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寒门贵子> 第十三章 醉不成欢惨将别
    第二日一早,徐佑刚刚起床用过膳,宋神妃登门拜访,两人见过礼,分宾主坐下,徐佑笑道:“女郎孤身赴吴县,周旋虎狼之间,终于大功告成救出郭公,实在可敬可佩!”

    宋神妃抿嘴一笑,美艳不胜方物,道:“郎君过誉了,若非你在钱塘定计用谋,将刺史府和天师道拉开好大一道口子,我哪里有机会趁虚而入?归根结底,我和郞主能够脱险,还是全仰仗郎君的恩德。”

    “不敢!”

    徐佑谦虚了两句,闭口不语,静等宋神妃的来意。宋神妃却好整以暇的打量下屋子里的摆设,道:“简陋了些,郎君可住的惯?”

    “破家之人,流浪至此,能有一隅安身,已经是大幸。何况贵宅铺陈奢华,起居用度皆是上品,岂有不习惯的道理?”

    “那就好!我还怕郎君出身华门,这些普通的器具用的不惯……”宋神妃突然敛了笑容,一本正紧的问道:“郎君可缺钱吗?”

    徐佑一愣,道:“世间没有不缺钱的人,就是皇帝也常常感叹国库空虚,无盈余之内帑。不瞒女郎,我现在最烦恼的事,就是如何赚取足够多的钱财,以便在钱塘安身。”

    “既然如此,那我送郎君一场富贵,如何?”

    望着手中的丝绢,似乎还带着宋神妃身上的幽香和体温,上面用简单明朗的线条标明了明玉山北麓的一处地方,若是属实的话,那里应该整整齐齐的放着三万两白银。

    徐佑对六朝时的货币结构进行过深入的了解,简单来说,黄金极少,一般用来收藏和朝廷赏赐功臣,白银有一些,但很多时候只有在大额交易或者运输不便时流通使用,真正具备一般等价物的货币,能且只能是铜钱。但铜钱又常常因为朝廷改革币值,一夜间变得一文不值,民间物价腾贵,苦不堪言,故而除了京师附近各州郡,再往南,比如宁州、广州、越州等地连铜钱没有,市易多用盐米布,偶尔也可以用肉脯代替。

    不过,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在魏晋南北朝时期,发行新币极少,偶尔数次也都发行量不大,并且草草收场,大多情况还是使用古钱,也就是两汉时的五铢钱。这种钱比例适当,价值稳定,跟唐代的开元通宝都属于硬通货,老百姓信任,所以一直很流行。

    但是,铜钱只是无奈的唯一选择,如果有白银的话,肯定还是储存白银的好。郭勉送给徐佑三万两白银,换算成铜钱仅有三千五百万文,不算太多,可从长远来看,政治动荡、通货膨胀等因素,它的价值,却不仅仅只有三千五百万。

    果然,送的好一场富贵!

    等何濡赶来,听到徐佑的描述,登时一笑,道:“好,极好!郭勉不知搜刮了多少年才囤积了这三万两白银,没想到全都便宜了咱们。”

    “银子虽好,可拿着却有些烫手!”

    徐佑沉吟道:“孟行春估计要赖在扬州不走了,等于说司隶府明目张胆的将势力扩展到了三吴,从此阖州上下,一举一动,无不在对方的监察之内。三万两白银,动静太大,很难瞒过他们的耳目。”

    “此事确实有点棘手,尚需从长计议,不过七郎放心,司隶府没有通天彻地的本事,想要瞒过他们不算难事。”何濡似乎胸有成竹,道:“先让这笔银子多在地下待上一段时日,等用钱时再来取出不迟。”

    又过了三日,孟行春查案完毕,具本上奏金陵,同时,刺史府和钱塘县对外宣称,白蛇案中发现的枯骨为多年来陆续失踪的诸多良家女子,部分已经找到了家眷,尚未找到的,也将由县衙拨钱修坟,以祭奠亡灵。此案元凶经查为天师道扬州治消灾灵官席元达,他吃狼奶长大,暴虐凶残,与禽兽无异,本该处以剐刑,念其已然伏诛身死,特鞭尸百下,悬于城门曝晒十日,以儆效尤。

    席元达以下,涉案的有七个五百箓将,十一个百五十箓将,其他五十箓将、十箓将、箓生和道民若干,也皆按盗律处以斩、流、徒、杖、笞等刑罚不等。

    可以说这一判决让天师道扬州治元气大伤,但事情到此还不算完。紧接着从金陵传来旨意,钦定杜静之治下不严,以致妖人为害,屠戮黎庶,有违天师训诲,命辞去扬州治祭酒,即刻启程回鹤鸣山闭门思过。并裁撤扬州道观七十三处,改建为佛寺,广派高僧弘扬佛法,以革妖惑之风,还兴淳朴之化。

    扬州为天师道上三治之一,向来是天师道的大本营,经营的铁板一块,水泼不进。佛教虽然在安子道有意无意的扶持下逐渐壮大,但想要入侵扬州,仍然千难万难。只是谁也没料到,这一次安子道不仅借题发挥,大大消弱了天师道的势力,而且釜底抽薪,直接将佛教送进了扬州。

    教派传播,就跟后世开门店一样,想要拉拢民众,必须跑马圈地,沪上广深不开店,怎么辐射全国?佛道二教也是如此,扬州作为楚国最重要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谁能在此占据上风,就能在这场绵延千年的斗争中取得先机。

    杜静之去位,先前已经见了端倪,但改建道观为佛寺,却是神来之笔,充分体现了安子道的帝王心术,深不可测。

    “听说前日杜静之离开林屋山,送行的百姓不过数百人,场面凄冷,乏善可陈。还有不少文人落井下石,作诗相讥,并命仆从在杜静之必经之路上张贴悬挂,纵览扬州治百余年来八位祭酒,属此公声名最隆,也属此公最为可悲。”

    何濡颇有幸灾乐祸之意,左彣身子也好了六成,闻言笑道:“都说杜静之道法通神,可他只怕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会有今日的下场。”

    履霜为左彣裹了裹大氅,以防沾染了风寒,轻笑道:“谁让他惹到了小郎,能留得一条命在,已经是格外的侥幸了。”

    秋分在一旁伺候众人饮茶,听履霜口中的徐佑似乎是什么人见人怕的大恶人,急忙辩驳道:“小郎心底良善,从不主动与人为难。要不是那位杜祭酒杀人夺财,威逼过甚,他也不会落到这样可怜的地步……”

    徐佑微笑道:“还是秋分最懂事,我可是十足的好人。”

    履霜和左彣同时发出嘘声,何濡调侃道:“是吗?听说七郎在义兴时好武任侠,寻衅斗殴,不知让多少人又恨又怕,莫非都是谣言不成?”

    “这……这……”往事不堪回首,秋分百口莫辩,憋红了脸道:“那是以前的事了,现在的小郎是最善良的好人!”

    徐佑挥了挥手,道:“好了好了,你们几个别捉弄秋分了,眼下最要紧的事,不是杜静之,而是寻一处宅院!”

    “宅院?”

    “不错!要不了几日,郭勉处理完善后事宜,就要举族迁往金陵,这明玉山也将收归内库,不复为郭氏所有。我们在此客居,等被人撵下了山,不买宅院,难道要露宿街头不成?”

    履霜道:“既然郭勉要酬谢小郎,何不找他要一所宅院?郭氏家大业大,宅院何止百座,只要小郎开口,定不是问题……”

    三万两白银的事只有徐佑和何濡知道,连左彣都没有告知,倒不是信不过他,只是这笔钱太扎眼,少一个知道,就少一分风险。

    “郭氏的家业虽大,但大都已经造册登记,严格来说,从旨意下达的那一刻起,不管田宅、商行、珍玩还是钱帛、奴仆、耕具和牛马,都属于皇帝所有。加之孟行春暗中盯的紧,咱们没必要趟这个浑水,免得授人以柄。”徐佑神色平静,道:“不过也没必要担心,我从晋陵带了些钱,足够大家买处宅院容身。只是……”

    左彣接过话,苦笑道:“只是寻一处合适的宅院却不是易事,咱们刚至钱塘时,我就在外面跑了两日,一无所获。”

    “两日不行就三日,三日不行就五日,我们可以先去逆旅中暂住,找到合适的宅院再搬过去不迟!”徐佑看了眼何濡,叹了口气,道:“只望逆旅中不会再有丢失的鹿脯,也不会再有不请自来的恶客!”

    何濡不屑道:“我是恶客?见过精通阴符术的恶客吗?”

    流氓有文化,其实是更可怕的事,徐佑笑了笑,没有搭理何濡,望着窗外阴沉的天幕,突然道:“要下雪了!”

    永安十一年的第一场雪,来得不早不晚,大雪纷纷扬扬下了三日,将明玉山银装素裹,装扮的焕然一新。路上虽然泥泞难行,但郭勉接到孟行春催促启程的命令,也不敢耽误,依然在安排好的时间内动身,一行人浩浩荡荡,离开明玉山。徐佑带着何濡、左彣、秋分和履霜送至山脚,和郭勉洒然作别,然后站在道左目送十余辆车驾往西驶去。

    当詹文君的车驾经过的时候,垂下的帷幔遮挡了车中的人,万棋坐在驾者身旁,望向徐佑时目光透着几分难以言说的不舍,却又很快消失不见。

    这个从来不知人间情爱的小丫头,也第一次知道了离别苦,竟然如此的苦不堪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