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寒门贵子> 第十一章 逝将候秋水,息景偃旧崖
    “听阿娪说七郎善虐谑,果不其然!”

    郭勉体胖,说了这会话,大冷的天,竟然出了一头的汗,轻轻拍了下手掌,一个体态窈窕,姿容甚美的婢女走了进来,拿着丝质的峨袍,左下角的衣面上绣着一只金丝银线的喜蛛。还有另一个婢女端着铜盆,盆底同样是金银双色的喜蛛,装着冷热适中的温水。

    徐佑眯了眯眼睛,觉得这只喜蛛有点面熟,却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郭勉先用温水净了手脸,然后任由婢女解开了外衣,就这样当着徐佑的面,擦拭了身体后重新换了一套袍服。

    虽说楚人风气大开,有朋友上门,当面换衣的不在少数,但那些好歹都是美男,郭勉这一身肥肉,看起来实在不是那么的赏心悦目。

    重新坐下,郭勉神清气爽,看起来舒服了许多,眼中带着几分玩味的神色,道:“七郎可有想问我的事?”

    徐佑现在一头谜团,自然有许多事情想要知道,但郭勉不直言,却让他来问,如何被抓,又如何被放,其中牵扯何止千头万绪?他要是问,顶多问上两三个问题,不可能事无巨细,追究个没完,那样就失了风度。可要是不问,就如同帮人打赢了一场赌局,却连赌注和胜负都不知晓,未免太憋屈了点。

    徐佑自重生以来,遇到过各式各样的人,其中不乏城府森严的老狐狸,却不曾见过像郭勉这样难缠的对手。他很擅长利用身体上的优势,因为胖子的体态和笑容总会让人在轻松愉快的气氛中放松警惕,一不留神,就可能吃了个暗亏。但这种看似狡诈的手段又拿捏的恰到好处,或许会让你感到棘手,感到难以应对,却不会真的因此而生气反目。

    “郭公日后有什么打算?”

    不管前因如何,也不管结局如何,最主要的一个问题,是郭勉日后该如何自处。若是一切照旧,说明江夏王在这一波对抗中不落下风,若是有所变化,也可以根据具体情况分析因果。比起直白的问他如何被抓,又因何被放,既高明的多,也有趣的多。

    郭勉登时笑了起来,高手过招如同弈棋,你来我往才见其中真趣。其实他也非是故意刁难,只是随性而至,考校一下徐佑,看看他的应对如何。要知道小处最易看出一个人的细节来,人有大智、小智和急智,徐佑能从沈氏的围杀中脱身,可见小智;能在扬州这等迷乱的时局中破出一条血路,可见大智;今日于问答之中又见急智,无疑让郭勉很满意。

    对于人才,尤其跟太子有仇的人才,不管是江夏王,还是郭勉,都有兴趣深入的结交一番。

    笑声渐消,郭勉斜斜靠在背后的玉枕上,目光似乎要穿透屋顶,投射到九霄之上。不知过了多久,眸子里浮上一丝难以名状的落寞。

    “逝将候秋水,息景偃旧崖。我志谁与亮,赏心惟良知。陆绪的这首诗作,真是上品,极得我此时的心境。七郎,这扬州繁华地……以后就是你们的了!”

    徐佑浑身一震,他想了许多种结局,却怎么也没想到,郭勉放弃的,竟然是整个扬州!

    “郭公,你……”

    郭勉叹了口气,双手撑着案几,如肉山般的身躯站立起来,道:“今日谈兴尽矣!七郎,既然你叫我一声世叔,感谢的话就不多说了,你想要什么,尽管开口,只要我有,定让你欢愉而归。”

    “实在不敢当,我只是蝇附骥尾而致千里,略尽了绵薄之力。郭公方才赐我的指环,若是酬功已经足够了。”

    徐佑临时改变了主意,郭勉的话中包含了太多信息,一时半会不能窥见全貌。不如先缓一缓,瞧瞧虚实再做决定。想来以郭勉的豪富,也不会真的就拿一个指环打发了自己!

    “富贵面前,能镇定若斯,徐氏之兴,指日可待!”郭勉转身往内里走去,道:“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去吧,阿娪在外面等你,心中不解之处,大可向她求证!”

    辞别郭勉出来,徐佑精神还是有点恍惚,山风吹来,冰冷刺骨,他摇了摇头,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些。近处宫灯点点,好似天上繁星,却是万棋带着几名侍女从角落里走了过来,道:“郎君,夫人在等你!”

    再见詹文君,跟之前大有不同,不仅两人间隔开了青帘布幛,万棋也陪侍左右,须臾不得离开。徐佑没有问为什么,似乎这一切都再正常不过,坐下后并不迟疑,径自说道:“郭公可是要离开扬州?”

    “是!”

    詹文君的语气中透着几分压抑的恼怒,道:“不仅人要离开,郭氏在扬州的所有产业也要交由司隶府处置,不得私自留下一处田宅。”

    徐佑悚然,敏锐察觉到此中的深意,道:“那,船阁?”

    詹文君沉默了一会,道:“船阁解散,所有船工放归原籍,包括奴籍,也出籍变作齐民,交由各郡县严加看管,并划拨田地和宅院以安稳度日。”

    徐佑终于明白过来,太子针对郭勉,一来是要断了江夏王的财源,三吴之地,商贾辐辏,是筹钱的不二之选;二来,正是为了船阁!

    宋明以前,间谍系统并不算发达,重要性也常常被人们忽视。比如楚国,虽有司隶府,但那是皇帝的耳目,调用的是全天下的人力物力才打造出来的监察机构,不具备可复制性和参考价值。以太子之尊,手下也没有成型的间谍机构来为他刺听朝野动态,更没有这方面的人才和超出时代的前瞻性认知。

    可江夏王不同,或者说江夏王跟太子唯一的区别,不在于见识,而在于郭勉!

    十多年前,江夏王派郭勉前往扬州,目的只是为了聚敛钱财,并无其他的野心。但让所有人惊讶的是,郭勉不仅仅是商业上的奇才,他真正的本事和价值,其实是搞一些不可见人的秘密组织。

    十余年间,郭勉殚精竭虑,尽展才华,一方面将生意做到了楚国二十二个州,“凡有楚语,皆见郭船”,可谓货通天下,富甲一方,成为江夏王最稳固也最得力的财源;另一方面,以超凡的嗅觉和组织能力,暗中建立起了船阁。

    船阁对外宣称,只是普通的商业机构,为了打探各地粮米丝帛的物价行情。郭勉做的就是低买高卖的生意,所以起初并不引人注目。也正因此,船阁能够在没有干扰的情况下慢慢发展壮大,终至如今这般难以遏制的地步。

    太子必定是在跟江夏王的明争暗斗中吃了不少亏,这才发现船阁在其中起到的作用,故而定计用谋,让扬州刺史柳权勾结天师道,想要从郭勉下手,一劳永逸的解决麻烦。当然了,要是能顺带再攀扯一下江夏王,那就再好不过。

    他们显然已经接近成功,但徐佑的出现打乱了一切。白蛇显圣后挖出的数十具白骨,直接拖累了天师道扬州治和杜静之的名声,引得皇帝有了插手的时机和借口。孟行春奉旨东来,既是为了处置天师道,也很有可能是为了调和太子与江夏王的内斗。

    “家财归于主上,倒也没什么。钱财身外物,没了可以再赚,这都无关要紧。可船阁倒了,家舅在扬州十年心血,毁于一旦……太子是龙子,江夏王也是龙子,主上这次未免太偏向了一点……”

    细听詹文君说起缘由,徐佑的推测果然不错。孟行春此来,一个重要任务就是解决太子和江夏王之争。他在吴县时去见过郭勉,当然不会直接说是皇帝的旨意,但大家都明白其中的含义。然后通过宋神妃,将消息传递给十书,再由十书禀告江夏王。江夏王权衡利弊,还有什么好说的,只能忍痛放弃了扬州这个据点和数之不尽的钱财,以及曾给他多次立下过大功的船阁。

    “也不算偏向,江夏王没有犯大错,却受此重罚,可想而知,太子一方的结果,只会更重,不会更轻。”

    徐佑由衷的佩服,道:“若论帝王心术,主上真是无可能及者。太子交接重臣,通好天师道,与兄弟阋于墙内,主上先罚江夏王,等处罚太子时,足以让他无话可说。”

    还有更深一层,徐佑没有明言,安子道借此良机,同时敲打太子和江夏王,说明这位在位四十多年的皇帝,开始对身后事不放心,太子是储君,江夏王手握重兵,消弱了两人,是为了日后朝中的局势平衡,也是为了君臣间,能够留下一分平安过度的余地。

    “郭公既然平安,已属万幸,其他的不必介怀。想来要不了几日,孟行春将会在扬州掀起一场大风雨,我们拭目以待就是了!”

    “嗯!”

    房间内突然变得寂静起来,两人都没有做声,隔着青帘布幛,看不到对方的容颜,可却似乎能够在有形无形之间听到彼此的心跳。

    先是慢,然后急,最后交汇在一起,复归平淡!

    “你……也要离开扬州吗?”

    “嗯!”

    “去哪里?”

    “金陵!”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