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寒门贵子> 第二十一章 吴宫女儿腰似束
    第二日一早,徐佑按时醒来,望了望窗外,依稀有了点朦胧的亮光。请大家(&¥)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秋分听到动静,忙从外面掀开帘子进来,道:“小郎,要起床吗?”

    入了冬,寒夜越来越长,太阳升起的也越来越迟,徐佑伸了个懒腰,道:“起来,躺着也无事,你陪我到院子里走走去。”

    “诺!”

    秋分清脆的答应了一声,转身去打来热水为他净了手脸,担心的道:“何郎君昨夜醉了,在院子里翻滚了好一会,似乎还说了些大不敬的话,冬至吓的脸都白了,最后还是左郎君力大按住了他,背回房内才沉沉睡去了……”

    “嗯?”徐佑从詹文君那里顺来的雪泥酒当然不会只有一壶,昨夜趁着酒兴,几乎都拿出来喝掉了。等过了子时,他奔波一天,身体受不住,觉得累先去睡了,留着左彣陪何濡继续喝,没想到最后竟醉的发起酒疯来。

    “哎,古人说酒看人,其翼的人果然不怎么好啊!”

    秋分撇撇嘴,道:“小郎偏喜欢捉弄他,何郎君平时人很好的,只是……只是喝醉了有点多话……”

    “哈哈哈!这就叫酒差知道吗?我要是喝多了酒,肯定倒头大睡,绝对不给你们惹麻烦!”徐佑嘴上说的轻巧,心里也有点担心何濡。从昨晚就能看出他的心情似乎有点不好,言谈举止大异往日,否则的话,以他的城府,别说当众流泪,就是情绪上的波动也等闲不会流露出来。

    刚走出房门,旁边的厢房也吱呀一声打开,履霜探出头瞧了瞧,不施米分黛的俏脸露出笑意,轻手轻脚的关上门,快步走了过来,道:“ 小郎,要去看望何郎君吗?”

    “连你也知道了?”

    履霜小鸡啄米般的点点头,似乎心有余悸,道:“何郎君拉着我唱了半夜的曲,还都是北狄的鼓角横吹,巍峨苍莽,悲凉处直指人心,害得我眼睛都哭的肿了。喏,还有喉吭,估计也有些沙哑,恐怕月余之内没办法再给小郎唱曲了。”

    适当的撒娇不会惹人厌烦,反倒是拉近彼此距离的不二法门,履霜很精通这一点,也做的恰到好处。

    “鼓角横吹曲?”

    《晋?乐志》里记载横吹有鼓角,又有胡角,是骑在马上演奏的一种乐曲,属于军中乐,后世比较出名的《秦王破阵乐》其实也是横吹曲的一个变种。

    徐佑前世里受朋友邀请,曾听过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办过鼓角横吹曲的专门演奏会,不过自汉以来的二十八解、黄鹄十曲、关山月八曲都已经失传,所以昨晚没有听出来底细。现在想想,何濡吟唱的那首“谁能骑此马,唯有广平公”正是典型的横吹曲的风格。

    徐佑从不曾把履霜当做家养的歌姬,也不需要用她在清乐楼中学到的声色来娱人娱己。准确来说,履霜现在是自由身,她的奴籍早在吴县城外就已经抛入了江水之中,单以身份而论,她和徐佑、何濡、左彣等人其实没有什么区别。

    也即是说,如果她不愿意,没有人可以强迫她做任何表演!至少在徐佑可以庇护的范围内,没有人可以!

    正因如此,履霜昨夜没有拒绝何濡,宁可坏了嗓子也要陪他发泄情绪,这不是她的义务,也不是她份责之内的事。徐佑跟这个时代大多数人不同的地方在于,他从不觉得别人应该额外的服从和付出,所劳必有所得,这是文明进步的核心体现。

    “等下让秋分熬一碗犀角地黄汤给你,服上三四次应该就没事了。还有,鼓角横吹曲适合陇右大汉执铁板高声唱和,你一个小女郎,音色柔软清媚,若唱乐府,则以西曲为宜,今后莫要逞强了!”

    西曲和吴歌是江东最为盛行的两种曲乐,履霜低垂着头,眸中带着淡淡的暖意,道:“知道了!”

    进了院子,看到何濡盘坐在石凳上,双手抱膝,抬头望着遥挂在天边的残月,晨星如同银河漂浮着的粼光,闪烁了整个世界。

    “醒了?”

    徐佑到他身边坐下,何濡没有回头,轻笑道:“没怎么睡,半夜起来吐了一场,就坐在这里醒醒酒。”

    “你……”

    “我没事!”何濡沉默了一会,道:“昨天,是先父的忌日!”

    徐佑其实猜到了一点,毕竟以何濡的城府,能让他失态的事情不多。何方明三十年前受诛而死,天下皆知其冤,徐佑没说什么安慰的话,只是伸手拍了拍他的肩头,陪着他一直坐到天光大亮。

    红日,朝霞,今天应该是一个好天气!

    吃过了早饭,徐佑陪着何濡在院子里四处赏玩,既能散散心,也能商量下一步的行止。左彣待在房内打坐练功,积极的恢复身体,钱塘现在看似风平浪静,可谁也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作为团队里唯一的武力担当,保持战斗力是目前最重要的事。至于秋分她们三个女郎,自然忙碌着打扫和收拾,静苑是彼此的家,家就应该有家的样子,干净、整洁,对了,还有温暖!

    不过五进的宅子实在太大了些,完整的走一圈也得大半个时辰,要是在假山竹林里寻幽探胜一番,估计没两个时辰搞不定。幸好左右无事,两人边走边聊,论人鞭辟入里,论史入木三分,论心针针见血,都是饱学之士,都是历尽艰辛,越说越投契,可谓俯水枕石,游鱼出听,临流枕石,化蝶忘机,一谈一笑,尽得真趣。

    不知过了多久,秋分从远处走来,左顾右盼,显然在寻找两人。徐佑招了招手,道:“这里!”

    秋分闻声望了过来,小脸露出喜色,提着裙裾跑了过来,喊道:“小郎,有人投拜帖!”

    拜帖也叫门状,类似于后世的名片,若是通过仆役投递,则要配置拜匣以示尊重。拜匣一般用檀木制作,涂上红漆,做工精美,将拜帖写好放入,有时还要加锁锁上。

    “谁人的拜帖?”

    “苏棠!”

    徐佑一笑,转头对何濡道:“正主终于现身了,走,一起去瞧瞧!”

    回到主厅,履霜将拜帖交到徐佑手上。打开一看,娟秀的字迹映入眼帘,开头谨具二字,常用的拜帖格式,并不出奇,不过让徐佑觉得有意思的却是落款:钱塘女弟苏棠顿首拜。

    时下女子行文多自称妾,哪怕再怎么心高气傲,也无法对抗世俗礼法。可苏棠偏偏自称女弟,似乎想要跟男子平等论交,先不说别的,单单这份勇气和反抗精神,就从拜帖里表达的淋漓尽致。

    徐佑把拜帖转交给何濡,叹道:“此女不好惹啊……”

    何濡接过来一看,调侃道:“《尔雅》云‘夫之姊为女公,夫之妹为女弟’,苏棠看来很想跟七郎认个亲!”

    明知他在歪解词意,徐佑还是忍不住笑的前仰后合,道:“我家在义兴,钱塘可没有什么妹妹,这个亲不认也罢!去,请苏女郎进来!”

    过了片刻,秋分身后跟着一个妙龄女郎施施然步入静苑,苍松翠柏之间,青云白日之下,骤然出绽放了一抹耀眼的光。

    一身青色的锦缎袄裙,绣着不规则的银丝线,灰色的雪狸绒缀在襟领周围,映衬的脸蛋上的肌肤似乎比雪还白了三分。双眸清澈见底又不失明媚,偶尔闪过一丝神秘,令人无法琢磨,弱柳般的秀眉,如同轻描淡写的画笔,扫出两道没入鬓角的眉锋。她的身形不高,不过窈窕婀娜,恰到好处,宽宽的革带比寻常女子要系的紧一些,更显得纤细的腰身盈盈一握,唇角总是带着甜甜的笑容,充满了不同于这个时代的热情和青春正好。

    她走的近些,仿佛带来了整个江南的春意!

    “女弟苏棠,拜见徐郎君!”

    苏棠双手交叠,平伸至胸前,说话的声线不急不缓,没有莺莺燕燕的柔弱,反倒是清风明月般的疏朗。

    徐佑起身还礼,眉宇间没有轻蔑,好像认同了苏棠与他平等论交的资格,道:“苏女郎多礼了,请入座!”

    “谢座!”

    苏棠的目光在厅内众人身上打了个转,徐佑的风姿仪态已让她感觉不虚此行,等见到履霜时,更是忍不住赞叹造物者的钟毓神秀。秋分刚才在门口已经见过了,固然清丽,但年岁幼小,尚未长开。冬至也称得上秀美,不过眼神刻薄,不易亲近,至于何濡,平平无奇,打量一眼就略过去了。

    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单单看这些人的样貌,就知道徐佑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

    “不知女郎此来,有何赐教?”

    “不敢!”苏棠笑了笑,眸子弯成一道月牙,道:“昨日方姊姊因失财之事乱了心神,对郎君多有冒犯,我听闻后已重重责罚,今日特来代为赔罪!”

    徐佑知道方绣娘是苏棠的乳母,听她竟然称呼乳母为姊姊,奇道:“女郎可是从魏国逃难过来的吗?”

    这次轮到苏棠惊讶了,道:“正是,郎君怎么知晓的?二十年前,先父曾是魏国汲县的一名小吏,后被郡守刁难,诬说父亲偷了官绢十匹,所以携家眷逃至江东,辗转到了钱塘,落籍编户,做了楚国的子民。”

    汲县属于魏国司州,是汲郡的郡治所在。秋分和履霜也齐齐歪头看着徐佑,有关苏棠的讯息,她们所知的跟徐佑并没有什么不同,可偏偏小郎却能知道对方的来历,真是神乎其神。

    “其实也没什么,称呼乳母为姊姊,是北朝风俗,南朝一般不这么喊。”徐佑解释了一番,道:“方绣娘也是护主心切,算得上义仆,女郎不必责罚于她,我等也从没放在心上!”

    “郎君仁心宽厚,是苏棠太拘泥了!”苏棠站了起来,一揖到地,道:“既然如此,女弟有一不情之请,还望郎君允诺!”

    徐佑心头一动,知道正戏来了,淡然道:“女郎请直言!”

    本来自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