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寒门贵子> 第三十章佛门北宗
    听到“社”这个字,徐佑首先浮现脑海的是南宋初年的义军首领钟相。这个人成立了一个很有名的组织乡社,然后利用乡社纠集了大批民众,揭竿而起,先是抗金,后来割据,最后被岳飞带兵给灭了。

    也就是说,社,是秘密组织的代称之一

    徐佑曾经很喜欢猎奇,读过许多杂七杂八的书,比如国外的共济会、郇山隐修会、蔷薇十字团等等,有些是真,有些是假,有些真假难辨,不好说到底存不存在。而国内的各种秘密组织就更多了,从秦至清,几千年的中国史,就是统治阶级与被统治阶级之间的斗争史,诸如太平道、天师道、弥勒教、白莲教、摩尼教、乡社等民间教派都十分擅长鼓动下层对现实不满的被统治者,暗中结社成党,聚众谋事,反抗统治者的压迫,掀起过无数次的滔天巨浪。

    这些属于有影响力的组织,史书上有清楚的记载,或者民间口口相传至今。除此之外,肯定还有一些秘密组织不为人们所知,就像何濡提到的这个什么风门,徐佑连听都没有听过

    当然,也可能是因为时空走向了一个完全不同的轨迹,徐佑从后世穿越而来,没有听过风门是正常情况,可看左彣、履霜,包括冬至的表情,全是大写的迷茫

    左彣是袁氏的军侯,履霜是清乐楼里的名妓,冬至掌管过船阁,他们无不是消息灵通之辈,可也从来不知道世间竟然还有个“风门”

    “风门很怎么形容呢,很奇妙”何濡仰着头,手中的茶杯无意识的晃动着,目光深邃而清幽,道:“我接触的也不多,但给我感觉,他们就像就像是山中隐士,不问胡汉,也不分南北,谁来做天下的主人,其实都无关紧要,该如何生活就如何生活,对外界的纷扰漠不关心。可有时候又像是经营逐利的市井商贾,如果价钱合适,时机恰当,也可以不分贵贱,不论男女,生杀予夺,操于手中。江东也好,中原也罢,在他们的眼中,都是标明了价钱的生意,谈成了就出动,谈不成就蛰伏,是不是很奇妙”

    徐佑轻声道:“嗯,很奇妙,但也很奇怪”

    “不错”

    何濡将杯中茶一饮而尽,目光转为疑惑,似乎有什么东西阻挡在眼前,看不到内里的真相,道:“任何人做任何事都有目的,风门奇怪的地方很多,一聚敛钱财,二收集情报,三蓄养部曲,四罗织人情,凡有四点中任两点,已足以让人警惕,我估计风门所谋甚大,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

    左彣问道:“前三点我都明白,可罗织人情是什么意思”

    “我刚才说同师尊逃离北魏,依仗得正是风门的势力。可我也说了,和尚哪里来的钱财去请托风门出手相助他们的要价可不低啊”

    “那”履霜好奇道:“是不是郎君想法子赚了钱”

    何濡的神色颇为玩味,道:“这次私渡堪称北魏元氏最大的耻辱,个中的风险和难处可想而知,但风门却一文未取”

    何濡的师尊是谁,徐佑一直没有问过,冬至却听出了弦外之音,惊讶的嘴巴都快合不住了,指着他支吾道:“你,你是昙谶大师的弟子”

    何濡默然半响,淡淡的道:“难为你竟然知道师尊的法号”

    冬至心神巨震,久久不能做声,道:“原来昙谶大师南渡是真的那洛阳承光寺里闭关的又是谁”

    “自然是假和尚”

    说起这个,何濡前仰后跌,大笑道:“拓跋瑜,哦,现在该叫元瑜。他气得吐了血,怕传出去伤了元氏的颜面,命人假扮师尊,对外宣说于承光寺中闭关苦修,其实早就是个西贝货了。”

    冬至结巴道:“我看到情报时,说有可能从北边来了个佛门的大人物,但是很不确定,只是偶然听到传闻。因为此事跟郭氏的关系不大,也就没有进一步关注,没想到竟然竟然是真的”

    连左彣这个对北魏佛宗不怎么熟悉的人,也听说过昙谶的大名,同样震惊的无以复加,道:“令师不是被元瑜奉为国师吗,怎么会逃到南方来呢”

    何濡讥笑道:“国师元瑜表面上尊崇我师,只是看重他在佛宗里的地位,却从不听其一言,真正的心腹是灵智和尚。”

    “灵智”

    冬至似乎对魏国佛宗了解颇多,道:“灵智和尚不是昙谶大师的师弟吗”

    “师兄弟又如何”

    何濡面带鄙夷,对这位灵智和尚极其的厌恶,道:“师尊潜修佛法,只知道深居简出,编译佛经,多次劝勉元瑜不要擅杀非罪之人,被其疏远在意料之中。只是没有料到的是,灵智此人以方术变幻为引,趁师尊自外于人,迷惑圣听,逐步得到了元瑜的信任,常尊称大和尚而不呼名字。此消彼长,魏国的国师,其实早就是灵智了。”

    “就算如此,佛宗在北魏依然得势,你们为什么要干冒大险,私渡回楚国呢要是路上出现任何一点差错”履霜想都不敢想,柔声道:“幸好郎君和令师都安然无恙”

    “是啊,幸好安然无恙”秋分拍了拍胸口,一脸的后怕,道:“风门不收钱,事情却做跟收钱一样滴水不漏,看来也是肯做好事的嘛”

    “目前来看确实属于无私,可将来如何,还待观望”何濡看了眼徐佑,见他一直安坐静听,没有说话的意思,笑道:“七郎肯定以为是我怂恿师尊逃走的”

    两人已经极为熟稔了,彼此的心思一望即知。徐佑笑着反问道:“难道不是吗”

    “其实真不是,我在北魏不过是个小和尚,虽然跟着师尊出入过几次宫廷,可左右都有无数只眼睛盯着,想要暗中结交权贵是根本不可能的事。平日里困在寺中,哪里也去不得,又如何找到可以相信的人帮忙逃离国境至于师尊,除了译经讲经,收徒授法,其余的事从来不过问也不关注。怂恿他,还不如我自己想法子”

    “以你的手段,只要肯用心,总能想出法子的。”

    “不一样,不一样七郎没有去过北朝,不知那里的风俗,不同于楚,甚至不同于以往任何一个朝代。北魏以胡人为尊,汉人呢,跟牲畜等价,有时候甚至连牲畜也不如。当然,也有汉人受到元氏重用,可那只是凤毛麟角的一小撮,大部分人在胡人眼中都是奴才。”何濡望了眼冬至,当着她的面,有些事还不能说的太透彻,不是不信任她,而是没必要拿秘密来考验一个刚刚投靠的小女娘的忠心,道:“我是孤儿,却也是汉人,就算肯曲意逢迎,折节下跪,也不会有胡人高看你一眼。所以再有通天的手段,也无用武之地”

    履霜摸着雪白的下颌,突然想了个法子,道:“郎君既然师从昙谶大师,何不精研佛法,成了高僧,连胡人都敬仰,想做什么还不容易”

    “高僧不是那么好当的”何濡毫无惭愧之心,笑道:“我学佛二十多年,却连一本佛经都读不通,想做高僧,还不如老死异国来的容易。”

    秋分听得咋舌不已,顿时觉得高僧们都是神仙中人,要不然何至于连何濡学问这么好的人都学不成佛

    “不会吧”

    冬至问出了秋分心里的疑问,道:“郎君的学问,就是神妃阿姊也赞不绝口,区区佛经,又怎么读的不通呢”在冬至的见识里,学问最好的人是宋神妃,连她都夸奖的人,至少不会读不通一本佛经。

    “读不通,是因为我有读不通的心魔”

    何濡没有继续解释,道:“七郎应该明白,你们以后可以问他去。”

    徐佑当然明白,何濡心中有恨,不能也不愿被佛经束缚了复仇之心,所以刻意没有用功去学,很可能昙谶**的时候,这位仁兄正摸着光头昏昏欲睡。怪不得刚认识时,何濡对楚国的佛宗没有一点归属感,连竺道融都是张口就骂,毫无崇敬之意,原来平时的戏言是真,他就是个假和尚。

    不过,这些话徐佑不会告诉冬至,岔开话题,道:“既然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又没什么迫在眉睫的祸事,你们怎么突然想要离开了呢”

    “具体情由,我也不知道。”

    何濡叹了口气,道:“那天晚上,师尊要我和师兄准备行囊,三更时分出了承光寺,加入一个从西域来的胡商车队,然后辗转到了西部和益州接壤的边境。那里沼泽成片,荆棘密布,百余年无人烟,更没有路径通过,一不小心就会被泥沼吞没。可怎么也想不到,有人竟用了三千匹布在满山荆棘中铺出了一条道路,让我们安然度过这段天堑,也因此躲开了追兵,抵达了楚国境内。”

    三千匹布,首尾相连大概有九十公里,就算层层折叠,也有三十公里远,要不是何濡亲眼所见,徐佑相信他不会说谎,几乎要以为耳朵出了问题。

    什么样的财力,什么样的组织,才能为了一个昙谶,动用这种匪夷所思的手段来暗度陈仓

    风门,风门

    徐佑默念了两次,和何濡对视一眼,对这个名不见经传的社,骤然警惕到了极点

    “所以上至令师,下至你们师兄弟,都欠了风门大大的人情日后若是风门开口让你们做事,就拒绝不得了”

    何濡苦笑道:“如果是小事,做也就做了,要是太麻烦,我也犯不上为风门卖命。不过师尊为人最重信诺,我恐怕他会受人利用”

    徐佑终于察觉到何濡的软肋,他心中无父无君,手段无法无天,甚至没有夷夏之防,在生命走向尽头之前的所有精力,全都用在报复安氏王朝的造反行动中去。这样一个人,不惧生死,不求名利,也不要脸面和尊严,偏偏聪明无比,智计无双,等闲谁能控制的住

    老和尚可能是唯一一个让何濡牵挂的人了

    “好了,说了这么会话,口干舌燥,履霜,你去厨下熬点糖水。”

    履霜忙应了一声站起来,秋分跟着站起,道:“我也去吧,阿姊可弄不好这些”

    “小看我是不是等下你在旁边瞧着,不许帮我,我偏要弄好不成”

    冬至知道接下来的话她们不能听,也乖巧的跟着两女去了。等左彣关上门,徐佑微微皱起了眉头,何濡顿时明了他的心思,摇摇头道:“风门应该没那么神通广大五年前我在北魏的寺庙里默默无闻,除了师尊谁也不知道我的身世,风门不可能未雨绸缪,布局如此深远可怖。再者,想要通过师尊来逼我就范,只是痴心妄想,我既然什么都舍下了,就不会再因为任何人乱了心神”

    话虽如此,但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何濡未必是无情人,只是为了复仇将本性压抑住了而已。他在寺中二十五年,每日听佛讲经,无论如何不是人性泯灭的恶贯满盈之徒,真到了抉择关头,未必能够放下养育教诲自己长大的师尊。

    并且徐佑有一点不能苟同,风门如果真的心怀叵测,谋划深远,也未必不能在何濡身上进行提前投资,反正对风门而言,投入的成本极低,未来可期的利益极大,他们不懂投入产出比,却也会算经济账。

    “你从两岁起被王守送到承光寺,拜入昙谶大师门下,应该不知晓自己的身世,后来是怎么知道的是令师在逃离北魏那夜告诉你的吗”

    “关于我的身世,在逃离北魏的十年前就已经知晓了。”何濡面色如常,仿佛在说别人的往事,道:“十年前,我记得很清楚,是上元节,满城张灯结彩,不必宵禁,王守连夜来拜见师尊,两人密谈时我偶然经过,听到了一切。”

    “他们发现你了”

    “嗯,我失魂落魄,一头撞到了门框上,不过师尊也没打算继续瞒我,因为王守来找师尊,是想让我还俗娶一个妻室,好为何氏留下血脉”

    “这个王守倒是知恩图报,正如汉人中有小人,胡人中也有君子道德道德,心中有道,自然有德,却跟胡汉华夷无关。”

    “是,王守纵然受过先君恩惠,能冒着族诛的危险救下我,其实也足够报答了。眼看过了十年,无人知晓我就是何将军的遗腹子,所以想着让我还俗,延续何氏。”何濡眼中掠过一丝感激,道:“只是师尊拒绝了,我也不愿意接受,家仇不能报,生了孩子也是何氏的羞耻。从那天起,我夜夜难眠,闭上眼就似乎看到全家人被屠戮的画面,整整受了十年的折磨,十年啊,再也听不进去一句经声佛号元瑜曾召开多次无遮大会,任由僧人辩经,我登台三次,三次败北,从此再无一人多看我一眼,于是偷来闲暇开始学了阴符四相”

    “对了,阴符四相你是从何处学来的”徐佑对此一直好奇,阴符术失传已久,何濡困在承光寺,大门都出不去,又怎么学来这等具备传奇色彩的秘术

    “是王守给我的,他说那是从何府搜出来的宝物,藏在鎏金饰玉的锦盒里,一看就很贵重,帮我保存了十年,终于可以物归原主了”

    徐佑点点头,这个解释合情合理,道:“征北大将军权倾朝野,能够寻来阴符术当在情理之中。或许冥冥中自有天意,要让你靠着家传秘术,来报血海深仇”

    “阴符术只是一把刀,可要是没有握刀的手,报仇不过痴心妄想罢了。”

    徐佑愿意作握刀的手,但也得小心刀刃太利,伤到了自己。他抬起头,目光如有实质,道:“令师急匆匆的离开北魏,到底因何缘故”

    适才履霜三女都在,何濡推说他不知道,可徐佑却看的通透,就算当时确实不知道,过了这五年,何濡也该有些眉目了。

    “灵智得势后,引诱元瑜大造佛塔,穷极奢靡,劳役黎庶,受到朝中大臣的强烈反对,地位有不稳的倾向。加上左光禄大夫崔伯余引了嵩山道人康静入朝,和灵智斗法争宠,师尊感悟沙门将有大变,劝之不听,谏之不从,只好仓惶南顾,以求北宗不绝。”

    嵩山道人

    徐佑立刻想起了寇谦之,这个康静,不知是不是这个时空里的寇谦之,如果是的话,昙谶的感觉是对的

    “还有,令师南顾之后,楚国为什么没有大力宣扬,这难道不是一个打击北魏颜面的好机会吗”

    何濡摇摇头道:“元瑜很可能派了密使和安子道达成了协议,只要付出足够的代价,不怕安子道不同意。师尊又不爱名利,只要有尺寸地可以安身译经,正好隐于寺中,懒得抛头露面,应酬俗务。不过,据我猜测,最大的原因应该是竺道融。”

    “嗯”

    “竺道融想做楚国佛门的僧主,也得到了六家七宗的认可。但师尊要是频繁露面,得了圣宠,那僧主的归属,尚未可知。”

    将威胁扼杀在萌芽状态,这像是竺道融的手段。于是在南北双方有意无意的配合下,北魏国师,佛门北宗僧主昙谶,就如同一枚沉入大海的石子,再掀不起一丝的波澜

    这,便是权势

    这,便是利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