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寒门贵子> 第二十六章王道霸道
    徐佑矜持的摇了摇头,道:“我只是跟朋友闲谈,哪里懂什么一二?只是见这里偏向南边,水浅滩深,最容易淤积,也最是容易造田的地方,所以多说了两句,老丈不必在意。  ”

    “有这等见识,已经大有别于常人了。”

    老者的目光如黑夜里的烛火,不见得多么的明亮,可不知为什么,总能让人感觉到紧张不安,不由自主的低头聆听教诲。

    徐佑神色坦然,丝毫不为所动,心中却知道此人不是寻常百姓,笑道:“钱塘自北到东,从西湖至河口,全都是通过筑塘得来的土地,但凡年长一点的乡亲,也都知道这些,算不得什么见识……”

    老者听出徐佑不愿意多谈,倒也不强求,换了个话题,道:“西湖?”

    “哦,也就是先前的钱塘湖。”

    自从白蛇现世之后,虽然没有经过官府正儿八经的改名,但民间已经自的将钱塘湖叫做西湖了,也吸引了不少文人游玩之后赋诗纪念,暗地里想要跟那《钱塘湖春行》一较高低,只是很可惜,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能够相提并论的诗作面世。

    徐佑反问道:“老丈是外地人?”

    老者点了点头,并不隐瞒,道:“我从金陵来,刚到吴郡不久,听闻钱塘风景秀美,特地来瞧一瞧。”

    “金陵?失敬失敬,我竟没听出了老丈有金陵口音。”

    徐佑顿时有了计较,这个时节从金陵来的大人物……真应该问一问顾允,安子道派了哪位钦差来罢免柳权扬州刺史的官职。

    老者饶有兴趣的望着徐佑,道:“你去过金陵?”

    “去的不多,但是金陵雅言嘛,听过的人都印象深刻。”

    老者哈哈大笑,道:“现在都以说洛阳正音为荣,难得还有人知道金陵雅言。郎君博学多识,定是钱塘县的名士,可否赐教姓名?”

    徐佑笑的很谦逊,道:“我身出寒门,一介齐民,岂敢称名士?”

    老者打量他一下,道:“观郎君风度才情,就算现在不是名士,将来也定能名满天下。”

    “名满于天下,不若其已!”这句话的大概意思是说,名扬天下有什么意思,我还是算了吧。徐佑身处嫌疑之地,不会贻人口实,更何况老者显然大有来头。

    老者讶然,道:“《管子》里的话,扬州果然是天师道的重镇,随便遇到一个人都如此的熟悉道家的典籍!”

    徐佑眉心微微皱起,见微知著,老者看似无心的一句话,却代表了安子道对扬州、对天师道的不满和戒心。

    这次轮到左彣疑惑了,道:“管子不是齐相吗,辅佐齐桓公成为春秋时的霸主,怎么成了道家的人?”

    “班固编纂《汉书十志》,将《管子》列在子部道家。虽然跟天师道张氏的学说不怎么相同,但也勉强算是道门一脉,所以后人常常说管子是道家的先师。其实班固没有抓住管子思想的实质,他虽然受到道家的影响,但骨子里还是以法家为主。”

    徐佑既是解释给左彣听,也在回答老者的问题。知晓管子,只是因为读过汉书十志,跟天师道没有一文钱的关系。

    老者眼睛一亮,似乎有点意外,故意考究他,道:“郎君此言差矣,管子崇尚君人南面之术,正是稷下学宫黄老道的糟粕所在,怎么又牵扯到了法家呢?”

    所谓君人南面之术,秉要执本、清虚自守、卑弱自持,简单来讲,就是教人怎么搞政治,是对道家的分支黄老道的讽刺说法。徐佑有点头痛,穿越到这个时代,最让人难以容忍的不是没有电视没有手机没有网络,而是随时随地都可能生的清谈,谈的内容千奇百怪,包罗万象,并且不以胜负为目的,仅仅为了磨嘴皮子,也就是名士们追求的玄之又玄。

    “法家本就是从道家汲取理念而产生的一门学派,不止法家,其他各家也都多多少少的受过道家的影响。比如韩非,是法家的重要人物,可作有《解老》和《喻老》两篇,讲的正是君人南面之术,也称为道论。什么是道?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而管子认为名生于道,道容百家……”

    “郎君又差了,罢黜百家独尊儒术,黄老的道是邪说,儒家的道才是真正的道!”

    徐佑知道这样辩下去,辩到明年也止不住,笑道:“老丈学的儒?”

    老者兴致更浓,道:“是,厚颜忝居孔圣门下弟子!”

    “昔日稷下学宫内,皆是黄老之徒,齐国由此成春秋霸主之一。可孔圣先委吏(管仓库),后乘田(管畜牧),最后官至鲁国大司寇,摄相事,鲁国成为霸主了吗?其后周游列国,卫、蔡、宋、郑、陈等国,或留之,或驱之,或困之,或杀之,却从无一国想要重用于他,是儒道不及其他各家?还是有别的缘故?”

    徐佑正色道:“小子非对圣人不敬,只是心中疑虑,求老丈解惑。”

    老者不是腐儒,听不得别人对孔子一点的批评,反倒对徐佑刮目相看,人人读书识字,可并不是人人都会思索,道:“齐国地近渤海,盛产鱼盐,有山海渔田之利,只要君明臣贤,上下一心,称霸不是难事。至于孔圣,六十岁前仕途不顺,虽然名重天下,却不被君王所用,但玉不琢不成器,正是这些磨难,让他在六十岁后到了不受外界言论所困扰的境界,不再认为自己的经历坎坷。圣人之所以为圣,不是与生俱来的才智,而是通过后天逐渐学习、认知、体悟和思索,当他站在所有人都要仰望的高处,这才成为了圣人。”

    他说的兴起,指着旁边码头上的石墩,道:“郎君容我稍坐,年岁大了,站立太久有些吃不消。”

    “是小子疏忽,老丈快歇息一会。”

    徐佑瞧着石墩冰凉,随手解去外衣,折叠后垫在上面,扶着老者坐下。其时风气大开,名士袒胸露乳,捉虱抠脚,皆以为平常,像徐佑这样的举动,只是小儿科了。

    老者也不拒绝,长长呼出一口气,道:“舒服多了!你冷不冷?要是不冷,我就说的多点,要是太冷,就长话短说。”

    徐佑笑道:“朝闻道,夕死可矣,区区寒冷,何足挂齿”

    老者大笑,道:“好!那就细细说来。读过孟子吧?亚圣说以力假仁者霸,霸必有大国。因此管子以尊王攘夷为借口,行霸道,使齐国凌驾诸侯之上,可终齐桓公一生,只成了霸业,却没成王业。到了晚年昏庸不堪,身死而五子争权,连尸身都腐烂了才草草下葬,这就是以力假仁的霸道,不能收服人心,一旦力所不逮,就会一败涂地。”

    徐佑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道:“那孔圣就是以德行仁者王……”

    老者的目光中带着赏识的神色,道:“不错,以德行仁者王,王不必大,商汤以七十里,周文王以百里,二者皆王天下,延续数百年之久,难道是因为齐桓公比不上汤和文王?并不是,而是因为齐桓公行的霸道,而汤和文王行的王道,道不同,自然结局不同。”

    徐佑做恍然大悟状,道:“王道,就是孔圣的儒,也是儒家的仁!”

    “孺子可教!”老者抚掌,欣慰道:“孔圣周游列国,劝君王以儒学为本,奈何其时礼崩乐坏,没人愿意以德行仁,故而有志难伸,并非孔圣不如管子。”

    徐佑俯下拜,道:“听老丈一言,茅塞顿开。不敢请教姓名?”

    老者微微一笑,道:“老朽顾卓。”

    “啊?”徐佑心中早就知道此老不是一般人,不过脸上还是要装作大吃一惊,道:“莫非是顾侍中?”

    侍中在东汉时可以出入宫廷,与闻朝政,是皇帝的心腹和近臣,到了魏晋逐渐演成握有相权的重臣。楚国的官制承袭曹魏,区别并不是很大,只是将侍中寺改为门下省,来制衡中书省的权力。

    顾卓并非门下省的长官,他的侍中是加封的,也就是说享受三品待遇,但没有三品的实权。不过也能与皇帝奏对,充当顾问的角色,属于比较亲密的臣子,在朝野中具备广泛的影响力。

    “正是老朽。”

    徐佑长揖不起,语气带着惶恐,道:“不知侍中大驾,多有得罪!”

    “哎,咱们相谈甚欢,何来得罪?侍中是金陵的叫法,在钱塘,你叫我一声老丈足矣!瞧,我坐的还是你的袍子呢,不要讲究礼数!”

    顾卓对徐佑观感上佳,问道:“郎君可是本地人?”

    “跟老丈一样,都是从外地来的。不过我来自义兴……”

    “义兴?”顾卓似乎想起了什么,再看向徐佑时,容色稍变,道:“可认得徐氏七郎?”

    “小子徐佑,见过侍中!”

    “原来是你!”

    顾卓站了起来,依然笑容满面,但徐佑知道,他已经有了疏离之心:“七郎气色红润,身体想来已无大碍,真是可喜可贺。”

    “全仰仗温神医妙手回春!”

    徐佑奇怪,顾卓是安子道身边的人,论情论理,都不应该对自己避若蛇蝎,莫非还有什么蹊跷不成?

    顾卓将袍子递给徐佑,道:“时辰也不早了,我先行一步,日后如果有闲暇,再来一晤。”

    这话里的客气隔着钱塘江水都能传到鼻子里,徐佑恭敬作别,道:“老丈慢走!”

    对了,顾卓是顾氏的人,算起来,应该是顾允的叔公!

    顾卓的身影消失在城门,周边聚拢过来七个随从,方才隔的远,竟然没有觉。徐佑眼神微敛,默然良久,对左彣笑道:“回静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