可以以假乱真,愚弄百姓,方便诈取钱财。说不定这条白蛇也是如此,三位郎君,何不上前验看一二?”

    “这……”杜三省犹豫了下,道:“白蛇神异,见人不避,若我等贸然上前,恐惊扰逃窜,伤及周边民众……”

    “即是神物,自然不会伤及无辜!”席元达冷哼一声,道:“诸位不愿,那我就亲自动手了。”他攸的伸手,不见如何动作,从身后衙卒腰间抽出钢刀,就要将白蛇斩于刀下。这是席元达式的解决问题的法子,既然詹文君所有的谋划都出自这条白蛇,那先将白蛇斩杀,自然让她无计可施。

    简单,粗暴,却很有效!

    鲍熙大惊,道:“席灵官,不可造次!”

    詹文君冷冷一笑,万棋上前横在了他和白蛇之间。密密麻麻的人群中立时有人大声道:“杀白娘娘了!”

    “杀白娘娘?谁敢?谁敢?我跟他拼命!”

    “席元达,天师道的消灾灵官!他拿着刀,啊,大家快看……他要杀白娘娘了!”

    “好老狗,说书人果然说的对,道人都不是好东西!”

    后面的人都看不到前面的情况,但以方圆五米为界,每一处人堆里都有一人在神情激动的说席元达杀白蛇,然后被身边人往四周传播,不消片刻,围观的上千人尽人皆知,一时群情愤慨,起哄的,喊嚷的,挤靠的,场面近乎失控!

    此等关头,显出鲍熙的急智,斥道:“席灵官,要惹起民乱,别说是你,就是杜祭酒也难辞其咎!你一时焦躁,却害得杜祭酒恶名加身,其心何安?”

    席元达从来不把黎庶百姓放在眼中,不然也不会想要在此刻斩了白蛇,可人过一百,山山海海,放眼望去,全是黑压压的人头,根本看不到边,那种声势,等闲难见。他心中一虚,又斜眼看到朱睿混在前排的人群中,正对着他冷眼旁观,那种从心底发出的无力感,真是憋屈的要死,手中钢刀仿若千斤之重,终于缓缓放下。

    鲍熙松了一口气,立刻派出衙卒,安抚了一会,才让人群渐渐恢复了平静。

    “好,权当白蛇是真!”

    席元达将钢刀掷地,恶狠狠道:“神鹿的鹿脯乃我师尊亲制,各位何不来问我真伪?”

    李定之一直没有开口,老态龙钟,气都喘不上来,道:“灵官不要介意,我们也是为了早日找回鹿脯,让大家都安心。既然灵官说了,我厚颜请教,此鹿脯真否?”

    席元达无论如何都不能承认这是真的鹿脯,不然这些时日的种种谋划岂不成了笑话,刚要开口,却见詹文君走前几步,用只能两人听见的声音道:“席灵官,你可想清楚了,至少有十数人可以作证,这条白蛇本来是条细小的普通青蛇,在钱塘湖边栖息多时,偷了鹿脯后才变作通体雪白,要不是只吃了一半,很可能羽化飞升,蜕变成人。说到底,还是杜祭酒法力高深,制成的鹿脯是至宝神物,引得灵蛇也动了偷盗之心……”

    席元达登时住了口,若是否认,世间仅有七块神鹿鹿脯,各有去处,又哪里寻来别的神鹿鹿脯让青蛇变白蛇,换言之,岂不是说杜静之是个骗子?可若是承认,鹿脯被白蛇偷走,这是神灵异事,属于佳话,无论如何也扯不到至宾楼头上,又怎么借此吞下詹氏的万贯家财?

    两难之间,唯有权衡利弊,时至今日,詹氏的事可以先放一放,日后再寻机会也不是不行,而杜静之在江东多年养望形成的巨大名声,却不能有丝毫的损伤,这可是他们两师徒立身之本。席元达只觉腹中火气越来越旺,真的想不管不顾大杀一场,手指紧紧一握,青筋暴起,又缓缓松开,目光仿佛要将詹文君碎尸万段,一字字道:“不错!这就是在至宾楼里丢失的鹿脯,承蒙郭夫人寻找,我代道尊谢过!”

    詹文君笑了笑,道:“杜祭酒造福苍生,我心怀敬仰,能做些许小事,灵官不必挂怀!”

    鲍熙捻了捻胡须,道:“既然鹿脯找回,可稍后请灵官到县衙做个证,詹郎君和窦郎君也去,签字画押,由明府销案即可。”

    席元达不作声,算是默许了,他以为詹文君的计策仅止于此,也不想节外生枝,一心想着秋后算账。詹珽和窦弃面面相觑,也无话可说,他们本就是棋子,身不由己,也没有选择和做决定的权力,席元达都认了,他们几个胆子敢反抗?

    只是任谁也想不到,七块鹿脯夺取七家士族的亿万家财,六处皆顺利完成,唯有钱塘詹氏,布局最为缜密,计划百无一疏,先后动用了两位灵官,耗时两月有余,最后竟然栽在一条白蛇身上,尤其还不清楚这条白蛇的来历,栽的莫名其妙,实在让人无语凝噎。

    鹿脯事毕,天师道在钱塘可谓一败涂地,席元达心中怒气不问可知,正要掉头去县衙签押后离开,天空中猛然响起一阵笛音,绵绵长长,若有若无,可偏偏在耳边徘徊不去。一直盘卧不动的白蛇猛然一动,红信吐出,仿佛听到了神明的召唤,游弋着身子,沿着河岸的草丛,往西边去了。

    人群顿时起了骚动,鲍熙怕出意外,高声道:“杜县尉,你带众衙卒分成一行,组人墙,拦住民众,任何人不得近前,违者可立毙。”

    杜三省官职虽在鲍熙之上,但大家都是明白人,所以轰然领命,大声将鲍熙的话传了开去,一众衙卒全都钢刀在手,映着日光,折射出冰澈入骨的杀机。老百姓大多怕事,再爱凑热闹也不至于凑得被立毙当场,所以骚动能够维持在一个可以接受的范围内,不至于闹的不可收拾。

    詹文君也紧跟着下了命令,让所有部曲围着白蛇前行,既不能让外人接近伤害白蛇,也预防白蛇混进人群受伤。说来也怪,白蛇不知受了什么影响,只沿着河岸的路线行进,如此乱哄哄的的局面维持了不到盏茶的时间,白蛇在一处宅院前停了下来,然后一闪,竟从墙角的小小破洞钻了进去。

    席元达愣了一愣,等他反应过来,白蛇已经不进了踪迹。詹文君的声音隐约传入耳中:“……白蛇乃天地神物,不能丢失……此宅主人必不会见怪……我当亲自赔罪……”,然后是李定之颤颤巍巍的声音:“这里似乎是魏太仆卿的旧宅,多年荒废,恐已无人安住……”接着是鲍熙做了决定:“……如此,可先破门进去,寻到白蛇后再出来就是……切记,不可毁坏器物,诸遭折损,由你郭氏负责……”

    砰!

    院门被詹文君手下的部曲用力撞开,众人一拥而入,席元达来不及阻止,并且也没有理由和借口组织,浑身上下一片冰冷,到了此刻,他终于明白詹文君想要做什么了!

    天暖如春,可每一道阳光,仿佛一道道锋利的冰刀,在席元达身上,割出了千万道血痕,

    入骨,

    入肺腑,

    全是杀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