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寒门贵子> 第六章 君子不欺
    笔趣阁">

    “夫人,孟行春的卷宗取来了!”

    万棋的声音响起,让房内的两人同时微微一颤。时光似乎只维持了数秒,也似乎过了一生,詹文君幽幽一叹,道:“进来吧!”

    不知是不是错觉,徐佑听在耳中,詹文君的语气里透着些许得而复失的遗憾,却又仿佛如释重负的平静如水。

    吱吱!

    木门推开了一道小小的缝隙,借着万棋手中提着的宫灯的余光,徐佑终于看清案几上那一只纤细洁白的绝美玉手,青葱也似的指尖,和他的手指仅仅隔了寸许的距离。

    触手可及,

    却又遥不可及!

    注意到徐佑的目光,詹文君飞快的缩回了手,咬着红唇,眸子里几乎要滴出水来。她本是大方如男子的性格,却在遇到徐佑后数度感觉到莫名的娇羞和躁动,似乎蛰伏了十几年的女儿心思,都在这一刻绽放开来,鲜翠欲滴。

    万棋走了进来,左右看了看,疑惑道:“白烛怎么熄了?”

    徐佑先反应过来,道:“方才不知为何烛台突然灭了,你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万棋应了一声,将宫灯放在屋中的地上,从烛台下方的暗屉里找到青铜灯剃,拨弄了一番,回头道:“灯芯从中燃断了,重新换一根白烛就可以了。”

    烛光重新点亮了房间,詹文君已经变得神色如常,接过卷宗,放在案几中和徐佑一同查看。上面详细记录了孟行春从入仕到近年来的大多行迹,包括经手的案子、朝野的风评,以及司隶校尉萧勋奇关于他的品鉴。

    “机警渊著,唯失于厚重……萧勋奇对孟行春的评价挺高嘛。”

    萧勋奇出身兰陵萧氏,是安子道幼年好友,两人可以说一起长大,一起读书习字,当然也少不了干了许多年少轻狂的无礼勾当,属于铁的不能再铁的关系。所以安子道登基以后,辗转提拔萧勋奇做了司隶校尉,也是在萧勋奇的带领下,司隶府为安子道登基后清理辅臣、独掌大权冲锋陷阵,立下了汗马功劳。世人评说,萧勋奇一双手沾满的血腥,可以让淮水三年不清,由此可见一斑。

    徐佑摇头道:“萧勋奇的话不能听信,此人堪称我朝第一奸诈,任何话从他口中,都可能布有陷阱,不可不听,也不可全听。譬如他评价孟行春机警,或许是对的,渊著也有几分真实,但厚重,则未必。若真的有人以为孟行春厚重,妄图以情理说之,恐自投罗网,犹未可知。”说着又翻看了孟行春经手的案子,从朝中到地方,从勋贵到齐民,可以称得上包罗万象,不过仔细思量,能够逐渐梳理出一个清晰却不完整的人物形象——孟行春出身微寒,苦学成才后难以通过大中正荐举入仕,却又不甘心埋没,于是选择加入司隶府,做了读书人和名士们看不起的鹰犬。他办事尽心,侍上恭谨,人又极聪明,开始在司隶府崭露头角,为萧勋奇看重,短短十年,就做到了卧虎司的假佐。

    这样一个人,或许表面上看去,早被这练练红尘打磨的坚韧圆滑,不会轻易为言语所动,但徐佑最会辨识人心,越是这样一个人,贪恋权力和地位,越是从骨子里透着自卑。这种自卑源自于出身,源自于郁郁不得志,源自于努力不被世人认可和崇敬,他的心性非但不圆满,其实漏洞百出,并非无懈可击。

    看完了厚厚的卷宗,东方浮出鱼肚白,徐佑长长的伸了个懒腰,转过头去,发现詹文君趴在案几上,侧脸压着手心,不知什么时候已沉沉睡去。

    房中燃着地火,温暖如春,不需要徐佑脱下外套上演一出狗血剧,凝目望着詹文君棱角分明的俏脸,平日里的坚毅果敢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安心和平静。突然,她似乎梦到了什么,可爱的蹙了下眉心,吹弹可破的肌肤泛起层层的涟漪,微微翘起的红唇如同初春时节随风摇曳的桃花,说不出的诱惑迷人。

    徐佑笑了笑,轻手轻脚的站起身,走过去开了门。听到门声,一直候在门外的万棋躬身行礼,徐佑竖起食指,嘘了一声,悄悄指了指房内,万棋一愣,似乎没想到詹文君会当着徐佑的面睡过去,忙进内服侍去了

    回到居住的院子,看到从来不早起的何濡站在院子中间,低头观注视着天井池中的落叶,凑过去跟着看了会,池中杂乱无章的堆着九片落叶,兴许是还没来得急清扫的缘故,皱眉道:“几片破叶子,有什么好看的?”

    何濡一嗤,道:“你懂什么,天地万物自成卦数,吉凶祸福存乎一心。在你眼中是落叶,在我眼中却是变化!”

    “变化?什么变化?”

    何濡沉吟不语,末了竟拂袖一甩,将池中叶子搅和成一团,转头打量了一下徐佑,揶揄道:“彻夜未归,是不是红鸾帐暖,已做了詹文君的入幕之宾?”

    这话透着下流味,徐佑冷哼一声,道:“君子不欺暗室,你自个龌龊,可别以己度人!”

    “哈哈哈!”何濡大笑,眨了眨眼睛,道:“七郎,今日你做君子,以后可不要后悔莫及!”

    徐佑听他说的笃定,心中一动,想到他方才俯看落叶而成卦数,耸了耸肩,道:“你是不是看出了什么?”

    何濡点了点头,脸上表情似觉好笑,又似觉奇怪,道:“之前你进来时,恰好一片枯叶不偏不倚的落在池中,兑上坤下,将原先的卦象变成了萃卦。”

    “萃卦?”

    “泽地萃,兑为水,坤为土,利有攸往!对詹文君,你应该主动些才对。否则过了这次的机缘,想再一亲芳泽,怕很难如愿。”

    徐佑深知易经包含宇宙万物,个中道理精妙入微,但要说从几片叶子就能看出男女之事,实在有点天方夜谭,道:“你通晓阴符四相,可能对易理的认知远在我之上。但你自幼在寺庙长大,见过的女子还没有读过的经书多,如此妄议情爱,其实哪里懂得女儿家的心思?没听过一句话吗,女人心,海底针,周天十六卦再怎么精妙,也揣摩不透女郎们想些什么,要做些什么。再则,若是靠着趁人之危才能一亲芳泽,我徐佑虽然不知礼,却也不屑为之!”

    话音刚落,听到履霜跟秋分在正中的台阶前窃窃私语:“小郎在义兴时是不是常常游玩声色之地,竟如此懂得女儿家的事?”

    “也没有啊,我平日跟他去最多的地方是家里的武库……至于其他的,或许是有的,只是我就不知晓了……”

    徐佑一脸无奈,转过身道:“你们几时出来的?”

    履霜迎了过来,弯腰为徐佑摘去革带上挂着的草絮,盈盈笑道:“刚来,只听到小郎说什么不屑为之,婢子多嘴一句,小郎不屑为之的,是何事呢?”

    连秋分也听出履霜在打趣徐佑,憋着嘴想笑又不敢笑,徐佑瞪了履霜一眼,摸着肚子叫道:“早膳好了么,快要饿死了……对了,风虎呢,去叫他起床用膳。今日倒是稀奇,其翼起的这么早,风虎却不见了人……”

    左彣没有赖床的习惯,之所以起的晚,是因为受了伤。他那日使剑接住了席元达的铁球毒针,被一枚擦肩而过,当时没有在意。过了这几日,毒性不知不觉中蔓延到了身体内,猛然发作,竟至一病不起。

    徐佑得知之后,立刻知会詹文君,要她请来钱塘名医赴明玉山问诊。大夫来了之后,开了祛毒养肝的药,用了几服,只是暂时抑制了毒性,却不见根本的好转。徐佑和何濡商议之后,断定解药还得往天师道去寻,只恨没有和李易凤约定联络方式,急切间找不到他的人。一方面四处请名医来会诊,不论远近,皆重金请上山来;另一方面积极派人去吴县寻找李易凤,只要有他在,席元达这点毒药伎俩,信手就能解去。

    不过五日后得到回报,李易凤已经交接了捉鬼灵官的教务,只身回转鹤鸣山,不在吴县了。徐佑曾跟他说过事有不可为,立刻抽身而退,看来他上次送定金丹后就立刻离开了扬州治这个是非之地。当机立断,急流勇退,不愧是李长风的高徒,舍得下扬州这繁华之地。

    他走的及时,却苦了左彣这个病人,没了李易凤,徐佑思前想后,顾不得避嫌,到县衙和跟顾允一番密议,请他私下里拜托孟行春,看能不能从天师道找来解毒之物。

    天师道在扬州治的所有有关人等,尤其跟席元达关系密切的人,现在都在孟行春的掌控之下,不知会他一声就去暗中搜寻,一来惹人疑窦,二来必会事倍功半,三来,也是怕得罪了他。照徐佑的评鉴,孟行春热衷功名,权力欲望极重,这样的人,一旦大权在握,肯定将扬州治视为囊中物,一旦让他觉得徐佑不将自己放在眼中,后果可想而知。

    要说现在整个扬州不能得罪的人,孟行春绝对排在前列。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走通他的门路,从席元达亲近之人的手中寻来解药,为左彣解去所中之毒。

    顾允自然一力应承下来,左彣受伤,归根结底还是为了保护钱塘百姓,要不然以他的身手,想要躲避易如反掌,哪里会被毒针沾身?只不过孟行春对此并不上心,他身负上命而来,殚精竭虑尚恐差事办的不好,岂肯浪费时间和精力在这等小事上,所以又过了七日,还没有给顾允答复。

    徐佑却等不及了,左彣的伤势有逐渐加重的趋势,好好的一个人躺在床上不能动弹,看着让人焦急又心伤,无奈之下,只好亲自登门求见孟行春。

    孟行春没有住在县衙,而是选了城隍庙左近的一处小宅院落脚。徐佑递上了拜帖,等了片刻,一名普通齐民打扮的人带他进去,别看这人打扮普通,但步伐稳健,双目有神,定是孟行春手下的徒隶,也被称为黄耳犬。

    司隶府有鹰鹯和卧虎两司,鹰鹯,意为忠勇,卧虎意为峻法。后来杀伐过度,为天下所忌,因鹰鹯司多穿紫衣,卧虎司多着黄裳,朝野讥嘲为紫尾獍和黄耳犬。

    船阁拿到的情报显示,孟行春此次离京,只带了三十名徒隶。但人不在多,司隶府的徒隶都是从军中选拔的精锐,受过各种残酷又专业的训练,锁人拿人,破家灭门,一可当十,如狼似虎,不能等闲视之。

    刚进了门,就听到一个沙哑中透着低沉的声音,道:“徐郎君,久仰大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